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邓小平纪念馆>>影音再现

《永远的小平》解说词(3)――邓家的天伦之乐 

2004年07月13日12:56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广安)

  邓小平少年时离家远游,后来投身革命,等到他再回到四川时,父母双亲已经亡故,故乡尚有一未见面的继母和两个妹妹。倒是弟弟邓垦曾经在上海和延安与他匆匆见过两面。

  (访邓垦同期声)

  “虽然我们是亲兄弟,但是在一起的时间是非常非常少。刚才我讲了,我才七、八岁,他十几岁就离开了,一离开就是十一年,十一年。一直到1945年,七大以后,开一中全会,他从太行山回到延安,开会。开一中全会,因为那时候他被选为中央委员嘛!回来参加一中全会,这是1945年。你看1931年见面以后就分手,一直到1945年,相隔15年,才见第二面。在延安那个见面非常仓促,那时候很快日本就要投降,马上就要回太行山,匆匆忙忙见了几面,又分手,又分手。解放战争时期,我在东北,没有接触,没有见面。就是1949年,我进关以后,进驻西南的时候(才见面)。所以,弟兄之间接触的时间很少,了解的情况也不多。”

  平时邓小平是一个说话不多的人,游子思亲的情感也不轻易在脸面上流露。西南解放后不久,已经是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的邓小平,在百忙中还惦记着家中的亲人。

  (访邓先群同期声)

  “他是1949年底就到了重庆。到重庆以后,后来就有一个什么人,是二野的,就到我们家里去。说,小平同志已经到了重庆了。就说,我们可以出来,让我姐姐出来上学,我也出来。后来我姐姐出来就到了西南军大,我就出来以后就上学,就一直跟着我大哥。”

  邓小平把继母夏伯根和两个妹妹接到重庆,从此夏伯根便一直住在他们家中。两个妹妹则被他安排进了革命队伍新办的学校。

  (访邓先芙同期声)

  “大哥就说,你们呐,开玩笑一样的。你们要先把脑筋洗了再说,你们先要改造思想,我三哥他们就叫洗脑筋。我嘛,就叫我们要学猴子变人,改造思想。”

  (夏伯根照片)

  夏伯根只比邓小平大5岁,虽是继母,邓小平依然如亲生母亲一般的孝敬。

  (访邓林同期声)

  “他们岁数相差很小的,几岁而已。但是,我父亲对她是很尊敬的,和我们一起就喊……我们都喊奶奶。后来有了第四代以后都叫老祖,我父亲也跟着一起就叫老祖。对我奶奶,我父亲倒是真的很尊敬,关系特别融洽。我妈妈有时候生活上有些什么事情,跟我奶奶谈,儿女的婚姻大事跟我奶奶谈,哪个孩子缺什么衣服了,该置办点什么了,都跟我奶奶商量,我们家关系非常融洽。我从来没有见过,(父母)和我奶奶有过什么争执。我奶奶也是非常明白的一个人,该问的她问,不该问的,她就用眼睛观察,她该怎么做。所以,我们这个家是非常和谐的。”

  夏伯根生活在邓家,成了他们家中重要的一员,成了邓小平夫妇料理家务的帮手。文革中,邓小平被下放江西劳动,夏伯根也一同前往。

  (访邓垦夫人同期声)

  “发配到江西,他提出的唯一要求吗?对,唯一的要求。问他你有什么要求?要离开中南海了,要发配到江西去了,你还有什么要求?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把老妈妈带去,其他没有说要把他的孩子带去。”

  1997年2月19日,邓小平逝世,已经98岁高龄的夏伯根当时已患了老年痴呆症,但她却在冥冥之中以一种的特殊的方式对先她而去的儿子表达了深深的眷念。

  (访邓先群同期声)

  “她那时候已经老年痴呆,可是也奇怪,那时候她已经基本上认不出人了。那天,奇怪地很,虽然是老年痴呆,但一直她都还吃饭。就从那天,不吃饭了,也不喝水,很奇怪。大概这么搞了好几天,不吃不喝啊,最后就送到医院了,结果(只有)下食管。不知道,也可能她知道。”

  2001年春,夏伯根老人辞世,享年101岁。

  (访邓垦同期声)

  “就是解放以后,那一次不知道是陪什么外宾,到了广西。回北京的途中,在武汉停了一下,住在东湖招待所。告诉了我,我去看望他。那一次,他是专门到我家住的地方来过一次,他也没有多少话说。看到屋子,到处看了一看,他说,你这个房子还可以嘛。我住的那个房子,是过去旧中国法国领事馆,一个副领事住的宿舍。广西的芋头,大芋头很好,他还带了几个芋头给我,还带了……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我记不得了,就是广西的土特产,他带到武汉来了,专门给我的。有那么一件事,其他的没有什么了。”

  邓小平从不插手兄弟姐妹工作待遇方面的事情,他更看重一个人的品格和奋斗,他会为他们取得的每一个进步而感到高兴。

  (访邓垦同期声)

  “关心嘛当然很关心了,不过具体事很少,具体事很少。待遇问题啊,从来没有哪个关心过我的待遇问题,他也不应该管这个事,我也没跟他讲这个事情,我没有这个印象。”

  (访邓先群同期声)

  “他很体贴照顾人的,你说他平常没有什么话,也听不到他跟你说几句贴心的话,但是,都装在他心里头。你能体会到他对你深深的爱,对你的关心。我是我们家包括我的侄子侄女当中,当然外来的不算,我是第一个入党的。那次就是(他说),小姑姑可是我们家,你们当中第一个入党的啊,他心里非常有数。每年到放假了,他都要问一问考试成绩怎么样?他在关键时候他都要了解了解情况。”

  (访张仲仁同期声)

  “对我们我觉得还是很严格的。比方说,我从人民大学毕业以后,他问我到哪里?我说我想到中央办公厅。老爷子问我说,他们分你到哪里?我说是到国家档案局,政府的。他说也可以,政府还是一样的,就到政府去。”

  张仲仁后来一直在四川省档案馆工作。

  “实事求是”“无私无畏”,这是邓小平八十寿辰,兄弟姐妹赶来为他祝寿时,他书赠给弟妹们的。平时天隔数方,都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邓小平很看重难得的一聚。

  (访栗前明同期声)

  “1972年我有机会经过四川,到武汉,然后到南昌,这就有几个小故事了。见了面,这时候他已经不下工厂劳动了,那时候林彪已经倒台了。但是,我去的时候是6月18号,天特别热,我穿的裤头和背心都湿透了,拿着从四川带来的酒什么的。一见面,他就好高兴啊。卓琳大嫂说,去上楼去冲个凉水澡。老爷子就说,北方人哪能冲凉水澡,他不习惯。然后提了两个暖水瓶,就给我往水池子里倒,倒了以后,我就冲。所以我就感觉到感情特别深。然后,中午需要吃什么饭。我们大嫂说,前明,你需要吃什么饭?老爷子马上就说,北方人嘛,就是吃饺子嘛,咱们包饺子。”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邓小平夫妇对弟妹们的关心是多方面的。

  (访张仲仁同期声)

  “我觉得我们大哥大嫂,对我们那是真好。说真的,就像父母亲一样那么好。我们的小孩都是四个月以后,就都送到北京,就是他们给我们带。我想:老爷子、卓琳还有奶奶,给我们带小孩,一个就是减轻我们的负担;第二个就是叫我们集中力量,好好工作。”

  (访栗前明同期声)

  “他对小孩是最喜欢的,所以我的女儿和儿子,都是在他家里带大的。女儿是从1965年呆到1967年,他被打倒以后,从中南海被赶出来,我们在中南海的大门口把她接走的,这是女儿。儿子呢?是1976年,他是1972年生。到1976年的时候,也是(他被打倒)就接回来了,所以他最喜欢小孩,谁家的小孩他都希望在他那里养。”

  (访邓先群同期声)

  “他身边离不开孩子,特别喜欢孩子。你看平常跟我们没有什么话说,他跟孩子可有话说了,逗、抱。每天呢,老爷子还没起床呢,我大嫂就把(小兵)抱到他被窝里去。那时候,抱到被窝里去,挺好的。”

  (邓家照片)

  邓小平非常喜欢大家庭中暖融融的气氛,喜欢一家人住在一起。和孩子们在一起,邓小平总是无比的开心。

  (访张宝忠同期声)

  “每一个礼拜到中南海去看一次电影,礼拜六。那一车,拉了十几个人呢。那帮小孩也小,这有缝塞一个,那儿塞一个,大家也看出这个家庭很幸福。我(看到这个情景)也觉得,感到好像这个幸福也有我一份。”(未完待续)  
(责编:崔晨光、赵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