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
 
在全总扩大的常委会上的讲话
(一九五一年二月三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同志们,会已开得很久了,我没有经常参加。工会工作中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需要从思想上解决,从组织上解决,有的还要从经济上解决,不解决这些问题,工作就不好做。同志们提出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提得很好,需要解决。

  毛主席说,三年准备,十年建设,这是我们的计划。有人问,你们中央人民政府的计划是什么?共产党的计划是什么?现在详细的计划还没有,大概的计划就是一句话:三年准备,十年建设。

  中国是需要建设的,建设工业,发展农业。中国农业的发展,除大规模地搞一下水利外,建设大规模的国家农场还不可能,少数的集体农场可能而且需要,但在经济建设当中,不起多大作用。目前只能在分散的小农经济的基础上加以提高和发展,十年建设就是提高和发展,农业上有很多建设事业,如大规模的实验场,大规模地制造肥料,但主要的农业生产还是以个体的分散的小农经济为主。

  十年建设当中主要的是建设工业、建设工厂。中国革命前途是很光明的。百年前,就有机器到中国来.但百年来却没有多大发展,产业无产阶级还不到三百万人,还是个小孩子,体力不大。但在今后三年准备、十年建设当中,可能增加到六百万至八百万,以至一千万产业工人,十年所走的路要超过一百年。做到这一点,没有准备是不行的。三年准备,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那一天开始,到一九五二年底止,还有一年十个月零二十五天。到一九五三年一月一日,就要拿出详细的计划来。三年准备之后,要有第一个五年计划,因此需要从各方面加以准备。

  工会要配合各方面加以准备,把毛主席所说的三年准备,十年建设告诉工人,三年准备后,迎接大规模的经济建设,用以发动工人的热情。

  准备什么?要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以及组织上加以准备,准备得差一点都不行,就会耽搁时间。军事上要准备好,搞好抗美援朝运动,如果朝鲜战争打不好,还能建设什么呢?外交上,三年内要搞出一个和平来,使我们能在和平环境内进行建设。告诉工人,如果我们不抗美援朝,把敌人打走,要建设要改善生活是不可能的。因此,目前最重要的是抗美援朝,搞好搞不好,就决定于我们的努力,决定于全体人民的努力,当然也还决定于敌人。西藏问题两年内可以解决,朝鲜问题恐怕用不了两年,台湾问题不知能否解决,因为有海,海对我们是困难的。工人阶级力量大,但中国目前制造兵舰还不可能,工人阶级力量还有限度,台湾问题是力求解决。争取世界上不打仗,或不打大仗打小仗,骂骂娘,不做生意。美国人说不与我们做生意,但我们的东西他还要,他们的东西不给我们。因此美国人不和我们做生意还不是绝对的,这样,一面骂娘,一面做生意,一面还可以建设。

  最近看,世界大战是不会打的,朝鲜战争暴露了敌人的弱点,他们没有准备,军队没有准备好就不能打仗。美国、英国、法国都没有准备。当然他们现在正在准备,美国准备今年增加军队五十万,但五十万也没有用。讲到打仗,中国人是有经验的,我们知道打仗要有军队。在欧洲,德国能否组织大的军队是战争能不能打起来的关键,在东方就是日本。武装德、日很困难,今天德国与日本的人民不同了,他们反对,他们不愿打仗,因此,一两年内组织起强大的军队很困难。帝国主义的特点便是如此,他们自己不能打,要别人替他打,而别人又不愿替他打。因此,世界和平是有希望的。帝国主义要战争,我们保障和平,力求在和平环境内进行建设。不管他组织军队,骂娘,只要不妨碍我们,就要进行建设。

  军事方面,两年内解决西藏问题,土匪要肃清。肃清土匪现在已做得差不多了,再有三四个月即可以解决。

  建设工作一定要算帐,这是很难算的。稳定物价,改革货币,搞好国营贸易,私营企业也应放在一定位置。要做到有计划地生产,商业方面需要多少货品,工厂方面就出多少,事先订好合同,这样工厂出来的货物就不会卖不掉。十年经济建设计划很难做,中国几十年来都没有计划,特别是中国这样大,统计不清楚,没有三年准备便计划不出来。就拿全总机关来说,十年后用多少纸,多少笔,多少墨?你们都计划不出来。工业、农业方面做计划,要有确实的统计,了解情况。实行计划经济是很机械死板的,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也不行,不能机动。计划经济是反对自由主义的,计划决定之后,就不能变,变一下很困难,要费很多手续。工会经费独立后有些人反对,说不如政府管好,要多少就多少。实际上,工会经费独立后还可以在自己范围内有些机动。

  我们要做好各种准备,从政治、经济、文化上准备。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建设,文化低不行,工人要提高文化,但更重要的是提高技术,目前技术工人太少,在两年内还要培养一些。

  工会工作也要准备。准备什么?大家可以讨论一下。工会工作中存在很多问题,如党、政、工、团的关系,这个问题要好好解决。

  同志们提出了一些问题,我看了一下,现在来谈谈工会的立场问题,这个说法有点不大科学。邓子恢同志在报告中提到有一般立场和具体立场,党的立场,行政立场,团的立场,厂长立场等等,当然也可以这样讲,但政治立场都是一致的,不应有所区别。我们都是无产阶级立场。具体立场上,的确是有些不同。工会和党、政、团的关系要搞好。工厂里厂长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厂长工作搞得好,党、工会、青年团的工作都好办,厂长工作搞不好,党和工会工作就都不好办,这个问题将来要在召集厂长会议时跟他们讲清楚。

  工厂里,厂长、党、工会、青年团的关系应分清,厂长做什么,有什么权利;工会做哪些工作,有什么权利。工会不能干涉厂长,厂长有最后决定权,这个最后决定权仅就工厂的生产、计划、管理等问题而言,在党内是没有什么最后决定权的。党内只有少数服从多数,而没有个人决定权。工厂里的生产因厂长代表国家负全责,因此有最后决定权。党支部吸收新党员,厂长没有最后决定权,支书也不能最后决定,相反支部有权讨论厂长的党籍问题,支部大会可以做决定开除厂长的党籍。当然还要经上级批准。厂长只有服从党的决议,而没有决定权。工会内部的问题,工会自已有决定权,并有权向厂长提出建议、要求,甚至抗议,但答应与否,厂长有决定权。对生产计划,厂长有最后决定权,但事先须与党、工会商量,支部可以讨论生产计划和工会工作,但对外的是厂长和工会。党的直接工作就是党务工作,工厂行政与群众工作,党一律不许直接办,可以找党员谈话,通过党员进行工作,告诉党员执行厂长的命令。支部在工厂起调整一切关系的作用,要帮助厂长、工会、青年团进行工作,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法律上虽然没有规定支部可以领导厂长,但如果支部工作做得好是可以领导厂长的。如厂长以为支部的意见不对,可以不听,因为一方面现在有些工厂支部工作还很弱,另一方面厂长是上面派来的,和军队的政委一样,有他自己的一套工作计划,是根据中央人民政府工业部的计划工作,支部不能改变他的计划。很多共产党员厂长比支部书记强,但厂长有事情一定要和支部商量,不商量不对,要加以批评、反对。你们可以讨论,提议,哪些事情厂长要和党、工会、群众商量,哪些事情厂长可以决定,明确―下责任,也正象演戏一样,哪个人站到哪个位置,讲什么,乱搞一套就演不好。现在工厂中党、政、工、团四方面没有配合好,今后要有规定。

  所谓工会立场问题,工会是工人群众性的组织,是工人的代表,工会机关就是会员的机关,是由会员选出来的。工人群众批评你们是行政的工会,是资本家的尾巴,这是致命的,应立刻加以改变。群众完全有权利不要你们工作,现在还没有这样,只是批评一下,但有这样的批评是很严重的。现在的批评大体可分两种,一种是说你们不解决问题,听行政的话,不听群众的话;另外一种是经济主义,片面的福利观点,代表工人福利太多了,不搞生产,这种批评过去是很多的,不管有什么困难,不管生产,片面搞福利。这是两种偏向,今后要纠正过来,搞正确。要使党说好,行政说好,群众也说好,这样是正确的。做好这件事情很困难,但也可以做到,研究一下,想一想办法,就可以做好。实际上有些工厂已经做好了。应该是厂长讲的,工会不要讲。资本家要讲的话,工会也不要讲。如行政要开除工人,应该由行政讲,工会不能讲。讲了工人就骂你、恨你。支部也不能讲,共产党是工人阶级政党,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讲了工人就要骂共产党。特别是不能为资本家讲话,讲了的确就是丧失工会的立场,丧失无产阶级的立场。厂长的话如工人不赞成,工会还要代表工人讲话,讲的时候要考虑讲什么,怎样讲,如何能说服他。一般来说,政府是不裁减工人或降低工资的。如一个一千人以上的工厂要停工,这个停工的命令由工业部长来下,这个命令工会不能反对,但可以代表工人提出要求,如解决工人回家的路费或遣散费等。这样,群众就会说工会是我们自己的了。厂长解雇工人让工会说,怕工人骂他,这是不对的。工会如果说了就是代替行政,越权,干涉行政。工会不要侵犯别人权利,但自己权利也不能让别人侵犯。有的工厂工会主任、团委书记、厂长都是共产党员,但具体任务不同,各有专职。这些问题可以讨论一下,工会应做些什么事情,有什么权利,可以规定一下。工会在工余时间开会、通过决议,这是工会的权利,但也要事先和厂长商量一下,使他明白工会在做什么,不然工会提出要做的事情别人都不知道,应使支部、厂长知道工会在做什么工作。如前年电信局下命令减低工资,没有和工会商量,这是不对的。行政上减低工资一定要和工会商量,工会可以提出意见。不经工会同意下命令就犯了错误。如果行政上赚了钱要给工人办福利事业,那可以不和工会商量,厂长有决定权,但商量一下会更好一些。互相多商量,关系就容易搞好,不商量关系就要搞坏。

  工会是代表工人利益的,将工人的意见、要求、情绪向上面反映。凡是工人提出来需要并且能够解决的问题,就应解决。要求合理但不能马上解决的,就需要向工人解释说明。要求不合理也不能办的,也要向工人解释,向他说明这个要求从个人方面来讲是对的,但从整个来说是不合理的。不管是合理、不合理的都应反映上来,上面要知道工人的这些要求。很多地方要文化宫、戏院、宿舍,其中有些是办不到的。基层工会要一个房子或者要求设一个工会办公桌,这些可以办到,但也可能有个别地方办不到,确有实际困难,也应当向工人解释。工会不应当互相比高低,要了解在城市里房子少,和农村不同。目前工人的房子是个很大的问题,一时不能解决,要慢慢想办法解决。苏联过去也是这样,革命刚刚胜利的时候,工人的房子又少又坏,当时政府也无力照顾,他们自己组织了房屋合作社,每个月从工资里拿出一部分钱来,集积到三年五载之后,逐渐盖起了房子。我们也可以这样做,可以办房屋合作社。

  关于产业工会与地方工会的关系问题,大家应考虑一下,如何解决?如何才能搞好?大产业有共同性,如纺织、邮政、电讯很需要组织产业工会。教员就不同,上海小学校教员每月工资一千斤米,各地乡村的小学教员只有八十斤至九十斤,要一样待遇,是不可能的,他们也没有要求与上海一样。这种事业,就有很多地方性。但将他们组织起来,联合起来,有很大的作用。如去年开的教育工作者代表大会过去从来没开过,说他们是无产阶级,他们很高兴,他们团结起来了,派别也减少了。小手工业如木匠、裁缝有很大的地方性。还有店员、农业工人也有很大的地方性,就要委托地方工会来管,归地方来解决他们的问题。纺织、铁路、煤矿,这些大产业工会的问题,那怕是一件小事,地方工会也无权决定。比如有一个市铁路工会规定家属可以免票坐火车,那全国的铁路工会都会要求这样,因为很多问题都是全国性的。所以,一些大产业的事,应更多地集中到中央处理。小工厂、手工业归地方处理。具体办法,还可以讨论一下。

  在工会中应强调集中,因为工人阶级是集中的,是统一的,应强调全国工人运动的统一。地方工会的同志应多注意集中,不要强调分裂,否则就害了自己。将来越工业化就会越集中。中国有很大的地方性,各产业工会中央委员会应给地方一些机动。不要规定太死是对的。必须规定的要规定,规定得太死就不好,应注意这个问题。地方应拥护集中,中央应照顾地方,这样,就结合起来了。按照产业组织工会是必要的。中国工人阶级过去向来没有一个统一集中的领导,今天能统一集中起来,是一个进步,我们不要反对这种进步。教育工会开了一个全国性的大会,有很大的进步意义,全总应多开一些全国性的代表大会,使全国工人阶级互相见见面,眼光就宽广了,就会觉得祖国可爱,了解了祖国,慢慢地他们就会具有整体观念。很多工人不了解长远利益与整体利益,这很难怪,因为他们没有到过很多地方,不知道自己国家到底是怎样?如果有了全国性的组织,开了全国会议,就会引导工人有整体观念。这是一个长期的教育工作,工会是共产主义学校。在一个工厂中,地方那么狭小,怎能使工人有全国观点?如果把工人只关在狭小的圈子里,那与工会 ── 共产主义学校的精神是不相符的。但必须注意,不照顾地方工会的特点那是错误的,据我所知道的,全总还没有发生这种情况,不许地方工会办某一工作。当然,有些事情,是不能允许地方办的。

  产业工会的地方委员会也要加入地方联合会,同时,也在地方工会领导下工作。有些小纱厂要加入纺织工会,是会有困难的,公、私、大、小合起来,也是有困难。但大厂是工人集中的地方 ,如果不领导小厂 ,那就不好。“麻烦”二字就不能提,革命本来就是麻烦。可以组织一个委员会专门来领导小厂子的工作。木船工人要加入海员工会,可以成立小委员会专门搞木船工人的工作,也可以成立私营企业委员会来专门领导私营工厂的工作,有些产业工会可以组织手工业部。

  中国工会历来是搞地方工会,地方性很大,注意集中统一不够。同志们应从思想上注意这点,现在不是集中得太多,而是各产业工会中央委员会抓不住问题,都是地方办,不告诉中央,现在要加强集中。恐怕现在问题要这样提才好,要照顾全体,要照顾全局。有些小厂子不愿与大厂子搞在一起,恐怕是他们怕大厂工会揩油,不照顾他们,又欺侮他们,那可以分开。小厂子可以自己选出人来管,工会有责任帮助他们,暂时独立一下,以后再来集中。

  有很多地方,没有实行工会法,这是因为宣传不够。没有实行,这很不对,工会法应该实行,可以由共产党中央写一个通知,通知各地党委检查执行情况。全总可以写一个报告,通报全国,哪些地方实行了?哪些地方没有实行?从哪一天实行?那就是从颁布之日起实行。工会可以从政府批准自己成立的那天起就实行。有的工会是在颁布之前就成立了,如六月二十九日成立的,那会费怎么算?这个问题是可以妥协的,这是一个小问题,回去和厂里商量解决。以后各地方可以要求从去年八月份起实行工会法。

  工会应善于提出要求。很少看见工会有什么要求,只看见教育工会写来一个,说农村教员薪水太低,要求加薪。还有几个地方工会提的要求,但这些要求,大多是属于福利的,或者发牢骚,那无法解决问题。你们应倾听别人的意见,要分析哪些要求是合理的而又可能办得到的,哪些虽合理但今天办不到,哪些是不合理的,然后提出来,能在工厂里解决就送到工厂,有的可以提到市委,有的就可以向党中央请示应如何办。我们是勤务员,你们是主人,我们考虑之后,认为可以办的就办,如果我们认为不好办,就要向主人讲清楚,不要将意见丢在海中,或者投入仓库。工人骂你们,说你们办不了事,提出的问题入了库,这是不好的。凡工人提出的要求,都应该答复,能办的就办,不能办的应该解释,这样才可以增加你们在工人中的威信。

  你们提出许多政府工作人员和企业行政人员依靠工人阶级的思想不明确,这个批评是对的。但你们自己也应该检查一下,你们依靠工人阶级的思想明确不明确,工会干部也应该作自我批评。如果你们依靠工人阶级依靠得很好,那人家就会靠你,你也没有搞好,那人家就不想靠你了。在工厂中是有矛盾的,可以有适当的斗争,但应强调团结,经过批评,经过斗争,达到团结。地方党委应加强对工会的领导,党中央准备讨论这个问题,要规定地方党委特别是城市党委一年要讨论几次工会工作。要有专人管工会工作,四中全会要讨论工会工作,全总要准备一下。

  工会干部要善于取得党的领导,你们中多半是党员,你们代表党在工会中工作,要取得党对于你们的领导。每个党委应有一个负责同志来管工会工作,你们应向党委作报告。

  各级工会均应有党组,基层组织也应有党组,产业工会地方委员会也应成立党组。区是否要建立工会办事处?这要根据需要来决定,不一定每一个区都要建立,有的区是要建立的,两个区建立一个也是可以的,看怎样方便就怎样建立,不方便就取消。

  资本家是另外一个阶级,是无产阶级的敌对阶级。从整个政治上说,工人阶级与资本家是合作的,我们应了解这点。今天总的任务是力争国际和平局面,我们要反对帝国主义、地主阶级与官僚资本主义,还要剿匪,有这样多事,有这样大的敌人,我们要与资本家 ── 工商业家交朋友,才有力量打敌人,才能实现总任务,这要与工人说清楚。总的讲,要联合资本家,要从团结出发,经过斗争,达到团结。资本家对工人不好,要做必要的适当的斗争,这可以有各种方式,但不提倡罢工,因为不用罢工是可以解决问题的。现在还有工人要罢工,据我们了解,大多数罢工是有理由的,除少数个别情况是由特务分子搞起来以外。大华纱厂的罢工,提醒了我们,工人教育了我们,不能批评他们错,如大多数工人坚持罢工,工会也不能反对,就让他罢两天。我们罢工两天,就怕罢垮了?我们不主张罢工,但也不能禁止罢工。工会干部应尽量想办法,奔走呼号,说服工人。解决不了,就打电话请示,再解决不了,坐火车上北京全总来解决。

  生产竞赛问题,有成绩,值得奖励,缺点也应指出。据立三同志谈:过去是突击性,加班加点,生产超过,突击完了,生产也就下降了,那就不好。生产竞赛不能光建立在加班加点的热情上,应加上高度的组织领导,提高技术,突击不能经常。此次马恒昌小组发动竞赛,这个经验是好的,这是正规竞赛,工会应领导这个竞赛。过去生产竞赛是自上而下布置的,而马恒昌小组则是自下而上发动起来的,它是与技术相结合的,能够保持经常性,不是单纯依靠增加劳动力的强度,马恒昌小组的生产竞赛方法比以前任何生产竞赛方法都搞得好,大大提高了一步,我们应该提倡这种产业工人的竞赛方法,应加以组织。各地可以组织马恒昌小组委员会,召集马恒昌小组代表会议,全总也可以召集一个马恒昌小组的代表会议,各地马恒昌小组派代表来开一两天会,大家讲讲话,研究一些问题,通过一下文件,有些问题不好解决,就由全总与工业部去商量。

  过去,工人有两个思想问题:一个是不愿将技术教给别人;一个是不愿别人批评自己的缺点。马恒昌小组打破了这两点。他将全部技术教给别人,打破了技术工人的保守观点,我们要学习苏联专家的态度,无保留地将技术教给我们。中国行会思想很厉害,教徒弟要慢慢教,怕别人学会,自己就失业了。把技术工人的行会思想彻底消除,是一个大革命。

  最后说一下军需工厂问题。回去与中央局及各地党委商量一下,军需部现在没有必要管很多工厂。在战时,大家早上喊上操:一、二、三、四,很有用,现在却可以考虑,工厂归军需部管是管不好的,以后可以由其他部门来管。另一个办法是仍归他管,但要管好,工会派几个人帮助。过去他们管得不好,但他们保证了军需供给,所以也不能只说他们不好,不要老批评、抱怨,有意见可以通过中央局、党中央来解决。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