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生活轶事

邓小平女儿:父亲离去10年 怀念不会变淡

2007年02月14日10:17    来源:zzzzzz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邓榕回家,很高兴
邓榕回家,很高兴
  中广网广安2月9日消息 (记者 周平 郑轶 广安台苏坤明) 今年2月19日,是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逝世10周年纪念日。现为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的毛毛(邓小平的小女儿邓榕),回乡参加“邓小平改革与发展思想学术研讨会”间隙,来到四川广安市广安区协兴镇牌坊村的邓小平故居(邓家老院子)深情地说:“爸爸告别我们已经10年了,按照老爷子的心愿,他的稿费,捐赠教育和科技事业;他的遗体,捐献医学事业;他的角膜,捐给需要光明的病人;他的骨灰,回归大海。留给亲人的,惟有满院子无处不在的记忆。

  那一座院落

  月光掩映远方的孩子回家了


  与白日的人来人往、热闹喧嚣景象不同,夜晚的邓小平故居,安静而肃穆,一座青砖灰瓦、绿阴满庭的院落,雪松、藤萝、海棠、樱桃、核桃,还有枝繁叶茂的榕树,在清冷的月光下,层层叠叠掩映着轩窗明亮的四合院……在这样清美的月色中,邓榕敲开了家门,和她随行的只有她的一个的朋友和两三个工作人员。

  “你看,这院子里的石榴树是爸爸生前最喜爱的,每年都能结好多红石榴!”“这棵海棠,也是爸爸最喜欢的,是专门从北京搬过来的。”一踏进家门,邓榕便像第一次回家一样新鲜,东摸摸,西看看,每样物品、每张照片甚至于每棵花草,她都能讲上一段故事。

  “尽管这里不是我的出生地,也不是我生活的地方,但每次回来,我都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感觉这里实实在在就是我的家。”回到家的邓榕像小孩子一样,每有一个新发现,便会好奇地睁大双眼向故居工作人员询问,在得到答案之后,又会满足地笑笑说:“家里的一切变化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爸爸在这里度过了15个春秋,但他从没在这儿照一张相。”邓榕动情地说,“爸爸在世的时候,我们姊妹几个都很想回家乡看看,跟他要求过好多次,可他就是不让,他自己不回也就罢了,也不让我们回去。后来爸爸告诉我,我们一回去,就会兴师动众,骚扰地方。”邓榕微微一笑:“现在我回来了,这样一个人静静地回家,在爸爸看来,也许才算真正回家吧。”

  那一张照片

  一盘瓜子温馨回忆永恒父爱


  在一张小平同志嗑瓜子的照片前,邓榕停下了脚步:“你看这多生动啊,一盘瓜子两杯黄酒。桌上那桌菜是大家共同吃的,这一盘瓜子,那就是他的财产,这个给点儿,那个给点儿,经常还给我一点儿,‘毛毛,你也拿几颗瓜子。’”邓榕学着父亲的样子说:“我们面对面坐着,嗑几颗瓜子,他有时候说一两句话,有时候就看你一眼。别看他不说,但是心里什么都有数。他沉默,这大家都知道,不怎么说话,好像别人说话他也没什么反应。但是他表达感情的方式,特别细腻,不是那种很夸张的,动作很大的。”

  在邓榕的记忆里,在儿女面前沉默的爸爸,在孙子孙女面前却是个开心的爷爷。“我们饭后给他削一盘水果,他吃两口,然后就往这边一推,说大家吃,给孙子、孙女和身边的工作人员。那就是他可支配的资源。你如果特高兴地吃了,他就感觉很满足,美滋滋的。母亲还给他备了个饼干盒,里面给他放上巧克力、饼干、山楂片什么的,孙子孙女一到爷爷这儿来了,他就特高兴地给他们分。又得意又有点“可怜”地说,‘爷爷就这么点权力。’”说罢,邓榕轻轻地抚摩着照片,好久没说一句话。

  那一院花草

  崇尚自然父亲忌日满庭花瓣


  尽管是冬天,小平故居里依然是草木葱绿,梅香四溢。“爸爸当年经常站在这看莲花、赏金鱼。他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特别欣赏和崇尚大自然。”在一棵石榴树前,邓榕停下了脚步,她习惯性地端了端眼镜:“你看,这棵石榴树就是从北京移植到广安老家来的,移的时候植物专家说这石榴至少有百年历史了。”

  邓榕说,在北京的家里,几乎所有的树,大雪松、白皮松、海棠、核桃、樱桃,全是父亲搬进来以后,亲手带着几兄妹种的。“樱桃到结果的时候,爸爸就来数,一直到果子熟了,摘下来,他给孩子们和工作人员分着吃,一人分一点儿。有时他发现哪颗果子只剩半个了,工作人员告诉他是鸟偷吃了,他也高兴,‘鸟吃了也好嘛’。”说到这儿,已经被孩子们喊作奶奶的邓榕俏皮地比画着父亲的样子。

  在邓榕的印象里,父亲是特沉默寡言的人,不多言不多语,但看见花他就上去闻一闻,特享受的样子。“在我们家,孩子们摘了花以后插在他身上,他也就那么戴着花到处走。只要是花草树木,他都喜欢,不是单喜欢哪一种花,偏爱哪一种树。”邓榕说,正因为知道父亲太爱花了,所以每逢父亲的忌日,母亲卓琳就带着孩子们在院子里遍撒花瓣,用这样独特的方式来纪念父亲。

  “今年2月19日,是爸爸去世10周年,妈妈和我们全家会像往日的忌日一样,用鲜花铺满庭院……”邓榕深情地说。

  那一种思念

  特别伤感想到爸爸泪光隐隐


  邓榕没有按照往常的程序和工作人员一起就餐,而是和朋友一起来到了牌坊村的一户农家乐。“水磨豆花、广安皮蛋、青笋煮腊肉……这些都是爸爸爱吃的菜。”一落座,邓榕就像老大姐一样,一一向我们介绍着桌上的菜品。

  “爸爸离开我们有10年了,但这种怀念的思绪随时随地伴随着我们。”邓榕眼睛里透出一丝泪光,但转瞬便被她坚强地压了下去:“我想,很多人会问,时间长了这种伤感慢慢会淡吗?其实没有,特别今年是爸爸去世10周年,我特别感到伤感。”

  邓榕说,对父亲的这种怀念是浓浓的,化解不开的。“别人家的父亲可能比较严肃,没有跟子女那么亲近,工作很忙,偶尔见一见,我们是天天在他身边,时时刻刻都在他身边。他除了开会出去以外,都在一起。我们的子女跟父亲的关系非常亲密,他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紧密联系。”邓榕一口气说道,“我们都五六十岁的人了,如果问我们生活中有哪一部分能够剥离出来跟父亲没关,我们可以告诉你,没有,不可能!”

  随和的邓大姐

  淳厚亲切没有距离感


  很多人都说,跟邓榕相处,你完全感觉不到距离感,她的淳厚和亲切,就像是家里的一个大姐。“广安的天气湿冷,你们要多注意保暖”、“晚上值夜班,一定要注意安全”、“广安的皮蛋是特色,一定要鼓励农民多养鸭子”……随便走到哪里,邓榕都像家人一样嘘寒问暖,即便是在农家乐吃饭,她也要殷切地喊上主人家拉拉家常。“你们别管我叫邓会长,就叫我邓大姐好了。”她不断地纠正大家,“我就是你们的大姐,别弄得那么生分。”

  “爸爸在的时候,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一个个谈恋爱、结婚、生孩子,不管谁家生了孩子,都要把孩子抱到我们家来看看。爸爸和妈妈也都把她们当自己家里人一样。我们家就是个大家庭,不光是我们子女多,亲戚多,工作人员都在这儿,都是这个大家庭的成员。”随后,她伸出手很自然地帮身边的记者理了理衣领:“所以,你们叫我邓大姐,我感觉会更亲切。” 
邓小平与孙子们
邓小平与孙子们
凝望襁褓中的小孙孙
凝望襁褓中的小孙孙
(责编:权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