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刘少奇纪念馆
 
某某兵工厂罢工斗争的经过和教训
(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一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斗争开始时是因工人们要求增加工资,首由枪厂发生怠工,后因该厂的某同志鼓动的结果,工人们都停工,关车,并一致的向厂外冲出去。行到厂门口时,枪厂的领工前来阻止,当时工人群众多不敢前进,经某同志的鼓动得法,最后工人们仍是冲出厂门外去了。厂方见领工无法制止,随即又派一代表(国民党员)出来企图欺骗,亦无结果。

  二、工人出厂后,又忽闻该厂本年所得的红利约十二万元完全被蓝牌(上等职员徽章的颜色是蓝的)职员秘密分尽。我们的同志当时立即发表宣言标语,指出职员们分赃的事实,并号召工人非但应当要求增加工资,并应要求平分红利,决定午饭后即宣布同盟罢工。果然完全得到工人赞成,当时午饭后就开始罢工了。在罢工时工人曾将厂长从自行车上推倒在地上,并将厂长自行车打毁。嗣后厂方收买 ── 以前的工人(现在是国民党员)向工人群众宣传说:厂方已经允许了阳历年关发给双薪和增加工资的条件。枪厂的工人们多数都信了这种欺骗,如第二天枪厂工人就开始上工了,同盟罢工亦告停止。厂方惟恐工人一齐上工又有变化,故决定枪厂六点半上工,其他各厂均于七点钟上工,以防意外。但此种决定事先都未通知全体工人,而全体工人仍照以前的时间(六点半)一齐进厂,见厂方只发给枪厂的牌子,其他各厂的上工牌子均扣留不发,工人们都非常的不满。虽经厂方解释说因活儿不多,各厂都迟一小时上工。但工人们仍是愤极不理。后来到点,厂中虽拉了三次上工的汽笛,工人们直噪到九点才开始上工。此次各厂工人,在厂外噪闹时,枪厂工人因已进厂工作,而不知道他厂的工人在外面鼓噪的事实,故未能取得一致行动,而重复实行罢工。工人出厂吃午饭的时候,某同志虽曾通知于午饭后仍准备再发动同盟罢工,继续要求均分红利,因由奉天来的新工人首先进厂上工,罢工仍不能发动。计此次斗争若断若继共三日之久,但全体工人罢工的时间合计只有一天。

  三、工人上工后,厂方马上出一布告:“国难当头,工人们要帮助政府努力工作,同御外侮,平定内乱,国有工厂绝对禁止有轨外的行动,严密调查这次反动分子,给以严惩……等。”同时厂方又用一种欺骗政策,来缓和工人斗争情绪,由厂方拿出一万元来替工人采办粮食,要求政府发给减半火车上运费的护照,现政府已批准 (在未罢工前二星期已有此计划) ,来麻木工人群众,而且还要工人选举代表来监督采办员 (我们的同志拒绝当代表是错误的) ,然而代表大多数是指定的。代表们所发出的宣言内容是“ 物价高涨 ,工人生活困难而发生此次斗争事件,厂方知道工人的痛苦,拿出一万元采办粮食,照价作给工人……等”,欺骗工人。

  在这次罢工中,我们得到什么教训呢?

  (一)证明我们支部在自己的经常工作中,完全没有准备来领导工人的斗争,所以我们落在群众积极性的后面。枪厂工人要求增加工资,在发生怠工之后,我们才去领导。工人罢工出厂之后,才“忽闻”本年红利十二万元为上等职员所分尽。我们平日干什么去了?我们平日没有去注意群众的不满,探听群众的要求,把群众的不满和要求表白出来,变成简单明了的要求纲领,并宣传给每个工人都知道,组织群众为达到这些要求而斗争。我们的支部根本不知道群众有什么不满和要求。或者知道了,也不去注意拿住,对群众的不满和要求随随便便的放弃不管 (这是最严重的实际工作中的机会主义) ,等到群众自动起来为自己的要求斗争时,我们才去“领导”,所以我们只能作群众的尾巴。

  如若我们的支部,是时时刻刻都准备领导群众起来斗争的,那早就根据群众的不满提出了群众最迫切的要求,早就在墙壁上、厕所中、壁报上及工人住宅上都写上了这些要求,没有一个工人不知道这些要求,拥护这些要求。我们的同志早就发起召集各厂积极分子会、工人代表会;在群众中选出斗争委员会、罢工委员会,早就派人探听敌人的消息,分析敌人的力量,看清敌人的弱点,估计群众的情绪,组织群众的力量 (纠察队、宣传队、罢工基金、候补的领导者等) ,消灭自己的弱点(如帮助新工人等),选择适当的时机去发布罢工的命令。在罢工实现之后,立即召集群众大会,通过罢工纪律,组织所有罢工工人来参加罢工中的工作(在罢委直接指挥之下),最大限度提高罢工工人的情绪,导召工人誓死坚持,奋斗到底。并准备与敌人的武装作斗争。如果我们作到了这些,我们就真正能够领导罢工。可惜我们一件都没有作到!

  我们在企业中的全部工作,应该是这样组织的:争取该企业全体工人、职员在自己的领导和指挥之下;用最大的力量保护该企业整个工人与职员的利益。如果我们不经常注意准备和领导工人的日常斗争,就无法完成上面的任务。这次罢工完全暴露了该厂支部及其上级领导机关,过去在工厂中的工作,是完全空虚的!

  (二)在枪厂工人怠工发生之后,对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要:(1)把怠工转变为罢工;(2)把工人的行动最大限度的组织起来;(3)联合各厂工人一致行动;(4)正式提出能包括全厂工人利益的要求。关于第一项是作到了,但是全凭个人的英雄领导(虽然在这时候也是需要的)作到的。群众大会没有召集,没有通过要求条件,罢工委员会没有组织,没有罢工纪律,没有交涉代表,没有宣布“不得罢工委员会的命令,不得私自上工”。一切纠察队、宣传队、标语布告等都没有。工人的行动是散漫的完全无组织的。所以厂主只放一个谣言(要求已允许了),罢工就溃散了。就是“英雄”,到了这时候也无法可想。

  (三)在上工时,工人群集厂门口鼓噪几点钟,我们不乘机利用开群众大会,通过再罢工,推举代表,向厂主把条件交涉清楚之后再上工,及选举罢工委员会等。我们把这样难得的机会放过了。

  (四)新工人对于罢工是不坚决的。我们没有预先看到工人的这一弱点,想法补救,特别加紧在新工人中工作,取得他们对罢工的一致。不消灭自己的弱点,敌人必乘着工人的弱点向工人进攻,这是一切罢工中应特别注意的。

  (五)当工厂出布告说“国难当头,工人帮助政府,努力工作……”时,我们没有十分有力的打击国民党这种反动宣传,没有告诉工人,推翻国民党政府,是反帝国主义民族革命战争胜利的先决条件,反对国民党借口“国难”来压迫工人。当厂主要严办反动分子时,没有组织群众的力量来防御敌人的进攻。

  (六)当厂方拿出一万元来替工人采办粮食时,我们没有向工人宣传:这完全是上次罢工所得到的结果。工人不罢工,厂主是不会这样办的。工人不能以这点利益为满足,只有工人继续向厂方斗争,才能得到更多的利益。工人绝不可因此放弃斗争的准备,工人如果不准备斗争,厂主随时可以进攻工人。厂主指定我们当代表去监督采办员,同志拒绝厂主这种指派是完全对的。但我们可以提出要求,将这一万元完全交给工人,由工人自组委员会去采粮或作合作社基金等。但无论如何不能因此放弃增加工资、年终双薪的要求,不能放弃斗争的准备。代表们的宣言,应在群众中无情的揭破。

  以上这些缺点和错误,是我们落后于群众的主要原因,是这次罢工失败的主要原因。如果我们不发生这些错误,这次罢工是完全有胜利可能的。

  工人上工后,斗争并未完结,为什么我们又不能发动第二次的罢工呢?原因当然不是群众不要罢工了 (因为群众自动要求红利) 。主要的原因还是我们自己错了。错误是什么呢?

  第一,同志分析这次罢工失败的原因和教训,所得到结论是:因为“党的意见不一致”,因为“各部分的工作发展不平衡”,因为工人的“帮口太复杂”,因为“罢工发动的不一致”,“宣传鼓动工作太不够”,“没有抓住积极分子在自己的周围”等。因为对罢工的教训没有拿住中心,并推到客观原因去负责,自然就不能根据第一次罢工的教训,去准备第二次罢工,而且又重复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第二,他们准备第二次罢工的要求纲领是:(1) 要红利全部发给工人;(2)一律增加五元工资;(3)实行八小时工作制;(4)夜工四小时作一工,八小时作双工;(5)反对罚金;(6)反对规定物价;(7)要求年关双薪,放年假工资照给,免费乘火车;(8)反对无故开除工人;(9)反对指派代表;(10)打倒吃工人血汗的国民党;(11)打倒出卖中国工农给帝国主义的国民党政府 (豪绅、地主、资本家) ;(12)打倒进攻苏联压迫中国工农的帝国主义;(13)反对帝国主义国民党新的进攻苏区;(14)拥护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组织工农自己的政府。

  这个要求纲领真是好极了。只要一次罢工,达到这十四条,工人阶级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可惜这种是立三主义者脑筋中间的幻想。这个要求的后半部明显的不是群众迫切的要求 ,不是切实的分析了群众的不满情绪之后 ,所提出来的要求,断然没有吸引企业中的工人来共同制定(职工国际决议),又经过多少群众同意和通过的要求。而只是一个或几个立三主义者,坐在屋子里写成的“佛经”。我们的立三主义者拿了这个纲领到工人中去,照和尚念佛经的样子,去念他娘的千万遍,或者会“显圣”吧!工人群众将会“不得不”在这十四条之下起来罢工吧!除此之外,我们就不能解释这个要求纲领的“正确”。照我“凡人俗子”看来,这十四条恰恰是要葬送罢工的,落后的工人看过了我们这十四条,就会要离开我们,怕和我们接近。工人群众脱离我们之后,厂主就可以很简单的把我们几个“光干”同时开除了事。

  根据报告上看来,群众最迫切的要求是:增加工资,分配花红。开始工人只在增加工资一个要求之下,起来罢工。这两条是工人愿意用最大的牺牲来要求实现的。那我们就应该在这两条之下,领导工人起来坚决的斗争。这两条胜利之后,工人是愿意提出第三条第四条的。我们的同志不这样作,机械的勉强的加成十四条。并且还把党的根本的战术任务的口号,也机械的加上去。以为要求愈多愈好,愈革命。以为把经济要求与政治口号写在一起,就是经济与政治联系,就是罢工政治化。实际上使工人不知道为哪一个要求而斗争才好,使工人看了这些“苏维埃、红军”的口号之后,连经济罢工都怕发动起来了。这只是昏乱,糊涂!把群众目前的迫切要求和宣传鼓动的政治口号,混淆到一塌糊涂。这只有葬送罢工。这就是第二次罢工不能领导起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这里,经济与政治应如何联系?比方:工人觉得工资太少,要增加。我们就可以向工人解释说:工资不够维持生活的原因,是物价高涨,物价高涨的原因,是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军阀战争的破坏所发生出来的结果。因此工人要解除本身的痛苦,就必须驱逐帝国主义和消灭军阀战争。怎样驱逐帝国主义和消灭军阀战争?那就只有苏维埃和红军。苏区如何实行劳动法?只有苏维埃和红军的胜利,工人才能够大大改良本身的生活。工人应为本身利益斗争,同时就应为红军和苏维埃而斗争。我们在罢工中这样向工人宣传解释,使工人不懂的懂了,使工人的觉悟提高。工人如果赞成了我们的宣传,就可以告诉工人目前应该怎样来帮助红军,要他们参加红军,募捐慰劳红军;或制造炮弹枪械时,如何使这些炮弹枪械不能使用;在军事紧急时举行罢工等。这样就使工人的经济罢工,和拥护苏维埃的任务联系起来了 。 这比在要求纲领上加上苏维埃的口号(纸上的)要好多了,实际多了吧!这只有糊涂虫才不懂得!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