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正规军当前的任务*(一九三九年七月十二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敌寇侵华的终极目的,是大陆政策的实现――灭亡中国,独霸东亚。自卢沟桥燃烧起中华民族解放的战火以后,战争在非常宽广的战场上,整整的经过了两个年头。战争给中日两国人民以无情的考验,把中国的历史,推进了好几十年!

  战争永远的是两个活力的冲突,而军事行动的当前目的,是在于歼灭敌军战斗力,占领敌国上地,直至屈服敌国的战斗意志。中国两年抗战说明:我们的战斗力是愈战愈强,我们的战斗意志是愈战愈坚定,我们的国土只是丧失了一些线和点。

  敌寇方面在战争第一年度,使用兵力不到二十个师团,第二年度,已增至三十一个师团和三个骑兵旅;第一年度向我进展一千八百公里,第二年度只进三百一十公里。可见敌军益增,战果益小,其战斗力之衰退,已为事实所证明。

  敌力之衰退,固然是受着敌寇帝国主义野蛮侵略所引起的经济、政治危机的影响,而主要的是为我愈战愈强之师所抗击的结果。因此,敌军战斗意志不是也不能是愈战愈强的。敌军在前线上反战思潮的普遍化,以至在战斗部队中反战行为不断发生,这是与敌国内政治的动荡联系着的。

  如上述数目字所指出的,敌寇在两年中,虽然向我前进了二千一百一十公里。可是谁笑得最后,才算笑得最好。这种没有胜利的凯旋,已经逐渐的为我军英勇的游击战所否定了。敌寇长驱进展的另一面,恰恰给我们把敌人的后方变为前线的可能,给我们造成战略决战的有利态势。

  两年战争无情的指出,敌寇企图一气走到终极的目的地--灭亡中国,独霸东亚,已经是不可能了。战争已属长期,鹿尚不知死于谁手?从这一念开始,我们可以看到敌寇在到达其终极目的的征途上,安置了一个中间的目标。这个中间目标,意味着奄有中国之半,再来一个“佛朗哥”[1]。 口号是“以战养战”,实质是“以华制华”。

  从这个基本企图出发,敌寇如近卫[2]之流,便不止一次的发出一些和平引诱的“嘤嘤之鸣”,果然求到一批“精卫[3]之友”,同时又怂恿国际投降主义者,奔走劝降,果然又来一个太平洋调停会议[4],我们叫它是“东方慕尼黑”。

  敌寇把重兵移向后方,进行所谓分区的“扫荡”,只以一部进行伺隙的进攻,维持前线,企图肃清占领区抗日力量,压迫、欺骗与麻醉占领区人民,组织成为敌寇的社会力量,在这个基础上,建立所谓新秩序,成立所谓新政权。同时,积极威胁英法,要英法不仅放弃援华抗日,而且要进一步的援日制华,协同敌寇建立东亚新秩序。

  敌寇已疲于中国,又战于苏蒙[5]。敌以第二十三师团全部,另附一个步兵团。第三、第四战车团及六个骑兵团,配合大批空军进犯外蒙边境,已经受到严重打击,而战事依然在扩大着。

  根据以上所述各方面情况,用军事观点看来,可以知道,以疲弊之敌,应多方面作战,加上敌先天不足兵力不够的条件,可以肯定的说,敌在前线进攻之力虽较微弱,然而我在敌后的斗争则大大的加紧了!

  战争是全面的,胜败是整个的。两年英勇的抗战证明,正因为我军游击战在敌后给敌以严重的打击,吸引了敌军回向后方,因此就拖住了敌人前进之尾,这是游击战已经光荣的达到了协助正规军作战的战略任务,给正规军以坚守阵线、趁时整练之机,以为反攻之用。今抗战重心,移向敌后。如果说,中日战争的胜败,是决定于将来战略决战的胜败,那末同时应该说,战略上决战的胜败,是预决于敌人后方全部斗争的胜败。在这种情况下,正规军的任务,应该是积极的机动的抓住当前的良机,进行胜利的出击。采用灵活的战术,遇大敌则钳制,遇劲敌则打击,遇小敌则歼灭。一面可以帮助在敌人后方的作战,一面可以把整个战线往前推进,与敌争取已失的空间,造成战略反攻有利的态势。只有前线的积极战斗,才能顺利的完成敌后坚持的政治任务;只有在敌人后方的斗争得到胜利,才能顺利的完成战略反攻的历史任务。因为抗战是全面的,胜败是整个的。如果坐山观战,那就等于自毙!

  由此可以明了敌寇在这一时期,正为着达到其中间目标而展开了各方面的战斗。前线伺机进取,后方积极“扫荡”,沿海择要占领,加强经济封锁,积极威胁英法,同时牵制苏联,建立新的秩序,组织新的政权。凡此一切,都是为着达到其最终目的,灭亡中国,独霸东亚所必经途径。战争正以新的形式,在别的方面开展着。近视者翊翊然便以为敌已无力进取,胜利可以不战而获,这种轻敌观念是和怕敌观念一样有害的。

  因此认识当前战争的环境,积极提高前线的士气,组织各个战线的局部的反攻,争取许多小的胜利,配合敌人后方艰苦的斗争,是正规军当前的光荣的任务。

  飞翔在暴风雨中的无数的海燕,在敌人后方,勇猛的飞掠着。同时也在叫喊着以求其前线上英勇的伴侣。让那些投降的企鹅,畏缩地在屈辱的崖岸底下,躲藏它肥胖的身体吧,只有正规战与游击战在时间上及空间上适切的配合,才能战胜凶恶的敌寇。

  注 释

  *本文原载于一九三九年七月十二日《新华日报》。

  〔1〕佛朗哥,原为西班牙陆军参谋长。一九三六年七月,他在德、意法西斯的支持和直接参与下发动反对西班牙共和国政府的武装叛乱。一九三九年四月夺取政权,建立了法西斯统治。

  〔2〕 近卫即近卫文麿,日本战犯。一九三七年任日本政府总理大臣。同年七月参与策动侵略中国的七七事变。发表“建设东亚新秩序”宣言,联合德、意法西斯缔结“防共轴心”协定。一九三八年先后三次发表诱胁蒋介石投降、灭亡中国的声明。

  〔3〕精卫即汪精卫,曾任广州国民政府主席、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院长、国民党副总裁等职。一九三八年十二月逃离昆明至越南河内,公开投降日本帝国主义,后任日本帝国主义扶植的南京傀儡政府主席。

  〔4〕一九三九年初,英法等国由于欧洲局势的牵制,无力东顾,美国亦从其自身利益出发,同日本妥协,遂策划召开对日绥靖、牺牲中国的太平洋国际会议。同年七月二十四日,英国与日本签订《有田――克莱琪协定》,出卖中国利益,承认日本侵华合法。后由于欧洲大战爆发,英、美国同日本的矛盾无法协调,计划中的太平洋国际会议终于流产。后来把这种袭用牺牲捷克斯洛伐克的慕尼黑会议方式,称为远东慕尼黑。

  〔5〕 这里指一九三九年日本帝国主义在中蒙边境诺门坎挑起的大规模的反苏武装冲突。

  
《叶剑英军事文选》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