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论目前战局(一九三八年八月一日)
――注意敌人沿江跃进*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敌人进攻武汉,是集中在华海陆空军最大力量来进行的。依最近情况看来,敌似以多数空军掩护海军,以海军掩护陆军,求得在海陆空军适切配合下,沿江跃进,企图迅速夺取武汉,控制长江天堑,横断中原,以遂其切断我南北交通和达到宰割我全国同胞的毒计。敌以为我军若失去最后一个最大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武汉,将陷我于中枢播迁,国交变化,举国惶惶,军心动摇。然后利用长江运输之便,依据长江沿江已经巩固的据点,自由转用大军,机动于大江南北的广大地区,寻求我军作战,并肃清平汉、粤汉以东的我军,这样来实现其占领半个中国的计划。

  根据一年作战经验,敌军有较高程度的机械化部队,因此,敌之进攻,必须依托巩固的后方,依托安全而有输送力的后方联络线。无论在哪个战线,差不多都是沿着铁路、公路向我们进攻。人们对于敌人进攻武汉的估计,也按照这个成例,以为敌之企图,起初是想沿平汉线南下,后来受到黄水的打击〔1〕,转移到江南,以为敌之主力将沿京赣、浙赣、南浔三铁路及其平行的许多公路,由赣入湘,截断粤汉。在其他方面,只是辅助的突击。这种估计,在今天看来,又不完全合于敌人的部署了。原因是:

  一、抗战的经验,特别在山西,敌人已深深的感受到机械化的兵团,在山地作战,没有源源不断的弹药、汽油、粮秣的补给,是不能致胜的,但我军游击队的活动,使敌人后方联络线几乎完全没有保障。华中一带,山深林密,游击战争最易发展。在地势上说,大别山屏障着武汉,达长江之北,黄山、天目山蜿蜒在鄱阳湖以东,九岭山、幕阜山耸峙在南浔以西,地势有利于我不利于敌。人民富有斗争经验,胜过华北,迫使敌军对此荆棘满途的茫茫前路,不能不有许多的踌躇和顾虑。

  二、说到长江,目前正是江深水阔有利于敌人海军活动的时候,九江以下,敌已突破封锁线。因此敌人现正利用长江,求得海陆空联合作战。最近敌人行动,是沿江掠取要点,马上进行迅速作业,把这一要点巩固起来,并准备继续跃进。我军如果反攻,敌即在海陆空军配合下和我作战,我军如围困,敌依海军掩护和输送,不能根本给敌以合围。这样,敌人掠取沿江各要点,一般的说,一时颇不易收复。敌人便能在这种情况下,逐段的控制长江,继续西进,同时可以相机向内地发展。

  三、敌人沿江跃进,直趋武汉,仅仅暂时的避免和我军作山地战,但并不避免和我军在沿江作战,及进行湖沼战。相反的,敌正是采用锥形突击的方法,直趋武汉,俨然有直探虎穴的企图。这自然迫使我军为抢救武汉而与敌在沿江作战。这样敌人便用海陆空军的配合,以消耗我们。因此敌之沿江跃进,不仅企图吸引我空军,同时也吸引我野战军被迫作战。假使被敌吸引在沿江之兵力愈多,也就使敌在其他方面――辅助突击方面,进展容易,甚至敌可以把助攻转变为主攻,向着有利方向,沿交通路前进,以包围武汉,或截断粤汉。

  四、武汉周围,有着星罗棋布的湖沼。过去在苏州战斗,在常熟之尚湖战斗,在苏州之太湖战斗,均属湖沼战的性质。经验告诉我们,敌军对湖沼战之准备,比较我们充分,敌用装甲汽艇,及帆布船、橡皮船等,在湖沼中颇为机动。因此可以估计敌人进攻武汉,在海军掩护下,不惟不避免湖沼作战,而且要企图迅速进入湖沼地带,进行其扰乱破坏与威胁。其沿江跃进的前途,是可以由比较狭窄的江面,进到比较宽广的湖沼,这样则敌之活动范围,将因更迫近武汉而益显活跃。

  上之所述,说明敌人采取沿江跃进的作战,是依据其军事技术高度的发展,其海军在长江可以取得配合的优势,同时也依据一年来受过许多山地战与游击战的打击所得出的一些经验。不过所谓沿江跃进,决不是敌人抛弃陆军不用,只是空军与海军配合,相反的,敌人海军空军的活动,完全是协助陆军的。也不是敌人只在江中前进,没有其他方面的配合,相反的,敌人沿江跃进,是与长江两岸之陆军行动,完全在一个计划之下相配合的。

  但是,要说明敌人所以采取这一作战计划,其主要原因,还要在政治问题上去找。

  敌寇一年来的侵略,动员近一百五十万,伤亡近四十万,消耗战费五六十万万日元,被炸毁军舰四十余艘,飞机损失六百余架,而战争日益扩大,战线后方的危机日益增长,国际反战、反侵略、反轰炸、抵制敌货的运动日益普遍,敌方军民在战争所给予的饥饿、穷困、死亡、失业、逮捕、屠杀、压迫、剥削情况下,反战情绪日益蓬勃。敌寇无论对外为着国际环境的改善,对内为着维持军阀的统治,企图提早结束战争,均不能不向武汉进行冒险的突进。因此,武汉如果轻易失去,毫无疑义的将直接引起战争形势严重的变化。敌之沿江跃进,直取武汉的企图,是直接联系着敌人总的战略方针――速战速决的。

  目前情况,南岸敌军已攻占浔阳,北岸之敌,猛扑潜太,江上之敌,一度进到小池口,形势较紧,无庸讳言。我政府对坚守武汉,早具决心,惟保卫武汉,人人有责,除了一些政治意见,本报历有论述,而军事上具体问题,又不便公开讨论外,特提出下列原则上的对策,以供参考:

  一、敌人进攻武汉,其决定胜负的兵种依然是陆军,其海、空军只起协助作用。当长江南北两岸前进的陆军,将进到我们有利的山地时,应以坚决的反攻,乘其与海、空军得不到配合之际,给以致命的打击,使两岸敌之陆军受重挫,影响到江中之敌,不敢贸然前进。

  二、敌军登陆,是在海军掩护之下进行的。对敌登陆部队之扫荡,当然是一种极端英勇的行为,而使其奏效,应注意利用时机,并学习坚决的短促突击。

  三、约束敌人海军的活动,具有重大的意义。不论空军轰炸,江上设防,沿岸筑堡,沿江设伏等一切有效方法,均应适时采用。一般说来,海军建造,其经费远过空军,敌人结集许多海军在长江作战,其活动范围比较在海洋中要狭窄得多。假使我们采用最有效的方法,求得尽可能的打击敌海军,不仅直接协助保卫武汉,同时也是持久抗战中大量消耗敌人的有效手段。

  注 释

  * 本文原载于一九三八年八月一日《新华日报》。

  〔1〕 一九三八年五月,日本侵略军攻占徐州,随即沿陇海路西进。六月初,蒋介石下令炸开郑州以北花园口黄河大堤,企图以黄河之水阻止日军西犯。结果不仅未能阻住日军进攻,反而给人民造成空前灾难。河南、安徽、江苏三省四十余县被淹,数十万人溺死,一千多万人流离失所。大水过后,留下了一片连年灾荒的黄泛区。

  
《叶剑英军事文选》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