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
 
对天津国营企业职员的讲话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五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各位职员同志们:我来到这里时间很短,情况不大清楚,不过听到一些同志讲,国营工厂里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必须解决,也可能解决。因为不可能和各位同志个别谈,所以在这里和大家一起谈谈。有些问题还是要大家研究的。

  为什么今天要特别召集各厂职员同志讲话?我觉得许多问题必须和大家谈,使大家清楚了,然后才可以团结起来一起搞生产。

  现在的工厂是国家的工厂,人民的工厂,你们是国家在工厂中的组织者。职员,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是无产阶级中的一个特殊阶层,是整个工人阶级中的一部分。国家依靠工人,同时也依靠职员,特别依靠厂长、工程师和技师。现在国家需要发展工业,交给我们一个生产任务,这是光荣的。这个任务要依靠厂长、职员、工人的共同努力,而且还要依靠农民,因为他们可以供给原料、粮食等。

  怎样才能把工厂办好?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中国现在已经在共产党领导之下了,工厂也在共产党领导之下了,要把工厂办好,就首先要你们和我们把关系搞好才行。解放前,你们和共产党不大接近,你们和我们的干部互相不了解,因此互相间的信任还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如果在不了解不信任的情形下,要把工厂办好是很困难的,所以今后工厂的军事代表和工会工作干部有义务去了解你们、信任你们。而你们也有权利了解我们,有些什么好处,什么能力,哪些是我们能干的,哪些是你们能干的,哪些是彼此间的弱点。了解了这些,你们就可以有正确的态度来对待我们和我们的干部。只有如此才能团结,才能把厂办好。

  共产党认为你们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共产党是工人的党,也就是你们的党,党是代表你们的。你们是和我们共产党一家人,你们与军事代表的区别,只是年代上的不同,再过四、五年,你们也要成为我们的老干部。以我来说,我入党也不过二十余年,以前我也做过工人,打过铁,翻过砂,想从工业入手改造中国。再过三、五年,我相信你们中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变成共产党员。因此今天在我心目中,把你们看成―家人,自己人谈话要老实,不怕得罪人,不怕说错,同样你们对我们也一样。现在我们和你们的关系搞好,互相信任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今天就专来谈这个问题。

  今天你们已经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办国营工厂。今天已经如此,将来亦如此,是不是还能不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呢?那就要看共产党是不是会垮台,这是不可想象的,除非共产党犯了系统的原则的错误,将来共产党是不会垮台的。也有人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国民党幻想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翻身。据我看,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很难爆发的,因为世界人民已很觉悟,已经有前两次大战的教训,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必须取得群众的拥护,这是很不容易的。爆发的危险是有的,但也只是一种危险而已,人民的反抗可能将它压下去。退一步说,即使发生了大战,那时中国就要抗战,就要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抗战。在抗战中,工厂还需要开工的,因此你们和共产党的合作是长期的,你们和我们的关系就必须搞好,否则就会长期痛苦。

  怎样跟共产党搞好关系呢?

  首先,要采取老实的态度,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承认真理,服从真理,拥护真理,就是实事求是,老实态度。我们的最高标准,是最大多数人民的最大利益。一切要服从这个标准,小原则要服从大原则,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这就是原则性。不是讲亲戚、朋友、面子、派系,而是讲真理,如果不符合最大多数人民的最大利益,那就是违背真理,违背原则,人人痛恨。不管你是干部、党员、群众都必须遵守。如果共产党员不服从真理,那就是对人民不负责,也就是不对共产党负责,不配作党员,因为共产党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没有自己的利益。共产党员要服从真理,你们也要服从真理,如果关系只是一时搞好长期不能搞好,是不对的。

  这里我可以举我们党里面的事和大家讲讲。抗战以前我们全国党员只三、四万人,抗战以后,很多人都跑到延安,特别是男女学生,于是即发展了几十万党员,因此许多干部都是新党员。起初也是学习劳动创造世界……参加了党,但有一些人态度不大老实,填表时假造姓名、年龄、籍贯、社会关系、能力、履历,本来没进过大学,他说是大学生,本来没搞过革命,说搞过,本来与共产党没有关系,说与某某团体有关系;本来已加入国民党、三青团或特务组织等,说没有。总之,把和共产党有不好的关系隐瞒了,把对共产党有利的吹点牛,于是很多人没问,自己也没改,也暂时取得了一点信任。中国是个不安定的社会,不吹、不造假是吃不开的,所以不老实的态度,是有它的社会原因的。他们到共产党内来,也把旧社会的一套带来,以为也要如此才能吃得开,直到一九四二、一九四三年,整顿三风审查干部后,发现了很多党员不老实,大家很惊奇,就一追,确实发现了一些特务,但也因追的太苛,很多人不是特务的也在大庭广众中承认自己是特务,结果有些单位承认特务的几乎有百分之五十,这引起我们的怀疑,便定出一个人也不要杀,大部不要逮捕,继续审查,半年一年之后,查明绝大部分不是特务。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觉得受了冤枉,有些人甚至自杀,后来我们就提出要老实坦白,不是特务的就取消了他的帽子。这件事主要原因就是态度不老实,吹牛皮,这在旧社会里是可以理解的,而在共产党里确是吃不开的。应当是怎样的就说怎样,做过什么就说什么,把情形谈清楚,把过去说明白,今后不做,在共产党中还是吃得开的。有人要加入共产党,我问他为什么要参加,打算今后怎么样,他说还没有考虑,我说那么你还是想一想。在加入党时即使能隐瞒,但三年四年二十年之后,怎么能长期隐瞒呢?有些人跑到党里来钻空子,不该得的得了,不该作的作了,任务逃避了,好处得到了。我们党里也有贪污的现象,我曾到五台山,有一个共产党员对我说,他在共产党里犯了错误,因为没有贪污。他的话是反话,就是说有些人贪污了,没有挨整,而老老实实的党员却受苦,后来我们就整了一下贪污分子。所以态度老实的人,会吃点小的苦头,但最后是得大便宜的,不老实的人,起初会得点小便宜,最后会吃大亏的。今天我想告诉大家,各厂的干部、厂长、工人都要老实,才能合作下去。今天我对大家和新党员谈清楚这些,只要以老实的态度把过去的谈了出来或写了出来,都是好的,因为日子长了,反正是会有人知道的。旧中国的社会是一个污秽的社会,必须把污点洗刷干净,只要说清楚了,就既往不咎,共产党改造社会就是改造人。

  其次,要跟共产党搞好关系,必须跟工人的关系搞好,不然就是和共产党的关系搞不好,因为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党。怎样才能和工人搞好关系呢?是不是给工人点便宜,给某些工人加点工资,感情拉拢就可以搞好呢?这叫做无原则。因为只讨好少数工人就违背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这就不对。即使一时搞好,也终于会使他明白受了你的骗。那么,怎样才能和工人搞好关系呢?今天我主要是想讲一讲这个。

  职员和工人统统是工薪劳动者,雇佣劳动者,虽然一个是脑力劳动,一个是体力劳动,但基本上都是劳动者,因此职员和工人的关系必须搞好。听说有的工厂,工人和职员的关系搞得不好,有些工人要反对职员,清算职员。这些问题,想来是存在的,不过过去没有提出,今天提出来了,必须要解决。

  过去工厂在国民党的统治之下,他们要压迫工人,剥削工人,必须要依靠一些人。他们就从工人阶级中找出一部分,就是职员和一部分工头,对他们生活待遇好些,以便依靠他们压迫工人剥削工人,于是职员就作了些对不起工人的事,象打骂工人、克扣工资等。这些工人过去只能恨在肚里,没法申诉。今天工人有说话的权利,就想报复,于是就存在着不团结的现象。另一个原因,职员虽是劳动者,却是脑力劳动者,穿长袍,工人把你们叫先生。中国知识分子很少,有文化程度的人只占百分之十,大中学生在人民中占的比重极小,人民宝贵知识分子,因此养成知识分子自大的弱点。我也是知识分子,过去也有过这思想,因为知识分子有文化,地位高,便轻视体力劳动者,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世界上知识只有两门,一门是生产斗争中的知识,一门是阶级斗争中的知识,也就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除此以外,再没有什么知识。不少知识分子其实只有书本知识,因为他既不从事实际生产,也不参加阶级斗争,而工人农民就不同了。工人农民是从事生产的,又要从事阶级斗争。他们反对土匪,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北洋军阀,反对国民党,所以他们有很多实际知识,看不起劳动人民是不对的。当然工人农民也有缺点,他们没有文化知识,没有文化修养。很早以前社会上不分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者,今天世界上划分体力与脑力劳动两大部分,体力劳动者的知识从经验中得来,脑力劳动者把这些知识加以系统化,反过来指导体力劳动,因此体力劳动是基础,脑力劳动是依靠体力劳动而存在的。将来社会改变了,人们都可以读大学,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分别便会消灭,但今天却还是存在的。中国知识分子是宝贵的,而在知识分子中普遍存在看不起劳动人民的观点,今天工人翻身了,便免不了要报复一下。由于这两个原因,一个是历史上资本家利用职员压迫工人,一个是职员过去存在着看不起工人的现象,因此便发生矛盾,有了矛盾如果不很好解决就会发生斗争。因此今天我就特别谈到这个问题。职员和工人必须互相团结,否则就不能很好地办工厂,不能很好地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办事。毛主席、朱总司令所办的事都是为人民服务,只是职责有大小,影响有大小,但是大家在人格上政治上都是平等的。我们军队里,长官和士兵,高级官与下级官,很难分别,这是很好的。听说美国工厂里,厂长、工程师和工人很难分别,这是资产阶级的民主精神。在苏联我看到就更难分别。所以我们工厂里也应该如此。我劝大家放下架子,进工厂时穿工人服装,让工人看和他们一样,就能去掉隔阂。我想这个问题是能够解决的,解决并不是很困难的,办法有两个:

  (l) 改正观点。过去如果有轻视体力劳动的观点,应该改正,要正确地看到自己,看到他们,过去看不起体力劳动者,自以为了不起,今天把这种观点改正,就可以改善关系。

  (2) 自我批评。就是承认错误,改正错误。我想有一部分人特别是工头因为技术比工人较高,或有一些门路,当上了工头,直接和工人冲突,引起工人的反对。职员也有一小部分有这种事(大部分可说是没有的),如果有这种情形,那就应向工人承认错误,以后改正过来。人是不能没有错误的,有了错误便应承认改正。孔夫子很奖励人改过,象子路闻过则喜,孔夫子称为“美德”,这倒是中国的好传统。你们即使过去有错误,如果用这两种方法,就会取得工人的谅解,解除对立现象,达到团结。我想这样一定有效。我们共产党里有很多次的经验,许多错误都用这办法解决。共产党从来不隐瞒自己的错误,过去犯过很多错误,象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因此大革命遭受失败,给蒋介石钻了空子。以后又犯了“左”倾机会主义错误,认为除了工农没有人是革命的,连民族资产阶级、第三党都要打倒,对小资产阶级也不喜欢,因此在政策上便有了许多错误,招致了革命的失败。抗战时期的统一战线政策是正确的,但也有犯右倾错误的。土改中,有几个月犯了“左”的错误,乱打乱杀了许多人,当然其中有许多人是有罪的,但有不少是错杀的。所以我们共产党,大错误犯了一些,小错误也常犯,但一发现就检讨、批评、改正。我们的自我批评、改正错误是为了搞好关系。我们军队里也有一个时期发生过骂人、贪污等现象,有些长官被士兵指出之后,就在火线上找机会报复,这叫军阀主义,搞得关系很恶劣,我们的办法是批评,是搞民主运动。本来军队是没有民主可言的,但我们几百万军队里都这样搞了,而且搞得很好,在军队里叫官兵关系,在国家工厂就叫职工关系。在职工关系上也有类似的情形,职员欺侮过工人,就象军队里欺侮士兵一样。在我们军队里,军长、师长当众承认错误,起初有些军事干部是不同意的,怕失面子,失威信,甚至有人不相信军队可以搞民主,他们以为对士兵只有打骂强制,没有什么别的可讲,认为如果不打不骂,军队是带不走,不能打仗的,他们不赞成取消打骂。后来我们在这些干部中讲清楚,有了错误任何人都会知道的,用不着顾面子,同时保证不因此而受上级处罚,他们勉强接受了,但还是不相信民主的办法能实行。于是我们从最高级长官开始,向下级自我批评,承认错误,下面一看你这个高级司令官承认错误都不要紧,大概我们承认错误也不会要紧,这样就造成了自我批评的风气。士兵本来就呕了一肚子气,一看长官承认了错误,气就丢了一半。有些自我批评不彻底的,下级提出意见,勇敢地批评,并且分别是非、轻重,然后长官或接受或解释,有的考虑了几天,承认了错误,大体上凡是经过承认错误的干部,思想作风进步了,官兵关系改善了,兵好带了,守纪律,互相监督,打仗勇敢,战斗力提高了,逃跑开小差的也就没有了,于是有了爱兵拥干运动。军队里能如此,工厂里我想也能如此。要改善职工关系,可以先由职员开始进行自我批评,承认错误,并且声明以后要改正,如果不改,大家可以监督,当然不能过多的滥承认,有什么承认什么,没有就没有。那么承认错误之后,上级和工人是不是还要追究呢?我今天可以负责向大家保证,一般的既往不咎,只有少数犯了明显的、严重错误的,为了团结工人,解除他的积恨,需要追究一下,但就是追究也是宽大处理。我们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是为了治病而不是为了治死人。实行自我批评的目的,是为了团结职工,取消对立现象,以便以后更好地工作。除这以外,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办法呢?大家可以考虑一下,不用自我批评而把工人压下去,问题能不能解决呢?工人是压不下去的。有的工人,也许要既往必咎,他们要打,要开除,如果我们照他们这样办,问题是不是能解决呢?不能的。我可以代表共产党说,共产党是不赞同这一部分工人的意见的。有的工人这样说:没有职员我们还不是照样生产。我们不赞同这意见,我们必须依靠你们,没有你们工厂是不能搞好的。当然今天职员中坏分子是存在的,但大多数是好的,所以如果要在工厂里搞一个反对职员运动,我们不赞成。那么用什么办法搞好职工关系呢?我想就是用自我批评的办法,你们精神上要有准备,因为工人可能有很多意见,如果有准备就是提一百条也不要紧,只要承认错误就可以解决问题。你们如果还有更好的办法,我愿意赞同你们的意见,如果没有,那我们就请你们照我们的办法去做。过去我们在党内在军队里都实行过,证明是有效的。我们队伍里,进行自我批评时,有的连长光说或者多说好处,下级便不满意。而相反的,有的连长、排长自己光说错误,不说好处,结果士兵就说,我们的排长、连长,还有一些什么什么好处,很公正地指出来,提高了他的威信。所以我提议大家最好是自己不说好处光说错误,而且说得彻底一点,这样工人便会把你的一切好处都说出来的。如果工人不讲,军事代表与工会干部还可以发动一下,引起工人讲,但不能勉强。军队里长官自我批评之后,士兵也说出自己错误,承认自己不对。在工厂里也一样,你们自我批评之后,工人也会有自我批评的。两方面都自我批评,就能够团结起来了。

  工厂里进行这件事,要有军事代表、工作人员有领导地进行,不要没有领导,上级将要派人来帮助进行这工作。大家回去后可先充分酝酿―下,使职员、工头放心。在工人中要宣传,宣传必须和职员合作,职员是自己的阶级弟兄,只要承认错误改正错误,便既往不咎,要象孔夫子那样讲恕道,准备成熟以后,就可以进行,进行几个星期就行了,无限期进行下去,没底也不好。

  自我批评要恰如其分,过多和过少承认错误都不对,夸大或减少,便是没有原则。工人中也要注意不能报复,我们不能准许搞派别斗争,要以民主精神、光明正大的精神来批评别人和自己,对军事代表,对我们的负责人都可以批评。军队里有士兵提议升或降哪个干部,交给上级考虑,当然士兵提出不能个个适当,但大多数是适当的,领导上应当善于采纳意见。今天在工厂里还不能这样作,但将来是要实行的。今天可能还有些职员想不通,不愿意自我批评,那么应当等待一下。在军队里,不但可以推荐干部,而且可以推荐党员,党员在军队里是公开的,我想工厂里党员也应该是公开的。给群众看清楚,谁好谁坏,不要怕被群众看见,如果真的不好,那就由群众来检查。我以为党员公开越早越好,不要过迟。

  再次,工厂组织听说还要改变,因为我们的工厂是国民党建立起来的,下层组织过于庞大,有名无实。没能力的人,因为亲友关系进来,随便开支,工人作私人的事情,好的人员待遇很低,这些不合理的现象,叫官僚主义化,就是把官僚主义侵蚀到工厂里去,这很影响工人的生产情绪,应该使工厂组织精干,同时提高效率。过高过低的工资应该适当调整,冗员和特务、坏分子应该裁汰,不把工厂整顿一番,职工精神就不能振作,就不能在经济上进行战斗,来发展生产,繁荣经济。

  自然,这样一来,有些职员就会失业,我们政府应该想出办法来,给他们适当的安置,另外介绍工作或学习,如果一时没有工作,政府便应该解决他的生活问题,包括家属在内。另外找工作可能比较差一些,但就得忍耐一下。不过共产党有饭吃,你们也就有饭吃,国家不应该抛弃任何一个有用的人。工厂是必须要整顿的,不然工人生产情绪不高,便对国家人民不利。你们职员同志们,也不妨自动研究一下,哪些人薪水过高过低,职位过高过低,哪些需要调整、裁汰,都可以提出意见。大家要爱护工厂,爱惜公共财物,努力为国家人民的工厂服务,象对自己的一样,要爱惜人民的事业、国家的事业,这种精神就是共产主义精神,一直下去到共产主义时期,也是好的。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