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刘少奇纪念馆
 
关于工运的意见
(一九三一年十月五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中央:

  前次职工部会议,我们在几个问题上有意见分歧。关于目前工人斗争形势问题,因为中央早有决定,故我只能和你们来讨论。对这个问题在会议之后,我还有许多疑问,故我提出以下的许多问题给你们。同时我以为对于有分歧意见的问题,应该平心静气的在组织范围内作彻底的讨论,因为这样能发现我们的错误和纠正我们的错误。

  一、工人斗争的形势,是防卫的反攻的或是进攻的,是根据什么来确定的呢?我以为应根据下列三点:第一,资本进攻的形势,工人阶级的组织力量,在斗争中力量的对比关系;第二,在斗争中工人所提出的要求和斗争口号;第三,斗争中力量的重新组合,斗争口号和要求的如何转变。

  二、我们为着什么要确认工人斗争形势是防卫的反攻的和进攻的?我以为是为着要规定我们在职工运动中的策略和我们用什么口号与要求去鼓动和组织工人的斗争。

  三、在中国目前的经济危机中,资本继续进攻,还是不是严重的事实呢?还是严重的。减低工资,延长工时,加重工作,开除和裁减工人,欠发工资,物价高涨,关厂停业,克扣工资,合理化等等。同样,国民党黄色工会和雇主与帝国主义联合一致向工人阶级继续进攻,也还是不是严重的事实呢?也还是严重的。禁止罢工,解散和改组工会,强迫调解与仲裁,完全剥夺工人集会、结社的自由,逮捕工人领袖,开除工人活跃分子,厂警搜查和武装镇压等。

  四、以上资本进攻与国民党黄色工会雇主的联合进攻,是不是最近许多工人斗争中的重要问题呢?反对减工资、加工时、加重工作,反对开除、裁减工人,反对物价高涨,反对克扣和罚工资,反对关厂,反对包工头的剥削等,是不是最近许多工人斗争中的重要口号和要求呢?这些口号和要求在今天以后是不是还是重要的呢?同时反对禁止罢工,反对解散工会和剥夺工人的自由,反对强迫调解、仲裁,反对逮捕工人,反对厂警搜查和武装压迫等,又是不是今天以前和以后的重要要求和口号呢 (而且上面的要求和口号不仅仅是引起斗争的导火线而已。) ?如果我们承认最近许多工人斗争是为反对资本及国民党的进攻,同时又承认工人斗争“绝不是防卫的,而是反攻的与进攻的”,这又是不是矛盾呢?就是在今天以后,如果有人把反对资本及国民党进攻的口号,放在毫不关重要的地位,又是不是正确的呢?

  五、我们还应该注意一种事实。当我们的鼓动家拿着全总的要求纲领(改良工人生活的要求)去鼓动工人的时候,工人答复我们说:“这个纲领好是好,可是目前做不到。”这是说明什么呢?为什么在“二七”以前,“五卅”以后,武汉和广东时代,听不到一次工人对我们有这样的答复呢?海员最迫切的要求是什么呢?反对洗马沙,反对开除,反对海关搜查,反对改用银币发工资等。铁路工人最迫切的要求是什么呢?发清欠饷,按月开支,发给花红、年终双饷和储蓄金,反对军队强迫开车等。这是说明什么呢?

  六、最近有许多工人斗争是在积极要求改良生活的口号下面进行的(如上海装订、印刷,天津、唐山等),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虽然要求是由黄色工会提出来,但也只有在群众的逼迫之下黄色工会才提出来。但我们不能仅仅承认这一方面(进攻),而否认另一方面(防卫),实际情形完全不是一致的。在中国政治经济不平衡的条件下,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情形。如果我们只承认一种而否认其余的或者毫不重视他们,这是否对的呢?

  七、自然,我们应估计到目前反帝高潮及国民党的工厂法对于工人斗争的影响和关系。工人愈是积极起来参加反帝运动,则工人将愈加会要为本身利益起来斗争,国民党的“劳资合作”与“提高生产”也是阻不住的。但因为工人组织不够和敌人压迫,工人还没有如“五卅”时期那样广大的参加和表示自己在反帝运动中的威力。目前我们号召工人广大的参加反帝运动,并组织工人向雇主和国民党的反攻与进攻,是完全正确的。但我们又不要忽视国民党与土著资本家正利用提倡国货与增加生产的口号更加紧的向工人阶级进攻。反对资本进攻,还是很重要的。

  国民党为得欺骗工人,在工厂法上规定工人一些权利。我们利用法律的条文组织工人的反攻与进攻,也是完全必要而正确的。但我们不要忘记工厂法、工会法是保障和便利资本进攻的。

  八、在职工国际五次大会决议上,认为工人的经济斗争不只是防卫,而且有许多提出了反攻的要求。这当然没有指明中国来说,但也没有把中国除外。在决议另一地方说:在中国、印度工人的经济斗争与一般革命形势相交错。在中国,经济斗争包含了无产阶级的主要群众 (矿山,北方铁路,南方海员等),及至今还站在斗争之外的群众(青工女工) 及落后区域(四川自流井等),组织罢工委员会,提出打倒国民党的口号,在经济斗争中加强了反帝国主义的意义 (大意如此) 。这是指着具体事实简明的说法。比“防卫”、“反攻”、“进攻”抽象的说法易懂多了。那末我们现在可否这样说呢?“……已经有整个产业的同盟罢工(丝厂),……在斗争中不仅反抗资本家国民党的进攻,而且有许多斗争积极提出改良工人生活的要求,……在斗争中反对国民党、帝国主义……。”

  此外,某同志说:“在革命危机存在的时期,工人斗争再不能是防卫的。”当他说工人斗争形势不能与总的政治形势分开时,作出这样的结论。这个公式是否正确的呢?

  以上的问题希望你们尤其研究过问题的同志详细考虑一下,并给我答复。你们如将这信转给TOSS,那对解释我的疑问将更有益。

  仲 篪

  十、五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