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综合研究

论邓小平同志思想政治教育思想

刘 吉 

2006年08月17日14:27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内容提要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不断地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是邓小平同志的一贯思想。他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地位与作用、教育目标、教育原则、教育对象、教育内容都提出了许多新思想、新观点,这些理论对于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指导意义。

  关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地位与作用。邓小平同志强调要加强,不能削弱。他指出:“我们一定要把思想政治工作放在非常重要的地位,切实认真抓好,不能放松。”

  关于思想政治教育的目标。邓小平同志坚持把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主要目标。他指出:“我们的教育目标是‘四有’,其中我们最强调的是有理想”。

  关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原则。邓小平同志指出:在思想政治工作中“一定要注意引导”,只能说服,不能压服;说理不能吞吞吐吐,要旗帜鲜明;“不搞争论”,要用事实讲话。

  关于思想政治教育对象。邓小平同志十分注重对各级干部的思想教育,他指出:“中国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所以,“要把干部教育好”。

  关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邓小平同志十分强调要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他指出:“学马列要精,要管用”;要完整、准确地掌握和运用毛泽东思想;要在继承中发展马克思主义。邓小平同志就是继承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典范,他以无产阶级政治家所特有的坚定信念、睿智机敏和求索精神,创立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邓小平同志早在1986年视察天津时指出:“改革,现代化科学技术,加上我们讲政治,威力就大多了,到什么时候都得讲政治。”最近江泽民同志也提出“要讲政治”,并说:“没有强有力的政治保证,经济建设是搞不好的。”不难看出,重视与加强思想政治建设是我们党一贯坚持的重要思想。

  在改革开放中,邓小平同志十分重视思想政治教育。他始终提醒全党要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提出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规模宏大的舞台上,邓小平同志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既在经济领域成功地设计、执导了一场场威武雄壮的活剧,概括出许多新理论,也在政治教育工作中成功地设计、执导了一幕幕别开生面的场景,提炼出许多新观点。这些论述,对于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指导意义。

  一、思想政治教育的地位——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我们的政治优势。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思想政治教育只能加强,不能削弱。这是邓小平同志的一贯思想。

  我国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个极其复杂而艰巨的任务。许多旧的问题需要解决,新的问题更是层出不穷。因此,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明确指出:“需要在人民内部广泛地加强思想政治教育”,“我们一定要把思想政治工作放在非常重要的地位,切实认真做好,不能放松。这项工作,各级党委要做,每个党员都要做,要做得有针对性、细致深入和为群众所乐于接受。”邓小平同志关于在新时期加强思想政治教育的思想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要通过思想政治教育,保证党的工作重点切实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保证全国人民能够一心一意地搞经济建设,并坚定不移地沿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向前走,营造全国上下同心协力建设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政治氛围;同时培养造就热心搞四化、坚持搞四化的社会主义新人,以便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繁荣提供精神动力和政治保证。唯其如此,所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思想政治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队伍必须大大加强,决不能削弱。”

  邓小平同志关于新时期思想政治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必须加强,不能削弱的思想,集中表现在思想政治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围绕着党的中心工作、经济建设进行,为党的中心工作、经济建设有效服务和有力保证上。具体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引导教育全党全国人民跟上党的步伐,同心同德,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早在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作准备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小平同志就高瞻远瞩地指出:“实现四个现代化是一场深刻的革命”,“必然会出现许多我们不熟悉、预想不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对此我们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全党同志一定要“重新学习”。“几十年的‘左’的思想纠正过来不容易,我们主要反‘左’,‘左’已形成了一种习惯势力。”“习惯了,人们的思想不容易变”,历史上,由于“左”的干扰和影响,我们有过离开经济建设中心的沉重教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们走上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这期间,思想教育发挥了积极的重要的引导作用。今后,我们要继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还需要发挥思想教育的积极作用。正如江泽民同志所指出的,通过思想教育,“创造更加充分的政治条件和提供更加强有力的政治保证,确保全国人民一心一意地把经济建设更好更快地搞上去”。

  ——引导教育人们珍惜、维护改革开放所必需的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我国建设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需要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粉碎“四人帮”后,我国政治稳定,社会安定,但影响、干扰安定团结政治局面的因素还存在,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还很不巩固”。要解决这些问题除了必要的行政措施和法律手段之外,大量的思想认识问题要通过教育去解决。早在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同志就指出,实行改革开放,“没有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就不能安下心来搞建设”。因此,要进行政治教育,特别是宣传、教育、理论、文艺部门,要对安定团结的必要性进行更多的思想理论上的解释,把促进安定团结作为自己的一项经常性的基本的任务。

  ——引导教育人们在四化建设中坚持社会主义方向。邓小平同志指出:“在改革中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现在我们搞的现代化,是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我们有党中央的正确领导。有党的基本路线的指引,我国人民有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觉悟和传统,加之改革开放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在我国日益明显地体现和发挥出来,我们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有很好的基础。但是,也应当清醒地看到,由于新中国是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脱胎出来的,在党内外政治思想方面还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封建主义残余的影响;同时,崇拜资本主义、主张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倾向,资产阶级损人利己、唯利是图、“一切向钱看”的腐朽思想,以及无政府主义、个人主义等,在社会上不同程度存在。我们还应当清醒地看到,西方敌对势力,绝不会放弃对我国实行“西化”、“分化”的图谋,决不会甘心于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四个现代化强国。正像他们过去已经做过的那样,还会继续以种种手段,企图引导我们偏离社会主义方向,实现他们的和平演变政策,达到他们梦寐以求的在“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中不战而胜的目的。对此,我们必须引起警惕,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大力发扬爱国主义精神,增强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自信心,否则,“我们就不可能建设社会主义,就会被种种资本主义势力所侵蚀腐化”。

  总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是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

  二、思想政治教育的目标——培育“四有”新人

  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时,要教育全国人民做到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四有’”。这是邓小平同志对思想政治教育目标的简约概括。

  ——“四有”是个整体,培育“四有”新人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目标。有理想,就是要树立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理想和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有道德,就是要树立高尚的道德情操,爱党、爱社会主义、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发扬集体主义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有文化,就是要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掌握建设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本领;有纪律,就是要遵循党和政府的路线方针政策,遵守法律法规。“四有”的总目标,是提高全民族的总体素质,包括思想道德素质和教育科学文化素质。其中的“有理想”、“有道德”、“有纪律”,在于提高人民的思想道德素质,赋予的是精神支柱和精神动力,是“四有”的灵魂,规定着“四有”的性质和方向。建设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不能没有精神支柱和精神动力,不能丢失政治方向和政治灵魂。因此,要加强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提高全民族思想道德素质。我国是发展中国家,物质基础、文化基础薄弱,文盲、半文盲人口较多,这同我国经济发展的要求不相适应。大力加强教育科学文化建设,提高全民族教育科学文化素质的任务,十分尖锐地摆在我们面前。教育科学文化建设与思想道德建设互相促进,共同维护着物质文明的建设。要使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必须依靠科技进步,依靠教育科学文化的发展,没有科学技术文化事业的繁荣与发展,就不可能发展高度的生产力,就不可能建立起强大的社会主义物质基础。同时,教育科学文化事业的繁荣与发展,能够带动全社会思想道德的普遍进步。发展教育科学文化事业,提高国民教育科学文化素质,是发展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不可少的前提条件。也是提高国民思想道德素质的前提条件。所以,邓小平同志早在1979年就倡导“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并说:“不抓科学、教育,四个现代化就没有希望,就成为一句空话。”

  总之,“四有”是适应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对国民素质的新要求提出的,其中所设置的目标和内容反映了人们在工作、学习和人生诸方面带方向性、原则性、根本性和基础性的问题,是新时期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目标。培育“四有”新人,提高全民族的素质,是加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挫败国际敌对势力“和平演变”的图谋、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的需要,也是搞好改革开放、走强国之路的需要,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思想政治教育的一项根本任务。

  ——“四有”中理想、纪律最重要,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邓小平同志指出,“四有”中“理想和纪律特别重要”。他说:“现在中国提出‘四有’,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其中我最强调的,是有理想。”我们党的远大理想也就是最高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我国各族人民近期的阶段性共同理想,是以发展生产力、提高综合国力、提高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为目标的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把远大理想和近期阶段性共同理想结合起来,是邓小平同志关于革命理想的基本涵义。我国在四化建设中取得了巨大成功,2000年要达到小康水平,下个世纪中叶基本建成现代化的国家,前程似锦,鼓舞人心。这既是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好形势,又是我们现阶段革命理想的重要内容。

  革命理想是精神支柱、精神动力,是团结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的凝聚力、原动力。人是要有点精神的。光靠物质条件,我们的革命和建设都不可能胜利。过去我们党无论怎么弱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一直有强大的战斗力,就是因为有对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有了坚定的理想,又有铁的纪律,就会有邓小平同志所提倡的“革命和拼命精神,严守纪律和自我牺牲精神,大公无私和先人后己精神,压倒一切敌人、压倒一切困难的精神,坚持革命乐观主义、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革命理想和铁的纪律以及其他美好的思想和精神,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是我们的真正优势,是我们党团结人民、战胜敌人的强大精神武器。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特别珍视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发挥我们的政治优势,以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形成一股锐意奋进,永往直前的合力。

  ——“四有”教育要从青少年抓起。邓小平同志说:“革命的理想,共产主义的品德,要从小开始培养。”我们的崇高目标是需要经过若干代人的持续努力才能实现的。像接力赛跑,需要一棒一棒往前传;如建筑高楼大厦,要一层一层地往上垒。因此,事业要做到后继有人,必须对青少年进行理想和道德的教育。一个人的青少年时期,是心智活跃,可塑性很大的时期,容易吸收正确的积极的思想教育,也容易接受错误的、消极的东西影响。还应当看到,现在的青少年虽有许多优点,但他们从小处于较优越的环境,没有经过磨难和曲折,社会经历不多,对我们国家的艰难历史更是缺乏了解,他们对于包括理想、道德、纪律在内的一些思想政治领域的问题往往一知半解、模模糊糊;有些人对于在社会生活中经常出现的是非、美丑、善恶,往往分辨不清,甚至会颠倒过来。因此,要对青少年抓紧进行教育。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这些人的脑子里是有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的。要特别教育我们的下一代和下两代,一定要树立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一定不能让我们的青年一代做资本主义腐朽思想的俘虏,那是绝对不行。”这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青少年乃至所有后来人的殷切期望。

  帮助青少年树立革命理想,培养他们成为“四有”新人,提高他们的思想道德素质和教育科学文化素质,是关系我国四化建设成败和我们的事业是否后继有人的大事。在这方面,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肩负着重要责任。

  三、思想政治教育的原则——疏导说理不搞争论

  疏导说理,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原则和方法。它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魅力所在。邓小平同志在新时期思想政治教育中,将这一原则运用得挥洒自如、得心应手,使这一艺术维妙维肖、淋漓尽致。粉碎“四人帮”后,党内党外旧问题如同乱麻,改革开放后,新问题更是层出不穷,一个个待他及时梳理、从容解决,把党的工作、四化建设一步步向前推进。而在这期间没有搞一个政治运动,这不能不归功于他娴熟而高超的疏导说理艺术。打倒“四人帮”以后,邓小平同志倡导在全国开展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使全党全国人民跟上了党的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步伐,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邓小平同志说,在思想政治工作中,“一定要注意引导”,只能说服,不能压服,“这是一贯必须坚持的原则”。他指出:“党的领导就是要善于集中群众的正确意见,对不正确的意见给予适当解释。对于思想问题,无论如何不能用压服的办法”。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凡属人民内部的问题,不能用搞群众运动,更不能用专政的办法去解决。历史已经证明,用那种办法去解决群众的思想问题从来都是不成功的。邓小平同志在坚持以疏导说理的原则解决人民内部的思想问题方面,体现出以下特点:

  ——疏导说理时不要吞吞吐吐,要旗帜鲜明,以保证疏导说理的正确方向。疏导说理是为了帮助受教育者释疑解惑,消除迷惘,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拨乱反正,语言要明确,含糊其词不行,解决不了问题。”

  ——疏导说理时要直述真实情况,不隐瞒,不遮掩,让受教育者在明了情况后接受正确的观点和主张。思想问题的淤积和胶结,往往是由于信息不畅,对大局形势缺乏真切了解所致。沟通信息、通报大局形势,对于疏通淤积和胶结的思想问题很有帮助。邓小平同志要求各级领导和政工干部,要把国家的形势和困难,党的工作和政策经常真实地告诉群众。粉碎“四人帮”不久,针对思想战线的状况和群众的思想情绪,邓小平同志说:“如果我们各个单位真正把国家面临的问题给群众讲清楚,甚至把今天的困难同1962年的困难做个比较,还把我们现在采取了什么办法来克服困难,都向群众讲清楚,就能得到群众的同情和谅解,再大的困难也是能够克服的。”在谈到改变社会风气时,他也是坚持直述真情,告诫全党改变社会风气要从教育入手,对群众最关心的实际生活和时事政策问题,一定要经常据实讲解,告诉大家客观的情况和政府所作的努力,并且对群众所反映的不合理的现象及时纠正,这样教育才会有效。

  ——拿事实来说话,不搞强迫,不搞运动,不搞争论。这是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中所创造的运用典型示范和自我教育的方法,对干部群众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教育的一种新形式。邓小平同志说:“我们推行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不搞强迫,不搞运动,愿意干就干,干多少是多少,这样慢慢就跟上来了。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他还说,如何对待对改革开放政策持怀疑、观望态度的人?“就是要拿事实来说话”。正是在邓小平同志“不争论”、“拿事实来说话”的方法疏导说理下,全党全国人民逐渐领悟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自觉地在实践中努力贯彻执行。当党在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有些干部、群众有疑虑,持观望态度,邓小平同志不搞争论,而是“拿事实来说话”。一两年后,有疑虑、持观望态度的人,见凡执行改革政策的地方,群众生活都逐步好起来,他们也就跟着走了;在城市实行企业改革政策时,也有些干部、群众有疑虑、持观望态度,邓小平同志还是不搞争论,而是“拿事实来说话”,也收到了同样的效果。为什么要“不搞争论”?邓小平同志解释说:“不搞争论,是为了争取时间干,一争论就复杂了,把时间就争掉了,什么也干不成。”不争论,才能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进行积极的思想斗争。这是思想政治工作战斗性、原则性之所在。邓小平同志指出,党必须建立在自我批评的基础上,运用批评和自我批评来教育干部、党员和群众。解决思想战线混乱问题,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是重要的方法。他强调,“不做思想工作,不搞批评和自我批评一定不行。”“批评的武器一定不能丢”。对于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和进行革命思想的教育,要采取科学的态度,要进行调查研究和分析,不要乱提不全面不准确的口号,以免把现行有利于发展生产,发展社会主义的改革当作资本主义去批判,而重犯过去的错误。

  四、思想政治教育的主要对象——各级领导干部

  在思想政治教育的对象上,邓小平同志倡导对全党全民进行普遍教育,但强调最多的是要对各级领导干部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在邓小平同志政治教育思想中,干部教育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同志高度重视、倾注心血对党的干部特别是领导班子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并教育全党在这方面抓紧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和宝贵的经验。

  ——面对新情况、新问题,着眼于教育干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党的工作重点转移之后,广大干部认真学习,在思想上、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经受了改革开放的考验,在转折的关头跟上了党的步伐,许多同志既体现了时代精神,又保持了党的优良传统。但是,也有些干部对改革开放的新的环境不适应,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有的人忘记了党的宗旨,不能保持政治上的原则性和坚定性;有的人经不住考验,以权谋私,甚至违法乱纪,堕落成为腐败分子、犯罪分子。这些情况,邓小平同志早就预见到了。早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他就把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必须再重新进行一次学习”的任务郑重地提到全党面前,并要求广大干部和党员对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进程中预想不到的、复杂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教育党员和群众以大局为重,以党和国家的整体利益为重。对于邓小平同志这一忠告,许多人没有引起重视和警惕。因此,必须对干部警钟长鸣,加紧教育。邓小平同志1982年4月10日在中央政治局讨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击经济领域严重犯罪活动的决定》的会议上尖锐地指出:“我们自从实行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两方面的政策以来,不过一两年时间,就有相当多的干部被腐蚀了。”这股风来得很猛。我们党要严加注意,坚决刹住这股风。要在从快从严从重打击经济犯罪的同时,加强教育,这是“伴随四个现代化实现”的长期的经常的工作。江泽民同志也提出“高级干部要成为马克思主义政治家”。“各级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于部务必带头加强党性锻炼,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努力改造主观世界,严以律己,防微杜渐。”并提出了“要堂堂正正做人”,要自重、自省、自警、自励,在各方面以身作则,树立好的榜样等要求。

  ——面向全局,着眼于未来,以保证改革开放的路线的持续性和国家的长治久安。邓小平同志1992年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中指出:“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正确的组织路线来保证。中国的事情能不能办好,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能不能快一点发展起来,国家能不能长治久安,从一定意义上说,关键在人。”他说,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所以,要把干部教育好。要注意培养人,要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标准选拔德才兼备的人进班子。“我们党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要长治久安,就要靠这一条。”正是从保证长期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和国家长治久安出发,邓小平同志把教育干部、培养干部特别是选拔中青年干部进班子,视为是“最重要的问题”、“战略问题”来思考,作为是“最大的事情”、“第一位的任务”来对待。他不仅大声疾呼,身体力行,亲自推荐遴选和培养教育,指出培养、教育、选拔的人要达到的标准是: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在斗争中经得起考验;党性强,能团结人,不信邪;艰苦朴素,实事求是,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作风正派;努力工作,联系群众;关心群众疾苦,有魄力,有实际经验,能够办事。还动员全党,特别是健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关注、参与,切实把坚持党的基本路线的并有政绩的人选进新的领导机构,抓紧搞好传帮带,以保证我们的事业万古长青! 邓小平同志干部教育思想内涵十分丰富。在关于对干部的政治、思想、理论、精神、作风、知识、能力等方面的教育与培养上,既继承发扬了我们党一贯坚持的原则和传统;又适应新时期的需要,有许多创新和发展,赋予了干部教育思想新的特点。

  五、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内容——学习与掌握马克思主义精髓

  在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上,邓小平同志多次提出要进行爱国主义、社会主义、集体主义、革命传统和革命精神等教育,尤其强调要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他坚持结合我国建设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新实际,教育干部、党员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解决实际问题,在理论和实践方面齐头并进,卓有建树。

  邓小平同志是学习和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典范,对干部、党员的理论学习也抓得很紧,要求很高。列宁说:“只有用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邓小平同志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正是从这个观点出发,我国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后,每当改革开放进入关键时期,他总要向各级干部提出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要求。强调指出不仅是新干部,老干部也一样,都要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1989年9月4日,邓小平同志在同中央负责同志商量他退休的有关事宜时再次强调,要抓紧进行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教育。江泽民同志提出要“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他明确地要求全党全国人民必须坚持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中,要始终坚持用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武装我们的思想,指导我们的工作。

  邓小平同志在新时期关于理论教育有许多重要论述并在实践中广泛运用,体现出鲜明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邓小平同志理论教育思想的一个鲜明特点是教育干部;党员在理论学习中,“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要针对新的实际,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邓小平同志说的“精”,不是形式上的“精”,不是少,而是要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掌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即实事求是的精神;他说的“管用”,就是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基本方法解决实际问题,特别是解决新出现在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的基本问题,而不要求大家都读大本子,“不要提倡本本”。要通过学习,在熟悉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基础上,加强工作中的原则性、系统性、预见性和创造性。

  ——邓小平同志理论教育思想的另一个鲜明特点是教育干部、党员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严谨的科学体系。我们在学习和运用中,理所当然地也应坚持严谨的科学态度,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整个科学体系和各个领域的思想予以完整的准确的理解。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同志就郑重地提出:“要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准确地而不是随意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毛泽东同志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所持的科学态度和优良学风影响和带动了全党,从而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得到了广泛的运用,同时马克思主义本身也得到了新的发展。但是后来由于林彪、“四人帮”的肆虐,这一科学态度和优良学风受到了破坏。他们把毛泽东思想和马克思列宁主义割裂开来,把毛泽东的某些篇章,甚至个别词句代表毛泽东思想,把毛泽东同志在特定环境中讲的话当作“最高指示”到处搬用,割裂、歪曲、损害了毛泽东思想。“四人帮”还蓄意篡改毛泽东思想,摘引毛泽东同志的某些片言只语骗人、吓人。所以邓小平同志提出:“要对毛泽东思想有一个完整的准确的认识,要善于学习、掌握和运用毛泽东思想体系来指导我们的各项工作。”

  由于林彪、“四人帮”割裂、歪曲、篡改毛泽东思想,流毒深广,抵制不力,使一些人缺乏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体系的能力,邓小平同志便以毛泽东同志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思想为例进行分析,指出:毛泽东同志历来重视知识分子,从关心爱护知识分子出发,要知识分子好好地改造世界观,好好地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但“四人帮”把知识分子一概称为“臭老九”,批判搞臭,并说这是毛主席说的。邓小平同志分析说,从整个革命和建设的过程来看,毛泽东同志是重视知识分子的作用的,他在1975年还针对“四人帮”对知识分子的污蔑,提出“老九不能走”。这样一分析,就为全党全国人民完整地准确地把握毛泽东同志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思想和政策,打开了思路,提供了范例。

  ——邓小平同志理论教育思想又一个鲜明特点是教育、引导全党把学习坚持马克思主义同创造、发展马克思主义辩证地统一起来,做到在坚持中发展、在发展中坚持。邓小平同志在领导我国改革开放中,在强调“老祖宗不能丢”的同时,他还指出,马克思主义要发展,毛泽东思想要发展,社会主义理论要发展,要随着人类社会实践的发展和科学的发展而向前发展。他告诫我们:“不以新的思想、观点去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邓小平同志在多种场合、在多次讲话中倡导、要求全党,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努力学习,联系实际,积极探索,把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向前推进。邓小平同志以无产阶级政治家的理想信念、睿智机敏和求索精神,教育和率领全党、全国,以新的思想和观点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以来,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在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上、在社会主义的发展阶段上、在社会主义根本任务问题上、在社会主义的发展动力上、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外部条件上、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政治保证问题上、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战略步骤上、在社会主义的领导力量和依靠力量上,在祖国统一的构想上,以及关于纠正“两个凡是”、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一国两制”等方面,锐意改革,开拓前进,既为推动和加速我国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建设创立了辉煌的业绩,又为丰富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出了宝贵的贡献。

  (作者单位:国家体委)

  《全国第三次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讨会文集》学习出版社1997年5月版 
(责编: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