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回忆怀念 
 
在叶帅身边工作的日子里
路宝银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惊闻敬爱的叶剑英元帅逝世的消息,痛失老首长的悲伤久久萦回我的心头。战争年代,我长期在叶帅身边工作,他的言行举止都给我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

  “要学好科学文化知识”

  1944年春天,我们部队利用战斗间隙在太行山区整训。

  一天下午,我们正在上文化课,指导员走了进来。他和文化教员说了几句话,就高声对我们说:“同志们,根据形势的发展和工作的需要,上级决定抽调一部分同志到党中央所在地延安去,到毛主席、朱总司令身边去!”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又惊又喜。我心里想,要是抽调的名单中有我就好了。结果,公布名单时,果然有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两天之后,我们告别战友出发了。到延安后,大约休息了一周左右。一天下午,卫士长李树槐同志告诉我说:“小路,你到叶参谋长那里工作好不好?”“快收拾一下东西吧,我现在就带你去。”听了卫士长的话,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紧张,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说实话,不用说参谋长,我在前方由于小分队活动,还没见过我们团长呢!现在就要在参谋长身边工作,心情哪能平静得下来呢?

  叶剑英参谋长住在王家坪的一座山坡上,几间土平房,面对延河,很是安静。我去的时候,他去杨家岭开会,不在家。晚上,叶参谋长开会回来了,他穿一身打着补钉的灰军服,十分整洁,还留着小胡须。初一见这么大的首长,我感到有些拘束。叶参谋长没有顾上休息,就把何光、许昌南同志和我叫到他的房间里。我站在首长面前,觉得手脚不知往哪儿放好,首长看出了我的心情,拉起我的手问起了家常:你是哪个地方的人?多大了?家里还有什么人?以前在哪个部队?……我一一作了回答。他风趣地说:“是个山西小老乡,放牛娃,小八路,很好哇!”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我一点也不紧张了。

  接着,叶参谋长又问我:“你愿不愿意到我这里来工作?”我高兴地答道:“愿意”。他满意地点点头,又笑微微地看着我们三个人说,请你们来帮助我做些事,我们互相帮助么。你们几个也要互相帮助么。还语重心长地要求我们好好学习,今后为党和人民做更多更多的事情。从此,我就在叶参谋长身边开始了新的工作。

  叶参谋长非常关心我们的学习,他经常到我们的宿舍来看看、问问,亲自检查我们的学习,帮助解答问题。他还把延安新出版的马克思主义通俗读物《大众哲学》送给我们,要我们一边学习文化,一边学习革命道理。

  一次,叶参谋长翻开我的书检查我的学习。他看见书上用红铅笔画的圈圈、点点很多(叶帅看书很快,而且注有很多标记,我也照着学),就笑着对我说:“你学得不错嘛!”接着又提了几个问题,我却没有完全回答上来。他好象在想什么似的,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并让我把其他几个同志都找来。叶参谋长对我们说:“你们几个过去都是穷孩子,上不起学,现在就要抓紧时间好好学习,主要是学文化,今后有机会还可以到学校学习。穷人闹革命,没有文化,不懂革命道理是不行的呀!”他还讲到,革命胜利后,更需要掌握科学文化知识,才能建设好新中国,并要求我们每天都要看几页书,学几个生字,通过练习写字来加深记忆,等等。叶参谋长从学习的重要性到学习的方法,循循善诱地谈了很多,那些话我一直记在心里,成为促进我学习的重要动力。

  “我们是一定要回北平来的”

  1946年1月上旬,国共两党达成了停战协定。为了保证停战协定的执行,决定组成三人小组来会商解决军事冲突等问题。并在北平设立由美国、国民党和我们党三方代表组成的“军事调处执行部”,具体监督执行停战协定。叶参谋长作为我方首席代表来到了北平。

  我们代表团大部分人员住在北京饭店。为了工作方便,叶参谋长住景山东大街了2号,名为叶公馆。公馆的工友,是国民党当局安排的。有的名为工友,实际上是被派来监视我们行动的。我们工作人员知道这些情况后,十分警惕,本来一些应该叫他们干的事,由于不放心,也不想叫他们干。叶参谋长看出了我们的心事,就把我们召集到一起,讲如何影响、教育和争取这些工友。他说:“这些工友基本上都是城市的贫苦市民,长期受国民党、资本家的剥削压迫,他们是能够接受革命道理的。由于受国民党的反动欺骗宣传,对我们不了解,受国民党的一些利用也是可以原谅的。你们要主动接近他们,向他们宣传我党的政策,介绍解放区和人民解放军的情况,并用我们的好作风、好言行去影响他们。让他们亲眼看到我们和国民党有本质的区别,懂得我们才是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就会同我们站在一起了。”他不但教育我们,还经常主动和工友们接近,谈论家常,做工友们的思想教育工作。

  不长时间,这些工友的情况就不大一样了,尤其是看到叶参谋长平易近人的作风、朴素的生活和忘我的工作精神,深受感动。一个工友就对我谈了国民党一些高级将领奢侈、腐败的生活,他说,两相比较,一清二白,说明一个真理:“共产党伟大,国民党必败!”他说出了工友们的心里话。

  从此,工友们都站到了我们一边,不但不为国民党反动派所利用,而且经常为我们提供一些消息,为我们做工作,特别是对总参谋长的生活和安全做了很多有益的事。

  后来,由于国民党反动派违反《双十协定》,致使谈判破裂。当我们撤离北平时,工友们都个个含着眼泪同我们告别,纷纷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回北平来呀?”叶参谋长满怀信心地告诉他们:“我们是一定要回到北平来的,少则三年,多则五年,到那时,北平永远是属于人民的了!”

  “我还等着喝水呢!”

  1947年3月,党中央撤离延安。叶参谋长、杨尚昆主任等领导同志率领中央和军委机关东渡黄河,来到山西临县坚持工作。在军委机关的驻地双塔村,叶参谋长非常关心当地群众的生活,在紧张的工作之余,他经常找群众谈话,了解当地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等情况。为了和群众交谈方便,他还学会了不少乡土话。南方人说北方土话,难免南腔北调的,讲不清楚,有时逗得老乡们哈哈大笑。他也常常和大家一块笑起来,然后又拜老乡为师,一句句地学起来。

  一天中午,有个老汉急急忙忙走来要见首长。正好叶参谋长在院子里散步,一见老汉就边招呼边迎上去。老汉告诉叶参谋长,不知哪里跑来一条疯狗,咬了人就有生命危险,吓得村里大人小孩都不敢出门,要首长为老百姓除害。叶参谋长听了,马上找来警卫排长,组织人把这条疯狗打死了。

  一天清晨,叶参谋长在村外散步,看见老乡们拿着一个瓢去舀水,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是水小要用瓢舀。他跟着挑水的老乡来到石老梁山脚下,只见很多人排着长队,走下十几级台阶,在一个小洞里一瓢瓢舀着浑水,水少人多,挑一担水要花很长时间。看到这种情况,他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没说话,我们都知道他在想着老乡的吃水困难。

  当时,为了使中央和总部首长有一个比较安全稳定的指挥所,从陕北调来一些老乡在山脚下挖防空洞,叶参谋长为了尽快解决驻地群众的生活困难,决定让挖防空洞的石匠先停下来,立即为群众打井。打井开始后,叶参谋长不管工作多忙,早晚都要抽时间去工地看看,为大家鼓劲,有时还挽起衣袖搬石头。大家见他日夜操劳,都劝他休息,但他开玩笑地说:“我还等着喝水呢!”说得大家都笑了。井打好以后,当地群众喝上了清澈的井水,都十分感激叶参谋长,感激亲人解放军。

  去西柏坡村途中

  1947年6月,叶参谋长和邓颖超、田家英同志一道,从双塔村出发,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参加全国土地会议。

  那时候,交通很不方便,只有骑马和步行。而且,阎锡山还盘踞在太原。同蒲路沿线有的地区刚刚解放,还有残敌没有肃清。一路上,叶参谋长每天都要亲自研究行军路线和宿营点,并且画出详细的路线图,具体确定哪些地方要昼行夜宿,哪些地方该夜行昼宿。每到一地,他都要亲自过问邓大姐的住处,询问邓大姐的身体怎么样。一次,他看见邓大姐准备睡在一间茅草房的地上,就立即叫我去把给他找好的一块门板扛来,给邓大姐铺上(因为当地的门板大多被阎锡山部队拿去修了工事或者烧掉,找块门板很困难)。当邓大姐到叶参谋长住地,看见他也睡在地上时,说什么也不肯用叶参谋长给的门板。她用亲切的口气“命令”我们马上把门板搬回来给“叶公”(那时邓大姐对叶帅的尊称)铺。他们俩人你推我让,谁也不愿用门板。后来,我们又找到一块门板给叶参谋长铺上,两人才各自放心地回去休息。

  沿途每到一地,叶参谋长总要不顾疲劳,找房东和当地的老乡间长问短,了解各方面的情况。行至五台山时,我们游览了山上的寺院。当时,由于当地土改中的一些做法过“左”,寺院的建筑遭到破坏,一些佛像、铜佛像被砸烂、被拿走。叶参谋长、邓颖超等同志知道这些情况后,不时地叹息:“可惜呀,可借!这是封建剥削的见证,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也是宝贵的文化遗产,今后还能为劳动人民服务的,这样搞掉了真可惜!”

  在游览时,时参谋长还作诗三首:

  过五台山

  (一)

  千年古刹千年债,万个金身万姓粮。

  打破禅关惊破梦,未妨仇恨是清狂。

  (二)

  荒凉殿宇有啼鸦,稀世藏经灰化也。

  昔日庄严金佛像,而今流落万人家。

  (三)

  南台山上白云低,人在云中路径迷。

  可有神工能扫雾,让吾放眼到平西。

  在路途上,叶参谋长骑在马上高声吟诵,还请邓大姐、田家英同志修改。一路上,大家谈笑风生,不知不觉就到了宿营地。

  “衣服能穿就行了”

  叶参谋长对工作严肃认真,对自己生活要求严谨,不论多么艰难困苦,他从不准我们搞半点“特殊”。只要他看到桌上的饭菜稍微好一点,就要问个明白,如果有一点说不明白,就会很严肃地批评教育我们。1947年深秋,我们见叶参谋长的棉衣穿了多年,已经补了好几块补钉,觉得实在过意不去,就想给他做一件新棉衣。我刚把这个想法说出口,叶参谋长就耐心地解释说,现在是集中全力,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的紧要关头,解放区人民正在节衣缩食支援我们,我们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衣服能穿就行了,不应该再做新的。他拍着我的肩头说:“小路,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你们不也是穿着旧衣服吗?你看毛主席、朱总司令、彭总他们穿的衣服不也是补钉摞补钉吗?再看看邓大姐,好些年都是穿的那一套衣服……”听了叶参谋长的这一席话,心里虽然没有完全想通,但也只好照着他的话去做,叶参谋长又穿着这件旧棉衣过冬了。

  在叶帅身边工作的日子里,我受到叶帅许多终身难忘的关怀和教诲,这里记叙的仅仅是几件生活小事。然而,正是从这样一些生活小事上,充分体现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尚情操和崇高品质。三十多年来,一直珍藏在我心里,激励着我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

  敬爱的叶剑英元帅,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萦思录》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