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刘少奇纪念馆
 
职工运动中的两个问题
(一九三二年三月十一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 最近的工人斗争和党

  与赤色工会的领导

  (一)经济恐慌继续的深入,资本家更利害的向工人生活水平进攻,本来是极可怜的中国工人的生活程度,不断的往下低落,广大的失业工人更是无处谋生。由对日经济绝交所产生的痛苦 ,几乎全部加在工人劳苦群众的身上( 由经济绝交而营业发达的民族工业,借口“国难”更加重工人工作,延长工时;由经济绝交而营业低落的民族工业,也借口“国难”来减低工资,延长工时,裁减工人以至关门停业不给工人救济费等) ,因此推动工人阶级的斗争不断的向前发展。同时反帝运动的高涨,红军和苏维埃的胜利与发展,也给了工人斗争一种有力的推动。但在另一方面,资本家与国民党帝国主义更加联合一致来压迫工人的斗争,更加采用一切的暴力与残酷的方法来镇压斗争的工人,黄色工会更与资本家国民党打成一片来破坏工人的斗争,因此使斗争遇着很大的困难,罢工的失败经常威胁和压迫着要求斗争的工人,赤色工会还没有来得及准备群众的力量去克服客观上所给予的这一切困难。

  目前的形势是:工人的斗争更困难了;可是斗争的推动力更伟大了。在群众中蕴藏着的革命斗争的内容,更丰富了普遍了 (不仅上海的黄色工会有四十九件未决的劳资纠纷,差不多每个产业部门每个工厂中都蕴藏着群众极大的不满与愤怒,都有许多迫切的要求) ,斗争的锋芒更尖锐了(都有一触即发的形势,一爆发就成为武装冲突),一切斗争都带着极浓厚的政治性 (一切斗争都是违法的,都与国民党的统治直接冲突) 。目前最主要的就是赤色工会的正确领导和群众的组织力量,去冲破客观上一切的困难,打开阶级斗争的顺利的前途。

  最近有同志估计“工人斗争的情绪还不够”,取消派在困难的前面投降,要工人“不应罢工”;立三主义者不估计到客观的困难与主观的力量,去玩弄罢工,都是发展工人斗争的前途的障碍。最近的事实完全可以证明:工人群众虽然处在万分困难的环境之下,胜利的希望那怕是如何的微小,可是工人还是要不断的起来斗争。统治阶级所给予斗争的困难是完全消灭不了工人的斗争。同时工人群众绝不愿意玩弄罢工,不轻易发动罢工。我们的煽动家许多次得到工人这样的回答:“你们所说的是对的,可是我们暂时还不能照你们说的那样做。”

  (二)资本家国民党用一些什么办法来对付工人的斗争呢?主要的更多的是采用赤裸裸的暴力的压迫,但统治阶级的欺骗的宣传并没有减弱,而且是加紧了。尤其在满洲事变以后,国民党几次命令和布告禁止工人罢工及一切劳资纠纷,甚至以死刑来镇压工人(汉口),同时国民党“劳资一致、共赴国难”的宣传,更加紧了。改组派及黄色工会更在工人中提出许多欺骗工人的纲领 (如上海总工会主张民众运动的独立与自由,取消工会法工厂法,一切工人有组织工会的权利,救济失业,工人有罢工自由等;取消派则认为这是改组派及黄色工会的“一个进步”)。

  工人的每一个罢工和斗争,资本家和国民党都采用以下各种办法来对付:(1)当工人准备斗争还没有好的时候,就坚决向工人进攻,开除工人领袖,分裂工人;(2) 宣布工人的罢工斗争是“无理取闹”、“捣乱”、“不顾困难”、“破坏劳资合作”、“摧残民族工业”,把罢工的责任加在工人身上;(3) 宣布罢工是“少数不良分子”的捣乱,大多数良善工人是被威胁的,使工人与领袖分离,把罢工责任加在少数领袖身上;(4) 宣布罢工怠工是“违法”,布告禁止工人罢工,命令工人复工;(5) 如果还不能使工人屈服的话,就限期工人复工,过期全体开除,另招新工;(6) 警察巡捕保护工贼及新工上工,逮捕工人领袖及积极的工人; (7) 如果工人反对逮捕、对付工贼及包围资本家和示威等,国民党帝国主义就不惜以大队武装来枪杀大批工人,施行军事戒严;(8) 在工人中组织法西斯队伍,收买流氓工贼及失业工人,破坏罢工;(9) 再没有办法就答应一部分工人的经济要求,而否认另一部分工人的经济要求,分裂工人。或者布告答应工人的经济要求,否认工人的代表权,不与工人代表谈判,打击工人的团结;(10)资本家相互间订立共同对付工人罢工的契约 (如上海华商纱厂与英日纱厂) ,资本家彼此间相互援助;(11)在报纸上作宣传,在工人中制造各种谣言,制造假的共产党的证据,动摇工人;(12)再不然,就假意承认工人的要求,等资本家准备好了,否认自己所承认的条件,开除工人领袖,向工人进攻;(13)用关厂政策来对付罢工。

  除开上列各项资本家所通常采用的办法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国民党的劳资调解仲裁机关。国民党宣布一切的劳资纠纷只能由他的调解仲裁机关来“解决”,宣布调解仲裁机关“能公平解决一切劳资纠纷”,但劳资纠纷一到国民党的机关里去,就保障资本家的胜利。国民党在调解仲裁机关里这样来对付工人:(1) 要工人立即复工,不作轨外行动,静候解决;(2) 要工人遵照国民党的指导按工会法成立工会之后,才有资格派出代表,提出条件,来请求调解或仲裁;(3) 拖延至很长的时间 (常至六个月以上) 不解决以疲劳工人,以便资本家有充分的时间来准备对付工人;(4) 用各种的恐吓及花言巧语来对付工人;(5) 调解不成可以完全不顾工人的愿意与否,执行强迫仲裁; (6) 调解仲裁机关一方面决定解决纠纷的条件,一方面又要资本家不履行这些条件,使工人受尽各种牺牲之后,一无所得。

  除此以外,国民党资本家还在工人的内部造成很多的黄色工会和狡猾的黄色领袖,来拥护并执行上面各项破坏工人斗争的办法。

  国民党资本家压迫和破坏工人斗争这一切的系统,是非常严密的,是从工人群众的内部与外部齐来的。在工人一方面如果不能击破资本家国民党这一切的进攻并使之失败,那斗争的胜利就是很难取得的。试问在工人群众一方面,在赤色工会一方面,是不是能够对付资本家国民党这一切的进攻呢?

  (三)国民党资本家向工人阶级的进攻,是遇着了工人群众不断的反抗的,工人群众还是不断的提出要求向资本家国民党举行斗争。工人斗争的反攻带着更多的进攻的性质。上海工人是用许多罢工、怠工(印刷、市政、纱厂等)来答复国民党禁止罢工和纠纷的命令;用捣毁工厂、与巡捕武装冲突,来答复国民党帝国主义的武装压迫 (永安纱厂、大新织厂、商务等) ;特别是工人反黄色工会的斗争更不断的爆发起来。工人对于反帝运动已开始积极的参加,反帝斗争正在酝酿着,主要产业工人牵入斗争中间,同时那些小城市的手工业工人也不断的举行罢工 (如陕西、直南) ,而且还更多的得到胜利。但在工人斗争中还表现了许多缺点。这些缺点是:

  (1) 斗争还是各个的爆发,工人群众还没有自觉的组成广大的下层统一战线,联合许多工厂起来同盟罢工,在工人中还流行“等人家胜利之后再说”的情绪,所以敌人就得以各个击破;(2) 斗争大部分是自发的,没有很好的组织和领导机关;(3) 在工人中还保存一些“合法”的观念,比如:以怠工来代替罢工 (怠工虽然也是工人必要的斗争手段,但最近的许多怠工,并不是根据群众的需要而采用怠工,而是因为怕罢工犯法更大,所以才怠工) ,以退职来代替反日罢工。在罢工后宣布“严守秩序”、“静候解决”、“不作轨外行动”,最重要的最能打击资本家的部分不罢工 (如英电怠工,电灯电车照常供给等) ,不作游行示威,不向各厂工人请求援助及鼓动各厂工人罢工等。(4) 不是有计划的有组织的向敌人的武装作斗争,许多武装冲突都是无准备的突然的爆发。工人中的这许多缺点,表示黄色纲领在群众中还没有完全被抛弃,这是许多斗争失败的重要原因。

  最近两月来,工人更多采用直接斗争的方式,罢工、怠工、包围和捣毁,是要多过从前;请愿、派代表交涉,比以前要少。斗争的发动还是一个企业或一个企业的一部分工人,下层统一战线在工人方面完全没有作到,甚至整个产业的工人都有斗争(如上海印刷、水电、纱厂等),但完全没有联系起来,只是分开个别的发动。斗争的大部分是失败的,尤其是那些主要的产业工人的罢工和怠工,胜利的很少,但是那些部分的极小的斗争倒是有许多胜利的(如工联和海总所领导的)。有很多要求条件的斗争,极大多数是失败的。经过武装冲突及屠杀之后,工人情绪更高涨、斗争更扩大的是没有,都是工人散漫,没有继起的领导者,由国民党包办来“解决”。这是我们统计最近几个月来的工人斗争所得到的结论。至于由日本企业中退出来的工人,除开彩印工人还有组织外,其他的工人都散走了。

  (四)赤色工会和党领导工人斗争的情形是怎样呢?完全在我们领导下的五个主要企业的罢工 (上海大东、公共汽车、冷作和彩印与河南兵工厂) ,只有冷作胜利外其他都是失败的。而冷作工人的胜利,是因为工人全体罢工,几次包围,只是向大包头要求加工资。以后工联所给予工人的指导大体上虽是对的,不过罢工委员会有许多没有执行。但在后来,恰是罢工要胜利时,工联疏忽了对工人的指导,而且是错误的指导,以至完全失败。本来资本家以罢工损失太大,无法雇用新工,各股东责备经理处置失当,巡捕房也警告经理不要延长罢工,各方对工人均表同情,客观上工人完全占着优势,只要能坚持罢工,资本家是可以屈服的,但在这时候工联没有看见资本家的阴谋。黄色工会与资本家勾结,恐吓工人不应参加示威,将领袖吓走,将工人从房屋中赶出来,断绝工人的伙食,工头就来 (资本家叫他来的) 号召工人跟他去,他给工人房子住和饭吃,领导工人退出黄色工会,到工厂复工。工人复工后还抱怨我们。工联此时没有将工人领袖拿住,没有反对黄色工会赶工人出来,没有揭破工头的阴谋,并且还赞成了工人退出工会。

  河南兵工厂的罢工,我们是完全没有运用罢工的策略,完全没有组织工人,完全没有准备工作,而遭到失败。这个罢工如果在主观上不错是完全有胜利可能的。上海公共汽车罢工的失败虽然主观是有错误,但新工人的上工,资本家破坏罢工之厉害,实是给我们很难解决的困难。彩印罢工虽然现在是无法解决的,但我们在组织上政治上还是胜利的。工人有个时期不听我们的话跑到国民党方面去,但是现在事实上完全证明了我们的话是对的,所以工人完全回来了,表示完全愿听我们的指挥。

  研究上面几个罢工失败的原因,主要还是我们主观上的策略上的错误。

  此外还有许多与我们有关系的工人斗争。我们总是不能把工人的斗争组织起来,表现我们组织斗争的无能。比如上海法电的斗争,电话的斗争,商务、民智、报馆的年关斗争,海员驳船的斗争等等。这些斗争经过我们很长时期的准备,至今不能发动起来,实际的准备工作还是一点没有。固然在企业中没有我们得力的干部是很大的困难,但我们不能够说服那些活动分子,说服工人,告诉工人许多具体的办法,把斗争的环境前前后后的告诉工人,很好的来运用罢工的策略等。工联和海总的同志还不能够对每一个斗争从各方面来作全盘的估计,不能从各方面告诉工人要如何才能使斗争胜利,即在说服工人方面,缺少具体的实际办法。

  “工联对于工人斗争的领导和布置,比以前是进步些”(工联报告),我认为这是对的。他们已开始把领导工人斗争问题作为自己的中心工作,不象以前专门忙于纪念节的工作。有几个同志已开始来运用罢工策略,说服工人,开始用些实际的办法告诉工人,经常在工人中指出到国民党去调解仲裁是毫无效果的,实际上领导了一些小斗争得到胜利,并且他们还开辟了一个工作 (如大东、冷作及青工等) ,运用公开路线等。但他们还只是在开始转变,在斗争中来学习国际路线的实际运用。

  我们领导了许多斗争,还有许多斗争与我们有关系我们参加了领导,但一般说来,我们领导的不好,尤其我们在组织上没有收到显著的成绩。学习领导和组织斗争,是党和工联目前最严重的问题。我们在领导斗争中发现了些什么缺点呢?

  (1) 不会准备斗争,没有一个斗争我们要群众在各方面都有过准备工作的。有些同志还以发动斗争为目的,甚至借口不要“等待”来反对在罢工之前有充分的准备工作。固然有许多临时问题的爆发使我们来不及准备就要发动罢工的,但在目前这样困难的环境下,我们要慎重的来准备、选择时机来发动罢工。比如有许多罢工已经酝酿了几个月至半年,当工人已决定罢工,要工人有几天在罢工之前进行某些必要的准备工作,这完全不是等待主义。在目前没有准备的罢工,是很难坚持到底的。相反的,在许多临时问题上可以发动罢工的,我们又常常拿不住,把机会放过了。

  (2) 对于工人自发斗争的领导是不够的,大半是没有去领导。我们没有对每个自发斗争来讨论、分析,提出许多办法告诉工人。我们的工作还有些限制在狭小的秘密组织之内,不能深入到群众中去。

  (3) 我们的组织还不彻底了解企业中的情形,不能提出群众最迫切的要求。还有些同志以为要求愈多愈好,尤其河南省委提到兵工厂的斗争纲领,有十几条,把拥护苏维埃等口号都写在纲领上。

  (4) 没有提出共同的要求纲领来组织同盟罢工,没有说服工人必需配合的发动斗争才能使敌人屈服。我们还不能把许多个别的斗争配合起来,限制在领导那些零碎的个别斗争上。相反的,有同志忽视小的部分斗争的发动,专门来“空叫”同盟罢工。

  (5) 我们还没有能够组织起有工作能力的与群众有密切联系的罢工委员会、斗争委员会等。

  (6) 我们还没有调集一切的力量来争取某些罢工的胜利,组织同情罢工,扩大罢工,我们还没有过任何成绩。

  (7) 组织失业工人来同情和援助罢工,还没有成绩,只有大东罢工,上工的新工是自动辞工了。

  (8) 我们还没有系统的向工人提议,要工人有组织的有准备的与国民党帝国主义的武装作斗争。我们只是简单的要工人毫无准备的去示威、包围和武装冲突。

  (9) 我们还没有充分的揭破国民党调解仲裁机关的作用,没有告诉群众怎样去反对调解仲裁。

  (10)我们不会击破敌人一切阴谋和进攻,不会利用敌人的弱点,不会临机应变,不会补救自己的弱点。

  总而言之,我们领导斗争的能力,我们的方法,还远不足以应付敌人,我们并且还落在群众后面,群众到处起来斗争,我们不能站在前面去领导,还与群众联系不起来。

  (五)党和工会动员工人群众来参加反帝运动,还非常不够,工联、海总最近才有一些工作。我们组织反帝罢工,还没有一个地方有成绩。从日本企业中退出来的工人,除上海彩印外我们都没有工作,日华纱厂的罢工我们的工作也很弱。在工人中建立反日组织,在上海最近才有一点成绩,如申一、永安、驳船、码头和印刷工人中已有了公开的群众反日会,并加入了民众反日联合会起了相当的作用。几次动员工人来参加反帝游行示威,虽然没有很多的群众,但是每次都是成功的,参加的人情绪更提高了。不过大东工人参加十三号大会后,因为黄色工会的恐吓和罢工的失败,没有好的结果。反帝运动与工人经济斗争的联系,我们还作的不好。开始我们没有有力的来反对国民党资本家借“国难”来压迫工人经济斗争的理论,没有提出许多经济口号来发动工人的罢工,没有在群众中作广大的宣传号召和组织工作来准备反帝罢工。对于黄色工会在反帝运动中所宣传的口号,我们没有给以致命的打击。对于国民党的改组派企图引起工人与学生运动对立的阴谋,没有在群众面前揭破。

  二 赤色工会的组织状况

  (六)赤色工会的会员,因为没有材料,无从作出完全的统计。现就各地报告有数目字的,统计有会员一千一百四十八人。计上海六百六十六人,厦门七十二人,海员三百十九人(码头、驳船在内),哈尔滨七十一人,胶济路二十人。除此以外,海员有线索的三十六人,津浦济南站有线索的四十一人。附属组织上海有六百九十二人,青岛二十人。连会员线索,附属组织共一千九百三十七人。这个数目是除开河南、满洲各地,及铁路、矿山未计算在内。在全国估计有三百万产业工人,与我们有联系的大约有三千人,我想这不会过分的。当然这还得除开有些党的支部不算在内。

  我们在企业中的支部有很大的领导作用的,有河南兵工厂、北宁路关外及胶济路。只有这几个支部能领导几百上千的工人。其他我们有领导作用的有上海的印刷,海员的驳船,法电,哈尔滨的皮鞋工人等。在上海工会的会员非党员占多。会员还是流动的。同时还有些工厂虽然没有我们的组织,但到斗争的时候工人还是来找我们领导 (如大东) 。工会支部和小组大半是没有经常活动,与上面的关系又不很好,作用是非常小的。在城市除上海工联外,有哈总,厦门和奉天都预备成立总会,而哈总大半是在业工人来参加工作。在天津、北京、汉口、香港、广东、唐山等工人多的地方,没有我们的组织。香港派去恢复关系的人又被捕了,天津派去的人还无成绩可言,武汉虽然苏区派了人去,但与我们无关系。

  会员流动的原因:工人个别的入会又出会的现象还少,主要的是整个支部的建立和塌台。比如有些工厂我们的基础很好,但过一个时期,我们的基础完全丧失了。丧失这些支部的原因:是由于我们的错误使斗争失败,由于敌人的破坏,或者是同志会员的消极。在立三时代许多支部的塌台是由于盲动。至于新支部的建立,大半是由于领导和帮助工人的经济斗争,或者是得力的同志参加了生产。这些现象在上海表现得很明显,是值得严重研究的。但我们在海员方面,会员还是保留在旧的基础上。我们现在对于那些好的支部如河南兵工厂、胶济路等,更应慎重的指导他们,使基础能更加巩固扩大并向各方面开展工作,不要一下子又使这些好的支部塌台了。

  在企业中的干部,能够执行我们路线的非常少。工会和党又没有注意来培养企业中的干部(须要整个的计划),派同志参加生产的成绩,现在还很少能看得见。

  发展赤色工会的方式,我们现在还是―个一个的介绍加入小组、支部的办法,和介绍党员差不多。我们还没有能够利用各种可能来建立工厂委员会及群众的工会。上海工联曾经企图在冷作、彩印建立包括大多数工人的工会,但现在还没有成功。许多同志对“小组”还不认识,常把他独立起来。怎样来争取企业中工人的大多数,怎样来建立群众的组织,我们同志还是很少办法的。

  附属组织我们所收到的效果很少。许多附属组织还是不公开的,群众很少的,或者我们没有派得力的同志去担任这个工作。如上海组织了有四五十人的工人学校,也没有在组织上收到效果。我们没有组织起适合群众需要的有很多群众加入的公开的附属组织。

  发行工作是最不能令人满意了。发行的东西是很少的,还不能发到群众中去,群众不看我们的东西,影响几乎没有,但在哈尔滨那些地方是比较好点。工会和党的文件在工会支部、小组中很少看见,甚至工会工作人员不看上面的文件,至于研究这些文件,更是少极了。

  (七)黄色工会下面的群众最近到处起来反对黄色工会,改组派利用群众的情绪来夺取黄色工会的机关。可是我们的纲领和口号在群众中还是看不见,仅仅只有空洞的“工人组织自己工会”的口号。我们提出从工会中驱逐一切国民党员,工会与国民党各派脱离关系,剥夺国民党员在工会的选举权等口号,下层还没有执行。工联也没有提出自己的纲领来对抗国民党上海总工会的纲领。甚至还有人去联络改组派(如商务黄色工人)。

  反对黄色工会,在胶济路、北宁路我们是得到胜利的。同志对黄色工会的策略还有许多错误观念未弄清楚。有人不去个别的分析某个黄色工会,一概的主张加入,就是没有群众的黄色工会也加入。又有人主张退出那些有群众的黄色工会 。在黄色工会里面组织赤色工会的支部 、小组(五次劳动大会决议),在里面组织革命职工反对派 (职工国际五次大会决议) ,建立工人自己的工会(独立工会),三个口号我们各地都在应用,并且同时提出,写在一张传单上。同志还分不清这三个口号有什么不同,要用在什么时候才恰当,我们还没有在那些有影响的黄色工会中,建立有力的有组织的革命职工反对派。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