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张云逸纪念馆>>回忆怀念

张云逸在右江的活动

农武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1929年12月11日百色起义,中共中央任命张云逸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军长。右江活动这段历史,在张云逸从事革命斗争的一生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一)

  1929年6月,新桂系军阀在蒋桂战争中失败。广西左派军人俞作柏、李明瑞掌握了广西军政大权。他们要求与我党合作,党中央便利用这一机会,派邓小平等一批共产党员到广西。那年7月,张云逸通过社会关系,从广州到达南宁找俞作柏。经过党的活动,张云逸被派到俞、李新建的警备第四大队去当大队长,还担任广西教导总队副主任。为了把这两支旧军队改造成为新型的革命军队,张云逸依靠党的领导,根据邓小平的指示,采取了一系列坚定、果断的措施。他把广东和广西地方党派来的工人、学生党员大部分都安插到教导总队各连当干部和学员。在教导总队和第四大队各连建立党的秘密支部,形成领导核心。对于这两支部队中的反动军官,张云逸分别采取:“升迁”和撤换的办法,来剥夺他们的实际指挥权。经过不长的时间,这两支部队的各级领导权基本为我党所掌握。为了争取和教育群众,张云逸在第四大队中对广大士兵进行民主教育,开展士兵运动,提高士兵群众的政治觉悟,发动他们起来同反动军官作斗争。在改造这两支旧军队的过程中,张云逸还十分注意在部队中发展党员,壮大党的力量,新吸收党员300多名。在张云逸的领导下,经过全体共产党员的紧张工作,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教导总队和第四大队的面貌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从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为后来的武装起义、建立红七军奠定了基础。

  1929年9月下旬,俞作柏、李明瑞公开反蒋,在风云突变时刻,邓小平等果断地作出决定,将我党掌握的武装开赴右江、左江地区,为举行武装起义作准备。
  
(二)

  右江地区地处桂、滇、黔3省交界,聚居着壮、瑶、苗等兄弟民族。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就派出党员余少杰等到这里开展工作,建立农民武装,领导群众反对贪官污吏,打击土豪劣绅的斗争。

  1929年10月上旬,根据广西形势的新变化,张云逸派第四大队一个营的武装进驻右江,加强右江的防卫工作。10月13日,俞、李反蒋失败后,张云逸等立即组织部队和民工,把省军械库里储存的武器弹药,搬上了汽船,准备运走。10月17日,张云逸带领教导总队和第四大队从陆路掩护军械船和警卫部队朝右江上游前进。10月20日,陆路和水路的两支队伍2000余人,同时到达恩隆县(今田东县)城平马镇。在平马,根据党的决定,张云逸拨出部分武器送给恩隆、奉议、思林、果德、向都等县农民自卫军;命令第四大队留3个营分驻平马、田州(分一个连驻扎那坡镇)、果化。第2天,部队分头出发。10月22日,邓小平、张云逸等率领教导总队及特务营到达百色县城。23日,张云逸参加邓小平主持召开的部队党委(即桂军委)会议,根据党的“六大”决议和广西省党代会精神,研究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和今后的斗争策略。

  会后,张云逸和其他负责人一起,以大无畏的精神,坚决贯彻党委会的各项决定。首先,认真抓紧部队的整顿和补充工作。他在部队中宣传我党的政治主张,进行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实行官兵平等,建立士兵委员会,发扬民主,发动士兵揭发旧军官的罪恶行为和军阀作风。在广大士兵起来斗争的基础上,严办了一贯克扣军晌,打骂士兵,深为大家痛恨的一个营长。对其他屡教不改的旧军官和兵痞流氓,张云逸则采取撤职、“调训”或“礼送出境”等办法加以处理。同时,在部队进行无产阶级、共产党、共产主义和唯物史观等教育,坚定了干部和战士的斗志。并从教导队里抽调一部分党员加强连队党组织,先后发展新党员200余名,从农军中抽调一些优秀分子补充连队。这样就使部队出现了崭新的面貌。

  部队整顿后,张云逸派部队分散到各地,配合地方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对豪绅地主分子的斗争;组织部队和农军攻打土豪、团局反动武装,收缴其武器,武装革命群众。张云逸和邓小平等,到百色城苦力工会和省立第五中学(今百色中学),给工人和师生演讲,宣传革命道理,号召工人群众和师生积极投身革命活动。经过一段努力,右江地区各县的工会、农会组织进一步发展壮大,群众武装斗争广泛地开展。

  张云逸以“右江督办”的名义,召集右江各县县长、税务局长开会,通知他们将全部税款上缴,交出武器,并保管好公共财产和文书档案。结果收到几百万银元的税款,为举行武装起义准备了经费。对这次会议,凌云县县长拒不到会。会后,张云逸派第四大队干部胡斌率一连武装进驻凌云县城,代行县长职权(原县长闻讯先逃走),收缴税款,维持地方秩序。11月,张云逸委任共产党员李植华为凤山县长,加上原来省里委派共产党员担任县长的东兰、奉议、恩隆、思林、果德、向都等县,右江各县基本上为我党所控制。

  在党的领导下,革命风暴席卷了右江各县。右江地区的豪绅地主把群众的革命斗争视为洪水猛兽,他们勾结反动的广西警备第三大队,妄图绞杀革命力量。我党及时识破了敌人的阴谋,决定解除第三大队的武装。10月28日,张云逸以“商谈防务”为名,邀请第三大队的大队长熊镐到百色。这天上午,熊镐及其随从人员按照商定的时间,乘汽轮来到百色。熊镐一上岸就东瞧西望,观察四周的动静。当他看到一切正常时,就大摇大摆地朝大街上走去。这时,张云逸和几位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也到了。熊镐被接到选好的“公兴当铺”。双方坐下交谈了一会,“招待”熊镐的宴会随即开始。张云逸及我方官员同熊镐及其主要随从在一席,双方警卫人员的酒席安排在另一个房间里。张云逸首先在宴会上讲话,对熊镐到百色来表示“欢迎”,希望他多喝几杯,然后再“商谈防务”。酒过三巡,熊镐狂妄地说:“第三大队人多枪多,现有防地太小,第四大队最好把右江地区让出来,到别的地方去驻防。”张云逸继续劝酒说:“老兄酒量大,别的暂不说,来来来,再干几杯!”见酒不要命的熊镐又喝了几杯。正当“宴会”在热烈地进行,熊镐酒兴正浓的时候,预定歼敌的时间已到。突然,“咣当!”一声响,张云逸将手中的酒杯往地上一掷,这是按原计划发出的擒敌的信号。顿时,我方的“陪客”和“招待人员”,同在宴会厅外面佯装出操的几十个武装人员一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前去,只经过短短的几分钟搏斗,熊镐及其一伙即全部俯首就擒。那天,雷经天统一指挥各县农军同第四大队驻平马、田州的部队,向第三大队在平马、田州的反动武装发动袭击,将敌全部缴械。第2天,张云逸又亲自带队消灭了第三大队驻扎在那坡的一连武装。围歼反动的第三大队的战斗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共俘敌1000多人,缴枪700多支。为举行百色起义扫清了障碍。

  11月初,党中央批准在广西举行武装起义的指示传达到百色。张云逸参加邓小平主持召开的中共广西前敌委员会(10月30日成立)会议,传达中央的指示,并就武装起义的重大问题和具体部署作出决定。

  反蒋失败后,随警备第五大队到龙州的李明瑞,于11月中旬从龙州来到百色。张云逸与邓小平一起,在百色耐心诚恳地做李明瑞的思想工作,肯定他在北伐战争中为革命立了功,这次主政广西又为革命作出了贡献,劝他与共产党一道打起红旗革命到底。经耐心的谈话,使李明瑞认清了“共产党的前途是光明的”,表示愿意参加革命,并迅即返回龙州,参与领导龙州起义的准备工作。

  应中共中央电召,11月底,邓小平经龙州,前往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邓小平离开百色后,张云逸同其他负责人一道,领导右江地区军民完成百色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在组织上,进行部队整编。将参加起义的部队和地方武装编成3个纵队。第一纵队由原来第四大队和凌云、百色农军组成,纵队司令李谦,政治部主任沈静斋。第二纵队由原机关枪营、特务营以及奉议、恩隆、思林等县农军组成,纵队司令胡斌(后冯达飞),政治部主任袁任远。第三纵队由东兰、凤山县农军组成,纵队司令韦拔群,政治部主任李朴。同时,拟办干部训练所,扩大教导总队,以训练干部和培养初级指挥员。起义前夕,部队总人数扩大到4000多人。在思想上,进行充分的发动。张云逸和其他负责人深入基层,亲自给部队的干部、战士作报告,印发材料和丛书,宣传我党的革命纲领,讲清进行武装起义的目的和意义;组织干部、战士就当红军的光荣和红军的任务进行热烈的讨论,集中大家学唱《国际歌》,使部队营区内外到处是一片热气腾腾的革命景象。12月10日,张云逸等在百色城主持召开警备第四大队士兵代表会议、百色县工人代表会议和百色县农民代表会议,分别讨论和通过了广西警备第四大队举行起义建立红军和建立苏维埃政府的决议案。当天,张云逸下令第四大队,在工人、农民武装的配合下,将百色县公安局、禁烟局以及百色、田州、那坡、平马、果化等城镇商会、商团的武装全部缴械,收缴各种枪300多支。

  1929年12月11日,百色起义胜利举行。陈豪人在大会上庄严宣告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举行武装起义和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成立!中央任命张云逸为红七军军长,邓小平为政治委员。红七军成立的当天,中共广西前委随即改为中共红七军前敌委员会,书记邓小平,常委张云逸等3人。

  同一天,在平马召开了右江第一届工农兵代表会议,选举产生了右江苏维埃政府成员,雷经天任主席。12日,庆祝红七军和右江苏维埃政府成立的万余群众大会在平马隆重举行。张云逸专程从百色到平马参加庆祝大会,并讲了话,他说:“红七军的成立和右江苏维埃政府的诞生,是工农群众的一件大喜事。红七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是保护工农群众利益的。我们欢迎右江父老兄弟选送自己的优秀子弟参加红七军。有广大工农群众的支持,红七军一定会迅速壮大,革命一定胜利。右江苏维埃政府是工农自己的政府,领导农民兄弟打土豪,分田地,保护工农劳苦大众的利益。现在,我们右江成立了工农自己的政府,有了自己的红军,而广西其它地区的工农兄弟还在受反动派的压迫,反动派是不会甘心他们在右江一带的失败的。因此,我希望每一个红军战士,每一个工农兄弟,都要拥护共产党,拥护苏维埃政府。要提高警惕,随时准备反击敌人的进攻,保卫我们的革命根据地。”他讲完话后,代表上级党委把右江苏维埃政府的印章授给雷经天。会后,张云逸返回百色途经那坡镇时,当晚该镇各工会、商民协会召开群众大会,热烈欢迎张军长莅临那坡。张云逸在大会上讲了话,指出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和国民党反动派组织的军阀不同,他说:“兄弟希望各位对于红军不要害怕。红军是代表工农群众谋利益的,各位见着‘拥护工农兵一切利益’等等的口号,也不用怀疑,因为工农兵是最穷苦、最大多数,红军是要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还有好多学生们,小商人们,也同样的受大资本家、军阀等的压迫,许多学生们因为无钱,不能升学读书,许多小商人受着大商人、帝国主义的压迫,以致营业破产。这种种的情形,都是社会组织不好的原故。现在我们要把从前一切组织不好的制度,通通打破去。所以,我们要组织工农兵的政府--苏维埃。有少些反动派,说共产党是杀人放火的,是奸淫掳掠的,这通通是他们的造谣。请各位不要相信。杀人放火的只是军阀的行为,红军是代表工农群众利益,自然不做这种事。本军此刻有4个纵队,有成万多人,又有革命的工农民众来拥护。此外,还有各省、各地红军和革命民众,我们相信在最短期间,一定能得到胜利。我们希望你们大家团结起来,同做革命工作,组织苏维埃政府。我们缴了豪绅资产阶级的枪械,都要交给你们组织赤卫队,以便你们自己保卫自己。”13日早晨,当张云逸乘坐的汽船回到百色城时,广大居民群众涌到江边,举着红旗,敲锣打鼓,朝船上欢呼:“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红军万岁!”船上的同志也不断向岸上的群众挥舞红旗,高呼口号。河上河下口号声、欢呼声连成一片。

  百色起义不久,粤桂军阀战争继起,南宁空虚。1930年1月中旬,张云逸参加红七军前委代理书记陈豪人(此时,邓小平还在上海)在平马主持召开的前委会议,决定调动红七军大部向右江下游移动,待红八军成立后,请李明瑞到右江共同指挥,待机两军会师攻南宁。会后,由张云逸将前委的决定电告在龙州的李明瑞。接着,张云逸根据前委的决定,领导红七军做好攻打南宁的准备工作,并派第一纵队司令李谦、政治部主任沈静斋,率第一纵队队部和第一营进军隆安,占领了该县县城。1月21日,第一纵队党委协助当地农运领导人,组织成立隆安县苏维埃政府,使隆安成为拱卫右江革命根据地的前哨阵地。按照预定计划,李明瑞前来右江的时间将到,张云逸亲自到镇结县去迎接。1月29日,张云逸带领一个连队,从平马出发,经思林、果化、(禾农)圩,30日到达镇结县城。随后亲自会见该县农会领导人冯镜等人。31日,张云逸在县城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我党主张和红军宗旨,号召群众起来闹革命。并派员在县城及附近的屋墙上书写“打倒帝国主义!”等标语。当天,李明瑞率60多名武装从龙州经天等来到镇结县城与张云逸会合。2月1日,张云逸、李明瑞在镇结县城召开县农会领导人会议(龙茗县农会主任汤学礼也参加),研究成立县苏维埃政府事宜和拟定政府领导成员名单。2日,因有紧急军事任务,张云逸和李明瑞离开镇结,前往思林县。

  红七军前委作出攻打南宁的决定在社会上广为传播,桂系军阀闻讯,惊恐万状,从前线调4个团兵力进犯右江革命根据地。2月4日早晨,桂系军阀派出的部队在李画新指挥下,向驻守隆安的红七军部队陆续发起攻击。红军进行了英勇的抵抗。5日,张云逸和李明瑞率红七军增援部队相继抵达隆安。经过3昼夜激战,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为了保存实力,张云逸等指挥红七军撤出战斗。

  红七军撤出隆安后,张云逸等率部退到恩隆县七里山区。敌乘机进占右江沿岸各城镇。为了打击敌人,张云逸和李明瑞又指挥红七军,与敌进行了马鞍山、亭泗战斗,重创了一批敌人。尔后率部转移到东兰、凤山一带休整。2月底,张云逸在凤山县盘阳乡参加前委会议,总结前一段斗争的经验教训,研究部队今后的行动计划。为了扩大红七军的政治影响和补充装备、给养,前委作出第一、第二纵队到桂、黔边境开展游击战争,第三纵队留在右江,保卫根据地的决策。在会议期间,张云逸、陈豪人介绍李明瑞加入中国共产党。

  根据前委规定,红七军成立后的头两个月,从军长到战士,每人每月发20元银元的薪金(不包括伙食)。1930年2月份以后,因为脱离城市,经济较为困难,决定停发。当部队在东凤休整期间,张云逸等亲自向全体指战员进行解释,讲明现在部队的后勤面临困难,老百姓的生活还很困难,我们红军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经过做思想工作,大家都能团结一致克服困难。

  3月底,张云逸等率领第一、第二纵队从东凤向河池进发。在红七军离开根据地到敌人统治地区作战的时候,张云逸十分重视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和政策、纪律教育。规定红七军到外线作战,不准借端滋扰良民,不准奸淫掳掠,不准拉夫,要公平交易等纪律。4月初,红军抵达河池县城稍事休息后,东进占领了怀远镇。部队在这里住了3天,召开了几千人的群众大会。张云逸在大会上讲了话,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经过做商界的工作,红军在怀远镇筹集了几万银元作军饷,后继续向桂、黔边界前进。4月下旬,第一、第二纵队进入贵州边境的苗山。张云逸反复强调,红军进入苗山时,要尊重苗族同胞的风俗习惯,不准乱鸣枪,不准拿群众的东西。由于红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使苗胞深为感动。他们从害怕逃跑上山,到怀疑持枪监视,最后主动送粮送菜。还主动给红军带路,遇到险处,帮助开路、架桥等。在苗胞的帮助下,红军3000余人,用一个星期的时间,顺利地通过了苗山,秘密进抵贵州省榕江县附近。4月30日清晨,红七军向敌人发起进攻。榕江县城依山傍水,城墙高大,易守难攻。红军连战3个小时仍未能攻下。张云逸等深入第一线,听取指战员的意见,最后决定用云梯和打竹钉到城墙缝隙中爬城攻击。并提出“攻下榕江城,纪念五一节”的战斗口号,鼓舞指战员的士气。下午5时,张云逸和李明瑞亲临前线指挥,命令加强火力,掩护攻城突击队登城。结果攻击成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完全占领了榕江城。这次战斗,共歼敌500多人,缴获电台一部,大炮数门,步枪600多支,子弹10多万发,以及一大批军用品。还筹集得军饷几万元。榕江战斗的胜利振奋了红七军的斗志。

  还在隆安战斗发生期间,2月7日,邓小平从上海回到龙州,4月5日来到东兰武篆。5月中旬,李明瑞、张云逸率红七军主力从贵州回到河池。邓小平立即赶到河池与他们见面。大家见面十分兴奋。接着,邓小平召开党员大会,传达中央指示,讨论今后行动问题。会议决定红七军回右江一个短时期,在右江开展土地革命及发展、改造红军。会后,张云逸和其他负责人率红七军主力回师右江。

  百色城于2月间被敌人占领后,成了桂系军阀在右江的一个反革命大本营。城里驻扎有桂军岑建英团和税警队、民团1000多人。6月初,张云逸等率红七军主力又回到百色的外围山地。根据侦悉敌人兵力的布置情况,张云逸和李明瑞制定了围攻百色城的部署,决定分3路攻城:一路从东蚕过牛坡,直取大西门后,到较场圩、一路从东坪攻入长蛇岭后,直进北胜街,冲向较场圩;一路自羌园坡下南阁亭,经观音堂、大码头、二码头,直奔较场圩。3路进军部队从东面、北面、西面3个方向切断敌人的退路,形成对百色城的包围。当天下午,张云逸一声令下,攻城战斗开始,敌人陷入一片惊慌,纷纷夺路逃命。但是,第二纵队第一营攻到长蛇岭脚下时,突然被山上敌人的一个大碉堡喷出的密集火力封锁住去路。摧毁敌人的这个大碉堡,成了收复百色的关键。红军集中火力进行长蛇岭攻坚战,各种轻重武器同时向敌人阵地猛烈射击。敌团长岑建英为了作拼死的挣扎,也不断向长蛇岭碉堡调集兵力。并亲自到碉堡内督战。由于敌人占据有利的地形,红军多次强攻均未奏效。战斗持续到第2天下午,碉堡仍未攻破。这时张云逸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从敌碉堡的侧面爬上长蛇岭,到离敌500米处去观察敌情。在现场召开军事会议,决定用山炮将敌碉堡摧毁。由于只剩下3发炮弹,必须做到弹无虚发,才能保证战斗的胜利。为此,张云逸和李明瑞决定将一门山炮移到离敌500百米的山头,不用曲射,实行水平射击。当山炮在指定的位置安装好后,张云逸、李明瑞等围到山炮前,作射击前的最后检查。李明瑞亲自测定距离,校对瞄准器,下达开炮的命令。“轰隆”一声巨响,第一发炮弹打响了。只见敌碉堡火光一闪,烟尘腾空而起,碉堡被炸开一个大口。红军士气大振。炮手接连射出第2、第3发炮弹,都击中目标。预先埋伏在敌碉堡附近的攻击部队,在第3发炮弹射击后,一跃而起,往前冲去,迅速拿下了长蛇岭碉堡。敌人在这里丢下10多具尸体,残敌狼狈逃向城内。红军乘胜前进,冲入城内,同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经过短时间的交火,敌人纷纷溃退。一部分逃过河,一部分当了俘虏,岑建英化装坐小船逃跑。晚上10时,战斗结束。这一仗,共歼灭敌军600余人,缴获枪枝500多支,迫击炮2门,子弹4万余发,以及其它军用品。接着,派部东进,收复了奉议、恩隆、思林、果德等县。

  6月中旬,云南军阀取道右江,出师攻打南宁桂系军阀。滇军张冲部过右江时,张云逸率七军撤出百色城开往恩隆、思林、果德一带山区待命。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宣传红七军,以影响全国。根据前委的决定,7月初,张云逸等指挥第一、第二纵队和思林、果德等县赤卫军,在鹧鸪坳伏击滇军尾部,激战5昼夜。敌军损失五六百人,惊叹“从没有遇到过这样有战斗力的队伍”。

  伏击滇军后,7月下旬至9月底,张云逸和邓小平等领导红七军在恩隆、奉议、思林、果德一带开展土地革命,整训部队,扩大红军,建立地方政权,巩固根据地。按照分工,张云逸和李明瑞集中军直部队和第一、第二纵队3000多人在平马整训,总结红七军成立以来开展军事行动的经验教训,并由教导总队举办训练班。7月15日训练班在城隍庙举行开学典礼,张云逸主持会议并讲了话。此后,张云逸还亲自给学员讲授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等课程。在部队整训期间,张云逸和邓小平等到思林县那叭村看望伏击滇军战斗中的伤病员。随后张云逸到恩隆、奉议一带检查工作。根据前委决定,张云逸将恩隆、奉议赤卫军改编为红七军第四纵队,由黄治峰任司令员。经过3个月训练,干部战士的政治觉悟和军事技术水平都有了提高,党的工作也加强了,又补充了3000多名战士,全军发展到8000多人,整个部队精神饱满,斗志昂扬。

  平马整训后,前委提出按原计划向湘粤边发展的问题,决定在10月1日出发。出发前一日,南方局代表邓拔奇(邓岗)到达平马镇。10月2日,邓拔奇在红七军前委会议上,传达中央政治局6月11日通过的决议和中央给红七军的命令。对中央给红七军的命令,前委有不同的看法。张云逸等认为,红七军刚成立不久人数不足万人,武器装备很差,要完成中央交给的任务,打下柳州、桂林,消灭两广军阀是很困难的,不赞成把红七军拉去打大城市。但是,中央的命令又必须执行。会议最后仍决定按中央指示执行,部队到河池集中。10月3日,张云逸等到奉议县田州镇,在镇东北角的草坪上举行出征誓师大会。参加大会的有红七军部队、工农兵代表和田州镇的居民数干人。誓师大会正式开始,在鸣礼炮、奏军乐之后,工人、农民代表先后发言,接着张云逸讲了话,他说:“我们红七军指战员将要离开可爱的革命根据地,离开亲爱的家乡,离开父母、妻子、同志、朋友了。但是我们的离开是暂时的。现在我们去执行中央交给我们的战斗任务,去打击敌人。我们相信,日后会胜利回来的。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过去把我们害得太苦了,只有消灭他们,方能过上好日子。当然,这是件艰巨的事情,但只要我们坚决奋斗,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我们一出发,反动派必然不会放过我们,一定会用所有的力量来阻止我们的行动。因此,前进是有很多艰难险阻的。我们一定要听共产党的话,跟共产党走,克服一切困难,才能战胜敌人,光荣地完成任务。对每一个同志来说,这是一场严峻的考验。我们相信,在我们这支队伍里,每个同志一定能经得起这场考验的。工农同志们,党政工作同志,希望你们继续为保卫右江苏区而斗争!”

  誓师大会后第2天,张云逸率领红七军第二、第四纵队从田州出发;军部直属部队和第一纵队从平马出发。7日前后,两支队伍等五六千人集中龙川一带。接着,张云逸和李明瑞、陈豪人等率部继续前进。9日,到达凌云县城,休息两天;张云逸等曾前往参观了该县有名的胜景--水源洞。14日,到甘田圩,休息3天,17日,到乐业镇,休息7天;23日,红八军第一纵队与红七军在乐业会师,张云逸热烈欢迎八军第一纵队转战千里,不辞劳苦,前来加入红七军的行列。随后,张云逸等率军往逻西经天峨、南丹去河池。在进军乐业时,张云逸先后在甘田圩场和乐业镇召开有800余人、9000多人参加的群众、军民大会,宣传革命形势和我党我军的方针、政策。同时,派人沿途开展宣传活动,在圩场、村屯、路口书写“红军的胜利就是工农的胜利!”、“岑团(指岑建英)象只鼠,红军是猫捕鼠!”等标语。此外,张云逸还安排部队,一路横扫反动团局武装,打击土豪劣绅,为广大贫苦百姓撑腰除害;重点没收一批豪绅地主的财物粮食作为军需,并分出一部分救济贫苦农民。这样革命声势大振。各地群众议论说:“穷人不要慌,富人不要狂!”真是土豪劣绅闻风丧胆,贫苦人民扬眉吐气。

  11月初,红七军各纵队先后到达河池。11月7日,军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在这里举行。大会在邓拔奇主持下,通过了执行中央命令的决议,提出了“打到柳州去”、“打到桂林去”、“打到广州去”的口号。会后,把红七军四个纵队改编为十九、二十、二十一3个师。张云逸任军长,邓小平任政委,李明瑞任总指挥。9日,全体指战员集合在河池三里亭前举行阅兵式。张云逸等检阅了部队,并进行北上动员。阅兵后的当天晚上,二十一师师长韦拔群带领一个由80多人组成的连队返回右江根据地,张云逸亲自给他送行。两位革命战友在皎洁的月光下一面走一面谈。他们从右江的农民运动谈到百色起义,从红七军的建立谈到土地革命的开展,从右江和全国革命的形势,谈到今后艰巨的战斗任务。他们回顾了他们在共同的革命目标下建立起来的亲密无间的革命情谊。张云逸恳切地对韦拔群说:“主力部队撤走后,右江苏区的困难一定很多,今后的斗争将更加艰苦,更加残酷。但是,军阀之间的矛盾很多,总的形势对革命是有利的。只要我们善于使用干部,掌握武装,一定会取得胜利的。”

  韦拔群满怀信心地说:“我们一定坚持到胜利!”

  在交谈中,韦拔群很谦虚地请张云逸给他提批评意见,张云逸说:“拔群同志,我们虽然相处不久,我知道你是一个各方面都很好的同志。你立场坚定,对党忠诚,斗争坚决,不怕困难,光明磊落,纪律性强,这些都是你很突出的优点。我觉得你有一个弱点,就是太重私人感情。这一点要特别注意。我们干革命,要依靠党,依靠一切真诚革命的同志。要知道,在阶级斗争中私交是靠不住的!”

  韦拔群听了之后,心里热呼呼的,感到这些话正说到自己的心坎上。他紧紧地握住张云逸的手说:“是的,这是我的弱点。今后我一定好好克服!”

  他们就这样边走边谈,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20多里,可是要说的话还很多。这一带是游击区。反动豪绅地主武装还很强大。韦拔群请张云逸返回军部,不要再送了。但看到张云逸只带了两个警卫人员,他马上又对张云逸说:“你这样走我不放心。我送你一程。这一带我还熟悉,就是遇见敌人,也好对付。”这样,韦拔群带着他一连人又往回送10多里。两个人这样来来回回,弄到天交半夜。在离河池只有几里路的地方,张云逸无论如何也不肯让韦拔群再送了。这样,他们才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握手告别。

  11月10日,张云逸和邓小平、李明瑞等率领红七军7000多人,从河池出发北上,去执行中央交给的任务。
  
(三)

  红七军从河池出发向白区进军,当天占领怀远镇。原来拟定攻打宜山庆远镇后下柳州,到怀远后,发生了是否攻庆远的问题:一种意见是,中央指示集中攻坚,应攻庆远;张云逸和邓小平、李明瑞认为庆远是敌重镇,敌必出死力固守,反对攻庆远,主张及时渡江向桂林前进。一路上,张云逸和邓小平、李明瑞团结一致,坚持正确主张,不断与坚持立三左倾冒险主义的同志进行激烈的争论。由于左倾错误路线未得到克服,部队仍然受到很大的损失。1931年1月2日,部队进占全州时,在邓小平召开前委会议上,张云逸同意邓小平的意见,决定放弃攻打大城市的计划,改变硬打攻坚战略,部队开往湘粤赣边界,到江西与中央红军汇合。2月5日,部队到达广东省乐昌、韶关之间的杨溪长来渡口,横渡武水东进。日暮时分,敌军从韶关和乐昌两个方向同时扑来,将红七军截为两段。邓小平、李明瑞和五十五团已渡过武水。张云逸率未过河的军直属队和五十八团共约600人,甩开敌人,撤至乳源县瑶族聚居的必背、半岗岭、埋坑山里。至此,红七军兵分两路活动。2月6日,五十八团开回到梅花大坪村,张云逸将非战斗人员武装起来,共编成两个营6个步兵连,仍用五十八四番号。后张云逸率五十八团沿湘东南向江西前进,3月9日攻占酃县县城。3月14日,在酃县沔渡与前来接应的湘赣独立师三团会师。两支部队与红二十军配合作战,打击侵犯湘赣根据地的敌人。4月4日,五十八团、湘赣独立师、红二十军由张云逸统一指挥,攻占吉安县永阳镇。不久,五十八团与五十五团在永新县天河会合。月底,张云逸在永新参加红七军第二次党代会,清算第二次左倾错误路线的危害。在这前后,张云逸等率红七军与湘赣独立一师、红二十军等兄弟部队并肩作战,先后打了安福、茶陵、安仁等几个大仗,配合中央主力红军取得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同年7月初,张云逸等率红七军尚存的老战士2000余人渡过赣江,22日到达于都县桥头镇,与彭德怀率领的中央红三军团胜利会师。

  从右江到赣江,在漫长的征途中,张云逸等率领红七军行程7000里,转战桂、湘、粤、赣4省,历时9个多月。英勇粉碎了敌人多次的围、追、堵、截,战胜了难以想象的各种困难,终于实现了“汇合朱毛红军”的愿望。此后,红七军编入红三军团,成为中央红军的一部分。
  
《张云逸研究史料》

来源:中国青年网

献花点烛上香敬酒鞠躬
姓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