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
 
1925年  二十七岁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1月15日  领导安源路矿工人举行第二次大罢工。这次罢工是因矿局拖欠工人工资,不发年终夹薪引起的。罢工之前,工人俱乐部曾向矿局提出:(一)当欠饷未发清时,萍矿运往汉冶及轮驳的焦煤一概停售,若售以发工饷者,则照常运驶;(二)当欠饷未发清时,须多出煤售卖以发工饷,卖煤之经济,并须公开;(三)欠饷每月二分五之息,须由一月十五日算起。矿局对工人的要求不加理睬。罢工两天后,资本家被工人包围,只得请求与工人代表谈判。刘少奇偕同陆沉、黄静源代表工人与矿局进行谈判。矿局答应在两星期内发清拖欠的工资,照发年终夹薪。安源工人又一次取得胜利。   3月12日  孙中山在北京逝世。   春  离开安源前往广州,代表汉冶萍总工会,参加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的筹备工作。   4月初  中华海员工业联合会、汉冶萍总工会、全国铁路总工会、广州工人代表会发起,于五月一日在广州召开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   4月12日  代表汉冶萍总工会出席广州各界举行的孙中山先生追悼大会,并在会上发表演说,指出中国国民尤其是工人受帝国主义压迫。中山先生领导我们向帝国主义进攻。帝国主义倒了,我们国家才可以独立自由。中山先生虽然死了,但中山先生的革命主义是永远不死的。从今天始我们要更加联合起来去完成此革命事业。

  4月21日  和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代表孙云鹏在《广州民国日报》刊登启事:“近日有人宣传全国铁路、汉冶萍尚无正式组织工会之消息,闻之不胜骇异。全国铁路总工会及汉冶萍总工会,已成立数年,所属各工会有组织会员二、三万人,为中国大产业团体,自来向外发表各种文件、宣言甚多,全国各报纸刊物均有详细记载,何得谓尚无正式组织工会之消息。近日所宣传各种谣言,实系故意诬蔑,淆乱社会听闻,而欲阻碍此次劳动大会之前进,故特登报声明。”

  4月29日  出席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第一次预备会议。代表筹备处简要报告参加本次大会的团体、代表人数以及经费筹集等情况,并提出全体代表五月一日参加群众示威游行活动,晚上同广东全省农民代表大会代表开工农联欢大会;以大会名义致电赤色职工国际;通电全国各工会团体等,得到与会者的热烈赞同。

  4月  在《中国工人》第四期上发表《“二七”失败后的安源工会》一文。文章指出,“二七”罢工失败后,各地工会差不多都被封闭,或无形消灭。反动势力弥漫全国。安源工会处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不独没有被资本家取消已得的利益,并还争得不少的胜利条件,如矿局每月津贴工会教育经费,给工人增加工资等。俱乐部还创办了不少事业,如设立工人学校七所、工人读书处五处、工人图书馆一所,建筑大讲演厅一所,办有消费合作社二所,还组织有青年部、纠察团、裁判委员会等。各种大的会议和示威运动,仍是继续公开的举行,并无一时停顿。安源工人不独强固了自己的工会,而且竭力向前发展,大力支援各地工人斗争。文章指出,安源工会所以能在“二七”失败后办得这样好、主要原因就是“工友能够齐心,能够奋斗,又能够看清环境”。在军阀、资本家向工人进攻时,能够立取守势,团结内部,教育工人不要骄傲,不给敌人以破坏之机;又能乘着资本家与军阀勾结未深,内部党派分歧之际,拿拢地方绅商,制止资本家之破坏。文章最后说:“我相信,无论哪处的工友只要能够齐心、奋斗,并能服从指挥,看清环境,也一定能够致胜,能够办得安源工会那样好或还要更好。”

  在《中国工人》第四期上发表《悼孙中山先生》一文。文章称孙中山先生是为中国民族谋独立自由、向帝国主义与军阀行猛烈攻击之国民革命领袖。他尊重劳工利益,颁布工会条例,发表辅助工人团体发展的宣言。他的逝世加重了中国工人阶级以后的责任。我们要拥护中山先生的主张,依照中山先生的策略,继续中山先生“革命数十年如一日”的精神,整齐队伍,不断向帝国主义与军阀奋斗。中山先生的主张,工人阶级的胜利,仍然在我们的努力奋斗中实现。

  5月1日  上午,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的全体代表和出席广东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及广州工人、四郊农民、革命士兵、学生共十万余人,举行盛大游行,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下午,工农兵代表联席会议在广东大学举行。会议通过的《工农兵大联合决议案》指出:“打倒军阀和国际帝国主义的革命,解放劳苦群众的革命,只有工农兵一致团结,才能成功。”

  5月2日  出席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和广东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联合举行的开幕式,并与苏兆征、廖仲恺、王一飞等被推选为大会主席。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讨论今后中国工人运动的策略方针及谋全国工人阶级的大团结。到会代表二百七十八人,代表各地工会一百六十四个,代表有组织的工人五十余万。

  5月3日  与苏兆征、邓培、邓中夏等十二人,以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主席名义致电赤色职工国际:中国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第一次会议一致通过决议,参加国际无产阶级革命的队伍。

  5月5日  在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上作关于“工人阶级与政治问题议案”的报告。议案指出:“工人阶级必须作政治斗争,每个经济斗争同时一定要成为政治的斗争。工人阶级的完全解放,只有在推翻资产阶级,自己掌握政权之后。”  在帝国主义和军阀统治下的中国,“民族革命是唯一的出路,这个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工人阶级应该参加这个革命。”争自由运动是工人阶级目前应做的工作,要争取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罢工自由。这个议案被大会一致通过。

  5月7日  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闭幕。大会通过工人阶级与政治斗争、经济斗争、组织问题、工农联合、铲除工贼、工人教育等决议案,并通过《中华全国总工会总章》,正式成立了中华全国总工会。选举林伟民、苏兆征、刘少奇、邓中夏等二十五人为执行委员会委员。同日,执行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选举林伟民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刘少奇、邓培、郑绎生为副委员长。

  出席广东各界举行的五七国耻纪念大会。到会工人、农民、军人约两万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廖仲恺、中共中央委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谭平山、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代表刘少奇、广东省农会代表黄学曾相继在会上发表演说。

  5月11日  同林伟民、邓中夏、张国涛、苏兆征等出席中国海员工会为欢迎俄国火油船工友举行的宴会,并发表演说,感谢俄国工友为打破帝国主义对中国的经济封锁而运油来华,指出:帝国主义用种种手段侵略中国,压迫中国人民,独有俄国主张联合世界被压迫阶级,共同向世界帝国主义进攻,以解除人民的痛苦,援助我国工友,故我们极为欢迎。

  5月15日  上海内外棉第七厂日本资本家,为了镇压工人的罢工斗争,开枪打死著名工人领袖、共产党员顾正红,打伤工人十多人。从而酿成了爆发五卅运动的直接导火线。

  5月中旬  受中华全国总工会委托,到上海筹建中华全国总工会上海办事处。到上海后,被中共中央派往青岛领导日商纱厂的工人罢工。到青岛后,中共中央又电令他立即返回上海,参与领导上海的工人罢工斗争。

  5月30日  上海工人、学生和其他群众代表举行反帝示威游行,遭到英国巡捕开枪镇压,死十多人,重伤几十人,造成震动中外的五卅惨案。随后,形成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

  6月1日  上海总工会公开成立,李立三任委员长、刘华任副委员长兼组织科主任、刘少奇任总务科主任(相当于秘书长),主管文牍、庶务等五、六个股的工作。

  上海总工会发表宣言及告全体工友书,声讨帝国主义的暴行,并宣布全市举行总同盟罢工。接着,学生举行罢课,商人举行罢市。

  6月7日  上海总工会和上海各路商界总联合会、全国学生联合总会、上海学生联合会成立了上海工商学联合会,作为协调和领导上海人民举行罢工、罢市、罢课斗争的统一组织。工商学联合会发表宣言,提出惩凶、赔偿、取消领事裁判权等十七项交涉条件。此后,上海各个工厂纷纷举行罢工,参加罢工的职工达二十五万人。

  6月15日  上海总工会发表启事:“救济工人需款甚钜,请各界更为拥跃输捐为幸,本会会址在闸北宝山路宝山里二号。”

  6月19日  携款往闸北新民路,给英美商电车罢工工人发放补助费,有一千零六人领款。

  上海总商会宣布将于六月二十六日单独提前开市。

  6月20日  主持上海总工会代表大会,报告大会讨论事项:一、总商会将于六月二十六日开市,工界应持何态度;二、发放工友救济费应有良好秩序;三、工人罢工须有良好的组织,否则一经外来压迫,即行涣散,我等应讨论如何使组织严密而坚固。会议议决,不管商界开市与否,工界决不依赖,要坚持罢工到底。

  6月26日  上海总工会发出紧急启事称:商界决于今日开市,并发布宣言,表示援助停工工人,本会代表大会早已议决,无论商界开市与否,若不达完满目的,誓不上工,并已宣告全国。现全国已一起奋起,罢工扩大。我工界深知爱国之责任重大,痛愤之余,更当奋发,惟罢工日久,处境日艰,希望全国各界熟察此情形,更予充分援助。

  7月6日  中华全国总工会上海办事处开始办公,负责指导北方及长江流域的工会工作。上海办事处是全国总工会第二次执行委员会议决议成立的,并指定刘少奇、李成、孙良惠等负责组织。

  7月7日  中华全国总工会上海办事处向全国各工会发出快邮代电,反对北京政府草订的工会条例中,规定职工作工三年并在三十岁以上者方能入会等无理限制。指出:“工会为保障工人利益之机关,凡属工人自应有一律加入工会为会员之权利,不应以从事职业时间及年龄而加以限制。”代电要求各地工会趁此条例尚未正式决定公布之时,群起奋争,务期达到修正之目的。

  8月1日  上海总工会接待来访的全俄职业联合会代表。在与俄国代表谈话时指出:中国工人现处被压迫地位,从最近情形看,已有解放希望,现正奋斗以求达到目的。这次罢工,实为求民族解放的运动,参加者有商人、学生、工人,尤以工人为主力军。尽管帝国主义常用种种方法及利用流氓来破坏工人组织,但上海罢工仍能坚持下去。

  8月10日  上海总工会根据中共中央改变斗争策略的指示精神,发表宣言,提出九项复工条件:“(一)无条件交回上海会审公堂;(二)租界内有出版、言论、集会、结社之自由,(三)租界华人须与外人有同等之参政权利;(四)承认工人有自由组织工会之权,并承认工会有代表工人之权;(五)工人一体复工,不得因此次罢工开除工人;(六)发给罢工期间工资百分之五十;(七)增加工资百分之十五,工资一律发给大洋,(八)优待工人,尤须改善女工、童工工作条件;(九)赔偿死伤学生、工人。上列条件如能满意达到,则当一律复工。”

  8月20日  下午,接待岳州路经纬纺织厂女工三十余人。由于工部局停止供电,该厂五百余人已有三个月未做工,急需救济。刘少奇一面派人向济安会交涉发给该厂工人补助费,一面派人往该厂工会调查确切人数。

  8月22日  上海工团联合会指派工贼、流氓持手枪斧刀等凶器闯入上海市总工会,打伤工作人员,捣毁办公室。总工会被捣后,在会人员一面保持现场,向当局报告被捣毁及殴伤、失款等情况,请予查缉;一面发出传单,召集紧急会议商讨对策。李立三、刘少奇等仍坚持照常到会办公。

  8月24日  上午,同李立三、刘贯之、杨剑虹等应邀往淞沪戒严司令部,谈工人罢工及流氓捣毁总工会事。下午,陪同上海地方检察厅派出的检察官,勘查总工会被毁情况,要求检察厅依法究办。

  8月26日  上海市总工会被捣毁后,中华全国总工会上海办事处向全国各工会、农会、学生会发出通电,以唤起各组织对破坏者的声讨。同时上海市总工会组织了八十人的工人纠察队,日夜维护市总工会的安全。

  8月29日  上午,主持华商纱厂工人代表会议,提出华商纱厂快要复工。复工以前,必须对厂主提出一些要求,否则,厂主将会有不利于工人及工会积极分子的举动。但是所提条件应当能够做得到,与其提出厉害的条件不得解决,不如先提较小的条件,以得胜利。

  下午,继续主持华商纱厂工人代表会议,宣布李立三赴京催促颁布工会条例, 会议讨论了复工问题, 议决六项复工条件:(―)承认工会有代表之权;(二)停工工人一律复还原职;(三)发给停工期内工资(总工会决定每人六元);(四)工资尾数照大洋发给;(五)增加工资十分之一与日本织厂一律;(六)男女工赏平等。如厂方承认,即可按时上工。

  9月6日  主持华商纱厂工人代表会议。在报告中说:上月二十九日提出的六项条件,经过连日磋商,除罢工期间工资一项外(厂方只承认二元),其余五项总商会业已承认担保,现因时间迫促,若再坚持原议,事实上窒碍殊多,特召集各厂代表前来商议,希望此事务须在电力末通以前解决。

  9月8日  主持上海总工会所属各工会代表大会,报告七日在爱多亚路(现延安路)示威游行时,工友被英巡捕打伤的情形。会议议决:由总工会派代表往各团体,请一致援助;由总工会联合各团体,派代表向官方请愿,要求提出严重交涉;坚持并争取扩大英商工厂的罢工,不达胜利目的不止;所有已上工之工厂工友,每人每月捐一日工资,帮助英商工厂罢工工友。

  9月10日  主持英商工厂工人代表大会。在讲话时指出:罢工以来,我们又有许多同胞惨遭杀害,九月七日,英巡捕又在爱多亚路枪杀工人。因此,尽管华商工厂和日商工厂的工人都已上工,英商工厂工人不得不继续坚持罢工。

  9月12日  召集日商工厂工人代表会议。在会上讲话指出:我们这次罢工取得了胜利,现在要进厂做工了。但各工友不要以为有了工会就骄傲起来,因为现在我们的工会还未十分稳固,现在资本家还是想使用种种手段来破坏。所以我们要对工会加以整顿,努力使工会更加坚固。

  9月13日  出席上海铁厂总工会成立大会,报告上海总工会成立经过,报告说: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议决组织上海总工会,五月八日筹备会时仅有二十四个工会,现已达百数十个,共有工人二十三万人,今后更须组织得紧密、团结坚固。

  9月18日  下午,接待洋务工会工人数百人。这些工人因久未领到救济费,生计困难,到总工会要求救济。刘少奇告诉他们,现正筹款,将在最短时间内发放救济费。

  晚,淞沪戒严司令部奉北京政府密电,强行封闭上海总会,逮捕工会职员刘贯之等,通缉总工会领导人,并限令上海总工会所属的一百二十多个分会即日自行取消。随即总工会致电北京政府、广州国民政府及各人民团体、各报馆,指出上海市总工会“乃上海二十万爱国工人所组织,成立已四个月,参加国运动,维持罢工秩序,严守法律,绝无轨外行动。兹当外交垂危,正赖民气为后盾,乃地方长官无端加以摧残,使二十万工人失其维系,贻地方治安以隐忧,且予爱国运动以重大之打击,使外强得以乘机施逞。为此迫切,恳请主持公道,予以实力之援助。”之后,中华全国总工会及上海各工会、各界团体纷纷致电北京政府和淞沪戒严司令部,要求启封上海总工会,并且致电全国各界予以声援。

  9月25日  在香山同乡会馆内召集秘密会议,讨论对于总工会被封,刘贯之、杨剑虹被捕及工人被开除等事的抗议办法。

  10月16日  《上海总工会三日刊》发表题为《刘少奇的奋斗》的报道:“本会总务科正主任刘少奇在本会未被封以前,早就患重病在身,但因工人利益要紧,宁肯牺牲个人,抱病工作。自本会封后,因工作过劳,病势严重。而刘少奇不仅不因病辞工,更日夜不休息片刻,检阅各种稿件,亲往工人群众中接洽各种事件。”

  11月  因患肺病,同何宝珍回湖南养病,住长沙文化书社。

  12月16日  在长沙被湖南省军阀赵恒惕的戒严司令部逮捕。刘少奇被捕后,中共中央、中华全国总工会和湖南省中共组织立即奋力营救。全国各地各界团体纷纷通电谴责赵恒惕,要求释放刘少奇。这样的通电有时一天就达四十多份。刘少奇的妻子何宝珍、六哥刘云庭也加紧四处奔走,托请亲友、同乡,设法营救。

  12月17日  中共湖南省执行委员会何叔衡、肖述凡等,将刘少奇被捕消息立即通过长沙《大公报》披露,以防敌人暗中加害,并动员社会舆论声援。报载:“上海总工会总务部主任刘少奇,近患肺痨,日前偕其妻室回湘养病。昨日下午一时,刘往贡院西街文化书社购书,入门不一刻,突来稽查二人,徒手兵一名,扭往戒严司令部。至其被捕原因,尚不得知。”“闻刘系宁乡人,为肄业于长沙明德学校,近年居沪,为各项群众运动之领袖云。”

  12月25日   省港罢工委员会在广州出版的《工人之路特号》第一百八十二期上发表消息说:“中华全国委员会副委员长刘少奇君,在第二次劳动大会后,即回上海组织上海办事处。五卅惨案发生,刘君日夕奔走,尽力尤多。近因积劳成疾,回原籍湖南养病,不知为何被赵恒惕忽派人加以拘捕。现上海办事处已来电乞救。”

  12月  中华全国总工会致电赵恒惕:“长沙赵省长鉴,敝会副委员长刘少奇君此次回湘养疴,闻被贵处误加拘捕,乞即查明释放。”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