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刘少奇纪念馆
 
在两条战线斗争中来改订合同
(一九三三年六月三十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现在正是各地工会改订集体合同的时候。我们现在是要在两条战线的斗争中,来改订合同。我们要纠正工人中某些过高的要求、狭隘的习惯和行会的偏见,同时我们要反对牺牲工人阶级利益的右倾机会主义,最大限度地来保护和增进工人群众的利益。我们的目的,是要在改订合同的运动中,更广大的发挥工人群众的积极性,提高工人群众的觉悟程度,来参加苏维埃国家与红军的建设,巩固与扩大苏维埃政权。

  两次代表大会的经济斗争决议和纲领是正确的,修改的劳动法一般的说也是正确的。但是,必须指出,这些纲领和新的劳动法,同样是不能机械的执行。规定许多“例外”以及许多带有伸缩性的条件,是这次修改劳动法和制定农业工人要求纲领的主要精神之一。当着我们在合同上实现劳动法与要求纲领的某些条文时,如果我们不能坚决站在保护工人阶级利益的立场上,分别许多企业各种不同的具体环境,那我们仍旧是要犯或“左”或右的错误。因为我们只有根据企业中工人的具体环境,我们才能确定这种伸缩性的程度。

  我们听见同志说:雩都的职工会预备在三天内根据新劳动法,将所有的合同订好。同志们!订立合同,我们要迅速的进行,这是对的。但是这次订立合同,是要执行一个“转变”,有新旧劳动法的根据不同,有过去的许多错误需要纠正。在这里要进行许多说服的工作,要细心考察每个工人的要求与企业担负要求的能力,同时还不可免的要经过许多交涉、谈判以至罢工等等方式的斗争。当然这些工作,不是在三天内一律都能作好的。机械的规定在三天内将所有合同订好,这除开照抄新的劳动法与武力对付不答应条件的资本家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准备、考虑与说服,以及发动群众的斗争等等,在这里都没有了。

  过去照抄旧的劳动法,现在是照抄新的劳动法。虽然劳动法有新旧的不同,但一样可以是错的。应该知道,新的劳动法也是为了在工业中实行的,在农业及小手工业中,许多还是属于“例外”的。机械的执行,可以同样是错误的。其次新劳动法的许多条件,是比旧劳动法要低的,如开除工人、参加红军的津贴等等。这些条件,在改订的合同上是要减低的,但是,当着工人还不明白减低这些条件的意义时,我们是不能用命令去机械的减低的。我们要说服工人,使工人了解为什么要减低这些条件,不是为着可怜资本家,而是为着巩固工农联合与苏维埃政权,为着工人阶级全体的长远的利益;使工人自愿的减低这些条件,而更加提高工人的积极性,提高工人的觉悟程度,更坚决的来参加战争,参加苏维埃的建设。

  在某些个别的情形下,对于工人某些过高的要求,如果经过了我们许多说服的工作,还是不能取得群众的赞成,群众还是坚持了他们的要求,那我们就应该考虑暂时执行这些要求的影响。如果不是直接妨害红军的行动与苏维埃政权的巩固,对群众某些过高要求的暂时容许与让步,以便我们有更多的时间,用更多的力量去说服工人,这还是必要的。去年二月间,汀州的理发工人要“集中营业”,当时全总执行局是坚决反对这种办法,提出这种办法将来于工人是不利的。汀州理发工人反对全总执行局的指示,甚至对执行局的代表表示不满,认为执行局不是拥护他们的利益。但是执行局一方面继续向工人解释不同意他们的“集中”,另一方面在事实上还是容许了他们的“集中营业”,没有强迫他们立即分开。现在事实上证明执行局的这种态度,是正确的。汀州的理发工人在“集中营业”失败之后,他们感觉到执行局先前的说话句句是对的,他们悔不该没有听执行局的指示,他们的积极性以及对执行局的信仰都提高了。因为他们在实际经验中了解了自己的错误。这个事实的经验,是值得工会许多领导者来学习的。

  提出使企业非倒闭不可的要求,蛮不讲理的要雇主雇用工会强迫介绍去的工人,企图用强迫介绍来解决工人的失业,过早的消灭私人资本,以及在订立合同时没有必要的逮捕资本家等,这些“左”的错误,是必须纠正的。因为这些错误的继续发展,要直接影响到工农联合、苏维埃政权的巩固与工人的部分失业。但是纠正这些“左”的错误,我们绝不能跑到右的“劳资妥协”的泥坑中去。虽然我们在某些个别的特殊的条件之下 , 也容许对资本家的“妥协”。但是,我们在改订合同的运动中,由于工人的自愿来停止强迫介绍,减低某些企业无能力担负的要求,绝不是我们要和资本家妥协,牺牲工人的利益。相反的,我们是要从各方面来保护工人阶级的利益,从各方面来与资本家作斗争,对付资本家的阴谋。而这些“左”的错误,恰恰给了资本家阴谋怠工停业的口实。

  苏区的许多资本家用各种方法,如用分红、合股,以及其他很小的利益来引诱工人,欺骗工人去和资本家“妥协”。条件是要工人不加入工会,不参加斗争,和资本家共同瞒税等。少数落后的工人、店员,现在还是在资本家这种欺骗影响之下。现在因为劳动法的修改与“左”倾错误的纠正,资本家和反革命分子企图利用这点来活动,企图向工人反攻,企图使工人离开苏维埃与工会。他们说:工会与苏维埃不拥护工人的利益了,现在是要实行劳资妥协了,工人不好的,可以无条件开除了,工作可以从早作到晚,没有什么八小时了等等 (瑞金、会昌都发生这样的事实) 。这种事实是值得我们严重的注意。对于进行这些活动的资本家与反革命分子,应该给以严重的打击。工会在改订合同中应该从各方面尽可能的来实现工人的利益,实际的救济失业工人,立即建立劳动介绍所与社会保险局,号召群众起来对付那些顽固的阴谋破坏的资本家,在不断的斗争中进行充分的教育工作,证明劳动者与资本家的利益之不可调和,争取那些在资本家影响下面的还不觉悟的工人。这才能使我们在改订合同、纠正“左”倾错误的过程中,更加提高群众的积极性,来参加工人师等等。如果我们工会在这里略为放松保护工人切身利益的工作,劝工人向资本家妥协,可怜一下资本家,或者机械的用强迫的方法去降低工人的要求,这无疑的要降低工人的革命情绪,助长资本家的影响和气焰。这在武汉时代的痛苦的经验,是应该记住的。

  实现工人的要求,在苏区采用总同盟罢工的方式,是错误的。在苏区内工人有更多的方法来对付资本家,达到自己的要求,但是罢工的武器,在苏区内还是不能放弃的。“对于苏区内的富农田庄,应该广泛的适用罢工” (国际雇农委员会决议) 。就是对于那些顽固的进行阴谋活动的资本家,罢工也应该广泛的适用。但是(一)罢工必须是群众的行动,工会机关命令与强迫群众罢工是不对的;(二)对于中农及雇用辅助劳动的小雇主,只有在最后才采用罢工的方法。

  会昌的工会在订立合同中,也是执行了某些强迫办法的,以至有几个工人直接向执行局来控告。兴国县工会在决议案上说:“一切要求,都要根据雇主的营业情形来提出”,自然,在这里以为工人的真实需要与社会生活程度的提高,都不能作为工人提出要求的根据了,但这些恰恰是提出要求的第一个“根据”。还有许多负责同志以为工会现在是要反对“左”倾的错误,对于保护工人经济利益的工作,就似乎不得不放松些,这种观点是最坏最错误的观点。店员手艺工人代表大会会昌的代表说得好:不明白的讲蛮道理的工人总是少数,服从真理的工人总是多数。工会有了正确的领导,蛮干的人就没办法。工会不管事,忽视工人利益,有些人就不讲道理,蛮干起来。会昌的代表在这里说出了,过“左”的错误是由于工会忽视保护工人利益的工作而发生。所以纠正这些“左”的错误,不独不能减轻对这些工作的注意,而且工会必须加倍的来注意保护工人利益的工作。必须研究集体合同上的每一个条文,研究劳动法,研究每个订立合同运动中的经验,并将这些经验在报上发表,工会委员会必须来讨论这个或那个合同、这个或那个斗争所应采取的方法。工会还必须向苏维埃提议许多办法,来救济失业工人,建立劳动介绍所,设立社会保险局,以及如何使工人购买到便宜的粮食及其他必需品。虽然工人师的动员工作十分紧张,但是这些工作是不能忽视的。只有使这些工作与工人师的动员工作联系起来,配合起来,才能在政治上收到更大的成绩。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