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谱 刘少奇传略 回忆怀念 评论研究 著作选登 历史瞬间 手迹手书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
 
1967年  六十九岁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1月1日  中南海内的造反派在刘少奇住处的院墙上张贴“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等大标语。三日晚,在戚本禹等指使下,造反派第一次批斗了刘少奇、王光美。六日,清华大学的造反派谎称刘少奇女儿车祸致残,将王光美骗出中南海扣押并批斗(后在周恩来干预下释放)。

  1月5日  致信毛泽东:“北京建筑工业学院井冈山红卫兵总部来信,要我在一月七日四时以前到该院作公开检查。另有该院八一团红卫兵来信,也要我到该院作检查。我是否到该院去作检查?请主席批示。”毛泽东六日批示周恩来:“总理:此件请你酌处。我看还是不宜去讲。请你向学生方面做些工作。”周恩来于七日凌晨接见北京建筑工业学院学生代表,制止了逼迫刘少奇到该院作检查的行动。

  1月12日  戚本禹在钓鱼台十六楼召集中共中央办公厅一些人开会说:刘、邓、陶在中南海很舒服,你们为什么不去斗他们?当晚,中南海内的造反派强行闯进刘少奇住处,第二次围攻、批斗刘少奇夫妇。

  1月13日  毛泽东派人接刘少奇到人民大会堂谈话。刘少奇在谈话中提出:(一)这次路线错误的责任在我,广大干部是好的,特别是许多老干部是党的宝贵财富,主要责任由我来承担,尽快把广大干部解放出来,使党少受损失;(二)辞去国家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毛泽东著作编委会主任职务,和妻子儿女去延安或者家种地,以便尽早结束文化大革命,使国家少受损失。毛泽东要刘少奇“好好学习,保重身体”,对所提要求未表态。

  3月16日  中共中央印发所谓 《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自首叛变材料的批示》和附件,把一九三六年八月至一九三七年三月薄一波等经中共中央批准先后出狱错定为“自首叛变”,并把它作为刘少奇的一大罪状。从此在全国到处刮起“抓叛徒”的恶风。林彪、江青等还诬称有一条所谓“刘少奇叛徒集团组织路线”,由此制造了“新疆叛徒集团”、“东北叛徒集团”、“南方叛徒集团”等重大冤案。

  3月21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将有关刘少奇“历史问题”材料交一九六六年十二月成立的“王光美专案组”调查研究。这个专案组在江青、康生、谢富治等人的直接控制和指挥下,成为“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

  3月28日  致信毛泽东,驳斥张春桥等人在电影《清宫秘史》评价问题上的造谣诬蔑,澄清事实真相,说:“我看过《清宫秘史》这个影片,记得是在主席处开会回来,在春耦斋看的,看时已是下半夜,看完天已大亮,后半部看得不大清楚。一起同看的,有总理周恩来同志,似乎还有胡乔木等人。看完就散了,我们都没有讲什么。”“我根本没有《清宫秘史》是爱国主义的这种想法和看法,不可能……讲这个话。”

  4月1日  《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发表戚本禹的文章《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反动影片〈清宫秘史〉》。文中用 “八个为什么”归纳了所谓的刘少奇“八大罪状”,攻击说:“你根本不是什么‘老革命’!你是假革命、反革命,你就是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

  从4月起,报刊上开始不点名地对刘少奇批判攻击。

  4月6日  中南海内的造反派再次批斗刘少奇,勒令他自己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改变作息时间,并要他回答戚本禹文章中提出的“八个为什么”。刘少奇按历史事实逐条据理驳斥。当造反派问到所谓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时,刘少奇说:“这个问题简直是岂有此理。六十一人出狱之事,是经过党中央批准的。在日寇就要进攻华北时,必须保护这批干部,不能再让日寇把他们杀了。当时王明路线使白区党组织大部分受到破坏,这些同志是极宝贵的。中央许多领导同志都知道,早有定论嘛。”

  4月9日  获悉清华大学要组织三十万人大会批斗王光美,愤慨地说:“我有错误我承担。工作组是中央派的,光美没有责任,为什么让她代我受过?要作检查,要挨斗,我去!我去见群众!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死都不怕,还怕群众?”他还对家人说:“将来,我死了以后,你们要把我的骨灰撒在大海里,像恩格斯一样。你们要记住,这就是我给你们的遗嘱!”同时又对子女们说:“你们要记住:爸爸是个无产者,你们也一定要做个无产者。爸爸是人民的儿子,你们也一定要做人民的好儿女。永远跟着党,永远为人民。”

  4月10日  清华大学的造反派组织了号称三十万人的批斗王光美大会,数百名领导干部同时陪斗。

  4月12日——18日  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林彪、江青、陈伯达、康生、张春桥等人先后讲话,罗织和批判刘少奇、邓小平的所谓“罪行”。

  4月14日  针对戚本禹文章中提出的“八个为什么”,向造反派交出一篇答辩材料,逐条说明事实真相。其中在回答“为什么提出和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说:“我现在也还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看到一篇能够完全说清楚为什么犯路线错误的文章。在八届十一中全会批判了我的错误之后,又有人犯同样性质的错误,可见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将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阅读毛主席指定我要读的其他书籍和报刊的有关文章,以便能够完全在思想上弄清楚这个问题,并且认真地在革命群众实践中去加以检验。那时我才能答复我为什么在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犯了路线错误,又如何改正这个错误。”这份答辩材料当时由工作人员抄成大字报在中南海内贴出,但几小时后就被撕成碎片。此后,刘少奇被完全剥夺了申辩的权利。

  5月8日  《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发表编辑部文章《“修养”的要害是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以批判《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书为名,不点名地批判刘少奇。

  5月11日  中共中央发出通知,说《〈修养〉的要害是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一文是经过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讨论通过的重要文章,要求各单位“认真地组织学习和讨论,进一步深入地开展对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大批判运动”。十八日,《人民日报》、  《红旗》杂志发表编辑部文章《伟大的历史文件》,以“中国赫鲁晓夫”为代名词,对刘少奇进行上纲上线的批判。此后,全国各报刊陆续发表了大量批判刘少奇的文章,并在群众中开展了主要针对刘少奇的“大批判运动”。

  7月4日  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通知刘少奇说,党中央的意见要刘少奇向北京建筑工业学院“新八一战斗团”写一个检查。八日,刘少奇写出一份“向北京建筑工业学院新八一战斗团及革命师生员工的检查”,再次对“文化大革命”初期派工作组等问题承担了责任,说:“去年七月十八日以前的一段时间内,毛主席不在北京,党中央的日常工作,是由我主持进行的。”“在工作组派出之后的五十多天中,我是一直支持工作组的,这样就增加了工作组犯错误的可能性和严重性。”“我对自己所犯的这次错误,直到去年八月五日毛主席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出来后,我才开始理解的。在此以前,我是不理解我犯了这样严重的错误。”这份检查被造反派指责为“假认罪、真反扑的铁证和宣言书。”

  7月16日  针对北京建筑工业学院造反派组织的无理要求,致信汪东兴说,鉴于第一次检查被说成是“反扑”,不准备再向这个组织作第二次检查。

  7月18日  江青、康生、陈伯达趁毛泽东离开北京之机,组织批斗刘少奇夫妇的大会,并实行抄家和人身迫害。刘少奇在被拉去批斗前对王光美说:“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批斗会后,刘少奇被与家人隔离,单独看管,失去了行动自由。

  7月20日——24日  三次致信汪东兴,要求他把北京建筑工业学院“八一战斗团”的多封信件和造反派围困中南海“揪刘”的情况转报中共中央,请中央决定处理办法,均未获答复。二十日夜,戚本禹等派人冒充“革命群众”,强要刘少奇写检查,遭到拒绝。

  7、8月间  在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的煽动下,北京和外地的上千个造反派组织成立了所谓“揪刘火线”,纠集数以万计的人包围中南海,扬言要刘少奇“滚出中南海”。

  8月5日  造反派在天安门广场召开了号称有百万人参加的批判刘少奇大会。与此同时,中南海内再次组织了“批斗刘、邓、陶大会”。

  8月8日  致信毛泽东并中共中央,进一步表明政治态度:“当我看到说我的目的就是要 ‘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反毛泽东思想’、‘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要阴谋篡党篡国’等,我是不能接受的,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而我想的都是同这些相反的。”“我没有在党内组织任何派别,没有在党内进行任何非法的组织活动。”信中正式提出“请求毛主席、党中央免除我党内党外的一切职务”。

  9月13日  王光美被正式逮捕,子女们被赶出中南海到各自的学校接受批判审查。十一月王光美转押秦城监狱,从此刘少奇一个人被看押在住所。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