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李先念纪念馆>>著作文章

关于1956年国家决算和1957年国家预算草案的报告(二)

李先念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三)国防支出6,116,569,000元,为预算的102.34%。

  (四)行政管理支出(包括公安、司法、检察费)2,659,641,000元,为预算的110.32%。

  (五)债务支出721,890,000元,为预算的96.3%。

  (六)对外援助支出404,002,000元,为预算的91.9%。

  (七)其他支出161,000,000元,为预算的67.28%。

  1956年各类支出同1955年相比,经济建设支出增加22.81%,社会文教支出增加39.82%,国防支出减少5.9%,行政管理支出增加29.6%,债务支出增加10.08%,对外援助支出增加2.76%,其他支出增加60.6%。1956年支出中,用于各类基本建设的投资共为13,986,000,000元,占决算总支出的45.74%,比上年增长62%。

  1956年国家各类支出中,除了债务支出、对外援助支出和其他支出三类没有用完预算所规定的数额以外,经济建设支出、社会文教支出和行政管理支出等主要项目都超过了预算。超过的主要原因如下:

  第一,1956年遭受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国家在有关防汛、排水、堵口、复堤、救济和修复等方面增加了开支;由于灾荒的影响和实际执行中有困难,原来决定由地方在农业税附加中自行解决的一半小学教育经费,也改由国家预算拨款补助了一部分。

  第二,1956年在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高潮中,各方面的积极性很高,许多事业计划原来就订得不小,在执行中间又超过了计划,增大了支出。

  第三,1956年企业、事业职工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工资增长的幅度,部分地超过了原来的计划,特别是人员的增加超过计划更多,除了影响企业部门的上缴利润以外,还增大了各种事业费和行政管理支出。

  第四,1956年降低了国营工业主要生产资料产品的内部调拨价格以后,按照规定,应当相应地减少这些产品生产部门的收入,同时减少这些产品使用部门的支出。但是在实际执行当中,有一部分支出没有完全核减下来,以致发生亏损1.46亿元。前面所说的1956年赤字8.19亿元之内,是包括着这笔数字的。

  第五,1956年在预算管理的某些方面也控制较松,追加了一些不急需或者不很必要的开支。

  1956年国家预算收支的增长,保证了建设事业的资金供应,促进了工农业生产的发展,有力地支援了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

  1956年,我国的建设事业获得了极其巨大的胜利。基本建设投资的增长速度,大大超过了以往年度的增长速度。在这一年,我国工业、农业、交通运输事业都有了很大的发展。许多用现代技术装备起来的工厂、矿山和水利工程,已经投入生产或者开始使用,更多的规模巨大的建设项目,已经开始施工或者继续施工。许多我国从来不能制造的重要的现代工业产品,已经从我们自己的工厂里开始制造出来了。1956年工业产值比1955年增长的部分就有139亿元,比1949年全部工业产值108亿元还多。1956年农业生产虽然遭受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自然灾害,虽然农业生产合作社刚刚建立,组织和领导生产的经验不够,但是,粮食的产量仍然超过了1955年,除了棉花、油菜籽等少数农作物的产量低于1955年以外,其他许多农作物的产量仍然保持或者超过了1955年的产量。1956年,国家和农民进行了空前规模的农田水利建设,全国增加灌溉面积一亿多亩,这个数字相当于解放以前我国原有全部灌溉面积的三分之一以上。

  1956年,我国基本上完成了农业和手工业的合作化,私营工商业的绝大部分转为公私合营企业,或者组织成为合作商店、合作小组。我国生产关系的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改变,为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极其广阔的前途。

  1956年,我国就业职工人数增加了230万人,企业职工、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平均增长了14%左右。在农村中,除了灾区和个别工作较差的地区以外,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大多数社员在不同程度上增加了收入。1956年文化、教育、科学、卫生事业也有了较大的发展。

  1956年我国各族、各阶层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社会主义积极性和生产情绪空前高涨。广大的职工、农民、军队官兵、知识分子、工商界人士、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其他爱国人士,在各自的岗位上,对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先进生产者和先进工作者运动在各行各业中相继开展,劳动模范和先进人物一批又一批地涌现出来。广大人民群众对于社会主义建设的美好前景充满着信心和热望。在我国帮助工作的苏联和其他兄弟国家的专家们,也充分表现了国际主义精神,提供了辛勤忘我的劳动。

  1956年我国经济、文化工作各个方面的成绩是巨大的,这是无可怀疑的。国民经济的迅速发展和广大群众建设热情的空前高涨,是国家预算收支能够有较大增长的可靠基础;而国家预算收支的增长,又是促进工农业生产和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保证。

  1956年国家财政工作在取得重大成绩的同时,也发生了一些缺点和错误,这些缺点和错误是应当正视的。现在,就几个重要问题说明如下:

  (一)1956年预算执行的结果,支出大于收入,出现了赤字。从预算本身的收支数字来看,赤字为819,694,000元;从当年收入和当年支出的数字来看,支出大于收入1,830,732,000元。根据历年的情况,每年预算执行的结果,都是当年收入大于当年支出,有一定的结余。国家将这些结余拨给银行或者存入银行,增加银行的信贷资金,以解决各企业部门、农业和手工业生产合作社以及其他经济单位增加贷款的需要。1956年年初编制预算的时候,由于对社会主义高潮下的新情况估计不足,仍然根据过去的经验,在预算收入中列了一笔上年结余。这样,一开始就把预算的底子打大了一些,而在预算执行当中,又由于前面所说的种种原因,先后追加了一些支出,以致执行的结果,收入虽然有所超过,但支出超过较多,不仅动用了原列的上年结余,而且出现了赤字,要从银行动用财政的历年结余存款和从银行透支。

  (二)一方面,财政上从银行动用了历年结余款项,并且从银行透支了一部分款项,因而增大了银行的支出;另一方面,银行本身发放的贷款不但不能缩减,而且超过了原来的计划。原计划增加农业贷款11.2亿元,结果增加了20.3亿元(包括救灾贷款在内);原计划增加手工业、公私合营企业贷款2.9亿元,结果增加了9.4亿元。在银行信贷收入方面,由于商业部门1956年销货较多,归还了一部分贷款,城市人民储蓄也超过了计划,使收入有所增加。但是整个说来,银行存款收入增加得少,贷款支出增加得多,收支相抵还有相当大的差额。为了弥补这个差额,国家相应地增加了货币的发行,以适应当时的需要。同1955年底比较,1956年年底市场货币流通量增加了16.9亿元(1957年5月底统计,已经回笼了9.7亿元)。当然,从1956年的经济情况看,货币流通量也是需要增加一部分的。因为1956年工农业生产发展了,商品流通扩大了,原有的市场货币流通量已经不足以适应新的经济发展的需要;并且由于农业合作化的基本完成,过去农民是以粮食、棉花等农副产品为储存手段的,现在这些农副产品主要由农业合作社集体出售了,农民储存的货币就比过去增加了,货币流通量也应当有相应的增加。因此,1956年增加了的货币流通量,分析起来,一部分是生产发展和商品流通扩大所正常需要的;一部分是农村经济情况变化以后农民储存所需要的;只有一小部分在一个时候是超过正常需要的。

  (三)财政支出和银行发放的贷款都是要购买物资的。财政收支发生赤字和银行存款放款发生差额,就会引起若干商品供应的紧张和国家商品物资库存的减少。根据有关部门的统计,1956年国家商品物资库存总值比上年减少了约20亿元。商业部门多卖出了这些物资,基本上保证了主要物资的供应,同时也向银行归还了一部分贷款,抵销了银行的一部分信贷支出。应当说,在1956年的具体情况下,为了保证经济建设的加速发展和社会主义改造的胜利进行,动用一部分库存物资,以支持财政支出和贷款的发放,是完全必要的。在我国,仅商业各部门就经常保有200—300亿元的周转和库存物资,动用20亿元的物资并不会影响大局,今后主要物资的供应还是有保证的。

  综合上述各点来看,1956年财政收支和银行信贷收支都发生了差额,结果,就使货币流通量增加了一些,商品物资库存减少了一些。1956年国家究竟多用了多少钱呢?前面所举的几个数字是有交错重复的。我们研究,大约多用了20多亿元,即:商品物资库存减少的部分,加上货币流通量超过正常需要的部分,就是多用了的数字。

  总的说来,1956年国家预算和信贷的支出,绝大部分是正确的,只有一部分是用得多了或者用得不适当。1956年各方面工作的发展是迅速的,成绩是巨大的,缺点和错误只是部分的。从财政工作来说,成绩也是基本的,缺点错误是次要的。对于1956年的工作,作这样的估价是不是恰当呢?我们认为是恰当的。我们还不能忘记,1956年建设事业的巨大进展是在遭受严重自然灾害的情况下取得的。国家为了领导人民战胜灾荒,先后拨款5.76亿元(包括有关防汛、抢险、堵口、复堤、救济和修复等费用);发放救灾贷款2.8亿元;并且从全国各地向灾区调集了大量的粮食。从去年七月到今年六月底,国家对受灾省区供应的粮食,同上一个粮食年度比较,增加70亿斤。这样,经过各方面的努力,除了工作中发生了缺点和错误的个别地方以外,灾区粮食供应未断,国家供应的粮食价格不涨。如果我们回想一下解放以前的几次大灾荒中,灾区物价狂涨、生产停顿、无数灾民流离失所、饿死冻死,而剥削者侵夺土地、囤积居奇、乘机发财的景况,那么,就丝毫用不着怀疑,如果不是在今天的社会主义制度下面,如果没有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没有粮食统购统销的正确政策,要平稳地渡过这样严重的灾荒,是不可想象的;而在这样严重的灾荒情况下,要在建设事业的各个战线上取得这样巨大的成就,更是不可想象的。其次,我们特别不能忘记,1956年建设事业的巨大进展是在翻天复地的社会大变革的情况下取得的。本来,任何社会制度的大变革和社会经济的重大改组,通常总不可避免地要给社会经济生活带来大的波动。但是在我们的国家里,完成这样的大革命,几乎没有引起什么显著的经济上的波动。正是因为1956年的灾荒是平稳渡过的,社会变革是进行得很顺利的,人们就往往忽视这些重要情况,不去足够地估计我们曾经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进行建设和取得成绩的。总之,对我们的工作应当有全面的、恰当的、实事求是的估价。不正视缺点,就不能认真地总结经验,接受教训,提高工作;但是,不足够地估计成绩,就会看不见主流,就会伤害群众的积极性,使人民群众迷失前进的方向。

  1956年各方面工作中的经验是丰富的。从国家预算的编制和执行中,我们取得了这样一条经验,这就是预算收支、信贷收支、物资供求三者都必须平衡,并且相互结合。这就是:

  第一,国家预算收支的平衡,必须同银行信贷收支的平衡结合起来,统一安排。我们国家的资金,是通过国家预算和银行信贷两种方式来进行分配的。国家预算不仅要保证经济建设和各方面事业开支的需要,同时还要保证银行发放必要的工商业贷款、农业贷款和其他各种贷款的需要。如果只考虑国家预算收支的平衡,不考虑银行增加信贷资金的需要,那么,尽管预算收支平衡了,但从国家整个资金的收支来看,仍然会是不平衡的。

  在我国,银行信贷具有怎样一种性质和作用呢?大家知道,在经济事业中,国家拨出基本建设投资,修建了厂房,安装了机器以后,还必须有一定数量的流动资金,用于购买原料及其他周转的需要,才能进行生产。国营商业部门和供销合作社经营采购供应业务,也需要大量的流动资金。所有农业生产合作社和手工业生产合作社,所有其他集体经济单位和个人经济单位,也都需要一定的流动资金和周转资金。一切企业和经济单位所需要的流动资金和周转资金,是分为这样两个部分的:一部分是各企业各经济单位自己掌握使用的资金,就是自有资金;另一部分是需要贷款解决的资金,就是信贷资金,其中主要是用来解决短期周转和季节性周转的资金。这种信贷资金,在我国是由国家银行集中管理和经营,随时贷给各用款单位的。仅有各企业各经济单位自有的流动资金和周转资金,没有这种信贷资金,或者这种信贷资金没有达到社会经济生活所需要的一定数量,就不可能维持社会的正常生产、正常商品流通和正常的经济生活。

  为什么银行发放贷款所需要增加的信贷资金,必须由国家预算加以保证呢?这是因为:一、我国的经济是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社会流动资金和周转资金必须有计划地进行安排;二、我们必须基本上稳定物价,不允许银行任意发行货币,引起物价波动;三、国民经济在不断地发展和扩大,各企业各经济单位对流动资金和周转资金的需要不断地增加。因此,银行的信贷资金必须逐年有所增加,而且需要有可靠的来源。银行的信贷资金从那里来呢?一个来源是各企业、各经济单位、机关、团体、学校暂时闲置存入银行的资金和城乡人民的储蓄;另一个来源是银行在正常需要的范围内所发行的货币。但是,在我国目前的情况下,银行的信贷资金仅仅依靠这两个来源是不够的。这个不够的部分就是我们所说的信贷收支差额。为了弥补这个差额,使之达到平衡,只能依靠国家预算拨款来解决。因此,银行每年需要由国家增拨的信贷资金,应当看作是国家建设事业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投资,应当由国家预算有计划地给予保证。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国家预算收支的平衡必须同银行信贷收支的平衡结合起来,统一安排。至于银行如何正确地运用信贷资金、企业如何节约地使用流动资金的问题,这里就不多说了。

  第二,预算和信贷的平衡,必须考虑物资供求的平衡。预算的支出和信贷投放,是要用来购买物资的。如果财政收支发生赤字,信贷收支发生差额,最后都要用物资来抵付。因此,财政支出和信贷投放的多少,要根据物资供应的可能情况来决定。如果财政支出和信贷投放过少,就会影响正常的经济周转,影响建设事业的正常发展。如果财政支出和信贷投放过多,就会使社会购买力超过物资供应的可能,造成物资供应的紧张情况,甚至影响市场物价的稳定。所以说财政收支和信贷收支的平衡,必须考虑物资供求的平衡。

  1956年的经验证明,处理财政问题,不仅要考虑财政的收入和支出,而且要考虑财政同经济的关系。1956年国家预算执行的结果,如果单从财政来看,赤字8.19亿元,只占整个预算支出的2.68%,在我们这样的国家,仅仅这个数字,看起来并不算大。但是把预算、信贷、物资三个方面结合起来,就可以看出它对于国家库存物资和市场供应所发生的若干影响。1956年我们的缺点在那里呢?缺点就在于没有根据全面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经济大发展的情况,照顾信贷资金大量增加的需要,没有在国家预算中拨付银行必要的信贷资金,这是1956年信贷支出多于收入和商品库存减少的重要原因。1956年在财政信贷都有差额的情况下,为什么又没有发生大的问题呢?这是因为1956年我们有历年积存下来的较为充裕的物资,所以尽管供求关系有些紧张,仍然保证了物资的供应和市场物价的基本稳定。但是1956年的货币流通量是增加得多了一些。这些多了的货币,有一部分是要在今年购买物资的。这对今年各项事业的安排有一定的影响,需要我们在今年大力增加生产,节约开支,增加库存物资,而只要我们注意了这样做,暂时的困难是不难克服的。

  1956年工作中的另一条经验,就是国民经济计划和国家预算的编制,除了注意当年的预算收支、信贷收支和物资供求的平衡以外,还应当瞻前顾后,注意年度之间的相互衔接,避免过大的起伏。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经济落后的农业国,工业原料的很大部分来自农业,国家资金来源的很大部分也直接或者间接同农业有关,而农业的收成是不稳定的,丰收和歉收是很难预料的。一旦发生灾荒,就要增加当年的财政支出,减少当年的财政收入,特别是要减少第二年的工业生产、物资供应和财政收入。同时,我们的国家还处在建设的初期,家底还薄,各种物资的储备较少,今后也只能在生产发展的基础上逐步增加储备。在这种情况下,年度之间的发展速度有快有慢,是不可避免的,在特殊情况下,大的起伏也难于避免,要求年度之间的发展速度完全均衡是不合乎实际的。但是,年度之间的起伏过大,特别是在发展速度必须减缓的时候,就会给建设事业和人员的安排,带来若干困难。为了减少这种困难,我们在安排国民经济计划和国家预算的时候,应当瞻前顾后,注意衔接。这就是说,决定基本建设的规模,不仅要看本年有多少建筑材料,而且要看以后年度可能有多少建筑材料;决定工业生产的发展速度,不仅要看本年有多少原料,而且要看以后年度可能有多少原料;决定商品供应的数量,不仅要看本年有多少商品,而且要看以后年度可能有多少商品。进一步说,建设什么项目,生产什么产品,供应什么商品,本年多少,以后年度多少,也应当力求符合实际情况的要求。由于我们的国家有了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制度,就有可能有计划地照顾年度之间的衔接,自觉地调节年度之间的起伏幅度,尽量避免过大的起伏。在1956年,由于前几年财政和物资有些结余,1955年农业获得丰收,由于许多新建工程经过前几年的准备,勘察设计已经完成,国外设备大量进口,技术力量已有增强,在这些条件下,将基本建设、工业生产和商品供应的增长速度适当地加快一些是应当的,也是可能的。但是现在看来,由于我们的经验不够,增长的幅度有一部分是过大了。假使1956年少增长一点,能够多余出若干原材料和商品物资,对于顺利地安排1957年的计划是会有帮助的。1956年的经验说明,在丰年的时候,应当预计到以后可能的歉收;在有余的时候,应当预计到以后可能发生的不足。这就是说,应当逐步地扩大物资储备,以丰补歉,以有余补不足,保证我们的建设事业顺利地前进,更加发挥计划经济的优越性。

  财政、信贷、物资三者必须平衡,编制计划和预算必须瞻前顾后,这都是客观规律的要求。我们应该努力掌握和适应这种规律。当然,现实生活是复杂生动的,我们所说的平衡只能是相对的平衡。客观情况是不断变化的,农业的丰歉和其他预计不到的情况,都会在经济生活中引起新的问题,我们的工作也不可能没有缺点。因此,计划平衡了,在执行过程中还会出现不平衡。旧的不平衡克服了,还会出现新的不平衡。我们的任务就在于加强计划和预算执行的组织工作和检查工作,克服不断发生的不平衡,推动建设事业的前进。

  二、1957年国家预算的安排

  为了巩固1956年经济战线上的伟大胜利,超额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并且为第二个五年计划打下良好的基础,1957年必须根据财力和物力的条件,适当地安排国家建设的发展规模和速度。1957年国家预算草案,就是根据这种精神和1957年国民经济计划草案的指标编制的。

  1957年国家预算收入为29,292,934,000元,同1956年当年收入28,743,406,000元比较,增加1.91%;1957年国家预算支出也为29,292,934,000元,同1956年决算30,574,138,000元比较,减少4.19%。收支平衡。

  1957年国家预算同银行信贷计划是互相结合的。1957年银行信贷计划,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计算,支出大于收入6亿元,由国家预算增拨信贷资金6亿元来解决。信贷收支平衡。

  1957年国家预算收入中,各类收入的数字如下:

  (一)各项税收14,570,209,000元,为上年决算数的103.42%。其中,工商税10,500,000,000元,为上年的103.98%;农业税2,990,209,000元,为上年的100.84%。

  (二)企业和事业收入13,668,969,000元,为上年的101.81%。其中,工业各部门收入5,880,785,000元,为上年的107.97%;铁道、交通、邮电等部门收入2,264,692,000元,为上年的106.24%;商业、粮食、对外贸易等部门收入4,101,826,000元,为上年的92.89%。

  (三)债务收入623,320,000元,为上年的86.1%。其中,国内公债600,000,000元,为上年的98.92%;国外借款23,320,000元,为上年的19.86%。

  (四)其他收入430,436,000元,为上年的85.28%。

  为什么1957年各项税收和企业事业收入比1956年增长不多呢?从工农业生产的情况看,1957年工业总产值将增长4.5%,农副业总产值将增长4.9%,工业成本也将有所降低,而且增产节约运动正在开展,预算收入似乎应当有相当的增加。但是,由于1957年有以下一些情况,就使税收和企业事业收入不能有相应的增长:

  第一,工业总产值虽然将有增长,但各种工业产品的比重发生了变化,国家收入也相应地发生了变化。由于1956年农业生产遭受了灾害,原料不足,有些轻工业品的生产增长速度下降了,有些轻工业品的产量甚至比上年减少了。例如按计划产量,棉纱减产61.1万件,就要减少财政收入3亿多元,估计实际执行中棉纱减产还不只此数。

  第二,1957年农业产量将有增长,农业税征收额在继续稳定的原则下稍有调整。但是1957年秋季征收的粮食,要到1958年才能变成现款纳入预算,因此,1957年国家预算所列的农业税收入,还不能相应地增加。1957年预算中所列的农业税收入,包括上年秋征公粮的变价款、本年夏征公粮的变价款,还有一小部分本年秋征当中征收的现款。1956年秋征,因为灾荒减免较多,减征细粮约20亿斤,合现款1.7亿元,影响了1957年农业税收入。

  第三,1957年开始实行了去年已经确定的提高盐税税率的措施,增加收入1亿元;但是,为了鼓励农民养猪,1957年降低了屠宰税的税率,提高了生猪的收购价格,减少收入1.5亿元。

  第四,1957年提高了某些高级消费品的销售价格,增加了一部分财政收入;但是,在调整生猪和油菜籽、芝麻等油料的价格当中,收购价格提高得多,销售价格提高得少,减少了一部分财政收入。这部分减少了的收入,远多于提高某些高级消费品价格所能增加的收入。

  第五,1957年政府向供销合作社征收的所得税将比去年增加;但是,国营商业部门由于上述价格的调整和国外进口商品特别是高级消费品的减少,减少了一部分收入。

  第六,1957年工业、交通、建筑、商业等部门由于上年增加的人员过多,使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受到了一些不利的影响;1957年职工全年的工资都必须按照去年提高了的标准和级别发给,而去年是从四月份或者七月份才开始提高的。这样就增大了企业成本,相对地减少了企业利润。

  由于以上各种原因,就使1957年税收和利润很难有较大的增加。至于商业、对外贸易等部门的收入所以比1956年减少,其原因除了上述有关的因素以外,还由于有些地区已经把过去由商业部门向工业部门加工订货的办法,改变为由工业部门向商业部门销售成品的办法,这样,商业部门的收入就要有一部分转到工业部门。虽然这部分转移出去的收入,仍然纳入了国家预算,但预算中所列的商业收入是减少了。

  为什么1957年债务收入比1956年减少了呢?因为1956年债务收入中,有国外借款收入117,419,000元,而1957年债务收入中,国外借款收入只有23,320,000元。这两年的国外借款收入都是过去借款协定中留下来的尾数。开国以来,苏联政府贷给我国的款项,折合人民币共为52.94亿元,其中,1952年以前使用的部分21.74亿元,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使用的部分31.2亿元。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和建设初期,苏联曾经几次给予我们贷款援助,我们对于这种援助表示衷心感谢。现在,经过几年的时间,应当说,我们已经更有条件依靠国内自己的积累来进行建设了。

  1957年其他收入的所以减少,是因为各种零星收入减少了。

  (人民日报1957年06月30日第二版)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献花点烛上香敬酒鞠躬
姓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