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刘少奇纪念馆
 
罢 工 策 略
(一九三二年一月一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中国经济恐慌继续深入的情形下,资本家日益加紧的向工人生活水平进攻 。减少工资 ,加重工作,进行生产“合理化”,开除工人,缩小生产,改三日班五日班,以至关厂停业等。资本家这样把恐慌的重担压在工人阶级的肩膀上,就必然推动工人群众反对资本进攻的斗争向前开展和激烈化。资本家在恐慌和阶级斗争的威吓之下,就更加采用暴力来镇压工人阶级的斗争,更加与帝国主义、国民党的政权机关结合起来;黄色工会更加法西斯化,并与资本家、国民党打成一片。他们破坏罢工的手段更复杂了,残酷了。这样又使工人的罢工斗争遇着很大的困难。罢工斗争的失败经常威胁着迫切要求斗争的工人。

  取消派和右派在罢工的困难和失败的威吓之下投降了。他们说,在经济恐慌和资本家进攻的严重情形之下不应该罢工,因为罢工也是要失败的。可是工人群众总不能完全服从取消派的“真理”,即使是如何的困难,如何的希望很少,工人群众还是不断的起来斗争的。“左”的立三主义者和取消派相反,他们并不看也不估计目前罢工的困难,他们异常轻率的玩弄罢工,使工人受到悲惨的失败。取消派和立三主义者消灭工人斗争的情绪,是一样的。

  经济恐慌使罢工更困难了。可是罢工的推动力更伟大了,罢工的内容更丰富了 (现在差不多每个工厂的工人都酝酿罢工,都有群众的巨大的不满和许多迫切的要求) ,罢工的锋芒更尖锐了(都有一触即发的形势,一经发动就是极残酷以至武装的流血斗争) ,同时使一切的罢工都带着浓厚的政治性质(任何罢工都是违法的)。因此我们的任务,并不是要工人“不罢工”,也不是去玩弄罢工,我们是要把广大群众的深刻的不满表白出来,把群众组织起来,建立广泛的下层群众的统一战线,配合各厂工人的发动,准备群众的力量,提高群众斗争的决心,克服一切的困难,去战胜资本家、国民党、帝国主义及黄色工会之联合的压迫,取得罢工斗争的胜利,打开阶级斗争的伟大的顺利的前途。同时我们还要去领导那些群众的自发罢工,使群众有组织的有计划的去应战。

  赤色工会必须努力求得罢工斗争的胜利结束。因为赤色工会是最忠实的拥护群众的切身利益,是最忠实的为群众切身利益而斗争,这是赤色工会争取群众发展组织所必须拿住的关键。可是怎样才能使罢工胜利?使罢工胜利的条件,是群众的广大的发动,广大的下层群众的统一战线的建立,和群众勇敢的坚决的有组织的斗争。只有群众的力量和正确的战术,才能战胜已经联合一致了的敌人。因此学习最近的经验,研究敌人破坏罢工的方法,研究罢工的策略,是目前每个觉悟的工人应有的责任。

  罢工的正面敌人,是资本家和国民党 (在每次经济罢工中,国民党都成为与工人短兵相接的正面敌人) ,在准备罢工时就应告诉工人不独是要准备力量来对付资本家,而且要准备力量来对付国民党。帝国主义的巡捕房虽然表示他“不干涉”工人的“合法罢工”,但无疑的是罢工最坚强的敌人。罢工一实现之后,资本家、国民党和帝国主义就必然从各方面来进攻工人。这时候最要紧的就是工人能够回答这一切的进攻,使敌人的每次进攻都受到打击和失败。只有敌人用尽了一切办法还不能破坏罢工的时候,敌人再没有方法来对付工人的时候,敌人才在工人面前屈服,罢工胜利。最近敌人主要是用些什么办法来对付工人的罢工呢?

  (一)在罢工还没有发动,工人的准备还不充分的时候,资本家就坚决的向工人进攻,开除积级的工人,封闭工人的团体等;

  (二)宣布工人罢工为无理捣乱,要求是无理要求,把罢工的责任加在工人身上;

  (三)宣布工人罢工为“不顾国难”,为“摧残本国实业”,为“破坏劳资合作”,这是资本家、国民党压迫工人罢工的理论基础;

  (四)宣布罢工是共产党的煽动,或是少数不良工人的捣乱,工人是被威迫或被蛊惑而罢工的,把罢工的责任堆在几个领袖身上,作为逮捕枪杀领袖的张本,并使工人与领袖分离;

  (五)宣传工厂待遇工人是如何良善,工厂如何注意改良工人生活,工厂的营业是如何困难,如何不能支持,如何无力来答应工人的要求;

  (六)宣布罢工是违法,布告禁止罢工,命令工人复工,颁布各种限制和禁止罢工的法令;

  (七)逮捕工人领袖,枪杀罢工工人,宣布军事戒严,直接用武装压迫罢工;

  (八)封闭罢工领导机关,禁止工人开会;

  (九)用关厂政策对付罢工;

  (十)开除全体罢工工人,另招新工,利用失业工人,警察、巡捕保护新工上工;

  (十一)收买工贼流氓,组织法西斯队伍, 破坏罢工;

  (十二)不和工人的代表谈判,不承认工人的代表权,答应工人的经济要求,打散工人的团结,开除工人的领袖(外国资本家用这个办法最多);

  (十三)承认一部分工人的要求, 而拒绝另一部分工人的要求,引起工人内部的分裂和冲突;

  (十四)布告工人复工, 限期工人复工,在发给工资时强迫工人复工;

  (十五)指使工头、买办等出来,假意调停罢工,与工人谈判,作不负责的答应条件欺骗工人;

  (十六)请求商会的援助,在报纸上作宣传,在工人中制造各种谣言,作种种威吓动摇工人及其领袖;

  (十七)再没有办法的时候,资本家就假意答应工人的要求,骗得工人上工,等资本家一切都准备好了的时候,马上宣布取消这些条件,或开除工人领袖。

  除开上列各项办法之外,国民党还设立劳资调解与仲裁机关,来罗致工人,使工人放弃罢工的武器,走上国民党调解仲裁的圈套,工人一经走上调解仲裁的圈套之后,工人的手足全被束缚,就保证了资本家的完全胜利。在工人情绪很高涨时,国民党的调解仲裁机关也可以假意的给工人规定一些有利益的条文,使工人“满意的”去复工。当工人复工以后,资本家准备好了,国民党又要资本家否认调解的结果,不履行条件,使工人不能再起来罢工。

  资本家和国民党为得消灭工人的斗争,在大多数的情形之下,还需要黄色工会这个工具来加强上列各项办法的效用,来补充上列各项办法之不足。需要在工人中造成一些能够欺骗工人的破坏罢工的黄色领袖,来拥护上列各项破坏罢工的办法,来执行这些办法。如果这一批走狗不能骗工人了,那末可以换上另一批来,由西山会议派、蒋派、改组派,以至取消派、右派等,尽可以够资本家、国民党的应用,黄色工会许多次的改组,不过是资本家国民党这种政策的执行罢了。

  资本家和国民党、帝国主义与黄色工会用这些“法宝”来对付工人的罢工,工人如果不能制服这一切的“法宝”,罢工的胜利就很少可能。最近许多罢工的失败,这就是主要的原因。

  罢工策略,是要一方面能够击破敌人这一切的进攻,组织群众的反攻;同时又要调集群众的力量,向敌人举行进攻。了解客观的形势,庄严的估计群众的情绪,精密的计算敌我两方的力量,了解自己的弱点,选择恰当的时机,寻出敌人的要害并利用敌人的弱点分配群众的力量,拿住一切转变的关头,来领导群众,指挥群众作战。在罢工中要使群众不断的取得精神上战略上的胜利。群众的情绪不断的提高,发动的群众日益广大,罢工的威力不断的震撼资产阶级的社会基础,力量的重新组合日益有利于工人,群众的觉悟程度日益提高,使冲突日益接近统治阶级的营垒,这是运用罢工策略的目的。同时在退却的时候,就应该使群众作有组织的有计划的退却,不使群众的情绪消沉,不使群众的组织瓦解并能继续加强,继续的准备下一次的进攻。

  资产阶级消灭工人斗争情绪,压迫工人斗争的理论,必须在群众中给以致命的打击。“劳资合作”、“增加生产”、“劳资一致共赴国难”等是资本家、国民党和黄色工会压迫工人斗争的理论基础。不在群众中消灭这种理论,群众不起来公开的抵抗和反对这种理论,资本家、国民党就会站在这个理论上来打击工人罢工。如果工人在理论上承认劳资合作的原则,那工人就应绝对的担负罢工的责任。罢工与“劳资合作”是完全不能并存的东西。过去我们打击这种理论还是异常不够,我们应详细分析这种理论的害处,使这种理论受到致命的打击。

  必须坚决反对黄色工会的群众中的合法观念。现在是一切的罢工以至一切工人斗争,都是犯法的,也是违反劳资合作的,要合法就只有任凭资本家如何来鱼肉工人也不斗争。黄色工会所唱的“ 合法 ”、“ 不作轨外行动 ”、“防止不良分子的捣乱”等,应无情的揭破。工人在罢工后宣布“严守秩序”(资本家的秩序)、“静候解决”。都是应坚决反对的。黄色领袖用怠工来代替罢工 (因为罢工犯法更大),罢工后又维持最重要部分不罢工(怕影响社会治安,实际是怕打击资本家太厉害了,如华电怠工照常供电给电灯电车,天津自来水工人怠工照常供给饮水,秦皇岛玻璃工人怠工照常维持机器间的工作等) 。不去扩大罢工,不去请求其他工厂工人以实力援助自己 (大东工人怕犯鼓动罢工之罪,不去请商务等实力援助) ,这些东西是最能打散罢工工人的情绪,削弱罢工的力量及同盟军,助长资本家、国民党的凶焰。最重要的部分不罢工,工人宣布“守秩序”、“不乱动”,工人自己放弃最有力武器,资本家、国民党就包管不着急了。可是工人这样做了之后,工人还是犯法的,资本家和国民党还是用“目无法令,擅自罢工”的罪名来逮捕枪杀工人。我们应该告诉工人:只有使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和所有的武器,去战胜资本家,打击国民党,才能使资本家、国民党让步屈服,使罢工胜利,使国民党不敢逮捕枪杀工人。工人要求得自己的生存,就完全不能“合法”,应坚决与国民党的法律作斗争,工人愈怕犯法,国民党、资本家就愈用法律来压迫工人,一直压迫到工人完全抛弃自己的武器,不能生存为止。“罢工要合法,就是工人的自杀!”

  罢工和打仗一样,正是“你死我活、惟力是视”的时候,工人还要讲点客气,怕破坏了劳资的和平,怕违犯了国民党的法律,怕扰乱了社会的治安,怕使用那些足致敌人死命的武器。可是敌人一点客气不讲,敌人发动一切政府、党部、工贼、走狗、法律、黄色工会,以至军队、警察、监狱和报纸等来对付工人。不是希望罢工失败,不是叛卖工人的黄色领袖,不会有这样的战术。

  提出罢工的要求,应特别注意以下各点:(一)要是工人群众最迫切的要求;(二)要简单明了一切工人都有利益都能懂得,而且要是中心的要求;(三)要是资本家多少能够答应的要求;(四)最重要的部分要求。因此工人应注意资本家的企业的营业状况,经常调查原料、生产、工资、货物的销售、各方面的契约等,调查资本家在罢工后有无别的资本家来帮忙?应该选择于工人最有利的时机提出要求,举行罢工。要使群众坚决为这些要求而斗争,只有经过群众来提出,不可由几个领袖包办。过高的包括一切的大要求,在目前是很不适宜于进行罢工的。不是群众最迫切的政治要求,不要强迫群众提出,尤其不要把那些无具体内容的空洞的口号 (如反对合理化!反对白色恐怖!反对失业等) 写在要求上。在罢工过程中一定会有些新的要求加上去的,如释放被捕工人等,但这些新的要求不可过多,使工人忘记了原来的要求(罢工是为这些要求发动的)。

  罢工必须组织罢工委员会来领导罢工。罢工委员会,由全体罢工工人来选举,包括各部分的积极工人,应拒绝那些黄色领袖及工贼、走狗来参加罢委。罢委中应有中心的领导者,消极动摇的委员可以由群众随时撤回另选。罢委应经常举行会议(每天一次或隔日一次),应有系统的分工,应吸引一切积极的工人来参加罢工中的工作,应使各种问题的解决和执行非常迅速。最重要的就是罢委不要脱离群众,要与群众有亲密的联系,能够很迅速的调集工人,能够完全了解群众情绪的变动,感觉到群众脉息的跳动。应每日将罢工的消息和经过报告群众,一切的重要问题应经过群众的大会或代表大会的通过。秘密的半公开的罢委会,应有几处和群众接头的公开的地方,委员的―部分应在群众中公开的活动。罢委会应注意资本家、国民党各种破坏罢工的手段,很迅速的设法对付,并应在资本家那里布置侦探(各方面都要),探听各种消息。有健全的罢工领导机关,并与群众有密切的联系,是使罢工胜利很重要的条件之一。指定罢委或由少数人选举罢委,罢委与群众脱离,他找不到工人,工人也找不到他,罢委不能应付罢工中的事变或中途瓦解等,这是罢工中很危险的现象,必须为消灭这些现象而斗争。

  应使罢工有广大的发动,应发动一切的力量来援助罢工,应使罢工不断的扩大走上整个产业的同盟罢工。在准备罢工的时候,开始就应将罢工的要求和计划等征得本企业中各部分工人的同意,再进而向同产业各厂工人活动,请求他们的同情、援助和一致行动,以至与罢工有关系的各方面凡是能够帮助罢工的,都应预先有接洽。这样在罢工的准备中就有了下层群众的统一战线的结合。尽可能联合各部分的各厂的工人作一致的发动。在罢工发动之后,罢工委员会就应该向各厂的工人、工会以至革命的群众团体大批派出代表,带着罢工的宣言、传单、刊物和罢委的信,到各方面的群众中去活动,召集他们开会,报告罢工的经过情形,请求他们的援助;要求他们发宣言、募捐、组织后援会,警告资本家、国民党,以至同情罢工等。罢委会并可召集各厂各工会的代表及新闻记者等,报告罢工经过,请求援助。这样使工人方面的统一战线进一步的组成,并推动各厂各业工人罢工的发动,以至提出共同要求,组织共同的罢工委员会,实行同盟罢工,并可在各厂工人中订立互相帮助的正式的条约 (如一致的复工或胜利复工的工人以工资的几分之几援助未复工的工人,共同拒绝国民党来破坏,对于被捕被难工人的共同救济,抵御武装压迫的一致行动,以及其他) 。这些工作愈作得充分,愈能动员工人群众及社会的力量来援助罢工。用这种力量来对抗资本家、国民党和帝国主义的联合压迫,迫使敌人向工人让步。在最近的罢工中群众是不是充分的做到了这些工作?可以说完全没有充分做到。相反的,在黄色工会方面倒是组成了他们破坏罢工的统一战线,他们常常召集代表会,组织后援会,发表联合宣言等,要工人“ 合法 ”、“尊重党政机关的命令”、“不要破坏劳资合作”等。罢工工人应反对这种上层职工官僚的破坏罢工的统一战线,这种上层统一战线,是资本家、国民党反革命统一战线的一部分和补充。

  大东罢工中门市部工人没有一致行动,公共汽车罢工中开车没有一致行动 ,华电职员罢工工人中未一致行动(并有黄色工会的阻碍),中华、民智怠工,商务、大东、世界,未一致行动。研究最近的罢工、怠工,工人的统一战线完全没有自觉的组织起来。即有也不过是精神上的以至物质上的援助。但资本家、国民党就利用了工人的弱点,分裂工人的战线,挑拨工人内部恶感和冲突,削弱工人的力量,再从而制服工人。我们应告诉工人一致的联合起来,这是工人的力量的来源。工人内部的冲突,是完全可以调和的。反对资本家、国民党的挑拨和分裂政策,揭穿黄色工会破坏工人统一战线的罪恶。我们应在这些问题上教育和引导工人,在阶级的立场上一致团结起来。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