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论沦陷区*(一九三九年八月十四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经过两年多的抗战,全国军民已经清楚的看出,敌寇在战争中所引起的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各种困难,是在日益的增长着。这是在许多纪念“七七”事变二周年的文献中可以得到证明,无须我们赘述的。

  今天摆在全国军民面前的重要任务之一,便是不仅要认识敌寇的困难,而且要加深敌寇的困难;不仅正确的认识敌方的困难,而且要正确的认识自己的困难、克服自己的困难。只有凭着举国一致的努力,从各方面来加深敌寇的困难,从各方面来克服自己的困难,才能争取战略上相持阶段的到来,顺利的完成战略反攻的准备。战局的关键就在这里。

  目前的敌人,正在用一切力量,企图克服自己的困难,如果我们能够阻碍敌人使其不能克服困难,便是实际上加深敌人的困难,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看不见敌人正在企图克服其困难,反而过分的估计敌人的困难,以为敌人已经无能为力,胜利可以从拖延政策上获得,那就无所谓当前的困难,便用不着克服当前的困难,结果是实际上增加我们的困难。

  究竟敌人向着哪一方面来突破它目前的困难呢?无疑的是向着我们的沦陷区。在目前整个战争环境来说,我们的沦陷区,便是敌人的生命线。因此,敌人今天是用最大的力量来经营我们的沦陷区。

  假使我们要研究敌人是怎样的来经营找们的沦陷区?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如下的步骤:

  第一,是“新秩序”的建立。在这里包含着对于敌后抗日力量的肃清,因此,分区“扫荡”的计划,便雷厉风行起来。其次是社会基础的建立,通过改良欺骗,威迫利诱,在各侵占区加紧的宣传和组织起来、武装起来。再次是傀儡政权的组织,那些朝秦暮楚的沐冠之猴也就汹汹拳拳的准备着自己的粉墨,待机登场了。

  第二,是顺利的国际环境的造成。在这里:是包含着外蒙〔1〕挑战的发动,企图以战争来破坏英法苏的谈判,因为这一谈判的成功,便是宣布侵略者的死刑;同时也在企图着从东方来牵制苏联,以造成希特勒进占但泽〔2〕、并吞波兰的顺利条件。侵略者在西欧任何一个国家的挑战,都吸引着英法,使其不能分力东顾。这样也就便于日寇在东方横行无忌。在这种环境下面,日寇对于英法施行无情的压迫,便易于成功。英法将不能不更服从于现实,采取更大的让步,因为敌人在盘算着:伪组织如何组成?伪国家有谁承认?

  这就是“以战养战”,“以华制华”的具体内容。敌人如果实现了这一策略,则一切人力、财力、物力的困难,都可以在沦陷区得到解决。造成进可以战,退可以守的态势。在相反的方面,如果我们能够粉碎它,那末敌寇将在不能克服的危机中崩溃下去。

  和这里平行的策略,便是造成几支政治的别动队,积极进行诱降、分裂的活动。这些别动队员很会装饰各种各样的政治面孔,装甲打乙,联乙打丙,向张骂李,又向李骂张,等到张李火并的时候,彼则一笑而去,又顾而之他。一句话,尽其挑拨离间、分裂劝降的能事,以牵制抗战的力量,分裂抗战的团结,以达到“以战养战”、“以华制华”的目的。

  战争形势是极明显的,敌在侵占武汉、广州后,即将侵略政策的重心放到政治诱降和奠定敌后上面,在前线上的伺隙进攻只是策略上的配合行动。这是说明敌寇在用新的形式进行继续的侵略,战争依然在从第一阶段走到第二阶段的过渡时期,我们所企求的相持阶段并未到达。因为敌寇并未停止向我军的进攻,仅仅把攻击重点指向敌后,我们政治的进步和力量的增长还不足以抵御与停止敌军的前进。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便从敌人方面放射出一种迷离的幻影,引起一些人们的错觉,以为战略的相持阶段已经来临,而且把前线上一时的沉寂,误认为不是敌军知吾有备而不敢来,而是敌寇自身已无力再进。换一句话说,就是敌已无力再进,那末我虽无备,敌亦不能来。这一错觉的影响,使我们抗战的全部工作受到消极的怠工,抗战的团结受到部分的侵蚀。 正如战地党政委员会李副主任〔3〕发表谈话所说的:“……敌在多面受敌、顾此失彼的环境下,敌寇唯一的打开困难的办法,厥惟竭尽全力的以图巩固其所谓‘侵略区’之统治。……”“我们应积极组织经济游击队,以破坏敌伪之经济建设;争取伪军反正,以瓦解敌寇‘以华制华’之阴谋;编整人民武装,提高游击队素质,以增强战地牵制敌军的力量;扩大战地不合作运动,以阻碍傀儡政权之建立,阻碍敌寇欺骗建设之推行……”

  只有这样的把握着目前战局的关键,妥定出敌占区的斗争纲领,把这个纲领服从于抗战建国纲领总原则之下,团结抗日人民的力量,开展敌侵占区的全面抗战,把各战区所组织的战斗与之相适应,击破敌人“以战养战”、“以华制华”的毒计,才能转移抗战的局势。

  注 释

  *本文原载于一九三九年八月十四日《新华日报》。

  〔1〕外蒙指现在的蒙古国,原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称外蒙古。一九二一年宣布独立,一九二四年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一九四六年一月中国国民党政府承认蒙古独立。这里所说的挑战,指一九三九年时日本帝国主义在中蒙边境诺门坎挑起的大规模反苏武装冲突。

  〔2〕但泽,当时为自由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归还波兰,恢复原名“格但斯克”。

  〔3〕李副主任即李济深。当时任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战地党政委员会副主任。

  
《叶剑英军事文选》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