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论南浔路的胜利*(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一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据中央社德安十日上午九时电讯:德安西方敌军第一○六师团与一○一师团各一旅团,盘踞万家岭、张姑山一带高地,经我薛兵团〔1〕自七日下午六时开始围攻后,八、九两日发生激战,至九日晚敌军后路断绝,顿呈崩溃动摇之象。我军奋勇猛攻,连将王家山、老虎尖克复,并于当晚将敌军包围成功,我军彻夜联合围击,敌军万余人全部被我歼灭。敌军遗尸满野,抛弃枪弹无算,确数正在清查中,闻机枪已在千数以上,其他可知。敌残部约二百余,向北方杨坊街逃窜,我军已派队尾追中。

  薛兵团以其灵活的使用兵力,获得了南浔路方面伟大的胜利,消灭了敌军一○六师团及一○一师团四个联队的兵力,转变了江南战线严重的形势,这一胜利,不仅兴奋了江南战线上的抗战军队,给予胜利的信心,并且兴奋了全国军民,只要作战指导,能够巧妙的使用兵力,日本强盗是不难战胜的,最后胜利是不难争取的。

  南浔路伟大的胜利是怎样获得的呢?一方面是敌寇冒险的深入,另一方面是我军能够机动的不失时机的给敌以夹击的歼灭战。

  这一胜利教训了敌人,如果不顾一切的使用锥形突击,一意猛进,必然受到中国军队严重的打击,另一方面教训了中国军队,当敌人不顾一切冒险前进的时候,是给我军以夹击歼灭的机会。

  现在用中国人民所习知的口气来说吧:消灭敌人的“锥形”突击,只有“口袋”战术。一年来的抗战,敌军是惯用锥形突击的战术,针对着我军配置上的薄弱部分,给我军以出其不意的突击。又因为我军在战场上,缺乏协同一致的行动,客观上使敌之锥形突击容易得到成功。由于此次南浔路作战的胜利,证明我军只要能够协同一致,如身之与臂、臂之与指,趁敌军冒险深入的时候,是能够给敌以两翼侧击的歼灭,这正是中国留传的“口袋”战术,把敌人消灭在口袋的内面。口袋战术的胜利同样证明中国旧时兵略所谓:“实者虚之,虚者实之”的原则。这就是说,当敌军以大力突进的方面,我只以较小的兵力钳制之,而以主力部队从敌之两侧活动;因为敌之锥形突击,其两侧正是非常空虚的方面,我军得以侧击致胜。在这里,同时证明,只有乘敌人薄弱方面进行坚决的突击,才能击退敌人的进攻,才能取得战术上的胜利,否则单纯防御,节节设防,只有消耗我力,于敌只是物质的消费而已,不能大量歼灭敌人,达到持久消耗的目的。只有坚决的出击,包围或迂回敌之翼侧而突击之,才能获得我们所预期的胜利。这是南浔以西胜利给予我军的教训之一。

  但是南浔方面此次胜利所给予我们的另一教训,是敌人一切迂回我军的战斗,都不应仓皇溃退,相反的应予敌以坚决的对抗迂回,才能转危为安,转败为胜。敌军此次以我兵团之间的接合部,以为是阵地的弱点,竟欲以一○六、一○一师团四联队兵力,从各部队之间的复杂的接合部,进行其素所惯习的锥形突击,实施其两翼迂回。然而薛兵团的胜利,便在于能够善于各部队的协同动作,进行对抗的迂回,对敌之迂回部队,给予坚决的歼灭。这是南浔以西胜利给予我军的另一教训。

  南浔以西胜利给予我军的又一教训,便是在各战役中,正面堵击的部队和在敌侧后方截击夹击的部队应密切地配合联系起来,例如一期抗战在山西的忻口战役〔2〕和平型关战役〔3〕,八路军达成完全截断敌军后方联络和消灭敌军后尾兵团的任务,在徐州战役〔4〕汤集团军〔5〕亦能将敌军后方联络线完全截断,以致取得小的胜利或持久作战。这次南浔以西的胜利,的确发挥并且超过了忻口、平型关、徐州等战役的优点。正因为这样,所以才收获了更大的歼灭效果。这是南浔以西胜利给予我军的又一教训。

  最后,南浔方面的胜利证明:一切战术的动作,没有群众的配合,则不能得到军队所预期的目的,因为群众不拥护我军,则行动不能秘密,突击不能是突然的。要做到军队行动得到群众拥护,非军队本身有严肃的军纪和普遍而深入的政治工作不可。在这里,自然显示出薛兵团所指挥的军队,有模范的政治工作,足为其他友军所矜式;这是南浔以西胜利给予我军的政治教训。

  南浔方面的战斗是光荣的胜利了,但不能说已经解决整个的战役任务。只有全军一致的争取继续的胜利,特别是保卫大冶、通山以及粤汉路方面的胜利,才能转移保卫大武汉的战局。

  这一南浔以西的伟大胜利,恰恰是在中华民国二十七年国庆节的前夜和拂晓取得的,这是我薛兵团所指挥的英勇将士给予纪念双十、保卫大武汉的最光荣、最隆重的礼物。我保卫大武汉的各线将士,我全国一切抗战的军队,闻风兴起吧,继续南浔方面光荣的胜利,保卫我们铁的武汉!

  注 释

  *一九三八年九月下旬至十月上旬,中国军队在同日军进行的武汉会战中,于南昌至九江铁路北段西侧的万家岭地区,歼灭日军第一○六师团一部,约数千人。本文是叶剑英就此次作战的胜利于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一日为《新华日报》撰写的社论。

  〔1〕薛兵团指薛岳任总司令的国民党军第一战区第一兵团。

  〔2〕忻口战役是一九三七年十月中旬至十一月初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军在山西北部忻口地区进行的一次会战。战役过程中,八路军在敌人的侧后方广泛开展游击战争,破坏敌人的交通运输,有力地配合了会战的进行。

  〔3〕 国民党第二战区原定于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五日,以八个团的兵力,分三路出击平型关左侧团城口的日军,并要求八路军予以配合。但由于阎锡山等战区负责人对平型关的守、弃举棋不定,致使军心涣散,斗志动摇,虽在兵力上占绝对优势,竟不敢与日军交战。只有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执行命令,英勇奋战,在平型关歼灭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一千多人。

  〔4〕徐州战役是中国军队同日本侵略军在以徐州为中心的广大地区进行的一次战役。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起,华北、华中的日军分南北两线沿津浦铁路和台潍(台儿庄、潍县)公路进犯徐州外围地区。一九三八年四月上旬,中国军队在取得台儿庄战斗的胜利后,继续向鲁南增兵,在徐州附近集结了约六十万的兵力;而日军在台儿庄遭到挫败以后,从四月上旬开始调集南北两线兵力二十多万人,对徐州进行迂回包围。中国军队在日军夹击和包围下,分路向豫皖边突围。五月十九日,徐州被日军占领。

  〔5〕汤集团军指汤恩伯任总司令的国民党第三十一集团军。

  
《叶剑英军事文选》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