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回忆怀念 
 
大智大勇 履险不惊 
郭翘然 侯达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敬爱的叶剑英元帅与世长辞了。噩耗传来,我们深感悲痛。叶帅与我们谊属同乡,又是侯达的大哥侯山在中山先生组建的建国粤军第二师的亲密战友,我们很早就认识叶帅了。叶帅在中学时期就立了“福国利民”的大志,敢于同旧教育制度作斗争。他才气横溢,那“放眼高歌气吐虹,也曾拔剑角群雄”等诗篇,早为济辈所传诵。在解放前和解放后,我们曾在武汉、南京、广州等地,多次亲聆教诲,使我们在旧社会里,能保持较清醒的头脑,洁身自爱,并逐步靠拢党,参加革命。1978年,我们作为广东代表团成员,赴京瞻仰毛主席遗容。在京期间,代表们迫切要求见见叶帅,但由于人数太多,无法满足大家的要求。叶帅办公室只指定包括我们两人在内的六名代表,到叶帅家中相见。6人中大部分是旧时的老相识,除左洪涛同志外,都是党外同志。会见前,叶帅的弟弟道英同志特地嘱咐我们,见到叶帅,按习惯称呼“剑哥”就可以了。我们到了叶帅家,叶帅放电影招待。我们边看电影,边叙家常,毫不感到拘束,过了一个十分愉快的夜晚,临别还照像留念。他这种不忘故旧,永远和群众心连心的风范,令我们十分感动!

  叶帅为中国革命立下了丰功伟绩。“旋转还凭革命功”,每当革命的重要关头,都表现出他的大智大勇。他的伟大军事家的才能,早在追随中山先生革命时期就逐渐露头角了。1922年,军阀陈炯明叛变,担任海军陆战队营长的叶帅率部护卫中山先生脱险后,先后在革命名将张民达的东路讨贼军第八旅和建国粤军第二师任参谋长,参加了讨陈的两次东征,运筹帷幄,战果辉煌。第八旅被中山先生誉为“真正的革命军队”。粤军二师由叶帅参与制定作战方针,在东征中,所向披靡,攻克潮梅,取得了第一次东征的决定性胜利。张民达和叶帅都是梅县人,在当时的潮梅青年中广泛流传着他们的英雄事迹。

  叶帅的文韬武略,过人胆识,从我们熟知的早期的几件事,即可以反映出来。

  一件是对“香洲兵变”的果断处理。1924年夏秋间,建国粤军成立,中山先生特别重视民达的二师。在建立黄埔军校的同时,中山先生与廖仲恺党代表决定,将苏联援助的一批枪枝弹药等拨给二师,专门成立一个独立营,配合黄埔军校,培养一批以改造旧式军队为主的骨干,设训练营地于香洲(今属珠海市)。后来扩充为新编团,叶帅先后兼任营长、团长。全团8个连,900多官兵,通过严格训练,卓有成效,但也因此引起一些反动派的嫉视。1925年4月25日,一些反动分子乘师长张民达在潮州溺水殉难,叶帅东征未归之际,发动兵变,吹奏集合号,搞突然袭击。独立团25位军官士,当场壮烈牺牲(还有二人受重伤,医治无效,牺牲)。叶帅闻讯,第二天即赶回广州,乘船转赴香洲,一方面收殓烈士遗体,抚集余众安定人心;一方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派人将行凶后逃往澳门的反动分子十余人,全部缉拿归案,引渡回香洲,就地正法。由于叶帅临变不惧,指挥若定,使反动分子无一漏网,及时打击了反革命的嚣张气焰。

  另一件是在兵变后不久,发生的宋绍殷阴谋暗害叶剑英、侯山事件。当时中山先生的革命队伍中,情况也是复杂的。张民达的粤军二师虽是革命的中坚力量,但也有一些野心勃勃的人,时刻想利用它作为争权夺利的工具,宋绍殷即是其中的一个。宋化名“黑鬼宋”,原为土生华侨组织联义社的一名头目,在八旅任过机枪营长等职。张民达兼任大本营两广盐务缉私处主任时,曾任命宋为副主任。宋一向凶狠成性,自恃在二师资格较老,骄横跋扈。且常以缉私为名,猖狂走私,极为叶剑英所不齿。张民达对之亦有所不满。叶剑英为张民达所倚重,锐意整顿军风纪,改革陋习,更加触到了“黑鬼宋”的痛处。1925年2月张民达率部东征,“黑鬼宋”觊觎的缉私处主任一职,民达却交由缉私处舰长兼二师后方主任侯山代理。原来,侯山是在袁世凯阴谋称帝时,于1915年与张民达等一起从南洋回国的,参加了华侨护国军讨伐袁贼死党粤督龙济光的讨龙决死队,曾以自制炸弹,击龙未中。向为民达信任和器重,视之为左右手。后来,在镇压杨、刘叛乱时,大本营又任侯山兼暂编舰队副指挥。由于叶剑英和侯山的密切合作,在二师形成一股日益壮大的革命力量,受到了廖仲恺先生的赏识。“黑鬼宋”感到在二师已不能为所欲为,深为不满。张师长健在时,他尚有所顾忌。张师长殉职后,便时思蠢动。他认为叶剑英是死对头,必欲除之而后快,经常派人盯梢,伺机下毒手。但叶剑英防备严密,并注意深居简出,“黑鬼宋”无隙可乘。侯山由于和叶剑英密切合作,自然也被视为眼中钉,不幸于1925年6月下旬被枪杀于广州万福路寓所。叶剑英闻讯赶来时,侯已中弹倒地,他抱着遗体悲痛万分。侯山遗职,大本营任命叶剑英兼代,他亲为侯山请恤,缉凶。7月,广州国民政府成立时,即追赠侯山为陆军上校,优予抚恤。不久,“黑鬼宋”终被除掉。

  还有一件是第二次东征期间海山脱险。这次东征,叶剑英率部进抵淡水前线时,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党军第一支队司令,奉命返广州。十月初,他率二师部分官兵,雇火轮一艘,从广州出发,转博罗、惠州一带布防。翌日,船行至仍属中国领海的外海时,港英当局和陈炯明勾结,派出二艘小舰,借口侵犯其领海,将船截回长洲海关。叶剑英以其锐敏的洞察力,认为事出蹊跷,来者不善,以走为上。适附近有一艘卖水果小艇。他叫过艇来,顺着艇上伸出来钩着战舰的“锚钩”,一跃而至艇上,即叫小艇划至附近登岸。后转香港绕道澳门回广州。叶剑英的勇敢机智,又一次使敌人的阴谋破产。

  再一件是广州起义失败后,叶帅出走香港。这是更为惊险的一幕,叶剑英战斗坚持到最后,退往海陆丰的路已被截断,广九铁路车站、省港轮船码头等交通要地均为反动派占领,满城白色恐怖,交通断绝。他藏身在同乡李运全家中,处境十分危险。他便同李运全商量,借李的证章化装“过关”,叶帅镇定从容,混进了沙面,登轮赴港,去参加广东省委的秘密会议。

  叶帅不仅在治军治国方面表现了他的大智大勇,在统一战线工作中也是一个楷模。众所周知,震动中外的西安事变,就是他协助周总理折冲樽俎,使事件得到和平解决,促成了以国共第二次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开展了全民的抗日战争。“西安捉蒋翻危局,内战吟成抗日诗”,这是叶帅歌颂党和毛泽东、周恩来等同志在统战工作上为中国人民建立的不朽功勋。1938年夏秋间,叶帅来广州,郭冠杰、李伯球和翘然同约他到哥仑布餐厅吃饭,侯达亦在座。席间,叶帅畅谈了形势,介绍了西安事变的情况和和平解决这次事件的重要意义。我们一方面十分敬佩叶帅的善于团结和斗争,另一方面也为叶帅对我们这些党外朋友推心置腹、肝胆相照的精神所感动。许多党外朋友也是为此把叶帅作为知音和良师益友。

  广东解放后,叶帅在华南主持工作,接触了解又多了些。解放初期,他经常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座谈军管、镇反、土改等有关问题。初时不定期,后改为双周座谈会。开会时民主空气浓厚,大家畅所欲言。那时农村土改正紧张地进行,叶帅非常注意保护华侨、民主人士和民族工商业者的利益。为更好地贯彻政策,座谈会上决定成立广东省支援土改委员会,由李章达副主席任主任,翘然亦为委员之一。叶帅经常邀请委员座谈,听取意见。当时有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各县农民纷纷进城抓地主。叶帅对一些为革命做过好事的人,采取了保护措施。为了更好地贯彻党的统战政策,叶帅亲自叮嘱统战部将在广州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主要成员的名单列出来,分送给他们的原籍县政府,加以关注。历史证明叶帅在广东土改工作中的这些远见卓识,是完全正确的。

  叶帅文武兼备,勇敢、镇定而机智,从他早年经历的几次惊险事迹中,显示了他沉着应变、履险不惊的革命品质,尔后,在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的伟大革命洪流中,叱咤风云,功勋卓著,成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实非出于偶然。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他在人民心中留下的光辉形象,他那“老骥仍将万里行”的革命精神,将永远鼓舞着我们前进!

  
《萦思录》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