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 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 家书选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刘少奇纪念馆>>著作选登>>刘少奇论党的建设
 
论党内斗争
(一九四一年七月二日、三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 引 言

  同志们:

  最近我们在党内提出了加强党员党性锻炼的问题。听说中央已通过了加强党性锻炼的决定,不久我们就可以收到。为了加强我们党员的党性锻炼,我们就要在党内开展一些具体的思想斗争,来反对各种违反党性的不良现象。但是我们怎样来开展党内的思想斗争就算正确,又怎样开展就算不正确呢? 这便是现在我所要讲的问题。

  大家知道,我们的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一个领导广大群众战斗的党。党为了要实现自己所负担的历史任务,便要和各种时期的革命的敌人斗争,便要和各种不同的革命的阶层与阶级联合。党从出生的那一天起,便没有一刻钟不是处在严重的战斗环境中。党与无产阶级是经常处在其他各种非无产阶级――大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农民、甚至封建残余势力的包围之中。这些其他各种阶级,便在同无产阶级的斗争或在同无产阶级的联合中,经过党与无产阶级内部不稳定的成分,侵入到党与无产阶级的内部来,在思想意识上,在生活习惯上,在理论上,在行动上,经常影响党与无产阶级。这就是党内各种错误和不良倾向的来源,这就是党内各种机会主义产生的社会根源,这也就是党内斗争的来源。

  党内斗争是党外阶级斗争的反映。

  我们的党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不只是同党外的敌人进行斗争,并且也同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的影响进行斗争。这两种斗争是有区别的,但都是必要的。如果我们党不进行这后一种斗争,不经常在党内进行反对各种不良倾向的斗争,不经常在党内清除各种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克服“左”的右的机会主义,那末,这些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左”的右的机会主义就会在党内发展,就要影响与支配我们的党,就要使党不能巩固发展,就要使党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就要危害党,使党腐败下去。这些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左”的右的机会主义就可能腐蚀我们的党或党的某些部分,就可能使我们的党或党的某些部分起质的变化,变为非无产阶级的组织。比如,欧洲的社会民主党,就是因为这样而被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所腐化,就是因为这样而变成了资产阶级式的政党,成为资产阶级主要的社会支柱。所以这种党内斗争,是完全必要的,也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那些企图避免党内斗争的想法,那些不愿批评别人错误以便换得别人也不批评自己错误的想法,是完全不对的。

  这种党内斗象,主要的是思想斗争,它的内容是思想原则上的分歧与对立。在党内,由于同志间原则上的分歧与对立,虽然可以发展到政治上的分歧,在某种情形下,甚至不可避免地发展到党内组织上的分歧,但是它的实质,它的内容,基本上还是一种思想斗争。所以没有思想原则分歧的党内斗争,同志间没有原则分歧的相互倾轧,就是一种无原则的斗争,无内容的斗争。这种无原则无内容的斗争,在党内是完全不必要的,对党是有害无益的,每一个党员都是应该切实避免的。

  党内斗争是保持党的纯洁与独立,保证党的行动在代表无产阶级最高利益的路线上进行,保持党的无产阶级性质所完全不可缺少的。为了这个目的,党内斗争还必须在两方面来进行,必须在两条战线上来进行。因为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是从两方面来影响党的,是从右面或者从“左”面来进攻党的,是在党内表现为右倾机会主义或“左”倾机会主义的。因此,我们的党内斗争,必须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同时又反对“左”倾机会主义。必须向这两方面斗争,才能保持我们党的无产阶级的性质。如果不是这样,如果我们只进行单方面的斗争,如果我们疏忽对任何一方面的警戒与斗争,非无产阶级思想就可以、而且一定从我们疏忽的一方面来进攻党,那也就不能保持党的纯洁与独立,不能巩固党。所以党是在不断的党内两条战线的斗争中巩固与发展起来的。

  斯大林同志说:“只有通过为维护一定的原则、一定的斗争目标、以及达到目标的一定的斗争方法的斗争,矛盾才能克服。在当前政策问题上,在纯属实际性质的问题上,可以而且应该和党内抱有不同思想的人作各种妥协。但是,如果这些问题和原则上的意见分歧有关,则任何妥协、任何‘中间’路线都无济于事。在原则性的问题上没有而且也不可能有‘中间’路线。应当成为党的工作基础的不是这些原则,便是另一些原则。原则问题上的‘中间’路线是引起思想混乱的‘路线’,是掩饰意见分歧的‘路线’,是使党在思想上蜕化的‘路线’,是使党在思想上灭亡的‘路线’。”

  又说:

  “我们党的历史就是克服党内矛盾并在克服这些矛盾的基础上不断巩固我们党的队伍的历史。”

  这就是党内斗争的必要性。

  关于党内斗争的这种必要性,关于党内自由主义与调和主义之如何要不得,在列宁、斯大林著作中说得很多,同志们可以去看,我在这里不多说。我现在所要说的问题,是怎样进行党内斗争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一个新的问题。现在大家来研究一下这个问题,是完全必要的。现在我不想全盘地来说明这个问题,而只是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经验,就我个人所观察到的,来提出我的意见。至于这些意见是否完全正确,还请同志们大家来讨论。
【1】 【2】 【3】 【4】 【5】 【6】 【7】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13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