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办好华北军大的几点意见*(一九四八年十月十四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华北军政大学,自从六月份成立到现在,已经有四个多月。我们在这个时期中,根据中央军委的方针,及华北局的指示,在六月召开了政工、教育、行政三个会议,在会议上,对于军大的教育方针,作了传达,对各部门的工作中心,作了详细的报告。整个学校的工作,虽然存在很多缺点,但已获得了一定的成绩。

  为了今后顺利完成学校的工作任务,今天我着重讲讲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教育方案

  甲、教育方针。

  毛主席在中央提出的现阶段的战略方针是:军队向前进,加强纪律性,由游击战过渡到正规战。这个战略方针,同时就是军大目前的教育方针,就是说,军大目前的教育除了为目前战略方针服务以外,没有别的方针。

  目前战争已发展到黄河长江之间,大规模的正规战正在广大的原野上进行着。估计本期军大学员毕业的时间,是在一九四九年秋,此时战争已进入第四年度,战争将在长江以南的山区水网地带进行。因此,军大在本年度教育方针,主要的方面,是要培养大批足以在长江以南的国民党地区作战的、指挥的、政工的、技术的干部。我们依照这一具体要求,在教学方面,规定了重点。这个重点,在战术教育上,是进攻战,攻坚战,山地战,水网战,河川战,而特别重要的是各兵种的合同战术。技术教育上,着重训练炮兵,炮兵教育着重在山炮;注意训练工兵干部,工兵教育着重在爆炸和架桥;准备训练摩托干部,应付现代战争的需要。在政治教育上,着重政策教育,而政策教育中,又着重新区的政策教育。所有这些,都是在战略进攻的总任务之下,适应在国民党区作战需要的准备工作。明了这一点,才能懂得教育任务的庄严性和教育工作的战略性,才能树立安心和努力于教育事业的党性。

  乙、军事教育的基本内容。

  毛主席的十条军事原则,就是军大的军事教育基本内容。这十条军事原则明确的教导我们:

  一、打敌人的方法:先打孤立分散之敌,后打集中强大之敌。

  二、攻城的方法:先取小的、中等的城市及广大乡村,后取大的城市。

  三、作战目标: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

  四、使用兵力: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力求全歼,或给敌以歼灭性的打击。

  五、未发起战斗以前,要有准备、有把握。

  六、发起战斗以后,要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

  七、力求运动战歼敌,同时注意攻坚。这是指出战争发展的过程,提出学习阵地战、攻坚战的重要性。

  八、规定攻城的三原则。

  九、以战养战,取资于敌。

  十、要善于休息整训。因为在整个战争不断的发展中,一方面必须善于利用战役与战役之间休整,另一方面决不让敌人有喘息的时间。

  我们的军事干部如果真正学通并掌握了这十条军事原则,就更有保证的完成自己的作战任务。根据这十条军事原则使我们的战术教育,炮兵、工兵、摩托的技术和战术教育,以及各兵种联合作战的战术教育得到一个明确的方向,就有根据来具体的规定自己的教育内容。因为我们的战术教育,是为我们的战略所规定、所要求的,好像我们的技术教育也为战术所要求一样。这就是说,我们在现有技术水平上,提高战术,在战术要求下,准备技术。

  丙、政治教育的基本内容。

  党中央号召全党要学习马列主义的基本理论,并掌握党的政策,特别是新区政策。最近党中央颁发了对于党校的政治教学的规定〔1〕,军大根据党中央的规定同时参照本校实际情况,规定了政治教育的基本内容是:一、马列主义基本理论。二、中国革命基本问题与中国共产党。三、时局与任务。四、党的政策。

  政治教育的实施,又须按各连队实际条件,对内容及时间酌予增减。

  丁、本期的教育计划纲要。

  一、教育任务:一年内培养出五千名以上的炮、工、摩托的特科干部和团营级军政及参谋干部,提高一部分旅以上的高级干部,并确定以培养技术干部为主。这在一九四七年中央二月一日指示〔2〕中已经确定了的。今后军事建设方面的中心任务,是用一切努力加强炮兵与工兵的建设。

  二、教育时间规定:

  学习一年的高级队,军事百分之六十,政治百分之四十;

  学习八个月到一年的团干队,军事百分之七十,政治百分之三十;

  学习八个月的营干队,军事百分之七十五,政治百分之二十五;

  学习一年的炮、工队,军事百分之八十,政治百分之二十;

  学习一年的参谋队,军事百分之七十,政治百分之三十;

  学习八个月到一年的政工队,军事百分之三十或百分之二十五,政治百分之七十或百分之七十五。

  三、学员的编组:炮兵大队的学员约一千人,组成山炮两队,野榴炮一队,高射炮一队,重迫击炮一队。步兵部队使用的各种小炮各队都教,但不另编队。

  工兵大队学员约一千人,其教育重点以爆破为主,其次是架桥、坑道作业、与坑道斗争,最后才是筑城。

  摩托队学生约三百人,教育计划另定。

  团级学员约五百人,营级学员约一千人,指挥干部的战术教育着重于进攻,而进攻战术的教育又着重在对占领防御阵地的敌人的进攻与攻城,同样要着重联合兵种的战斗组织及作战指挥。

  政治大队学员约八百人,除教授党的理论和我党现行的各种政策(土改政策、城市政策、整党政策、统一战线政策等)外,着重新区政策的教育。

  参谋大队学员约六百人,照原计划进行。

  多数教育单位均须进行五十小时的自然科学及史地常识的教育。其时间是从各单位的军、政教育时间中按比例抽出。例如政治教育时间占百分之二十,便有五十个钟头,即在其中抽出百分之二十,就是十个钟头时间。内容着重在数学,以一部分时间讲授与军事有用的物理、化学。

  高级队的教育,除部分的采用团级队的课程外,还要加上军事思想、政治经济学和一部《毛泽东选集》。如有阅读能力的同志,还可以选读马恩列斯五本书。

  第二,动员干部坚持学习

  在我们会议期间,我向到会各同志提出五个问题,要求大家表示态度:(一)下决心学习没有?(二)犯过纪律没有?(三)放下包袱没有?(四)个人与党的关系解决了没有?(五)下决心把学校办好没有?大家在发言中都表示了态度,很好。我个人与大家一样,要用毅力来克服工作上、学习上的阻力,把学校办好。因此,我来讲一讲学习问题:

  甲、干部要学习。

  干部学习是一个任务,不是一个额外负担。古语说过:“不教而战是谓弃之”,意思是说,军队一定要有教育,如果不经过教育就拿去打仗,那就是抛弃。我们的部队是有教育的,远至红军成立以至现在,我们就抓紧军队的军事、政治教育工作,教育早就成为我军的生活要素。不论在前方或在后方,只要有点点时间,我们就进行军事、政治的教育,这是我们经常的工作。必须向全校干部提出:“不学而教,是谓害之”的警语,作为加强干部学习的动员。因为我们的军大教育,多是老人教新课。新对象、新内容、新方法,而教的人,还是老的。就是说:人是老的,但“事物”是新鲜的。如果我们不学习新鲜的事物,就无法来教人。所谓在新形势之下,提出了新的任务,而完成这新的任务,要靠新的人物。我们所谓新人物并不是说把我们这批人都换掉,换一批新的人来,乃是我们要吸收新鲜东西、学习新的本领,用重新学习的方法实行刻苦的自我改造,经过自我改造而成为新的人物。基于这一点,我们就提出了干部学习任务。我们再三强调干部学习,提出干部必须苦学,目的就在于使中上级干部先弄通思想,动员起来学习本领,这样才能纠正经验主义与事务主义的教学作风。在全校展开干部学习的热潮,干部因学习的收效而提高,教育自然就因此而收效更大。

  乙、学习要端正态度。

  在学习态度上,大家要虚心,提倡“相师”,你以我为师,我以你为师。我们的教学民主,就是这个精神,教员与学员互相学。今天大家开会的发言,就是我们的教师。同志们,在学术问题上,我们必须采取这样虚心的态度。

  丙、学习的基本内容。

  一、学习马列主义。政治为学习之母。我的意思是说:政治水平高,觉悟水平也就高,任何学习都可以学得好。斯大林同志在联共(布)十八次党代表大会上提到党的宣传工作时说:“在国家工作和党的工作任何一个部门中,工作人员的政治水准和马列主义觉悟程度愈高工作本身也愈高,愈有成效,工作的结果也愈有效力;反过来说,工作人员的政治水准和马列主义觉悟程度越低,工作中的延误和失败也越多,工作人员本身也会愈加变为鼠目寸光的小人。”〔3〕

  我还记得毛主席在一九三八年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的报告中也说过:“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并加速我们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工作。”〔4〕可见学习马列主义提高觉悟水平的重要。因此我们党中央和毛主席经常不断的向全党全军干部提出要学习马列主义的理论。

  二、学习自己要教给别人的东西。即如教兵器的同志,首先要学习兵器。要教什么,先学什么。所谓学习,不仅是学习要教的内容,还要学习教授的方法,这一些,就叫业务学习。教员们教得好不好,首先决定于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学得好不好。毛主席说: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这是学与用的统一。在学校中,听课是学习,授课也是学习,这也是教与学的统一。

  三、学习军事科学。军事科学与军事艺术不能混同,军事科学比军事艺术范围更广泛,包含战略与作战艺术,即研究军事行动以及与战争有关问题的一些方法。此外,还包括国家的经济与精神可能性的问题。在作战之前,要估计到本国和敌国在战前战后的经济与政治状况。毛主席指示我们:军事科学,不仅是个战略战术问题,并且包括经济问题与政治问题,以及军事文化,因为文化是政治军事的反映。毛主席在井冈山时,就提出军队任务是:(一)打仗(属于打仗的艺术)。(二)群众工作(属于政治工作)。(三)筹款(属于经济工作)。这也就是军事科学的内容。所以我们把军事科学提到这样一个地位,我们必须学习它,才能提高自己,成为有军事科学头脑的军事干部。

  至于学什么书,如何开始,大家提的很好,要学习《毛泽东选集》。大家要知道,现在已经印行的一部《毛泽东选集》,就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马列主义,在军事范围内说,就是中国革命战争的科学全书。其中包括了中国革命战争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部内容。

  校中有许多同志特别提出学习战略的问题。过去游击战争环境,许多地方是单独对敌作战,指挥员要掌握全盘、要照顾各方面与各阶段,因此实际环境自然而然使各级干部注意战略问题。但有些干部发展到教条主义的学习,专门从事于克劳塞维茨〔5〕之类的研究而放松了战役、战术、技术基本的教学努力,这种偏向需要纠正。在目前集中作正规战,战略上的组织与指挥是完全统一的,这就要求我军要在战场上、在学校中锻炼和培养出大量的优秀的战役指挥员与战术指挥员。但是毛主席也指导我们要学战略问题,要求战役指挥员及战术指挥员了解某种程度的战略上的规律,目的在于懂得了全局性的东西,就更会使用局部性的东西。局部性的东西,是隶属于全局性的东西。这就是说,下级要更好的了解上级的意图,才能更好的执行上级的命令。例如一个营长必须懂得团的指挥艺术、了解团首长的意图,才能把自己的一个 营指挥得更好。因此,我们必须站在上述的观点上来学习我们的 战略。

  四、要把党报作为经常的学习文件。要自觉的意识到,任何干部如果一天不读报,便要落后别人一天。可以这样说:党报是供给我们最新鲜的马列主义和军事科学的精神供给部。我们必须认识到一切部队、一切机关、一切学校的领导同志,如果学会了掌握政策、掌握干部、掌握通讯、掌握报纸,那末,工作就好做了。

  丁、组织检查。

  读书要有摘要,古今名人读书是有笔记的,他们的笔记有系统而且经常。看过的东西,自己认为要紧的或自己受启发的感想等都随时记下来,可以随时翻阅,随时参考。请同志们采用这样的办法,将来拿这个来检查大家的学习。干部学习有了四个条件就可以学好。即要有时间,要有环境,要有材料,要有决心。在学校学习,时间有一年,仅靠在校时间是不够的,出校以后在工作中仍然要挤出时间不断的学习。学校是个很好的学习环境,学习材料也可以供给,现在的问题是每个干部要能够定下自习自通的决心,学习计划才能完成。

  再检查大家的书有无顶批和标记,中国有个金圣叹〔6〕,他读书是常常做顶批的。这个办法很好。比较重要的内容,用红蓝铅笔划上,也可以帮助自己记忆。

  第三个办法是检查大家的写作。我们的同志,要学写作,到了一定的工作岗位,一定要有这个操习。否则写个决议,写张报告都非常困难。如何把自己想的说的用文字表达出来,写成文件,这是每一个领导干部所必须要操习的。同时也是检查学习进步程度的办法。

  第三,教学民主

  朱总司令在延安时期,号召全军训练部队要采用官教兵,兵教官,官教官,兵教兵的办法。教学民主是一种教学方法,当着教员与学员之间,教员与教员之间,理论与实践之间,发生许多矛盾时,就是说:教员教授的东西与学员要求的东西不一致,教员讲授的内容与学员理解的程度不一致,教员用来说明原理原则的事例与学员作战经验不一致,教员与教员之间见解、经验、教法不一致时,就可以用教学民主的方法,来解决这些矛盾,其内容及过程值得特别提出的,要加以系统的说明。

  甲、教学准备。

  教员们的讲授提纲,是由主讲的教学组(不是一个教员),本着上级方针和计划,经过自己一番研究和思考,并拟定了腹案和草案之后,由教员们分头到所教的学员中进行有目的深入调查,了解学员的文化程度、有无作战经验、对本课目有何要求、有何建议,采取其合理的东西,然后写成讲授提纲,又将此讲授提纲交给教育准备会(有学员代表参加的)反复讨论、修改、补充、通过。

  讲授提纲制定之后,必须进一步研究讲授方法及讲授时所必须准备的教育器材,如模型、沙盘、图解各种兵器等类的实物,帮助学员易于理解,使学员们在上课的过程中,既听过了,又看过了,而且做过了,这样就能学得更好。

  如果是在有战斗经验的学员中教学,教战术时,必须规定学员们每人准备一个(或一个以上)典型战例(自己亲自参加的或亲自指挥的成功的或失败的,但都是比较典型的战例)。待教育进度讲到某一问题时(例如讲到营进攻),教员讲毕,组织讨论,就在这个时候用学员中事先准备好的营进攻的战例报告(也有挂图和沙盘等)来证明原则,由经验上升到理论。

  乙、教学实施。

  一、教学组的活动:教员授课不是一个人,而是若干人(教员与助教)所组成的教学组。整个教学组的教员,都一齐去上课,其中一人主讲,其余旁听,主讲讲完以后助教可以补充,学员可以质疑。用教学组一齐授课的办法,可以使教员与教员间各种不一致的意见得到统一。

  在人力可能的条件下,教学组内部可以分工,根据最近的经验,教学组可有以下分工:

  讲授组(担任主讲、解答、总结及课外帮助)。

  作业组(分任野外演习时制定想定、指导活动、沙盘、图上作业)。

  保证组(行政首长在教育上负器材保证的责任)。

  这种分工,可以使教员中各自特长得到发挥,劳逸之间得到调剂。

  二、组织讨论:教员授课以后,必须有一讨论阶段,把所教的问题深入下去。如果说,上课时是教员教学员,那末在讨论时,特别在学员作战例报告时,或学员有不同意见且提出反驳时,就带有学员教教员的实际作用了,这样使教与学得到统一。

  三、组织总结:每一个课目经过讲授、讨论之后,必须加以总结。总结会上,不仅要总结课目内容(有无错误遗漏),而且也要总结教学方法、教学保证及学员们的心得。总结工作如果做的好,可以收到以下效果:可以确实知道教学的效果如何;可以知道教员对教学态度及教学情形;可以得到对学员考绩的根据。

  丙、教学检查。

  无论军事教育、政治教育,必须分期考试(季考)及毕业考试(年考),确立考试制度,用考试的方法来检查教育的效果。

  其次,由上而下开定期教育检查会,又由下而上开学员代表座谈会,实行对于教育计划、教材内容、教学方法、教育保证等检查。

  这就是教学民主的过程,这个过程有三段,即教学准备、教学实施及教学检查。这种教学民主的方法对政治教育同样适用。

  第四,加强纪律性

  加强纪律性的问题,是全党全军在目前发展形势下推动一切工作,争取并巩固全国革命胜利的中心环节。党中央号召我们要认真阅读列宁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第二章及中宣部的前言等文件,就是要使我们大家能够理解到:如果领导中国革命的中国共产党,没有极严格的真正铁的纪律,并取得最广大人民群众最忠心的全心全意的拥护,那末,我们就将不能取得全国革命的胜利,而且不能保持已得的胜利。

  革命军队同样要铁的纪律,铁的纪律依靠于下列三个条件:

  一、军队的指战人员、政工人员,要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革命忠心、坚毅精神与自我牺牲的勇气;二、要保持指战人员之间、党与非党之间的亲密的联系;三、要使全体指战人员相信指挥员领导军队和指挥作战是正确的。有了这三条之后,才能实现革命军队中自觉的铁的纪律。可是,这些条件的形成,必须在实际战斗中,经过长期斗争,长期教育,才能养成。这就要求我们要有经常的理论教育与纪律教育。

  进行纪律教育,必须:(一)教育人们从理论上深刻认识到加强纪律性重要;(二)明确指出,要发扬民主,依靠群众维持纪律;(三)建立制度,大家照章程办事;(四)领导人要以身作则,成为遵守纪律的模范;(五)严格检查,信赏必罚。

  可以一般的说,军队的政治教育、纪律教育愈收效,政治觉悟愈提高,则纪律愈严明。觉悟性与纪律性是不可分离的。因此,评量军队质量的好坏高低,可以军队的纪律表现为标准,评量干部的品质也是如此。干部品质好的纪律性就强,否则就弱。

  由于中国革命战争的残酷性、长期性,战斗的连续性,军队人员的流动性及成分的复杂性,影响到军队的政治教育、纪律教育不易整齐和普及。政治觉悟程度,不能平衡。因此,执行纪律、服从命令的素养就有所差别。但是古今中外都证明:如果军队没有严格的铁的纪律,没有无条件的执行上级命令的军纪,这种军队是不能打胜仗的。军队的命令是无条件的,觉悟高的固然要自觉的执行,其中有些觉悟比较差的也要勉强的执行,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纪律就成为觉悟的补充了。我们的纪律教育的原则之一,就是导之以觉悟,齐之以纪律。

  军大自成立以来,虽然注意到正规化的建立,但没有很好的注意到纪律的教育。全校说来,纪律不够严格。从领导者与校领导者的关系来说,不请示、不报告、不讨论指示、不遵守制度的现象是严重的,但另一方面,请示而迟迟不复示的现象同样的存在着,至若连队中无纪律无政府状态相当严重。如自由行动、逾假不归、不请假外宿、破坏公物、浪费偷窃、伤害群众利益(演习时)、打靶时打伤甚至打死群众、卫生人员开错方拿错药等等,今后必须采取一切有效办法,严格的整顿纪津,深入纪律教育。整顿纪律的钥匙,就是严格执行报告请示制度。因为各级领导机关和各级领导人员,如果不严格执行报告请示制度,则上下隔膜。上级的决议命令是否正确执行,无从得到反映;下级在执行上级决议命令中,有何困难,有何经验,既不报告,亦不请示,假使有报告的话,也是报好不报坏、报多不报少,以致于上下脱节,政策不能贯彻。报告请示制度一经建立,则上级抓紧下级,下级紧靠上级,真正的领导关系才由此真正的建立起来。中央的正确政策才能真正的贯彻下去。这样党才算是有纪律的党,军队才算是有纪律的军队。领导者对于本单位的全面领导的掌握,才能做到若纲在网、执简驭繁。

  党的报告请示制度,是我党用来加强全党全军铁的纪律的锁钥。军大必须从上到下一律遵守。下级党的书记向上级党委按月作综合性报告,下级首长向上级首长按月作业务上的重要问题总结报告,下级机关向上级机关按月作全盘工作报告。

  必须把综合性的报告与各个具体问题的报告配合起来,才能反映各部门工作的全貌。各级党委的领导同志,应当认识写作报告本身就是领导学习的重要方法。因为既然要写综合性的报告,必须充分的搜集材料,必须仔细分析问题,既要联系到各种具体问题来研究,又要超脱各种具体问题来思考。所谓超脱性的思考,是把握各种问题内部的联系,因而发现问题的本质,这是毛主席教育全党全军中的每一个领导人必须学习的领导方法和工作方法。毛主席说:“要完全地反映整个的事物,反映事物的本质,反映事物的内部规律性,就必须经过思考作用,将丰富的感觉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工夫,造成概念和理论的系统,就必须从感性认识跃进到理性认识”。〔7〕如果我们的综合报告,是经过了这样的过程的话,无疑的,这种报告必然是更深刻、更正确、更完全地反映客观事物的东西。

  第五,争取、团结、改造、使用旧军官

  争取、团结、改造、使用旧军队和旧军官的问题,在党的七次大会中有明确的指示:中国的旧军队、旧军官有几百万,不能简单的对付,必须争取、改造及使用他们,因为这不是少数人的问题,我们的眼睛要看到几百万的上面。

  我们军大的旧军官中有两部分人,一部分是放下武器解放过来的,这已经有了百多军官,参加了教学工作;另一部分是自动过来,或暴动过来的,这批人在军大亦不少。这两批人参加革命工作的动机是不同的,一是被迫参加的(虽然由被迫亦可以经过教育,走到自觉),一是自动或自觉参加的。但是,所有一切旧军官中,由于历史原因,多年在国民党军队中受到长期的欺骗宣传的影响,多少做过反人民的事。其中有些人,对我党抱着怀疑甚至仇视的态度,而且他们多半是剥削阶级或小资产阶级家庭出身,多年受过资产阶级的教育,在思想意识、生活习惯上与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生活习惯是不相同的。要争取他们,必须经过耐心的、长期的教育改造工作,才能使他们真正为人民服务、与工农结合。总的说来,解放过来的军官与自动过来的军官,一方面有相异之点,另一方面又有共同之处。这就告诉我们的工作人员对于具体的人要有具体的分析。

  争取、团结、改造、使用旧军官,领导他们参加革命工作,是党给我们的任务。当着中国人民革命军队节节胜利,国民党军队处处惨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中国人民革命与国民党反革命斗争的胜败之局已完全明朗的时候,只要我们执行争取、改造旧军官的政策,不犯错误,那末旧军官的争取和改造是有极大可能的。这种可能不仅有实际的条件,而且也有理论的根据。

  恰恰在一百年前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上说到:

  “当阶级斗争接近决定的时刻时(好像现在我们的中国――叶注)整个旧社会内部的,统治阶级内部瓦解过程,是存着这样强烈、这样尖锐的性质,致使统治阶级一小部分,从它脱离出来,而加入革命的阶级,加入将来属于他的阶级。这就是为什么从前一部分贵族,转到资产阶级方面,现在一部分资产阶级,也转到无产阶级方面来了。特别是一部分资产阶级的思想家,他们提高到了整个历史运动进程底理论的认识。”〔8〕

  马克思所说的这一真理,阐明了为什么在人民解放军强大的攻势面前,不断的有国民党将军们亲自率领部队在火线上起义、参加人民解放军。这种事实不难从理论上来理解它。

  已经参加到人民解放军的旧军官们,如果经过一定时期政治上的教育争取,把他们的思想提高到能够对整个中国革命运动进程有着历史必然性的理解时,那末他们对于参加革命为人民服务的决心,将由被迫走到自觉,这也是不用怀疑的。

  根据军大这一时期对于争取改造旧军官的工作检讨,认为已经得到一定的成绩。原因是各级党的领导人员中间的大多数,在思想上认清了这一工作的必要和可能。因此,对于旧军官的态度,是谦虚、谨慎、诚恳、坦白的,能够从政治上出发采取积极改造的方针,组织学习,吸引他们参加党的有教育作用的会议。在干部方面,把他们与党员干部编在一组,不轻视,不歧视,经常关心他们政治进步,对于他们的错误思想、错误表现能够采取妥善步骤,进行有效的教育(如生活检讨会)。另外,又从政策上出发加以各种必要的照顾,解决他们生活的困难和要求。思想上分清界限,生活上打成一片。总之,我们要从各方面想办法,把他们的政治水平逐渐的提高,思想上一天一天的向党接近。

  应当指出,这一件争取、改造工作是很艰苦的。因为旧军官出身的人,特别是解放过来的,除了少数思想进步的人以外,他们直到现在仍然是小心、多疑、怕别人看不起、怕别人不信任、怕自己没前途,注意生活,计较地位,留恋过去的腐败生活,对国民党还有些幻想,过分的自尊,羡慕虚荣,爱惜羽毛,放不下架子,受不了苦(实在并不苦),想妻子,想回家,所有这些都为争取改造工作增加很大的困难。我们的干部中,也还有许多人不明了争取、团结、改造、使用旧军官是党的政策和革命的需要,因此,不能主动的耐心的进行工作,甚至以狭隘、骄傲的态度对待这一批旧军官。他们看见学校的行政机关特别给旧军官以必要的物质上的照顾时,他们便降低自己来和别人比生活,如果看见旧军官在意识上或生活上有些不良表现时,又用自己的尺度来衡量旧军官,很不善于接近他们,用谈心、漫谈的方式解答他们的疑问、解释我们的政策,团结他们到党的周围。有些则采取排挤态度,如说:“过去没有他们,也一样的办教育”。

  另一方面,也有个别干部对于这一争取、改造工作,把重点摆在单纯的物质照顾,忘记了政治教育、政治争取乃是最主要的。这种错误观点,必须纠正。

  产生上述现象的思想根源是:

  一、领导上对争取、改造旧军官的政策、策略教育不够,使执行的干部不能真正了解到把旧军官争取到人民方面来对人民是有利的。同时,更不了解争取他们,由敌人变为朋友,又由朋友变为我们自己的人,这是有极大可能、同时又是有极大困难的工作。

  二、宗派主义思想,狭隘胸襟,不能容人,不能用人,没有收罗天下人才而善用之的气魄。

  三、骄傲自满,不愿向别人学习。

  四、思想上没有两条战线的斗争,或陷于“左”的关门主义,或陷于右的无原则的迁就。

  根据上述的分析,我们进行争取、改造旧军官的工作,应分作两方面来努力:

  一、在党内应进行反复的政策和策略的教育,其内容应包括:

  (一)政策上争取、团结、改造和使用旧军官的必要性与可能性;

  (二)策略上的原则性与灵活性,要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反“左”反右;

  (三)思想上严格分清敌、友、我,但生活上应打成一片,主动的团结他们。

  二、对旧军官方面,应以政治教育为主,同时照顾生活:

  (一)对一般的旧军官,政治上不断的提高他们的觉悟,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二)对解放军官的教育,要引导他们反省,树立痛改前非将功赎罪的精神,下定决心为人民服务;

  (三)对少数思想反动顽固、生活腐化堕落、不易改造的分子,应抓住适当时机开展斗争;对于思想进步、工作努力、在旧军官中常陷于光荣孤立者我们应给以群众性的表扬和撑腰;

  (四)必须解决他们生活上的困难,照顾他们的健康,解决他们阅读的书报,关心他们的进步。

  最后,引证一段已故的苏联伏龙芝〔9〕总司令一九二四年在军事学院开学演说时的话,供我们参考,他说:“在军队中,特别在我们军事学院的范围当中,吸引其他一切非党同志群众,到党的思想影响周围,以便真正的造成一个亲爱的家庭,使一切非党的人们,都感到在这个家庭内,他们是很亲热的,并很畅快的,并且使他们在这个家庭内感觉到他们在职务上或在其他方面,有着与党员一样的前途和可能。这里就是我们学院党的同志面前所摆着第一等重要的任务”。在今天,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经过一百多年的牺牲奋斗,已经接近了胜利,我们军大党的同志同样的应该担负起这个第一等重要的任务。

  第六,接受批评与建议

  我们这次会议的程序,先开过校委会对校委本身工作做了一番检讨,然后开过校委扩大会着重请各党委书记对校委领导作严正的批评。整个会议过程中,对于校党委的领导提出许多正确的批评和建议。例如:一、党委对全校领导思想抓的不够紧;二、对党政、教育、行政工作的检查不够深入,也没有紧紧抓住教育是领导的中心;三、上下联系不够,校首长及各部长很少到各大队去了解情况,具体指导工作;四、党委本身工作的经验主义性,会议的准备工作不完全,会议时间太长,应写的决议没有写,会后无人负责检查决议的执行程度;五、对无纪律、无政府状态没有采取严肃的态度进行批评与教育;六、校委本身的学习没有系统的坚持进行。所有这些批评都是正确的,校党委完全接受,并在今后的实际工作中加以改正。同志们有许多好的建议,校委完全采纳,并付诸实施。

  我的结论就是经过这次会议之后,如果全校同志能够做到:一、明了军大目前所负的使命,明了军大的教育方针;二、能够动员教育干部加紧学习,认真从事于教育;三、能够采用教学民主的方法;四、能够加强纪律性;五、能够争取、团结、改造、使用旧军官为本校努力工作;六、各级党的领导机关及领导人经常能够从事实上接受同志的批评与建议,那末,军大教育任务的完成,就更加有把握了。

  注 释

  * 这是叶剑英在华北军政大学校委扩大会议上总结讲话的一部分。收入本书时略有删节。当时叶剑英兼任华北军政大学校长、政治委员。

  〔1〕指一九四八年九月十五日颁发的《中央关于党校教学计划的规定》。

  〔2〕指一九四七年二月一日中央政治局通过的《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任务的指示》。

  〔3〕这段话的新译文是:“在国家和党的任何一个工作部门中,工作人员的政治水平和马克思列宁主义觉悟程度愈高,工作本身的效率也愈高,工作也就愈有成效;反过来说,工作人员的政治水平和马克思列宁主义觉悟程度愈低,就愈可能在工作中遭受挫折和失败,就愈可能使工作人员本身庸俗化和堕落成为鼠目寸光的事务主义者,就愈可能使他们蜕化变质”。见斯大林《在党的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关于联共(布)中央工作的总结报告》(《斯大林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461页)。

  〔4〕 见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33页)。

  〔5〕克劳塞维茨,普鲁士将军。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军事历史学家。其代表作是《战争论》。

  〔6〕金圣叹,明末清初文学批评家。喜评点书籍。曾批点《离骚》、《庄子》、《史记》、《少陵集》、《西厢记》、《水浒传》,合称“六才子书”。顺治十八年以叛逆罪被腰斩。

  〔7〕 见毛泽东《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91页)。

  〔8〕 这段话的新译文是:“在阶级斗争接近决战的时期,统治阶级内部的、整个旧社会内部的瓦解过程,就达到非常强烈、非常尖锐的程度,甚至使得统治阶级中的一小部分人脱离统治阶级而归附于革命的阶级,即掌握着未来的阶级。所以,正像过去贵族中有一部分人转到资产阶级方面一样,现在资产阶级中也有一部分人,特别是已经提高到从理论上认识整个历史运动这一水平的一部分资产阶级思想家,转到无产阶级方面来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61页)。

  〔9〕伏龙芝,前苏联党和国务活动家、军事家和军事理论家。曾任苏联红军东方面军、土耳其斯坦方面军和南方面军司令等职。

  
《叶剑英军事文选》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