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纪念活动 回忆怀念 著作文章 历史瞬间 网友心声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薄一波纪念馆>>回忆怀念
 
薄一波:从穷人之子到富国巨擘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据新华社电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经济工作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第七届、八届、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原副总理,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薄一波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7年1月15日20时3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

  前天,那位从“表里山河”山西省定襄走出的纸坊工的儿子,那位在“穷得丁当响”的时候加入了共产党的少年,离开了他为改变穷人命运奋斗了终生的世界。

  前天,那位在国统区的山西组建新军参加抗日,那位文革中历尽磨难、矢志不渝的人,在改革开放后,刚刚走出12年冤狱的他,辅佐改革的设计者谋划了中国未来的蓝图的人,离开了他的而今已经富强起来的国家。

  前天,共产党人、开国元勋——薄一波与世长辞,为中国共产党奉献了80余春秋的老人合上了他的眼睛。

  第一次出任党的职务

  薄一波,1908年2月出生于山西省定襄,那是一个贫穷的纸坊小老板的家,尽管家贫,父亲还是让他读了书,这改变了这个孩子一生的命运。1925年5月初,太原发生反房税运动,在太原读书的薄一波与同学一起积极参加学生运动,支持抗税。随后,“五卅运动”爆发,薄一波义愤填膺,起草传单,号召同学和市民声援上海工人。受此次运动的影响,薄一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了山西省立国民师范党支部书记。这是他第一次出任党的职务。

  第一次参加中央活动

  1943年8月1日,薄一波接到转来的中央有关“赴延安参加七大预备会”电报。这年11月,他赴延安,第一次参加了中央活动。毛泽东在接见他的时候,握着他的手说:“你就是薄一波同志?”又自言自语地反复说:“如履薄冰,如履薄冰!”这是薄一波第一次与毛泽东畅谈。

  1945年春夏之交,中共七大召开,本来被拟提名为候补中央委员的薄一波,在毛泽东的建议下,当选为七大正式的中央委员,这一年,他37岁。他也是唯一活到2007年的中共七届、八届中央委员。

  1946年7月,为保证刘伯承、邓小平率主力执行主要方向作战任务,他与滕代远负责军区领导工作。1947年7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主持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工作。1948年5月起任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二书记、第一书记,华北军区政委,华北人民政府副主席。参与平津战役的组织工作,曾兼任平津卫戍区政委、绥远军区政委。

  他与小平携手建设国家

  新中国成立后,薄一波出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委员兼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财政部部长。

  1953年财政经济会议后,时任副总理的邓小平兼任财政部长职务;而留任财委副主任的薄一波,则协助邓小平领导铁道部、交通部、邮电部的工作。他与邓小平携手建设国家由此开始。

  60年代,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薄一波受命主持起草《工业七十条》,邓小平和邓主持的中央书记处给予了他大力支持。在“空头政治”极左思潮的环境下,他提出“政治挂帅要落脚到发展生产力”的思想,邓小平高度肯定。1966年的全国工交会议上,薄一波的观点遭到围攻、责难,邓小平再次站到了他的一方。

  经济特区经改革的设计师提出创办,薄一波多次前往特区考察,给予特区建设大力支持。1979年9月,薄一波被增补为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1982年5月任国务委员,他又兼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

  1982年9月,邓小平提出设立中央顾问委员会,一批为党和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老一辈领导人进入这个委员会,继续发挥余热,薄一波受命担任副主任,1987年11月,他再次连任。其间,薄一波还受命处理若干重大问题,在辅助邓小平开创改革大业、统一全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识中,薄一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97年2月,邓小平逝世的那一时刻,薄一波倾情而出,为邓的夫人赠书:“一人千古,千古一人”,表达对这位20世纪中国伟人的崇高敬意和评价。

  晚年,薄一波仍未赋闲,他致力于党的历史研究,梳理党多年的历史记忆,写下巨著《若干重大历史事件的回顾》。

  在他前天与他深爱的世界作别后,他用光辉的一生合上了他人生的这部巨著。

  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关相生:

  “薄老真的十分平易近人!”

  昨晚,记者致电在深圳的广东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关相生,今年83岁的关老拿出当年的工作日记,回忆起从前与薄老相处的点滴。据关老记录,从1952年到1990年,薄老先后9次来到广东视察指导工作,其中1981年时,薄老的到访让他印象最为深刻,他频频表示:“薄老真的十分平易近人!”

  据关老回忆,1981年10月28日至11月4日,薄老从武汉坐火车到广州视察工作,然后去了深圳、珠海、汕头,以及福建厦门和福州,一路都是由他陪同。

  以下是关老的叙述:由于薄老十分平易近人,一天在厦门吃晚饭的时候,我就给薄老讲了一个笑话:某届春交会时,广州发生了一起中毒事件,当时中央十分重视,派了5个部共15人到广州调查,最后查出缘由是嗜盐菌引起的。而调查人员也发现了两个有趣的现象,第一个就是喝过茅台酒的人都没有中毒;第二个就是喝过酸醋的人也没事。薄老听后马上就哈哈大笑说:“你瞎掰唬!”

  薄老是山西人,而我是陕西人,我们同样爱吃醋。当时我给他讲的笑话就是由醋做引子。

  “文革”后有人向薄一波提出续弦被其拒绝——

  “我再也找不回一个胡明了”

  广东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汪石曾经与薄一波有过多次接触。“文革”期间,见证了薄一波一家所遭受的惨痛经历,也因此被牵连,共历患难。

  昨晚,据汪石老人回忆,“文革”开始后,薄一波被诬蔑为“叛徒”,在京处境堪忧。经周总理批准,薄一波偕同夫人胡明前来广州“避风”。时任省委接待处处长的汪石参与了接待。但是,薄一波夫妇抵达广州不久,造反派就跟踪而至,并强行把薄一波带回北京继续批斗。这一去,竟成了他们夫妻的永诀。

  汪石回忆说,薄一波被抓走后,胡明还继续住在珠岛宾馆,当时她的职务是二轻部工艺美术局局长。“我担心二轻部的造反派还会过来抓她”,汪石说,他因此向当时的省长林李明汇报,提出珠岛宾馆目标太明显,最好转移住处。林李明表示同意。汪石随即与省政府交际处处长苏瑞光联系。后来,胡明被转移到沙面的胜利宾馆。

  不久,二轻部的造反派就杀到了广州,要求带走胡明。省委当然说不知道。不过,不知怎么回事,造反派居然摸到了情况,包围了胜利宾馆。在剑拔弩张的时刻,躲在宾馆里的胡明打电话向曾生(时任广州市市长)的夫人求救。曾生夫人说马上派车去接她出来。

  不过,胡明最终被抓走,被押上北上的火车。

  很快就传来消息,胡明在火车上服安眠药自杀了。

  “文革”后,薄一波曾多次来广东,汪石都曾负责陪同接待。不过,薄一波对那些经历从不提起。只是到了不久前,薄熙来曾托人转送了汪石一本《薄一波画册》。画册中提到,“文革”结束后当有人向薄一波提出续弦时,被薄一波拒绝了,他说:“再也找不回一个胡明了!”

  倾情南粤

  为广东最大冤案平反

  “我总觉得有必要为广东受委屈的同志说几句公道话。”1997年3月18日,薄一波在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等单位编写的《古大存纪念文集》的序言中这样写道。

  昨晚,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出版处处长、广东《党史》杂志主编刘子健回忆说,1952年、1957年-1958年,广东有两次反“地方主义”运动,包括方方、古大存在内的一大批广东干部蒙冤。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薄一波为方方、古大存的平反都做出贡献。

  刘子健回顾道,1952年上半年,毛泽东让时任中央财政部部长的薄一波到广东来了解“三反”、“五反”运动的情况。

  当时广东正在土改运动。有人向薄一波反映,华南分局一些领导同志,包括时任广东省第一副主席、华南分局第三书记方方在内,有地方主义倾向。薄一波同叶剑英谈起这方面的情况时,似觉有难言之隐。

  回到北京后,薄一波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并谈了个人的看法。薄一波认为,叶剑英、方方到广东工作,不可避免地要使用一些熟悉情况的本地干部,很难说这就是搞地方主义,而且叶剑英和方方是坚决反对“五同”(即“同宗、同乡、同学、同事、同庚”)的。他们也安排了许多南下干部在重要工作岗位上,是贯彻了党的团结“五湖四海”干部的原则。

  薄一波还认为,在广东“土改”中,方方使用地方干部,这是考虑到广东当地实情,对保护华侨、团结华侨做了一些该做的事。

  薄一波的反映对毛泽东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由于当时党内认为方方搞“地方主义”、搞“小圈圈”的人太多,方方被打成“地方主义头子”。

  1957年,广东开始第二次反“地方主义”。1958年,中共中央批准了广东省委对“冯白驹、古大存地方主义反党联盟”的处理意见。古大存先后被撤销广东省委书记、省人委党组副书记职务、省委常委、副省长的职务。“冯白驹、古大存反党联盟”冤案是广东历史上最大的冤案。此案从发生到平反历时30年,全省受株连和处分的干部达2万多人。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国开始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刘子健说,古大存遗孀曾史文为丈夫平反一事从广州来到北京,找到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薄一波与古大存1943年在延安相识。薄一波当时向曾史文表示,一定会把为古大存申诉的信件转交给胡耀邦。1983年中央撤销冯白驹、古大存同志原处分的决定,恢复他们的名誉。1997年《古大存纪念文集》出版,薄一波在序言中对古大存的事迹,还提出了“要维护党的团结”。他最后还表示,“希望广东的同志成为团结的模范”。

  刘子健介绍,1989年,方方的夫人苏惠向中央为方方“反地方主义”冤案提出申诉。时任中顾委常务副主任的薄一波支持方方的夫人申诉,并亲自为广东省党史研究室编辑出版的《方方文集》写序。

  在序中,薄一波表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经中央同意,广东省委对当时受到错误处理的同志进行复查平反。此事虽早已时过境迁,但我总觉得有必要为当时受委屈的方方同志说句公道话。

  薄一波认为,方方没有搞地方保护主义,作为地方管理者,他不可避免要起用熟悉当地情况的广东干部。

  刘子健说,薄一波的这篇序言在中央引起很大反响。1991年4月,方方的“地方主义错误”彻底平反。

  本报记者喻尘 许黎娜 王海军 林菁(除署名外)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