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游击战线上目前的军事问题*(一九三九年七月二十三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当前的敌人正以大力回向后方,进行积极的“扫荡”,企图实现“以战养战”、“以华制华”的政略。依敌人自己吹的“牛皮”看来,似乎在山西和山东,打得特别热闹。这就证明敌之“扫荡”,在战略上,首先是要集中兵力肃清华北,而肃清华北的步骤是先打山东,次打山西,然后“扫荡”河北。

  华北地势,右泰山而左太行,中间拥抱着河北平原,交通四达,人民殷富。两年抗战,华北各地坚持了广泛的游击战争,依托广大群众积极的拥护,颇为发展。其发展形势是把河北平原的游击战与太行、五台、泰山、雾灵、大青各山地游击战相配合,深入敌后,威胁平津。

  因此,华北作战形势,从战略观点看来,要保障西北必先巩固山西,欲保障山西必须坚决的进军河北,而河北平原游击战的支持,必须得到太行与泰山两条山脉的游击战相呼应。

  也就是说,华北局面是整个的。山西、山东、河北的斗争,是互相配合,不能分割的。以太行及泰山两山,作为华北“螃蟹”的“双螯”,护卫着河北平原,形成整个的巩固的态势,只有这样才能在华北与当前“扫荡”之敌坚持抗战。

  从敌军最近行动上看来,敌在山西正以主力围攻晋东南,企图进出晋西南三角区域,渡河西向。其力量配置似是:

  一、以第二十师团为主力的军队,集结博爱,自南而北指向晋城;

  二、以一○八师团为主力的军队,在安泽、浮山一带,由西向东指向屯留;

  三、以一○九师团为主力的军队,在白晋公路北段,由北而南沿公路南下;

  四、以独立第四旅团为主力的军队,集结辽县,由东北指向西南;

  五、另以一部经东阳关,由东向西。

  在上述情况下,我晋东南抗日部队,依太行山地,得民众协同,无疑的将给敌以有效的反击。但晋境之敌,分五路进攻晋东南,企图肃清太行山抗日游击队。从时间上看,是在敌军“扫荡”鲁南山地游击队,自告结束以后(敌自六月三日起便开始“扫荡”鲁南)。事实更加证明了,敌对华北作战,正是把华北形势作为一个“螃蟹”来决策的。其进攻步骤是先剪除“螃蟹”左右两螯――右泰山而左太行,同时也是先泰山而后太行,然后肃清河北。

  这就是说,敌在华北作战,虽然已经尽可能的集中使用其兵力,可是对山东、山西、河北三省抗日军队的作战,是不能同时并举的,因为敌寇永远是兵力不足;

  这就是说,假使要在策略上不犯错误,就必须发动并领导整个华北的抗日力量,配合着全国的抗日力量,给敌寇“扫荡”企图以打击,首先争取晋东南的伟大的胜利,以保卫山西,保卫华北的抗日根据地,这样来保障西北。

  在今天这样一个艰苦的游击战线上,我们要粉碎敌人“扫荡”的进攻,只有给游击队以各种合理的自由的条件才有可能。

  给游击队以动员群众的自由,使每一个游击队员都成为抗战建国纲领的宣传者和执行者。不要怕民众有权,只有到了民众有权的时候,政府才会是有能的。

  给游击队以建立根据地的自由,例如建立了山西抗日根据地,同时必须要建立山东的抗日根据地。要知道在敌人后方进行长期的艰苦的斗争,没有自己的根据地,则不能达到驱逐与消灭敌人,保存和发展自己的任务。仅有一个根据地,无周旋余地,也不能支持长期的斗争,完成政治的任务。

  给游击队以收复失地的自由。敌人以小国少兵侵占我们广大的领土,许多战略要点、要地、要线固然要努力收复,就是许多间隙成为虚空,许多点线残敌极少,然而我正规军队早已远离,乡村秩序无人负责,一任匪盗纵横,群情惶惑;游击队也应机动地深入敌后,迅速收复,在那里组织民众,恢复政权,以充实敌后抗日力量,开展全面战争。

  给游击队以向正规军发展的自由。只有在敌人后方建立根据地,创造正规军,才能把敌人的后方变为前线。

  只有游击队在顺利发展的条件下,普遍地发展起来,正确地执行游击队所担负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任务,才能粉碎敌人的“扫荡”。

  我们更进一步地研究游击战争中的战术问题,要注意到敌寇对我游击队的进攻,不是现在才开始的。敌寇在不断的进攻中,是不放过每一次失败的教训来改进其进攻的方式。试研究游击战场上所表现出来的作战方面的战斗技术,双方都在不断的变化中,现在把敌寇对我游击战研究和对策介绍几点,就可以警惕地知道敌人是怎样的努力来改进其反游击战术。

  第一,敌寇对我游击战的对策,用敌人的话说:

  一、化整为零,是华军被包围时一种脱出危险的手段。此时华军已走,民众尚未全跑,应即进行宣抚工作,其工作方法应是:

  (一)选出中国通之工作人员随同应急要员中之搜查队,择要进行搜索。

  (二)在部队中应附属宣抚班〔1〕,或从军先导员、从军僧侣、从军记者,以协助进行宣抚工作,恩威并济,使游击队员不能潜伏民间进行扰乱。

  二、化零为整,是华军集结兵力袭击我军之弱点所采用之手段。其袭击目标,常常选择分散之我军、各种军需品屯集地、飞机场、各级指挥机关等。但华军游击队常与正规军相配合,成为正规军有力助手。

  因此,我军应用装备完善、配备适当之快速部队,乘华军集合未整之际,选择良好目标而猛击之,但应注意勿为华军正规军所袭击。

  三、旋磨打圈。华军游击活动,常在攻击我军正面之际,忽然转到我军背后或侧面突然袭击,以协助其正规军作战。当华军旋回攻袭之时,应派应急要员,运用高度机动力,勇敢进行截击,予以歼灭。

  四、小群游击。小群游击为华军普遍采用的战术,系以最多十人为一群,除步枪外,并配有轻机关枪,潜伏于要地,我军通过时袭击之,若被我军发觉则分散退却。对付此小群游击,须强化应急要员的组织,使之质量优良、装备精良、小心精细、镇静从事,一旦遇警,即予歼灭。

  五、掠夺粮械。华军常派游击队或便衣游击队掠取粮秣、强夺兵器,不能夺取时,常破坏之、毁弃之。因此,我兵站辎重输送部队,须特别注意与各大小部队、警备部队以及各种特种编制之歼灭突击队取得联络。输送队出发前,应将护送距离、到达时间、经过道路等预为规定之。遭遇顽强之敌时,可用毒粉瓦斯等掺于粮秣中,伪弃于敌,实施毒攻歼灭之。

  第二,敌寇在“扫荡”时所采用的战术:

  一、敌寇进行“扫荡”时,常常修复与新筑许多公路网,增筑并强化其据点群,使之星罗棋布、蛛网纵横,依据其公路与据点之进展,逐步缩小我军活动范围,并实行分区“扫荡”。

  二、在交通线上组织流动巡查队,人数约等于一中队,昼夜不息的梭巡各据点,若发现我军游击队袭击时,各据点则分途应援,合围合击。

  三、进“剿”时,多采用分进合击、夜行晓袭,在时间上颇能协同。在分途进“剿”时,其主力常不止一路,倾巢而出,后路空虚。进击中若某路发现我军时,则其他各路均向此目标转进,以收合击之效。

  四、敌寇常轻装掩袭,有时伪装撤退,诱我追击,以伏兵打击我军。其运动部队常避开大道,走小路,采取曲线前进,以行包围或迂回。

  五、敌军常在树上或屋顶放哨,公路上的桥梁常有伏兵,防我破坏。宿营时,常在夜间变换宿营地,避免我军夜袭。

  六、敌之通信联络,夜间用红绿信号枪,战斗时用旗语,排长对各班长则用记号指挥。每据点内设有袖珍无线电机,其通信联络颇为迅速。

  七、沿江之敌则以兵舰、装甲汽船上下来往,巡查颇周。内河水浅,则以小划子加装摩托,行驶便捷。

  第三,敌人据点的构成:

  敌常利用巩固之独立民房,加以改造,构成据点。在墙根地平面上设枪眼,并在屋内墙根挖成狭小散兵壕,上有掩盖,另开地道与屋外交通,地道出口有数道散兵壕相贯通,并设掩盖;散兵壕外,遍布铁丝网或洋油箱,以便报警。据点侧防之散兵壕,通常距据点约五十米,途中有交通壕。房顶上面有机关枪掩体,设有瞭望哨、探照灯。每据点约容四五十人乃至百人不等,有值班的应急要员担任警备。

  以上所述是关于敌人对我游击队作战的一些战一斗动作,因而敌寇对游击战的研究是不遗余力的。

  战争或战役的任务,要靠许多胜利的或不一定胜利的战斗来完成,虽然基本上是要求积小胜为大胜。今天,我们把游击战术上的某些问题拿到敌人后方去,用来粉碎敌人“扫荡”的进攻,这就要求活跃在敌人后方的游击英雄们,要细心地研究两年来在敌人后方艰苦作战的经验,研究两年来敌我两军在游击战线上所发生的一些作战方式的变化,把握着正确的战略方针,灵活的指挥游击队作战,这样才能战胜敌人。

  敌人正以大力“扫荡”山东、山西以至整个华北。目前形势是颇为紧张的,把正规战与游击战配合起来,把华中、华南游击战与华北游击战配合起来,争取敌人后方游击战的伟大胜利!

  注 释

  * 本文原载于一九三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出版的《群众》周刊第三卷第十期。

  〔1〕宣抚班是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队中向沦陷区人民进行反动宣传和奴化教育的一个机构。

  
《叶剑英军事文选》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