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生活轶事

邓小平未了心愿五:“足球要从娃娃抓起”

2007年02月15日15:20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8月7日,中国足球的冠军梦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再次破灭。被寄予厚望的中国队在亚洲杯足球赛决赛中,负于多名主力队员缺阵的日本队,错过了“距离亚洲顶峰最近”的机会。这次失利又一次证明,中国离足球强国的梦想仍十分遥远。
  27年前,也是在工人体育场上演了一场足球赛,这场比赛因为一名特殊的观众注定要被写入历史———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以看球赛的方式首次在公众场合露面,这标志着属于他的时代的开始。作为一个忠实的球迷,邓小平在当天看到了中国青年足球队的胜利,而他的夙愿之一,就是中国足球真正强大起来。
  但是27年的轮回,中国足球仍然“在路上”。
  对足球惜字如金
  1974年,陈家亮在国家体委足球处工作。有一天体委值班室的人找到他,问,科研处有一部足球记录片叫《世界在你脚下》,你知道不知道?陈家亮说,知道,值班室的人说,邓小平打电话来,说要看。
  陈家亮和一个放映员带着两部机器、两个拷贝,去了钓鱼台北边的邓小平住宅。
  那是1974年秋末的一个星期日,上午快10点钟了,陈家亮走进了邓宅。那天邓家的全家人都在。放映员刚在一楼客厅里架好机器,挂好银幕,邓小平就从二楼走下来,坐到了沙发上。
  邓家有周末看电影的习惯。很显然,这是很多个属于电影的周末之一,因此当他们开始播映影片时,陈家亮注意到,邓小平的家人全都安静地坐了下来观看,邓朴方躺在长沙发上看,服务人员也站在后面看。
  对于这个观摩足球电影的上午,很多文字记录似乎都很强调邓小平的健谈风趣的形象。这些文字记录说,邓小平“边观看电影,边兴致勃勃地与陈家亮讨论中国足球的问题”。但是,陈家亮自己回忆说,其实那天邓小平几乎没说什么话,跟他的交流很少。倒是他请陈家亮吸了几支烟,给后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的话很少,不轻易发表评论。”陈家亮说,“只是看得特别入迷,精神很集中。”
  看完电影已经下午1点多了,家人都开始催促邓小平吃饭。陈家亮见很难得到邓小平的评价,就抽空问邓朴方:片子怎么样?邓朴方回答说太精彩了,像过年吃饺子一样。
  卓琳请陈家亮和放映员留在家里吃饭。邓小平席间与陈家亮闲聊了几句,然后就上楼休息去了。陈家亮继续吃饭,吃饱了之后才收拾机器回家,仍对邓小平在足球方面的惜字如金微微感到困惑。
  其时邓小平刚刚从江西回到北京,度过了第二次复出前的蛰伏期。
  现身工体,开始一个时代
  1977年7月30日,还未出来工作的邓小平令人意外地出现在北京工人体育场看台上,当时他受到热烈欢迎的景象,如今已经进入了中国历史。当年北京举办“长城杯”国际足球邀请赛,中国青年队和香港队进入了决赛。在女儿邓榕的回忆中,邓小平这次在公众面前出现是一次纯粹的球迷行为,并非出于政治考量。
  “那天父亲带着我们去看球,本来是想悄悄坐在主席台末排的。”邓榕说。
  不料旁边看台的观众发现了这位即将东山再起的国家领导人。当时陈家亮正在场地边工作,突然发觉看台上的观众纷纷起立,紧接着就听说,“邓小平来了。”
  消息在看台上传播开来,全场一万多名观众开始起立并热烈鼓掌。陈家亮说,那场面“以前没见过”,鼓掌足有两分多钟,“确实激动人心”。邓小平只好双手高举鼓掌,向观众致意,但是观众依旧鼓掌不停。
  “父亲走到主席台的前排,连连向观众们鼓掌致意。”邓榕回忆说。
  陈家亮远远地看到,长时间的鼓掌之后,邓小平向前走了几步,双手下压,示意大家停止鼓掌,坐下看球。
  根据国际社会的普遍猜测,邓小平应该选择8月1日的建军节招待会作复出后的公开露面。他提前两天出现在看台上,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法新社当时的报道说,“邓似乎并没有由于他去年受到贬辱而有什么改变,看上去比他的年龄要年轻十岁。”
  邓小平这次现身工体成为了一个信号:中国的邓小平时代即将来临。
  比赛结果是中国青年队战胜了中国香港队,获得了冠军。不过,足球元老们也讲不清楚邓小平是否对这场比赛满意,因为在赛后接见运动员时,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邓小平的谈话体现的是他的改革开放思路:今后要走出国门,通过打比赛,学习先进,积累经验,尽快提高我国的足球水平。
  同样作为超级球迷,邓小平与阿根廷的梅内姆总统等一些国家政要不同,从不参与到具体的足球事务当中。梅内姆总统经常干涉国家队事务,甚至在竞选中利用足球因素,把取得马拉多纳的支持当作自己的政治策略之一。法国和德国的历任元首,如希拉克和施罗德,也多有与足球界的明星们的私人交往。邓小平对待足球的态度显然与他们不同,他身边工作人员,如警卫张宝忠、护士郭勤英都回忆说,邓小平对足球流露出一种超然、冷静、纯欣赏的态度。
  因此,尽管邓小平一直就持“足球要从娃娃抓起”的观点,但从没有高调推行。直到他第三次讲这句话,它才流传开来。
  真正从娃娃抓起
  中国足协的几位退休元老,如今住在国家体育总局的龙潭住宅小区,头发大多已经灰白了。老头儿们惭愧地回忆说,中国足球水平太低了,因此,虽然邓小平对足球的喜爱众所周知,他们却很少受到邓小平的接见。1950年代的国脚陈成达、张俊秀都猜测,邓小平热衷足球但不掺和足球事业,可能是因为中国足球不太争气。
  在收看足球比赛电视转播时,邓小平曾对警卫张宝忠说:“我生平最喜欢看足球,看了几十年了,看到我们足球队,就是有股闷气。”
  1985年8月11日,首届国际足联16岁以下柯达杯世界锦标赛的闭幕式在北京举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在工人体育场接见当时的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时,向在座的国家体委领导同志传达了邓小平关于足球的指示:足球要从娃娃抓起。
  这是这句话第一次被广泛报道。其实在此前的1979年1月,邓小平在接见体委领导时就说过:“增加‘娃娃’的事,要专门写个报告,要包括军队在内……足球不从娃娃抓起,是搞不上去的。”
  另外据曾在国家体委担任领导的荣高棠回忆,邓小平早在1950年代就曾经作过类似的指示。
  1959年,陈家亮还在国家队踢球,一个周日,忽然听外边嚷,“邓小平来了!”他出去一看,整个儿先农坛体育场也没有比赛呀,再向外走,才看到邓小平,提着马扎来的,一个人坐在外边的土场边看小孩踢球呢。
  但是,这位球迷对于“足球从娃娃抓起”的夙愿,就连中国足协的官员也承认,并没有得到切实的落实。国外的事实却表明,邓小平的提醒是足球实力提高的真正解决之道。
  “我们到欧洲、日本、韩国去考察,”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阎世铎说,“发现人家才是真正的从娃娃抓起。”
  “足球是一项系统工程,”国家队的队员郝海东说,“任何违背规律的做法都会受到惩罚。”
  与其他项目相比,在足球方面“违背规律”遭到“惩罚”的可能性更高。作为世界第一运动,足球运动在全球已发展得极为成熟,这一运动始终处于高水平竞争的平台之上。各国比拼的,不仅仅是敢于吃苦的精神,更有管理水平、体制状况、基础工作等等。
  目前公众对中国足球的批评主要是:“以世界杯为核心的业绩观”常常使管理层疏忽艰辛的基础工作,而勤于吸引眼球的工程。职业联赛违背了基本的商业规律,俱乐部缺乏赢利的动力,水平低下的球员因此而拿到高额薪水,大可不思进取而生活优渥。由于长期受挫,中国足球界至今没有建立起自尊、自强的行业文化。最可怕的是,中国足球的基石不得不由数量少、质量差的青少年球员构成,他们将决定中国足球的未来。
  如今,由中国足协与各地足协正在共同实施一项对青少年足球竞赛和培训进行系统投入的计划,这项计划包括建立从9岁到21岁7个青少年年龄段的训练和竞赛体系、聘请国内外高水平的教练员培训青少年球员、选拔优秀的青少年运动员建立技术档案,并进行跟踪培训等等。但是,足球界人士普遍承认,计划的落实情况并不理想。
  中国足协为这一培训计划每年投入资金900多万元人民币,而据日本J联赛秘书长佐佐木一树说,日本仅每个俱乐部,每年就为青少年培训投入大约人民币1400万元。正是这种差距以及成熟的职业联赛,使得原本大大落后于中国的日本足球,在这几年脱胎换骨,把中国越抛越远。
  中国足协推出了“中超准入制度”,但是各俱乐部仍未建立起正规的“娃娃”军,他们的三、四线梯队往往只是临时买来打比赛的挂名球队而已。
  中国足球进入了“中超”时代,但是商业包装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它的“芯”依然难以偿付邓小平的心愿。2003年,在全国足球联赛工作会议上,阎世铎提出了中国足球未来十年发展思路。他说:“中国足球的未来必须要贯彻落实好邓小平‘足球要从娃娃抓起’的指示,搞好青少年队伍的建设,实现持续发展。中国足协及所辖俱乐部的商业运作中,必须牢固树立服务和诚信两大观念。”
  来源:南方周末

(责编:范晓磊、赵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