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
 
关于召开第六次全国劳动大会问题的谈话
(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八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大会可称为劳动代表大会。本来最科学的名称应该是职工代表大会,但是,劳动大会在历史上有过作用,工人们熟悉这个名称,我们称为劳动代表大会还是可以的。

  劳动大会,设一总会叫做执行委员会,委员人数不要过多,也不好过少,以五六十人为宜。其下可考虑分设各种产业的总工会,如煤业总工会、军火总工会等。

  大会要搞劳动法大纲、宣言、章程,劳动法大纲由中央准备,宣言与章程由东北准备。由李立三同志致开幕词。

  大会要向世界工会联合会提出一般意见,抨击分裂的黄色工会,号召革命工人,解放区工人和蒋管区工人都在内,起来反对分裂职工运动。宣言的主要内容亦如此。

  交流各地经验要在大会前举行,大会后分蒋管区、解放区两部分讨论,以保守秘密,这些讨论不要公开发表。

  总工会会址暂设在哈尔滨。等打开北平后,再搬到北平。

  会员要缴纳会费(每月的一天或半天工资),作为经费,不足时政府也可帮助一些。

  有些干部怕当工业干部,这是完全错误的。其实,工业干部是最有前途的,军事干部在战争结束后绝大多数是要改行的,农民干部的前途也没有工业干部的前途那么远大,因为农民要慢慢变成工人。工人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其他的各种干部都没有工业干部的前途远大。讨论职工运动时,应讨论这个工业干部的问题,并须有一、二条对工业干部的条文。

  手工业工会的方针要讨论。我们还没有好的经验,没有干部,可先搞一些典型,总结经验,并训练一批手工业工作干部,然后再成立手工业的各级工会组织。

  关于职工运动的方针。由于有产业工人与手工业工人的不同,不能把产业工人运动的方针,用在手工业工人运动中去。过去我们手工业工人工作搞不好,这是一个原因。又由于有解放区与蒋管区的不同,不能把对解放区工运的方针用在蒋管区,亦不能把对蒋管区工运的方针用在解放区,所以应分别订出不同的方针。

  在解放区的方针是: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只顾工人不顾资本家,或只顾资本家不顾工人;只顾公家不顾私人,或只顾私人不顾公家,都是不行的。过去的偏向就发生在这里。不分产业工人与手工业工人,不分蒋管区与解放区,劳资、公私照顾得不适当,以致公营工厂受损失,私营工厂一斗就垮。过去的工商政策,毛主席说:是自杀政策。这是无政府无组织的思想。在蒋管区,政治上、经济上、生活上都没有保障。这是与解放区不同的,不能与解放区工运方针混为一谈。在解放区,如果工厂开不起来,工人就会失业,我们工人不能只强调私人的暂时的片面的利益,应该看到并服从长期的最大最根本的利益。现在主要的危险是工商业办不起来。所以主要的应该发展生产,但不照顾工人也不对。

  从许多提出来的问题中,大家对工业觉得不知怎么办,这可以看出带着很大的盲目性。这是由于以前我们的工厂在乡村在山区里,又是在战时,没有正式的机器工业;现在我们要管理在大城市中的历史悠久的大机器工厂,这是一个新的问题,新的工作,我们还缺乏经验。有些工厂的历史是很老的,经过了几个朝代,资产阶级管理这些工厂是很有经验的。过去我们产生盲目性,一个是缺乏经验,一个是主观主义,不肯向有经验的人学习。不肯向人学习,强不知以为知,结果,工作搞不好。将来我们还会碰到更大更复杂的问题,只有好好向资产阶级有经验的人问一问、学一学,做他们的小学生,才能避免盲目性。

  我们的工业干部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少,一个是低。要管理大城市、大机器工业是很困难的,除了好好学习之外,还要大量任用国民党的老的工厂干部,可以任用他们做厂长,比我们派去的厂长还要好一些,因为他们有管理经验,又有工业知识与技术,可以争取改造他们为人民服务。只要他们能答应搞好工厂工作,工资高一些都可以,我们则可派政委或副职去,向他们学习。但是一定要他们保证办好,不捣鬼,如果办得不好,或捣鬼,我们可以依法处理,没有什么可怕。如他们办得好,我们要奖励。只要我们肯向他们学,是可以解决问题的。

  关于个别农民破坏、偷盗工厂机件及其他建筑物资问题。我们要下令禁止破坏、偷盗,已被破坏、偷盗的则应限期送还,否则依法处罚。

  关于工会、工厂、党的组织三者的关系问题。工人运动与生产运动实质上是一个东西。工会是代表工人的,厂长是代表政府的,都是要把生产搞好。厂长虽然是上级派的,但上级也是人民(包括工人)派的。不能认为厂长才是替国家做事,工人不是替国家做事。工人进行生产,厂长管理生产工作,都是替国家做事。有人说:“现在是干部当家,不是工人当家”。我问他:“什么叫工人当家,工人怎样当家?”他那个说法是不对的,几千几万人怎样实现他们的当家呢?不组织起来是没有办法的,要组织起来就要有干部,但是“干部当家”的话是说不通的。干部做得不好,是会被撤职的,所以问题不是谁当家的问题。干部是要的,有个做得好不好的问题,干部如果官僚主义,工作就做不好。这个问题说明对组织的作用与意义认识不足。厂长与工人不过是一个分工的关系,这一点,我们应该如此认识。

  主要的问题是如何管理工厂。这次大会主要讨论机器工厂的管理,把眼光放在较大的城市工作中去。工厂可召开职工大会或职工代表会,向厂长提意见,过一定的民主生活,但工厂还是厂长制,所以向厂长提意见,仍不应取消厂长的最后决定权。在开会前应通知厂长,应该有准备。厂长应参加职工运动,执行工会与支部的决定。在厂长职权范围内的工作,厂长有最后决定权,而在工会会务与党务范围内的工作,则应执行工会与支部的决定。

  支部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厂长保证生产发展,不是干涉厂长。有人以为党是阶级的最高组织形式,支部不能干涉厂长不是违反了党是阶级的最高组织形式这条吗?这是不对的。你的支部只是几十个党员,中央是代表全体党员的,最高的党的组织是中央,不是一个支部。如果让一个支部作一切决定,倒违反了党是阶级的最高组织形式这一条了。当然,支部对厂长有监督权批评权,但没有撤职权。

  厂长要做工人运动的工作,过去是做了,但做得有好有坏。大的工厂,我主张有工人代表会,工人代表会的决议,厂长要执行。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