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张云逸纪念馆>>回忆怀念

记新群烟草公司创建(节录)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二师供给部创办的新群烟草公司,是华中敌后根据地开办最早,规模最大的一家公营机器卷烟公司。它所生产的飞马牌香烟,牌子最响,声誉最高,不仅获得淮南根据地军民的好评,就是在邻近根据地和一些兄弟部队中也是很受欢迎的。解放战争中,烟厂随军北渡黄河,转移途中坚持生产,所到之处,军民也是争相购买。后来大军南下,由开形势发展的需要,新群烟草公司不存在了,可是飞马牌香烟在华东地区仍有几家烟厂生产,供应市场,历史事实证明,新群烟草公司在保障供给,增加财政收入,开展对敌经济斗争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一、新群烟草公司生产的背景及其名称的由来

  香烟是军民都需要的消费品。可是由于日伪封锁,机制香烟进不来,当时淮南根据地除有一家私营小烟厂外,全靠手工卷烟,远远不能满足群众的需要。就部队来说,问题更加突出,有的烟瘾大的同志没有烟抽,索性把树叶、麻叶、棉絮用纸包起来抽。部队首长对这一情况很重视,张云逸副军长(兼二师师长)对二师供给部胡弼亮部长说:“我们当领导的要关心干部战士的生活问题,吃的、穿的、用的都得关心解决,我们能不能办个烟厂,解决干部、战士的抽烟问题?”胡部长向张副军长报告说:“我们也有这个打算,准备自己动手办个烟厂。”并把办烟厂的计划作了汇报,张副军长听后很高兴,当即同意了办厂计划,并说:“好啊!将来在供给制中把发香烟也作个规定,你们看好不好?”又指示说:“我们办烟厂,头一条重要意义:就是要配合政治开展对敌经济斗争,这也是根据地建设的一个项目,要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这里须要谈一下我们二师合作社对当地私营烟厂的支持与合作关系。它是我们产生自办烟厂打算的一个重要因素。抗战初期,日寇侵占扬州、天长、六合等县城后,铜城镇及其附近广大地区是国民党统治区。当时,由于敌人实行经济封锁,机制香烟进不来,手工卷烟供不上,于是铜城镇有几位商人,集资筹办起一个“群众烟草股份有限公司”,搞了一部卷烟机,生产名叫神龙牌的香烟,供应市场。但在国民党政府的敲诈勒索之下,当我军解放该镇时,这个烟厂已奄奄一息,难以维持下去了。师领导了解到这个厂的困境后,指示合作社支持该厂一部分现金,以解决其燃眉之急。但是要长期生产,他们还是不断感到资金不足,于是到1942年底,私商就要求我们投资,合股经营。经请示上级,同意合作社投资入股,公私合营,并派出干部、战士进厂参加生产和管理。这就使群众烟厂能够继续生产下去,并得到一定发展。而我们也从中学到了烟厂管理经验和业务知识,使我们产生了自办烟厂的念头,为筹建新厂创造了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我们新群烟草公司的前身。

  自办烟厂的方案确定后,给厂和香烟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我们多方征求意见,经过一番议论,最后大家认为:既然公私合营的烟厂名叫群众烟草公司,出品神龙牌香烟,那么,我们就取名为新群烟草公司和飞马牌香烟吧。其意义是:1、烟厂取名新群烟草公司,意为新的群众烟草公司。它既有别于又要胜于合营的群众烟草公司,同时含有根据地的群众是新型的群众之意。2、香烟取名飞马,意为赛过神龙,同时含有象征革命发展如骏马奔腾之意。

  二、因陋就简艰苦创业

  购买卷烟机和聘请开机技师,是筹备工作中的关键问题。因为没有机器就谈不上办厂,没有技师就开不动机器。但是这两个问题在根据地是无法解决的,都得到敌占区才能办成。当时敌人对机器的控制比对布匹、药品的控制更严,尤其从敌占区城市请一个技师到既危险又艰苦的农村来,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通过商人关系,想方设法,费尽周折,才搞进来一部卷烟机,又通过他们做了大量细致工作,给予技师优惠待遇和各种生活照顾,终于聘请来一位技师,从而把关键问题解决了。如何解决大批烟盒印刷问题,也是一大难题。因为当地只有一家仅有三、五个工人的石印作坊,连印刷神龙牌烟盒都来不及,当然更不能承担我们飞马牌的印刷任务了。当时,我们想到,淮南日报社有圆盘机,可以解决问题,于是与报社印刷厂联系,他们答应可以承担印刷任务。但缺乏制作锌板的条件,这又需要到敌占区去办。我们又托生活书店的同志,冒着危险,到敌占区做了几块锌板,这样就解决了烟盒的印刷问题。

  新群烟草公司的管理干部和工人,主要来源于师合作社。因为此时合作社撤销了,大部分人员就转到烟厂,从经理到会计、采购、营业等,都是合作社原班人马,这是建厂的骨干力量。同时,从部队调进一批干部(其中有几位老红军)、战士和随军家属(当包烟工人),还招雇了当地部分男女工人。部队同志实行供给制,雇请工人实行计件工资和月工资制。我们称部队同志为内工,雇请工人为外工。厂址选择在铜城镇西边小李庄,是一个地主家的院落,房屋约20余间。10间较大的正房和厢房当车间用,炮楼当会计室,楼下办公,楼上放钱和住人,其余零星房屋就当宿舍。根据生产工序的不同,厂里分卷烟车间、制丝车间和包装车间。我们的车间不是一级行政组织,不设专职管理干部,每车间指定一名专人负责,不脱离生产,厂部实行精兵简政,不设职能部门,脱产管理人员也很少。当时的设备非常简陋,卷烟机没有动力设备,我们就做了个大木轮,套上皮带,用人力摇。在包装间,我们做了几张长桌当包装台。制丝间仅有一部切丝机,又买了一口大铁锅,砌了个锅灶用来炒烟丝。我们就是这样因陋就简,因地制宜地很快将烟厂筹备就绪,于1943年上半年开始投产,当时,每天产烟600余条,大部分供应部队,实现了张副军长提出的在二师部队供给制中增添香烟一个项目的要求,初步解决了部队吸烟难的问题,多余香烟就在市场销售,供应群众,开始缓和了市场香烟紧张的状况。

  三、精工细作力创名牌

  我们从建厂的头一天起,就树雄心,立壮志,一定要使飞马烟胜过神龙烟,力争创出名牌。所以狠抓质量,主要抓了四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采购上等烟叶。烟叶好差是决定香烟好差的基础,安徽定远、凤阳一带的烟叶色质精良,闻名全国,所以我们专门采购这些地方的上等烟叶。从铜城到定远,必须穿过敌人津浦铁路封锁线。尽管有一定危险,但我们仍决心把好烟叶搞到手。于是选派了得力干部、自备骡马10匹,组成运输队,不间断地出发到定远朱家湾一带采购烟叶。运输队的同志冒着危险,顶着严寒酷暑,长年累月地往返于津浦路东西之间,有时自身力量不够,还雇请当地老乡帮助运输,从而源源不断地将大量烟叶运回烟厂,保障了烟叶供应。二是精心炒制烟丝。烟叶进厂后,我们进行挑选,将优等烟叶加工成丝,次等烟叶另作处理。加工前先把烟梗全部抽掉,然后才刨成烟丝。炒丝时要求达到不焦不碎,香料要搅拌均匀。三是科学配加香料。我们对香料配制缺乏经验,就再一次通过来往于敌占区的商人,想方设法搞到上海大烟厂的配方。在此基础上逐步摸索经验,取长补短,终于搞出了一个较成功的香烟配方。四是认真搞好包装。我们要求技师认真卷烟,包装工人细心包装。每支香烟都严格做到不紧、不松、无空头。

  由于我们重视香烟质量,千方百计精工细作,因而使飞马烟一出厂就深受好评,广大军民交口称赞,越传越广,声誉迅速提高,真象是一匹飞腾的骏马,奔驰在淮南抗日根据地。群众争相购买飞马香烟,前来订货的商贩络绎不绝。烟厂门前经常排有长长的队伍,甚至夜里还有人睡在那里等候批货,寂静的小李庄,顿时变得热闹起来。为供应市场更多的香烟,我们于1944年上半年又添置了卷烟机、切丝机各一部,盖了20间竹草结构的厂房,增加100多名工人,并加开了夜班,每天生产香烟1200余条,较好地缓和了市场供烟紧张状况。在这一段期间,新群烟草公司前后两任经理分别是刘保华、李德秀。

  四、统一领导发展壮大

  1944年下半年,为了适应根据地经济事业日益发展的新形势,上级决定,部队的企业单位交给地方政府统一领导。于是我们新群烟草公司和路东军分区创办的生产工农牌香烟的东联烟草公司,统归路东专员公署建设处领导。公私合营的群众烟草公司,这时也归属建设处领导。为了便于管理,建设处决定在新群烟草公司的基础上,成立新群烟草总公司,总公司下设一厂(新群烟草公司)、二厂(东联烟草公司)、三厂(群众烟草公司),总公司设在铜城镇,各厂仍在原址生产。总公司机关设有总务股、营业股、会计股以及铜城、汉涧两个分销处。总公司及3个厂共有职工约600余人,拥有卷烟机5台,切丝机3台,分别生产飞马牌、工农牌、神龙牌香烟,日产量约2500余条。

  1945年前后,总公司及一、二厂(三厂已并入一厂)相继搬迁到盯眙县古城镇附近。总公司设在古城镇上,一厂在镇东朱家四,二厂在镇西斗山。抗战胜利后,我军收复盯眙县城,总公司于1946年初进入了盯眙县城。这时,新群烟草总公司的组织机构及干部配备,有了大幅度调整。在机构设置方面,撤销了两个厂部、其职能人员并入总公司有关业务股,一切生产业务统由总公司办理。总公司下设总务股、工务股、会计股、营业股以及盱眙、铜城、议涧、竹镇、古城5个分销处,同时还成立党支部和工会,以便对工人进行思想教育和福利等工作。总公司党支部书记刘智惠,工会主席殷毅。进入盱眙之后,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大,全公司拥有卷烟机8台,切丝机4台,动力设备已取消了落后的人力木轮而改用柴油机,职工也猛增到近千人,日产香烟3500条。工资发放,除外工仍实行计件工资和月工资外,内工均改为低薪制,按折实标准发薪。这一时期,可说是新群烟划公司的鼎盛时期。

  五、度过难关迎接解放

  1946年8月,国民党撕毁停战协定,对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我们为了夺取最后胜利,暂时放弃部分地区。当国民党军疯狂进攻盯眙县城时,新群烟草公司被迫抢渡淮河,用骡马和牛车,载着沉重的机器和原料北上,长途跋涉。即使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烟厂仍不断利用间隙,就地装机生产,直至1946年底,撤退到山东沂水县界湖镇时,才暂住下来,这期间,新群烟草总公司一面进行整顿,一面恢复生产,二师供给部的勤富烟厂也合并进来。在沂水期间,我们还派出部分干部、工人带一部卷烟机,到鲁中第三军分区协助他们开办新生烟厂。1947夏天,敌人大举进攻鲁中和胶东等地,我们的烟厂北渡黄河,撤退到渤海地区惠民县境内。当时,这里是华东后方,环境较安静,烟厂又住下来,开动机器,坚持生产。这时,全厂保留卷烟机2部,干部和工人200余人。

  1948年春天,在我华东野战军准备解放济南、青岛的前夕,为了做好对大城市工厂企业的接管工作,新群烟草总公司并入山东大鸡烟厂,并在以后直接参加了对济南、青岛、徐州等烟厂的接管工作,有的同志至今还是这些地方烟厂的骨干。济南、徐州等烟厂回到人民手中后,都曾生产过飞马牌香烟。上海卷烟厂至今还把飞马牌香烟作为一种保留产品生产、出售。解放初期在华东军区后勤部开办的勤丰烟厂和安徽省军区开办的建新烟厂中,都有新群烟草公司的干部和技术人员。可见新群烟草公司不但在战争年代发挥了作用,而且也为新中国经济建设培养了力量。(刘俊、王德明整理)
    
《张云逸研究史料》

来源:中国青年网

献花点烛上香敬酒鞠躬
姓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