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
 
关于工会工作问题的报告
(一九四九年五月五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华北职工代表会议开幕,我代表中共中央向大会致贺。

  目前整个形势很迅速地胜利前进,全国的军事时期将会很快结束。结束以后,中国就要进入建设时期,特别是经济建设。现在华北基本上已经没有战争了,战争是在华东华南进行,华北已成为后方。因此华北可以开始进行工业农业生产的建设工作。以前组织起来的军事时期的战时工业、战时经济,以及经济的军事化,现在要转变为平时工业、平时经济。华北应该有步骤、有计划地进行这种转变。希望工厂企业管理部门的同志们,要切实注意这个转变,对这个非常复杂的转变问题,上级领导机关和生产部门,应该很好地计划。如何转法,有什么困难,如何解决,都必须事前充分考虑到。听说有些生产炮弹和军需品的部门,已经不生产炮弹和军需品了。现在要决定生产什么?还办不办?如何办?因为没有很好的计划,只是关了门,所以发生很多问题,这是不好的、错误的,这种错误不要再重复。现在军工后勤部的生产部门,要计划准备在半年或一年二年后的转变。把战时工业、战时经济,转变为平时工业、平时经济。政府应有一个专门机关来研究计划这个问题,特别是军工后勤部门。以前有些停了的也应该想办法补救。

  特别是老解放区的军工工厂,在山里边,虽然不多,华北约有一至二万人,这些工人在战时他们功劳很大,给战争胜利很大的帮助,其功劳不下于前线指战员。今天要转变为平时工业,我们应该很好安顿他们,不能不管。有些工人要学习,有些工人要转业,也有的愿意回家,真正愿意回家并且可以回家的,可以让他们回家。可以学习的应该让他们学习。要转业的,应该切实帮助他们转业,假如有困难,应该替他们想办法解决。军工后勤部等应该负责任。就整个问题说,中国工人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战争结束,由战时工业转到平时工业,有暂时的困难,但一般都是光明的。因为战争结束后工业要大大发展,大量需要工人,尤其是技术工人、熟练工人,及普通工人。眼前暂时的困难,不好解决,或者解决得不满意的,应该告诉工人,大家来想办法。半年一年后,应该如何办。工人想,政府也想,负责机关也想。如何利用机器生产人民所需要的东西。至于技术问题,难度大的工作可以慢慢作得熟悉的,至于容易的工作那就无所谓了。只要中国工业发展,工人就决不会如过去受苦。技术低的工人待遇当然不应该超过技术高的工人。老解放区工人也许政治上高些,技术上也许低些,和新区工人不应该互相轻视,要团结起来。不然工人看不起工人,还有谁看得起工人呢?老区工人比新区工人技术上低的,应向他们学习,政治上高的,应该帮助他们。

  提案上提到很多关于今后工业生产的计划问题,代表们提出来很好。因为今后任务正是要发展生产,特别是工业生产。在全国要有全国的计划,在华北要有华北的计划,你们讨论恐怕也讨论不出个究竟来。目前的情况是需要一个计划,可是订不出来,但是将来一定要订出一个整个的工业计划与经济计划。现在不能等整个计划,因为各国营公营企业生产部门,很散漫没头绪,所以有的代表提议各企业系统应该统一。如何统一呢?例如天津官僚资本的工厂接收了一百多个,如何统一呢?很困难。使他们能有系统有条理的加以统一,这是要大家来想办法的。要以不同的生产类别组织不同的企业公司,纺织业的可以组织纺织公司;煤炭业的可以组织煤炭生产公司;五金业的可以组织五金业的生产公司;粮食业的可以组织粮食业的公司等等。全华北成立十几个部门的大公司,就可以统一了。不能成立公司的零散的工厂,可以成立联合企业公司。这些公司中,也可以让私人工厂加入进去。私人的面粉厂加入粮食生产公司。私人的纺纱厂加入纺织公司。公司中有国家的也有私人的,可以减少相互间的竞争,因为竞争有坏处,有时竞争垮了,损失很大。竞争是资本主义工业进步的原动力,但是损失很大。我们要避免竞争,提倡竞赛。促进工业发展,就需要竞赛,在竞赛中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互相督促。

  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军事工业转入平时工业的问题,企业部门的同志,要注意在半年、一年或二年后大多数要转变,现在就要计划,已经停了的,要想办法补救。第二个问题就是工业生产计划问题。

  目前,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快要胜利。以前我们只有乡村,只有农业,没有城市和工业。现在基本情况改变了,我们不仅有乡村和农业,并且有了城市和工业。因此发生了工农业交换问题,也就是城市和农村的交换问题,也就是商业贸易问题。城市问题,工业问题,是现在党和人民政府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一定要搞好城市,搞好工业商业经济,否则胜利是不能巩固的。最近中共中央七届二中全会,决定应该以城市工作为重心。城市是工商业集中的地方,因此,城市是领导乡村的,不但在今天城市领导乡村,历来都是领导乡村的,过去如此,将来社会主义时还是如此。一直到将来把乡村变成城市一样,城乡隔阂消灭,全是电气化,机械化了。那个时候,城乡才差不多。目前城市集中的经济、工商业经济应该领导乡村分散的经济。工人应该领导农民。必须要搞好城市,不然就不能领导乡村。城市工作、工会工作、工业工作、商业工作、文化工作搞不好,就领导不好乡村,不但使城市人民痛苦,乡村人民也痛苦。因此必须注意城乡关系,原料是乡村来的,生产品又是卖给农民,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最近毛主席提出要照顾“四面八方”,就是说要搞好城乡关系,公私关系,劳资关系,内外关系。这“四面八方”统一观点,哪一面或者哪一方照顾不到,就要犯严重的错误。比如说如果把资本家搞垮了,如果工资提得过高,资方恐慌,不纠正就要发生错误。只照顾资本家,不照顾工人和公家,也是错误。所以现在问题复杂,就是因为要照顾“四面八方”。只利于工人或者只利于资本家,都是不对的。上次我在天津讲劳资两利,必须实行劳资两利,不然资本家关了门,问题就难办了。所以必须使他们的生产能够维持,要求不应该太高,应该让资本家的生产能提高,工人的生活也能适当的提高,否则资本家工厂关门,国家现在又不能接收过来,因为现在我们接收的官僚资本工厂还办不好,假如接收私人资本那就是实行社会主义了。这是要犯政治路线上的错误的。中国今天还不能实行社会主义,否则将违背人民利益,也违背了工人利益。接收私人资本的事在太行山五台山过去有过,大革命土地革命时期也曾做过。工人接收后办合作社,大体上说是办不好,办不好不如不接收。过去工人接收了自己办,垮台了,失了业,找工会和政府没有办法,因此今天私营企业中,只顾工人利益,使生产不能继续和发展,是对工人根本不利的。这不是发展生产而是降低生产。我们要把问题的真谛和前途告诉工人,不管现在工人喜欢不喜欢。最近天津有这种情形发生已经被纠正了。工资太高了应该降低,使资本家能够维持赚些钱,使工厂可以发展,对工人对国家社会都有利。不要怕说闲话,怕被人说投降了资本家,该说的话不说,结果是害了工人,工人失业后骂你,我们要早讲才对。“左”的东西常常是有一股劲的,反“左”的劲头一定要比它原来的劲头更大才行。反右的时候,他一听右倾机会主义就会改。反“左”,他往往会反过来说你右。最近我到天津,资本家很高兴,工人有的可能不高兴,但是不要紧,我是诚心诚意为工人打算,工人将来会知道。最近天津东亚毛织厂的资本家宋斐卿写信给我,说要扩大生产,再开一个工厂,我回了他一信,好象我是替资本家打算的,但是假如另开了一个新工厂,使原有一千多工人增加到二千多工人,岂不解决很多工人失业问题?所以只好和资本家搞好一点,不要怕骂投降了资本家。真正替资本家着想,投降了资本家,那是失掉了立场。如果不失立场,鼓励了资本家,而是替工人打算,那就是好的。关系搞好了,弄的立场失了,那就是右倾。关系搞好,发展生产,又不是失掉立场,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有人说和资本家搞好关系,就是失掉立场,这是错误的说法。这种人大概立场不稳,一接头就投降了资本家。共产党员不是放在箱子里不见人的,而是经风霜的,这才能考验一个人的立场。

  最近天津制定了一个劳资关系处理办法草案,经过有关机关商讨后,要在报纸上公布。再由工人、资本家等有关方面大家进行讨论,提意见修正,然后决定执行。凡是有关大多数人民的事都应该用这种办法。前些时政府已颁布的一个工资所得税法,事先并没有征求工会、工人各方面的意见,听说由一个什么局提出来就执行了这个办法,这叫主观主义、官僚主义的方法。不论政府机关或企业部门等,都不应该这样办事。工资所得税可以收,但是办法应由大家商量,听说现在停收了,不知确否?我想应由政府修改,作为草案公布,征集各方意见后再修正,然后正式实行。用这个办法决定的问题才能比较行得通。

  关于发展生产的问题。在我们这里发展生产,是全体人民的要求,是国家的要求,也是我们工人的要求。中国的生产要发展,特别是要发展工业。我们办工厂的人,如厂长、经理、资本家,统统都应有一个发展生产的观点,不能说只是厂长、经理的责任,我们工人,我们工会便不负责,这是不可想象的。工会和工人对发展生产要负责,要采取负责的态度,站在负责的地位。有些工会同志觉得发展生产不是我们的事,或只是帮助一下,这是不对的。对私人的工厂以为发展生产只是资本家的事情,而不是工人和工会的事,这样的态度也是不对的。所以不论公营或私营工厂的工会同志,都须注意,使生产发展,因为只有生产发展了,工人的生活才能提高和改善,不然生活是不能提高和改善的。工会要保护工人利益,但生产不发展生活是不能改善的,利益也无法保证。这是个整个社会的问题。

  进行工业生产必须有原料。原料必须有保障,必须继续不断的保障,要经常有半年或一年的原料,这样生产才不致间断。所以发展生产,要注意原料,原料要便宜要好。工业生产有三个过程:一个是原料,一个是制造,一个是推销。制造的过程主要的要求是质量好,数量多,人用的少,生产的东西多,又节省原材料等。但制造的东西必须要能推销,要能卖掉,所以还须有很好的生意,不致生产了东西销不掉。总之,讲工业生产,不论公营或私营,都要有这三个过程,三者缺一不可。缺一工厂就会关门停工。此外生产还要机器、生产工具及其他材料;要人力,要工程师,要工人、厂长、经理或资本家。对这个三个过程都要有计划。工会要注意生产,也就是要注意这三个问题。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只注意制造,不问原料,不问销售,这是不对的。凡是国营公营工厂,我们的经理、厂长要把全部的生产过程,告诉工人告诉工会,要使工人、工会全部了解生产情况。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们,不是故意夸大,也不是故意隐瞒。使他们了解困难在什么地方,有利条件是什么,能赚多少钱,缺什么。大家都了解了以后,工人、工会才能帮助厂长,才能大家出主意,大家负责互相帮忙。厂长与工人共同努力,共同争取工厂发展的前途。要把工人看作是自己人,看作和战斗员一样。不能看你是供给制是厂长,他是工资制是工人,这是没有原则区别的。将来都改薪金制,都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目的一样,性质一样,只是职务不同,所以工人有权利向厂长问原料销售等情形。是否可以多生产―点或少生产一点,价钱多少,赚多少,赔多少,厂长、经理也有责任把全部情况告诉工人。不要保守秘密,工厂没有什么秘密可以保守。尤其是现在,就连军火工业也是一样。就说我们制造多少炮弹,敌人知道了也没有办法,不告诉工人是不对的。有人说我们的工厂,比如纱厂,很赚钱,如告诉工人,工人就要闹提高工资,因而不敢告诉工人,这个理由是不对的。应该相信工人,工厂赚了钱,或赚的很多,都要告诉工人。大家是一家人,赚了钱是大家的光荣。工人光荣,厂长也光荣。告诉他们比较好,不告诉他们是不对的。你不说工厂赚多少钱,工人也是知道的,他们知道出了多少纱,价钱是多少,你如保守秘密,他反而怀疑你。同时今天纱厂赚钱多,也不完全都是工人努力的原因,还有战争的原因,因为现在乡村需要纱。这是个特别时期,这一点也应该告诉工人。工厂赚钱,这是正当的,同时我们还有许多工厂是不赚钱的,这个赚了钱,那个赔了钱,还得要贴。这样才能整个的维持发展下去。在目前来说,我们整个的国家工业,平均利润是低的,赶不上私人办的工厂,还不如私人办得好。这有甚么可骄傲呢?因此,大家要共同努力,把工厂办好。恐怕在今后一定时期内,我们还赶不上私营工厂办得好。大家努力,我们应该做到至少不比资本家办得坏才行。所以有些工厂,虽是赚钱的,也应告诉工人。厂长、经理如不把全部情况即包括制造以外的情况都告诉工人,是错误的。而如果工人不过问这些情况,也是错误的。至于私营工厂,资本家恐怕还不愿意这样做,不愿把全部情况告诉工人,这也不好。当然今天也很难强迫资本家这样做,但今天如果有的资本家这样做了,便是好的,我们赞成这样,我们主张这样。现在工人、工会怕资本家赚多了钱,怕什么呢?相反,应该让他赚钱,他赚了钱,或赚的多些,他才开工厂。不能怕人家赚钱,人家一赚钱,你就想搞掉了他,那谁还想办工厂?这样资本家就再不告诉你了。工会同志要沉住气,他告诉我们是好的,钱赚的多,生产扩大,开新工厂,越多越好。你替他打这个主意,他才高兴。前几天资本家宋斐卿说他对工人是剥削,我说“你现在剥削一千多人,若剥削二千人更好了,我们愿请你多剥削些工人”!象这样他为什么不高兴呢?如果要使他少赚钱,他是不愿干的。

  今后的工厂,尤其是老区的工厂,厂长、经理拟出计划后必须在工厂管理委员会上讨论,共同制订计划。

  工厂应有工厂管理委员会,但有一些工厂刚刚接收,马上组织工厂管理委员会有困难,可以慢一点。然而我这儿只是讲的新工厂,老的工厂必须很快组织起工厂管理委员会,大家制定生产计划,并请上级批准。生产计划还要经职工代表会议通过,而且要召集全体工人大会。太大的工厂可分别召开车间的工人会议,向工人作报告,征求工人的意见,必须这样作。只有这样订出的计划,向工人报告,他们都同意了,方能大家负责一致实行。因为生产计划不光是厂长、经理、工程师几个人的事情,而是大家的事。所以全体工人,尤其是职工代表会议,应表示态度,大家同意后再实行好,不能轻视工人,不征求工人的意见。工厂管理委员会拟出的计划经代表会议讨论后,就应吸收那些好的意见,进行修改。我认为各个工厂都要这样,经过这样手续,经过这一过程订的计划,工人讨论提了意见而后修改,大家同意了,就可团结一致为实现这一计划而斗争。工人讨论不是白讨论的,他讨论就要提意见,并计划今后怎样实行,这就是民主化了。

  此外,工厂的厂长、经理对工人的待遇如有什么改变,比如工资改变要发小米,或要什么;又如要裁减工人,或取消什么免票等等,有些工厂只是厂长自己便改了,也不和工会商量,也不问问大家,这样做是不对的。工会接到通知后,还要问为什么这样改。以后厂长、经理如要改变工人的待遇,必须同工会商量,不准不商量。工会接到通知后,他要问为什么这样改,并告诉工人,同工人讨论,使工人了解,大家同意后再做。这样做大家不反对,就可行得通;愈不讨论愈容易惹起工人的不满与反对。今后工厂要主动的这样做,主动的同工人商量,不要等工人有了要求再办。如工人不同意,争执不能解决,工会和工厂,双方都可向上请示,一直可请示到中央。有些人就是既不和工人商量,也不和工会讨论,又不向上请示,结果工人闹起来了。我们听到许多这样消息,是从工会听的,从厂长那里是听不到的。这就是无纪律无政府状态。既不问工人和工会,又不问上级,只是独断横行,这一定做不好。今后要既问工人又和工会商量,大家帮助,都有责任。莫非谁还故意捣蛋不成?你如不问,我生气了;你若问了,我反而不生气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工人、工会也必须照顾厂长或经理的困难,他们是什么人?名字叫厂长,叫经理,实际还不和你们一样?有些也许还不如你们!他们刚从农村中来,文化水平也许不如你们高,办起事来很多困难,因此要照顾他们的困难,他们不听你们的意见是错误的。但有些问题解决不好是有原因的,有些问题他们解决也有困难,因为这些同志基本上是好的,一般的是艰苦努力的,有的常常晚上睡不着觉,这些不过是能力小罢了。如不帮他的忙,还抽一下腿,不是更难办了吗?比如你说某某厂长当得不好,你有能力可以主动地出来帮助,可以毛遂自荐,也可以互相推荐。你说你可以当,我一定叫你当,你如果当得好,呱呱叫,就叫你当下去。你如果也当不好,他也当不好,那是没有办法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什么办法?许多问题,不积极想办法,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要想问题,提出问题,并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并提出解决问题的人来,这样问题就可解决了。解决问题没有人不行,因此我们规定,今后厂长、经理订计划,必须和工会和工人商量;但工会和工人也必须照顾到厂长、经理的困难。这就是大家负责的态度。

  工厂管理委员会,除少数刚接收的工厂,因工人还没组织好,觉悟不高,一下子组织起来有困难的,可以慢一点,其余都必须早些组织起来。怎样组织呢?照劳大决议的原则,由经理或厂长、工程师,及生产中其他负责人和工会在工人职员大会上所选出的代表 (相当于其他委员的数量) ,组成工厂或企业管理委员会。军工部门是否应该组织呢?同样应该,有什么理由不组织工厂管理委员会呢?没有什么理由。后勤部门的工厂也应该组织,也没有什么理由不组织。此外是建立职工代表会议。职工代表会议,也就是工会的组织,哪个厂的职工代表会,就是那个厂的工会的代表会。平、津有些工厂很好,有了积极分子,工人情绪也很好,就可以开始着手组织,不要等。组织有什么害处呢?没有!铁路也可以组织管理委员会。工厂管理委员会是否与厂长负责制有矛盾呢?不矛盾。我们的工厂是厂长负责制,但怎样负责呢?就是组织工厂管理委员会,大家帮助厂长来负责。多几个人负责还不好吗?搞坏了的事,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搞好了,有了功劳,是大家的功劳,大家都好,不要自己霸功劳,你应说:“有了功劳是大家的,不是我自己的。”这样大家都高兴。毛主席也说,中国革命胜利,是大家的功劳,不是我一个毛泽东的功劳。也的确是大家的功劳,如没有大家,一个人能搞得好吗?你说厂长负主要责任,但别人也负了次要的责任吧!厂长有最后的决定权,但重要的问题,必须经过工厂管理委员会讨论通过,通不过时,厂长有最后决定权。但我想大多数是可以通过的,只要你搞得好的话。因此厂长负责制,与工厂管理委员会是没有矛盾的。有人说,要厂长负责制,就不要工厂管理委员会了,那是不对的。

  总之,所有工厂,所有铁路,都需要组织管理委员会,都需把所有情况告诉工人。如哪个厂,不需要组织管理委员会,或厂长可以不告诉工人情况,必须经过中央的批准,中央允许这样做,你才可以这样做,否则,必须一律这样做。一般的都要做,不必再要批准,因为这是已经一般的批准了的,而不这样做的,才必须要经中央批准。

  工厂经营的企业化,不是一个工厂的企业化,而是整个的企业化,要组织几十个大企业公司,实行整个的企业化。

  工厂管理的民主化,听说有人对民主化还有怀疑,那是不对的。军火工业是否要民主化呢?我以为更应民主化,因为过去是太不民主了,管制得太厉害了。怎样实行民主化呢?有些地方,许多事情引起工人不满甚至有不少对不起工人的地方,尤其在老区,和那些不马上转变的工厂,应该进行一个管理民主化运动。不搞这个运动,恐怕民主化不了,故须运动一番,平、津暂可一般的不提,我指的是老区。怎样搞法呢?大体上如同军队中实行民主化一样。就是进行一个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运动。工厂中有官僚主义的倾向,如要批评这些官僚主义倾向,应召集这些厂长、经理开会,由当地党委来召集,先使其自我检讨,检讨哪些事情对不起工人,然后召开工人代表会,当工人的面,实行自我批评,而后叫工人提意见,哪一点检讨的对,哪一点不够,不要怕人家提意见,有则改之,无则嘉勉。批评以后,你再检讨一番,对不起工人的地方,再请工人原谅;误会了的地方,也可以解释一下。最后工人也会讲讲你的长处,你的好处。不过,好处长处由别人来讲好,缺点是自己讲好。这样批评以后,工人也应该实行一下自我批评,工人不是有缺点错误吗?如哪一天偷了懒,哪一点没有听厂长的话。军队搞民主运动也是这样搞的。起初,连长们不肯向士兵承认错误,以为这样一搞,就没法带兵了,所以他们只可以向上级承认错误,而不能向下边承认错误。后来我们那些首长,召开了一个连长的会议,说明我们也有缺点,并首先检讨了,再请大家批评,这样连长们才感到了这样做的好处。所以要搞民主运动,首先要高级干部起模范作用,他们首先要自我批评,还请大家听取批评意见。毛主席说,每人都要准备别人批评一百条。不要怕别人提多了,人家一提了十几条,你就受不起了,这是不好的。如果你准备别人批评一百条,结果人家只提了五十条,这不是很好吗?反之,你只准备了五十条,别人批评五十一条,你也会感到受不了的。所以自我批评要主动些。工会的干部也要实行自我批评,开展这样一个运动,让工人批评我们的缺点错误,并从高级干部做起,哪怕批评得不对,也不怕。误会了的,可以解释一下,采取这个态度,是不是会垮台呢?不会的,不要怕面子不好看,你如不让人家提,你的面子不是更不好看吗?因为人家原来就知道你的缺点错误,他们批评了你,他还知道你的好处和长处,我们的工人和士兵是很公道的。军队中实行了这种民主运动,更好带队伍了,更好指挥了,也没有开小差的了。工厂也会如此。这就是发动了大家的积极性。厂长与工人相互批评之后,下来就是职员与工人,搞一个职工团结。现在的职工是不够团结的。军队中搞民主运动,官兵关系团结了,改善了;工厂里搞民主,也就使职工关系改善了。

  这样搞是不是危险呢?如果搞得不好,是无政府状态,没有领导,这是不行的,就会搞乱。所以党必须事先好好准备,工人也不要性急,让厂长们好好准备一下,这就是有领导的有准备的民主。否则就会搞坏了,反而会使生产降低。工人可以推荐职员,哪个工人可以干,哪个人可以当厂长等,你们都可提,但要真实可靠。军队里也实行过推荐干部,群众推荐,上级委派,不是你提出来就可以。哪些人不好,也可以提议把他撤换一下。工人应该有这权力,哪些人能力弱、不能当厂长等,可以提议改换他。但你还应该提出谁可以干,如提不出来,没有更好的,当然还只好由他干了。

  这样一个民主运动,我以为在老区是有条件实行的,那里工人中的党员已不少,有的占了百分之十,有的百分之二十,还有的百分之三十。

  我们的工会要使厂长感觉到有这个工会就好办事情。现在有些厂长,总是感到有了工会就更不好办事了,不但不能帮助办事,反而更麻烦了。如果有这种感觉的地方,就值得工会同志也反省一下。我们的工会应对厂长有很大的帮助,使得有了工会就好办事,没有工会就不好办事,你们应用事实说服厂长,如果你们过去帮助不大,就是你们工作中有缺点,就应反省一下。

  我们不应怕麻烦,但这只是个小麻烦,它可以去掉大麻烦。如政府颁布的工人所得税,你讨论一下,是小麻烦,但如果不讨论,工人反对那不是大麻烦了吗?所以无论厂长、工会都不应怕麻烦。毛主席在七大时说:“不要怕麻烦 。要革命就要麻烦 ,‘革命亦名麻烦’,而且非常麻烦。”你怕麻烦,你就不要当厂长,不要办工会。怕麻烦就不要提高生产。董必武同志说,革命有时就是在找麻烦。我们现在要发展和提高生产,就是找麻烦。怕麻烦的情绪是不对的。但要办一件事情,是不要给人家增加麻烦,而是为了减少麻烦,这样人家就愿和你合作。如工会搞起来,增加不了厂长的麻烦,反而替他减少了麻烦,这就是工会工作做到了家。现在工厂与工会关系搞不好,要双方检查,一般说行政方面要负主要责任,但工会也应负个次要责任。总是有责任。总之,把关系搞好。今天我讲了许多,好象是替你们找麻烦,但是这是为了替你们减少麻烦的。你问我是麻烦,但你问了我,我就会替你减少麻烦。

  看到你们很多的提案,提案中还讲到工资问题、待遇问题,也就是工人的要求问题,这些问题很多,而且很复杂。有人提议:现在要规定一个统一的工资标准。但全华北规定这样一个标准,还很困难。劳大决议中已规定:连本人在内养活两口人的生活,这是个大概的标准。现在各地方订一个统一的标准很困难,相同的部门能订一个统一的标准那就很好了,也许一个部门也不能订。因此现在的工资是很乱的,有的高有的低,但这也不是我们故意搞的,国民党时期就是如此,这个乱的情形,恐怕还需要忍耐一下。

  现在工人的生活一般很苦,但是―般又不能增加,再增加,财政无法开支;太低的,在可能条件下可稍调整一下,但一般增加是困难的。好在我们华北,军事时期已过去,将来生产发展了,我们的生活也会提高一些。关于合作社及保障工人的实际工资,现在各部门都在这里,应和各部门商量一下,哪些可以调整,就可适当解决一下,在公私兼顾的原则下,尽可能解决,如不能解决的,就暂时忍耐一下。这一问题,我只能是这样的答复。工人有些意见还是很好的,如工厂筹设医院、宿舍、澡塘、俱乐部等等,但这一些不是一下子可以办起来的,而是多少年后才能办起来。然而我们是一定要办的。山里的工厂有些可以搬出来了,搬到铁路附近,有些还不能搬出来,还要建设。这些问题就更难解决了。但今天可以计划起,并可以初步的建设些对工人有利的事情,首先是工人的医院,其次是工人宿舍、澡塘等。关于工人子弟学校问题,是归政府办,还是归工厂办,还要考虑一下。但有条件的,有钱、也有工人子弟,也可以办好,你就可以办。工厂办得好,就由工厂办;政府办得好,就由政府办。没条件的就等一下,不要机械的规定。如归工会办不好,而归政府就可以办好,那为什么不请政府办呢。总之谁有条件,哪一方面办得好,就归谁办,以后归谁再说。今天还不能改善工人生活,但将来一定要改善,能改善你不改善,那你就不是共产党了。共产党要改善整个人民的生活,而首先是改善工人的生活。今天是保证工人的生活,维持其生活水平。现在农民的负担仍然是很重的。将来整个工业水平提高了,工人的生活水平才能提高。如同苏联,现在还一直在改善工人的生活,能提高就尽量提高。

  关于实物供给问题,可以和政府商量一下,首先保证工人的粮食、煤炭、布匹、油盐等几种必需品,这几种东西,现在政府手中还是有的。另一方面,工人也要这几样东西。价钱便宜些,不赚工人的钱,使你们能拿到应得到的东西。可以研究实行配给制,每年配给多少粮、煤等等,价钱便宜一些,可以比市价便宜一倍,甚至两倍,看情况规定。为了办这件事情,政府可专门组织一个工人供给部,现在我们组织这样一种供给部的能力还是有的。或由企业部门、后勤部门组织,再和政府商量。

  工人的所得税问题,政府应定个办法。过去定的办法再审查一下,你们提出意见,请政府修改,然后颁布。

  战勤费问题。许多工人提出了意见,但这个问题也是农民的要求。我想这一问题有两方面的理由:一方面,在战争中农民的确出了很大力量,当兵的是农民,出粮、出勤、优抗等差不多都是农民。工人虽在努力的生产,工资低一些,但工人当兵的是很少的。这样农民就不满意了,而要求工人也出战勤,这个要求是有道理的。工人是领导阶级,你不出力量自然是不对的,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农民的这种反映,也应解释:这个革命,实行了土地改革,农民是得到利益的,现在公粮虽占他们的总收入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三十,但也还是有利的。过去你交租子要缴百分之五十,这样比起来,要比过去好一点,现在不交租子了。所以这个革命中,农民得到了好处,同时军事时期一过去,兵不当了,粮也可以少出一点了,那么,农民即可得到更多的好处。工人得到了什么呢?今天基本讲,工人没有得到什么。政治上讲工人是解放了,但经济上讲,工资还不能提高,工时也不能缩短,部分地还需要由八小时延长到九小时到十小时,所以目前的工人政治地位虽然最高,但经济利益还没有得到很多好处。而农民是得到了好处的,并将得到更多好处,这一点应给农民讲清楚。至于工人比农民生活水平高,这是他过去就高。农民有一块地,生活是有保障的;工人今天生了病,没有工作,明天就不能吃饭了,所以工人还要“保险金”。农民有一块地,既可保生又可保病、保死。总之,一般说,农民生活是有保障的,工人生活是没有保障的,这些情况也应告诉农民。所以农民也就不能和工人一样看齐,要求一样是不对的,是不合理的。战勤问题是否应该这样解决,我提出个意见,请大家考虑一下。凡家在乡村并已分了土地的工人,出战勤费应和农民差不多;没有分土地,如外省工人,不当做一个乡村人口分地的工人,就可不出战勤费。看这个办法行通行不通?我以为这样办是有道理的。

  关于保障工人生活问题,由政府供给部供给工人主要实物。最近大连来了一人,说大连就实行这个办法,配给实物,价钱便宜几倍,有的便宜到五倍,这样工资就可以不增加了。据说石家庄市,曾实行过配粮的办法,而工人不愿要,说我们的小米不能熬黏汤。我以为这是因为你的小米只是便宜百分之十至二十,如果你能便宜一倍到几倍,你看他要不要?工人不愿要我们的布,说我们没有条条布,如果你的布也便宜几倍,看他还要不要条条布?我想工人目前主要的要求是吃得饱穿得暖,大家也须将就一下。实物供给问题是个大问题,你们把它与合作社问题分开专门讨论一下。以后的合作社就只办些配给不到的东西,如办些鞋子、毛巾、小菜、肉类等等。以上意见,只是我的意见,是否可以办,能不能办,还得要和政府商量商量,这是个大问题,不是一下可以办好的。

  关于工会组织问题。现在工人要组织工会,工人是领导阶级,是国家的主人。它要办的事情很多,要办合作社,要选拔厂长,要参加政府,……总之,有许多事要工人办,但怎样办呢?就要把工人组织好。列宁说,无产阶级的力量在于组织。如不组织起来,就没有力量。现在是全国范围的事情了。组织工人就要想到这一点。华北就要把全华北的工人组织起来。工人的种类很多,有工厂工人、手工业工人、店员工人、码头运输工人……,所以组织工会要有条例,要有计划,全中国近代化工厂的工人,大约两三百万,与全国人口比,数目是很小的。但如再把其他工人算起来,全国就有一千多万到三千万人,问题是与全国人口比仍然不算多,但就全部数字看却也还是很大的。要全部组织起来,还是个大问题,所以如何组织呢?我想是否可这样组织:也按各种产业、各种公司,凡有全国性公司的,就组织全国性的工会。如全国的铁路总工会,纺织总工会等。没有全国性公司之前,就组织全国工人联合会。以上指的是产业工人的组织。此外还有上千万的手工业工人和店员等等,不能把他们放在大门以外。工人阶级的基本队伍仅是近两三百万的产业工人,但其他工人是产业工人的外围,他们也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所以也要把他们组织起来加入工会。其次便是手工业工人工会,它应有全国的和地方的组织,下面又可把各种行业的手工业工人如木工、理发工人、瓦工……分别的组织起来,大市镇可以这样分别,小市镇当然就不必分开了。第三是组织店员工会,或叫商业雇员工会,下面也可分许多业,如绸缎业等等。第四可组织码头运输工会,如码头工人、三轮车夫、脚行、苦力……。第五还可以组织一个文化教育工作者的工会,如学校的教职员,报社人员,戏院人员等,做文化教育事业的,全国也有上几百万的人。第六组织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工会,包括各级政府的、党务的以及工会的干部等等。我们将来都应该是工会会员。全国算起来恐怕也有好几百万。大概有以上几种工会就可以把全国一二千万工人全可包括进去。这几种各有自己全国性的总工会。每人家里如有三至四人,这样就可以团结六千万到八千万人了。天津共有二百万人,工人及其家属就占了一百五十万。如首先把工人组织起来了,那等于就组织了人民的大多数。所以工会工作是很重要的。工会干部也就不是什么三等四等干部,而是头等干部,把最强的干部去搞工会去。因为你不把工会组织好,天津就将有―百五十万人叫起来了。组织起来就好说服他,不组织没法去说服他,也不好去进行宣传教育。比如今天你们如无组织,不来这里开会,我是无法说服你们的。所以我以为组织工会是很重要的。要有条例、有计划、有步骤,首先组织产业工人,其次组织码头运输工人,再手工业工人和店员等等。文化教育和机关工作人员,比较容易组织,也可以慢一些组织。如果无计划无准备,组织了这部分人,忘了那部分人,那是不好的。有人问:工会应分几个部门?我以为有组织部,宣传部(或叫文化教育部),有管工人福利的部门,也可叫劳保福利部,有管生产的部门(如开展生产竞赛),另外还需要有管财政的财务部。工会一定要有独立的经费,否则办事是很困难的。加入工会必须缴会费,一年一次、两次、几次,或每月一次,但一定要缴。工会会员,如不交会费,就不算会员了。这一点不能让步。有人说应该减少些,交工资的百分之一,我看是适当的,如不交,就应退出工会,必须有这一条。如果说百分之一还是多了,少一点还可以,也不要所有工人都一样,有的高些,有的低些,但尽可能一样,我想一般的百分之一是不太多的。只要你给工人办了事情,他是乐意交纳的。会费如果不够,政府可以津贴,但要统一的津贴,由华北总工会统一的做出预算,绝不能再叫工厂去津贴。无论私营的或公营的,工会干部的生活水平,不能高过别人,但也不能低于别人。今后无论青年、妇女团体,经费都要独立。工人提拔为干部的工资要照原来的发,不少于原来的数目,多也不可能,也不应该。工会有了经费,钱多了,还可以办一些事业。

  关于工人教育问题。要广泛普遍的进行政治教育。大学里可以办工人训练班,我们自己也可以办训练班。同时,还可办技术训练班,工会如不能办,可与北平、天津的大学商量,要他们替我们办。将来在工人中要产生大批厂长、工程师,这应该工会和企业部门协同解决,并由他们办更好些,他们掌握技术,同时训练出来的人才,他们还要使用。训练出来的工人,还可到政府中去,工人可以当区长,当县长,当省主席,当政府中的部长,在工厂中可以当厂长等等。总之,他既是领导阶级,就必须有个领导的地位。但你光说领导,而不能领导,空口说空话是不行的,你不能说当不了也要当,就凭你是个工人,这是不行的,阎王老子也没有这个命令。所以工人要努力学习,工人是要办大事哩!看你们谁有本事,我们共产党就可向政府提拔你们。你们不要只看到现在的厂长不好,你们有多少人当得好,告诉我。总之,你们要负重大的任务,就要识大体,顾大局。不顾大局的人,小里小气的人,不是无产阶级的思想和气魄,也不是无产阶级的意识。共产党是代表人民的,其中有些人是顾大局,识大体,能代表工人阶级的,但也有一些人是不好的。军队中有犯军阀主义错误的,政府中有犯官僚主义错误的,这些人不能代表工人阶级。因此我们要培养大批顾大局识大体有能力的工人,到政府中去,负起更大的任务!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