1921年-1930年
1921年

  5月  经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介绍,进行职业化装后,启程赴莫。

  8月3日  进入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简称“东方大学”或“东大”)中国班学习。改名为弼时,起用俄文名为Бринский(布林斯基)。

1922年

  1月21日-2月2日  出席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

  12月7日  中国共产党旅莫支部会议通过任弼时转为中共正式党员。

  年底  接替瞿秋白担任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国班西方革命运动史课堂俄语翻译。

1923年

  4月  出席中共旅莫支部委员会成立大会。大会报告了青年团与共产党的关系、中国政治经济状况和中国共产党的任务等情况;批准、批转了一批党员,并强调了今后学习训练的要求等。

  5月  出席中共旅莫支部临时大会,在讨论训练方案时提议:研究内容增添少年运动一项;党支部负责青年团工作的执行委员应加入团支部执行委员会。

  6月30日  主持召开中共旅莫支部六月常会。

1924年

  1月25日  参加为列宁守灵等葬礼活动。

  7月  作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正式代表之一,出席在莫斯科召开的青年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23日,启程回国。

  8月  受中共党组织指派,到上海大学教授俄语。

  9月  开始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局会议,担任江浙皖区委委员,并被聘为编辑员,负责编辑《中国青年》及为《团刊》、《平民之友》 等刊物供稿。

  10月9日  遵照团中央局决定担任团中央俄文翻译。

  本年  开始在《中国青年》、《新青年》、《团刊》以及《中国工人》等杂志撰文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介绍十月革命和青年团情况等。这一年发表的主要文章有《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什么?》、《Hand’s Off China》(不许侵犯中国)以及译文《中国的战争》(列宁著)等。

1925年

  1月26-30日 代表旅莫斯科的团组织在上海出席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并加入了教育训练及经济斗争两委员会。大会通过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改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任弼时当选为团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在三届一次执委会上,被选为团中央局常委,任团组织部主任。

  5月6日 任团中央代理总书记。指导青年团积极参加“五卅”运动。

  7月21日 任共青团中央局总书记兼组织部主任。此后,他多次以团中央书记和组织部主任的名义签发通告,领导全国共青团在斗争中大力发展组织,积极开展各项活动。

  10月 出席中共四届二次扩大执委会议,任军事运动委员会成员。主持在北京召开的共青团第三届中央执委第一次扩大会议。会议通过了关于青年团各项工作决议案,指导青年工农和学生群众,去参加各种运动。

  本年 任弼时发表的主要文章有《列宁与青年》(《新青年》第一号)、《怎样布尔什维克化》(《中学校刊》三、四月合刊)、《上海五卅惨杀及中国青年的责任》(《中国青年》第八十一期)等等。

1926年

  2月21-24日 出席中共中央北京特别会议。

  4月初 与陈琮英在上海结婚。

  7月19日-22日 主持召开共青团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讨论进一步明确共青团的性质和任务,以及怎样使团组织青年化群众化等问题,并首次作出开展儿童运动决议案。

  10月下旬 携夫人陈琮英启程赴莫斯科。

  11月12日-12月12日 在莫斯科出席青年共产国际执委会第六次扩大会议。

  本年 领导青年开展反帝反军阀以及策应北伐的罢工、罢课等斗争。一年间,他除签发一系列共青团通告外,发表的主要文章有《联合战线问题》(《中学校刊》第二期)、《自五卅惨杀到北京惨杀》(《中国青年》第一一八期)、《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过去的一年》(《中国青年》第一二一期)、《十月革命与中国解放运动》(《中国青年》第一三九期)等等。

1927年

  春 和夫人陈琮英由莫斯科返抵上海。

  4月27日-5月9日 出席中国共产党在武汉召开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委员。

  5月10日-16日 在武汉主持召开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并继续当选为团中央总书记。

  7月3日 出席中共中央在武昌召开的扩大会议。会上,任弼时再次要求宣读6月底共青团提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政治意见书”。

  8月7日 出席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的紧急会议,当选为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

  8月12日 主持在武汉召开的共青团中央委员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

  9月19日 中共中央特派任弼时为全权代表,赴湖南考察省委领导暴动的情况。

  11月初 参加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任弼时为政治纪律委员会书记。后又兼党报委员会委员。

1928年

  3月 调中共临时中央机关工作。

  4月──9月初 按照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决定,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期间与李维汉、罗登贤在上海主持中央(留守)日常工作。

  7月 在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委员。

  9月19日-28日 受中共中央委派赴安徽省巡视党的工作,解决中共芜湖市委反对安徽省临委的风潮问题。

  10月15日 在安徽省南陵县被捕,后押送到安庆安徽省法院,被押羁于饮马塘第一监狱。

  年底 经组织营救出狱,回上海休养。

  本年 撰写、起草的主要文章、文件分别有:《对于暴动问题的意见》(《无产青年》1928年第四期)、《青年团的过去与现在》(1928年5月撰写,原名为《三年来中国共青团团务概况》;12月改名后油印出版。)、《关于在白色恐怖下党组织的整顿、发展和秘密工作》(1928年5月为中央起草的《中央通告第四十七号》)、《关于城市农村工作指南》(1928年7月为中央起草的文件)等。

1929年

  1月 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8月13日 代理中共江苏省委书记,主持省委常委工作。

  11月17日 在上海被捕,关押于工部局提篮桥监狱。

  12月25日 经组织营救出狱后,留中共中央机关工作。

1930年

  2月12日 中共中央调整,设立组织局,任弼时为组织局的成员,参加“争取自由大同盟”党团会议,指导工作。月中,巡视武汉。

  4月14日 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

  8月7日 出席中共长江局会议,担任中共湖北省委和中共长江局合并后的总行动委员会委员,负责宣传工作。

  9月4日 任中共武汉市委书记。

  10月 任苏区中央局委员和苏区军委委员。21日,回长江局工作。

  12月 随中共长江局回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