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刘少奇纪念馆
 
最近中国职工运动,国民党工厂法、工会法与赤色工会目前的任务
(一九三一年夏)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危机的深入

  在世界资本主义总危机之下,中国的危机是更加深入。上海有三个纱厂关门,一个纱厂停止日工, 失业者达一万人,又有两个纱厂换三日班。丝厂在年初大部关门,失业者达四万人,现在新丝上市,还有许多关门。上海电汽电话要裁减工人三千人。彩印失业者六百人。江南纸厂裁减工人四分之三。外国轮船公司有很多轮船停航,实行合理化,大大裁减工人,如大东公司以前每船用一百三十人到一百四十人的,现在只用四十六人;渣哗公司以前用七十── 八十人的,现在只十五人;昌兴公司每船减少六十人。太平洋航线每船亦减少数十人。海员在上海、香港等工作者,经常在四万人以上,包工头对他们的剥削特别加重。铁路上如北宁路裁工人达八百人,京汉路有裁去工人四分之一的消息。中国资本的矿山大部停工,仅贾旺煤矿恢复一部分工作。太原兵工厂裁工人二千人,各地小棉织厂很多关门。以前停工的烟厂、火柴厂、油厂等还是继续停工。失业工人是大大的增加。因银贱影响,贸易低落,出入口减少,商店在全国各城市关门者及缩小范围者极多,店员很多失业。农村经济的破坏还是继续深入。一般物价增长得特别快,房租也大大增加了。同时,革命的危机也在增长起来。广大的农民战争,红军的发展与胜利,动摇了帝国主义、国民党的统治。国民党的各派虽然在用全力进攻红军和苏维埃区域问题上联合一致,但各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军阀内部的矛盾,不独没有消灭,还是继续加紧,酝酿军阀战争。

  二、工人斗争的继续高涨

  经济危机的深入,红军和苏维埃区域的广大发展,城市工人斗争也是继续高涨的。工人的斗争包括了许多产业部门,有了大规模的罢工,在斗争中表现工人阶级的反攻。在上海和北方都爆发了许多罢工运动。在铁路上有北宁路失业工人的斗争,胶济路总厂罢工十二天,反对国民党取消年关休息及路局苛例,沪宁路总厂的怠工,粤汉路总厂工人包围武昌公安局,京汉路工人反对强迫开车及索薪的斗争等。海员在黄色工会领导下每月增加工资六元,有开滦运煤海员的罢工,南洋失业海员要求面包包围华民政务司,大连、香港海员反对开除工人的斗争等。在纺织业中:有天津纱厂一万二千人自发的罢工 (仅二日被武装压迫上工) ,上海有四十余家丝厂约二万女工的罢工要求恢复原有工资(仅三日被压迫上工),上海、青岛、汉口纱厂丝厂还有许多个别的罢工(日华、申新、统一等厂)。此外上海英美烟厂八千工人怠工,邮务工人要求十元房贴的斗争,公共汽车工人的怠工,海关报关职员罢工,人力车夫、马路工人及码头工人的斗争,店员有典业、帽业、酒业的罢工,兵工厂要求年关双薪的斗争,以及上海二十几次的年关斗争等。在天津有自来水工人的怠工 (要求加工资,承认工会代表权及开除工人须工会同意与开除工贼等共十二条) ,电车工人的要求。北京制油工人的罢工。山东猪鬃、发网及医院女工的罢工。太原兵工厂三千工人捣毁工厂合作社(因合作社强迫工人购物,价比市价高)。唐山矿工的斗争。蚌埠工人和商民总罢工罢市,反对国民党征收米捐及枪杀帆船工人(在商会领导下)。由上面的事实可以看到工人阶级的斗争在各地都是不断的爆发,在工人中普遍的酝酿了极端的不满和斗争的要求。但是这些斗争大部分都是自发的,散漫的,缺乏组织,没有自己阶级的工会来作领导,以致许多斗争都在国民党黄色工会的武装压迫和欺骗手段之下控制起来。还有一些经济斗争是完全在黄色工会领导下进行的(如海员的加薪,天津自来水、电车等)。绝大部分的罢工在国民党的黄色工会的仲裁、调解和交涉、怠工之下解决。

  我们现在来研究一下国民党黄色工会的现状及其在斗争中的作用。国民党黄色工会并不是一样的东西,有内部各种派别,欺骗群众和压迫群众的方法也各有不同,但他们 ── 黄色领袖一致的口号就是“劳资合作”、“服从国民党和政府的指导与法令”、“服从国民党的调解与仲裁”。如果不能完全压住群众的时候,他们在某几点不重要的地方表示一些不满意国民党的态度,为的是欺骗群众,用交涉、请愿、调解等等方法来对付工人斗争;再不能压住工人的时候,就用和平怠工的办法来代替工人的罢工。他们对共产党和赤色工会是用直接的逮捕和告密的方法来破坏。此外还有一些国民党工会是直接压迫工人剥削工人的机关(如汉口、青岛及其他地方的),因此常常引起工人来反对这些工会,捣毁会所,殴打工会职员及征收会费人员,甚至工人起来罢工反对工会(如嘉兴人力车工会)。

  在上海还有一些新的黄色工会成立,如出版业工会成立(包括编辑及印刷工人),国民党中央委员及国际联盟劳工局在上海分局局长均到会;发起成立上海纱厂工人联合会,并有内外棉纱厂工人代表到国民党请求组织工会;其他如轮船、木业、闸北丝厂、瑞康玻璃厂均成立黄色工会。有些黄色工会还组织有工人俱乐部、工人学校、工人子弟学校、互助社,及武术团、京剧社等。国民党的海员工会本来是空机关,现在因为向各轮船公司交涉加了每月六元工资,拟召集全国代表大会,上海人力车夫也呈请国民党组织工会,但国民党均没有批准。上海邮务工会因为反对国民党改组及要求增加房贴,工人对工会的幻想又增加起来。

  最近国民党的黄色工会在群众中还大部保存其固有地位,在工人斗争中表现的作用还有些增加。

  三、国民党向工人阶级的进攻 ── 反动工厂法、工会法及改组工会

  红军和苏维埃的发展,工人斗争的高涨,给帝国主义、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以极大的威胁。消灭红军和苏维埃区域,隔断城市工人运动与农民运动的联系,是帝国主义、国民党继续维持其统治的唯一条件。国民党已经派遣三十万大军进攻苏维埃区域,与红军发生激烈的战争;同时颁布土地法、工厂法、工会法,召集国民会议等,来缓和群众的不满,并向群众的革命斗争施行有系统的进攻和镇压。国民党工厂法、工会法施行的第一步,就是命令“改组”一切的工会,实际上是解散黄色工会,禁止工人罢工,及一切言论、集会、结社之自由。

  根据国民党的工会法与改组工会的命令,现存的邮务工会、铁路工会、市政工会以及所有兵工厂、人力车夫等黄色工会,及各地店员工会均需解散,其余一切的工会均重新改组,不许有全国性质的工会组织。上海分成十区组织区联合会,上海市总工会解散,即最反动的广东总工会也需解散,法西斯的机器工会禁止开会。据国民党的报告,上海有九十二个工会需要改组或解散。以前黄色工会与业主订的条件须经过重新审查,认为不合法者取消。在改组期间禁止一切工人集会、结社及罢工。很明显的这是国民党向工人阶级举行大规模的进攻。

  国民党为什么要解散和改组黄色工会?其原因:1.因为国民党大举进攻红军,城市工人的每一次群众行动都要妨害国民党的后方,国民党以前所能允许的黄色工会的行动,现在对国民党都是有妨害的了。2.工人斗争的高涨,群众的行动常常不是黄色工会所能范围得住,需要用更进一步的方法来压迫群众。3.要保证将要召集的国民会议的工人代表完全是政府的忠实走狗,所以对于现在不十分可靠的黄色工会,要予以解散或改组。

  因此,国民党施行工厂法、工会法,解散和改组工会的政策,与进攻红军及召集国民会议的政策,是不可分离的。

  国民党的反动政策执行的过程中,在群众中发生了很多的反抗 (当然有许多工会依法改组,并且宣传一定要改组成为合法的工会,才能保护工人) ,单根据反动报纸的消息就有以下的事实:

  l.上海工会为和平苦争工会改组案,拟乘年关大休息,不居罢工之名而行罢工之实。先由邮务发动,次为报界。又十三日邮工大会议决坚持十元房贴要求, 否则取最后手段。

  2.上海南货业等店员工会反对与同业公会合并。

  3.国民党因恐酿成邮务工潮,允许邮务工会继续存在。

  4.国民政府为谋店员职工参加同业公会补救办法,修改同业公会法第十条:同业公会代表在每超过十人以上之店铺,得选派店员一人为代表(原法只有店主可为代表),但最多不得超三人 (店东反对这条修改,提议店员代表至多不过二人) 。店员要求改善待遇得呈请党政机关调解;以前与店主所订条件,允由党政机关重加审查,予以保护,其有不合法者取消之。

  5.上海药业等三十二个同业公会联名呈请中央,店员除参加同业公会之外,不应再有任何组织,请明令即日解散店员工会。

  6.对于铁路工会国民党颁布了一种“铁路工会分事务所组织简则”。

  上海邮务、报界等工会曾发表宣言及告工友书,他们提出“反对改组,维持现状”、“反对任何改组”、“要求列入特种工会之例”等口号,并有“对现在政治痛苦流涕”之语。同时还有一些工会也发布告工友书,提出“必须依法改组”、“改组后就成为合法工会”、“合法工会才能保护工人”等口号。上海国民党及社会局连日召集各工会代表谈话,许多工会代表赞成改组。又据工人报上的文章,取消派等也提出如黄色工会一样的“反对改组,维持现状”的口号。

  赤色工会对国民党的工厂法、工会法及改组工会问题提出什么策略呢?全国总工会有决议宣言,工人报上的文章及各种传单等,并在纪念节的工作及经济斗争的宣传煽动中都提出了关于这一问题的口号。我们的中心口号是:“反对工厂法、工会法,反对国民党黄色工会破坏工人自己的工会,为组织工人自己工会而斗争!”全总提议用什么手段来反对工厂法、工会法呢?对于这一问题在各种文件中都没有正式的提出而给以回答。在各种文件中有“应当用加工资,加米贴房贴,反对加重工作,反对开除工人,组织工人自己工会等要求 ,来反对工厂法 、工会法”。“应当有步骤的来揭破黄色工会的欺骗”,“应当参加黄色工会的会议,用赤色会员个人的资格来部分的或全部的提出关于这一斗争的纲领。”仅在全总宣言上提到“以怠工罢工包围资本家的行动,力争集会罢工组织工会之自由”的口号。从各方面知道中国同志中有―种意见,认为我们不能反对国民党改组工会,为的是怕帮助了黄色工会,更形成我们工作的困难。在赤色工会中这种意见似乎是占了领导地位。在各种文件中都没有说出对于国民党解散工会改组工会我们所取的态度。似乎是这样认识:我们只反对国民党及黄色工会来破坏(或者解散)赤色工会,至于国民党去解散或者改组国民党“自己的”黄色工会,我们就无须管他,用不着去反对,因为所解散的不是工人自己的工会。所以在邮务斗争中我们只号召工人坚持十元房贴,打倒黄色工会。还有一种意见:我们只要宣传苏维埃区域实行的八小时工作、劳动保险、保护童工女工及集会、结社之自由等,号召工人推倒国民党的统治为苏维埃而斗争,至于在国民党的统治之下就用不着提出这些要求向国民党斗争,因为这些要求国民党的统治是不会给工人的,如果提出这些要求只是增加群众对国民党的幻想。上面这些意见在莫斯科的同志中也有赞成的,我们在东方部的讨论中曾经发生过争论。其他改组后的黄色工会,及工厂会议,中国同志决定我们是要参加。但在这里的同志是主张不参加工厂会议。关于这点我还有些动摇,倘若全厂工人都去选举代表,我们不参加,让国民党包办选举一些工头工贼,于工人又有什么好处?还有同志主张赤色工会的积极分子根本不应该参加黄色工会的执行委员会,但我是主张有条件的参加。

  还有几个同志的意见以至我的意见,不能拥护全总规定的策略和立场。

  第一,我们应当反对国民党的反动工厂法、工会法,同时我们应当提出工人阶级的要求纲领,和国民党对抗,作为群众反攻的口号。在要求纲领上应当规定八小时工作,青工六小时工作,保护女工童工,最低工资标准,失业救济及工厂卫生疾病死亡之抚恤等,工人集会结社言论罢工之自由,工会工厂委员会之代表权。认为这些要求在国民党统治之下在群众革命斗争逼迫之下没有部分的实现的可能,一切都要等到国民党统治推倒之后苏维埃政府成立才来实现的主张,这是中国同志很旧的机会主义主张。就是放弃部分斗争的主张。

  第二,国民党及其政府来解散工会改组工会干涉工会的一切行动,我们无条件的是应该反对的,不管他解散的是赤色工会或者是黄色工会。因为国民党不承认工会是工人阶级的独立组织,取消工人阶级的一切自由。认为国民党解散赤色工会我们就反对,解散黄色工会我们就不反对,这是狭隘的宗派主义 。认为国民党可以解散国民党工会(他们认为苏维埃政府认为必要时也可以命令解散或改组赤色工会或苏维埃区域现存的黄色工会,李立三解散全总,武汉时代的总工会曾以强力改组过―些工会等,都是一贯的) ,就是根本不了解工会的独立性,认为我们不要帮助黄色工会的群众反对国民党解散他们的工会,我们只反对国民党、黄色工会来破坏工人自己的工会,这就是站在运动之外,抛弃与黄色工会群众建立联合战线夺取黄色工会群众的任务,将运动的领导权送给黄色领袖。他们的认识是:要么我们不管黄色工会只为赤色工会而斗争,要么我们就作黄色领袖的尾巴。

  第三,我们应该用我们的纲领用我们的口号与黄色领袖的口号对立起来,揭破黄色领袖的口号的妥协和叛卖工人阶级的作用,与黄色领袖争取对运动的领导权。应该向工人提议联合所有的工会及无组织的工人共同反对 (实行广泛的下层联合战线) ,召集各种会议及代表大会,提议用同盟罢工示威的方法来反对国民党工厂法、工会法及解散工会。号召群众起来改组黄色工会,推翻那些出卖工人阶级的黄色领袖的领导。在斗争中联系到工人的经济要求(尤其是被取消的于工人有利的条件),联系到“反对国民党进攻红军,反对国民会议”的口号。如果认为只“用加工资,要米贴的口号去反对工厂法、工会法”,我们不能向群众提议用政治罢工和示威的方法来实现自己的要求,我们不在“经济斗争中来联系到政治口号,联系到争自由的口号”去反对工厂法、工会法及国民党解散工会,这就是以经济斗争来束缚我们自己,就是抛弃政治斗争,就要落在可耻的黄色领袖的后面。黄色领袖还提出和平罢工反对改组的口号。

  此外在全总的文件刊物中还有许多个别的错误,不去说他。

  四、赤色工会的现状与工作

  全总新委员会开始工作不到二月,已经规定了自己的工作计划。恢复中央的刊物,注意到职工国际决议和路线之传达与研究。组织女工委员会,把自己的工作转向到下层群众工作。在上海恢复了一些企业中的职工小组,建立了四十个以上很小的辅助组织 (如俱乐部、姊妹团、饭堂、茶馆等) ,还领导了很少的日常斗争,并得到胜利。开始了我们的妇女工作并得到了一些成绩。“三八”我们领导一个纱厂停工叫口号,开了三个庆祝会,后来在日本纱厂中领导罢工胜利。开了一些女工会议,在会议上报告苏联女工生活,提出要求纲领及讨论她们的斗争等,上海纱厂丝厂烟厂中有十多个女工辅助组织。出席五次大会的女代表回去发生很好的作用。在天津、满洲、香港还有很少的职工组织,现在正才派人去。海员、矿山也有很少的组织。全国白色区域的产业工人目前与我们有联系的还只有二干人到三千人。全总还组织了不多的工人到红军中去,对苏维埃区域的工会运动已组织了一个有力的委员会派去。出版了不多的小册子,准备研究黄色工会的工作。

  在以上的工作中看来,全总的工作的确是转变到下层的群众工作方面来,抛弃了过去空叫空喊的路线。但这种转变是否足够?在工作中发生了什么错误和缺点?我们现在根据很少的传单宣言及刊物的研究,可以说出下列几点:

  第一,在经济斗争中没有运用下层联合战线。我们在许多经济斗争中,在黄色工会群众起来作经济斗争时,我们的口号总是“组织工人自己的赤色工会”,“打倒黄色工会”,工人的斗争才能胜利。他们认为在赤色工会还没有建立以前,在黄色工会还没有打倒以前,再没有别的办法使工人的经济要求能够达到胜利。因此总不向工人提议罢工委员会、斗争委员会的办法。用这样的口号来掩盖他们对于领导经济斗争的消极,站在群众及黄色工会的经济斗争之外去另外建立工人的赤色工会。比如上海工联准备电汽车工人斗争已经有四星期,工人已被开除一百多人,斗争还没有发动。工联在告工友书上提议下面三个办法:1.我们要建立工人自己的工会,在各车间各班成立赤色工会的小组,这就是准备斗争前必要的先决条件;2.我们要积极参加工人自卫队和纠察队 ,保护工人自己的工会 ;3.我们在上海工人自己的总工联领导之下,坚决斗争,反对仲裁调解。在其他的许多传单上均没有提出罢工怠工的办法,还提出“大家抱义气”的口号。我们活动四星期的结果,范围只进到三百人(全体二千多人)。工人中就有提议去请国民党来调解,因为工人再不能等了。在青岛铁路工人的罢工中,我们也只说出组织自己工会,打倒黄色工会,罢工才能胜利。下层联合战线的策略,在这样的办法之下是被取消的。

  第二,把各种纪念节的工作,作为赤色工会的中心工作,纪念节工作的目的就是游行示威。不是把纪念节的工作,游行示威的目的,来服从赤色工会发展和领导经济斗争,提高群众的情绪,建立赤色工会基础,争取群众的主要任务。他们似乎是这样想的:以前号召南京路示威,总罢工是不对的,现在号召分区示威,厂内集会关车,总对了。一切的工作方法通照过去一样。结果在这些纪念节的运动中常常不能使群众更走向我们,反而更离开我们。赤色工会在企业中的组织在纪念节的关车和示威中消灭了削弱了 (“三八”纱厂关车被开除数十人,闸北和沪东的失业工人组织因工作方法不好,又弄到工人不敢再来了) ,群众更畏惧起来。还有在纪念节工作中联系到经济要求,是十分机械的,甚至忽视各纪念节的政治宣传 (上海工联“三八”传单全部是经济要求,没有一个关于“三八”的口号) 。我们的口号一般的也是如此:用加工资、要米贴、反对开除工人等口号,来纪念“二七”、“三八”、“三次暴动”等。

  此外,在文件中还表现有许多具体的错误,表现同志们在各种实际问题中思想的杂乱动摇,没有一贯的清楚的立场。如对黄色工会的策略还表现有许多不正确的观念,海总反对国民党工会全国代表大会的通告没有说出一定的策略办法,对失业工人委员会一定要隶属赤色工会之下的主张,在辅助组织中不宣传赤色工会的纲领,各种刊物文件及工作方法之特别抽象不群众化等。此外还有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就是全总新委员会发行的职工国际五次大会的决议的译文,错误到一塌糊涂,与在莫斯科的译文有许多不同。原文有二十三条,他们的只有二十一条,自由的加些话上去,又自由的去掉一些话。许多语句简直把原文的意思和路线都改变了。这简直是对职工国际的路线开玩笑!虽然这译文是以前的,但全总有俄文很好的同志,将这样的译文印成小册子在刊物上发表,发行到群众中去,这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五、赤色工会目前的任务

  赤色工会目前的任务主要的如下:

  1.宣传群众,组织群众,与黄色工会的群众建立统一战线,反对国民党的反动工厂法、工会法,反对国民党及其政府解散工会、改组工会及一切干涉工会的行动,反对取消工人的一切自由。提出工人阶级自己的要求纲领,号召群众用罢工示威来反对国民党向工人阶级的进攻。并联系到反对国民党进攻红军,反对国民会议。

  2.反对黄色工会所提出的口号,用赤色工会的口号来代替,揭破黄色领袖的欺骗和叛卖工人阶级的作用,号召群众推翻黄色领袖,选举革命的工人来代替。

  3.为争取对于经济斗争的领导权而斗争,组织脱离黄色工会而独立的罢工委员会、斗争委员会,力争由这些委员会来解决罢工,反对黄色工会官僚的谈判、调解和仲裁。

  4.扩大与群众的联系,在每个企业中建立革命职工小组,并扩大这些小组,使他们巩固起来。在企业中建立工厂委员会、工厂代表会,切实来考察和指导这些小组的工作。把工作重心放在企业中。

  5.普通的建立辅助组织,使辅助组织能帮助赤色工会的发展及基础的建立,帮助工人的经济斗争。注意失业工人运动,使失业工人委员会变成广泛的群众组织。注意女工青工中的工作。

  6.使领导机关的工作群众化,改善刊物,注意分析群众实际生活,回答群众一切所关切的问题。

  7.与实际问题联系来研究职工国际的决议和文件,使这些决议通俗化,传达到群众中去,肃清各种不正确的倾向和立场。

  8.反对右派,暴露他们的罪恶,揭破他们的欺骗,号召在右派影响下的群众回到职工国际路线上来。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