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现代战役法的几个理论问题*(一九五五年六月十五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军委这次在北京举办的第二次全军在职高级指挥员战役法集训,经过了理论学习、想定作业、见学工程兵化学兵与模仿原子炸弹爆炸示范表演,以及周总理和其他同志的几个政治报告,一共是二十天,今天结束了。这次集训的总结,想着重讲一讲几个理论问题。因此,总结上所提到的问题,尽管是我们在课堂上已讲过的或在作业中已解决的,但把它综合起来加以理论的总结,在认识上提高一步,还是需要的。

  一、对原子武器威力的认识问题

  (一)原子武器的威力。

  原子武器是有很大威力的突击兵器,它具有冲击波、光辐射、穿透辐射及放射性沾染四种性能,对生动力量有很大的杀伤力,对技术兵器和工程物体有很大的破坏力,小型原子炸弹能使半径一千六百公尺内的人员受到伤害,一个营的兵力失掉战斗力,半径七百公尺以内的技术兵器受到严重的损坏。

  但是光靠原子武器,并不能决定战争胜负,原子武器的产生和使用,不但不能代替其他兵种、兵器的作用,恰恰相反,原子武器要有其他兵种兵器积极的密切的配合,才能发挥其作用。故原子武器的出现,如同当年在战场上出现火药、出现坦克、出现飞机时一样,对其他兵种的作用,及实施战役、战斗的方法,会发生重大的影响,但不能引起战役战斗原则上的革命。故实施战役战斗的基本原则是仍然有效的。

  对原子武器的威力应该设法防护,而且可以防护的,在今后战斗中对原子防护应该看做是最重要的战斗保障之一,应该采取各种办法(积极的消极的)加以防护。总的说来,一切掩蔽物,都能减弱原子武器的杀伤和破坏,土地(堑壕)仍然是战士们的好朋友,只要我们加强工程作业,加强伪装,加强对原子防御的训练并熟练在敌人原子袭击下的行动方法,那末这种损害是能够大为减少,甚至可以避免的。

  (二)原子武器对各军种、兵种、兵器的影响。

  1.对步兵的影响: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步兵仍旧是遂行战役、战斗中的基本力量。因为决定战争命运的仍旧是人,在战场上只有步兵才能攻占阵地和巩固阵地,最后消灭敌人,决定战役、战斗的结局,因而在战役、战斗中各兵种必须为步兵的利益而行动。同时,步兵也必须在其他兵种协同之下才能完成其任务。所以原子武器和其他技术兵器的发达,不但没有减低步兵的作用,而且提高了步兵的战斗能力。有人怀疑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步兵是否仍起主要作用?是没有根据的。

  2.对装甲坦克及机械化兵的影响:装甲坦克及机械化兵的特性,就是它有强大的火力、行动的快速力和装甲的防护力,既能充分的利用原子突击的效果,又能抗击使用原子武器的敌人,所以在新条件下就提高了对装甲坦克及机械化兵的战斗要求,要求它在地面上提高进攻速度,要求它从行进间进入战斗和交战,要求它迅速发展原子突击的效果以击毁敌人。

  3.对炮兵的影响:炮兵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仍旧是主要的火力突击的力量,在主要突击方向上,集中大量的炮兵,以其火力不断支援步兵、坦克行动的原则仍旧没有改变。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炮兵的新任务是协同航空兵以火力突击原子武器的威力所不及的目标,作为它的补充,并消灭炮兵射程内敌人的原子炮兵,同时也是发射化学武器的重要兵器。

  4.对工程兵的影响: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工程兵增加了对原子防护和在遭受敌人原子危害的地面上保障战斗行动的新任务。因此工程作业量增大了,可是作业时间反而相对地缩短了,由于军队行动的深度远、速度快,使工程保障的任务更加复杂和艰巨了。

  5.对防化学兵的影响: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防化学兵的新任务是保障军队避免遭受放射性物质的伤害。由于敌人可能将化学武器和原子武器结合使用,故化学兵的作用更为提高。

  6.对航空兵的影响:航空兵是保障我军使用原子武器,及打破和抗击敌人使用原子武器的基本力量。在高速度,远纵深作战条件下,航空兵对军队的支援和护送的意义也增大了。

  7.对空降兵的影响: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在战役进攻的第一天,要求第一梯队军的部队,要突进三十至四十公里,这就给空降兵造成着陆的条件,空降兵的新任务是:单独的或与快速军队协同的消灭敌人的原子武器。

  8.对海军的影响:海军可以使用原子武器以突击敌人的基地、舰艇,争取海军战役的胜利。

  9.对国土防空军队的影响:以前防空只注意敌人的机群,对单机一般不发警报,在新条件下,国土防空军队的新任务是:制止敌人的机群接近我军掩护的物体,同时,也不准让一次单机飞入我国领空。

  10.对铁道兵的影响:在新条件下,战略、战役的机动性增大,铁路输送的意义相应提高,而主要的铁路枢纽部又将成为敌人原子突击的对象,因而及时地修复被破坏的铁路、保障铁路的运输能力,对铁道兵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1.对侦察兵的影响:在新条件下,要求侦察兵运用各种侦察手段,查明敌人使用原子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时机、方法,以便采取最有效的方法打破敌人的原子突击和进行防护,同时要求准确地查明我军实施原子突击的对象。

  12.对通信兵的影响:在新条件下战场情况剧烈,军队行动急速,通讯联络又经常遭受破坏,因而通信兵对保障军队实施不间断地指挥和协同动作的责任更加重要了。

  13.对后方的影响:在使用原子武器和化学武器条件下,实施战役时,要求大量的、迅速的物质器材的供应及充分的技术保障;同时,后方将成为敌人原子袭击重要对象,因而在新条件下,后方的任务空前复杂和艰巨了。

  对卫生勤务工作的影响:原子武器对军队伤害的特点是:遭受原子武器攻击的军队,在短时间内既有大量的伤员出现,而且受伤者大部分是合并性损伤,即兼有各种不同的外伤、烧伤和放射性损伤。

  由于放射战剂的使用,在沾染地区内行动的军队可能遭受放射性损害,由于原子核爆炸的强大威力,军队卫生勤务机关可能随着被攻击的部队一同遭受袭击而失去工作能力。

  因此,在使用原子武器条件下,卫生勤务的组织与工作更加复杂化了。

  救护所、医院必须疏散配置,隐蔽在掩蔽所内,尽可能避免遭受原子袭击的损害;原子伤的治疗恢复时间较长,因此医院数量也必须相应地增多;还必须组织一定数量的卫生勤务组织的预备队(包括人员与药材的储备,特别是血液的储备),配备足够的运输车辆,便于机动,以防某一地区的救护所和医院遭受原子弹损害不能恢复能力时,立即投入代替之。

  总之,要尽一切力量保证在最短时间内负担起救护、后送大量伤病员的任务。

  由此可见,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各军种、各兵种、各勤务的作用不但未减低,而任务反加重了。

  (三)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对战役、战斗的影响。

  由于原子武器使用的结果,影响到敌我双方加强了军队的战斗编成,扩大了战役规模,加深了战役布势,提高了军队的突击力量和进攻速度,因而在战役、战术上引起了以下的影响:

  1.战役目的更加坚决了。因为使用原子武器的结果,可以更迅速彻底地歼灭敌人的基本兵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达成战役目的。

  2.战役速度更快了。在战斗编成内,有快速军队,充分利用原子突击的效果,发挥高速度的进攻,从而使整个军队的进攻速度提高了。

  3.任务的深度更远了。由于战役目的更加坚决了,突击力更强了,进攻速度更快了,因而突击的深度也愈加深远了。

  4.进攻地带(防御时同样)加宽了。由于使用原子武器的结果,防御军队正面加宽了,纵深加大了,防御的密度稀疏了;进攻军队由于参加兵种、兵器很多,为了减低敌人原子突击的效果,须采取分开配置,由于上述原因,使进攻地带加宽了。

  5.战斗行动更紧张了,运动性和机动性增大了,战役准备时间和战役持续时间都缩短了。无论在陆地、空中、海面,战况剧烈,变化迅速,战斗行动昼夜不停。在陆地使用原子武器,可能使敌我力量对比,发生显著的突然变化,能破坏敌人军队的稳攻性和战线的完整。在空军战役中,使用原子武器,更便于迅速夺取制空权;在海军战役中使用原子武器,即使在敌人兵力占优势的情况下,也能便于夺取制海权。

  (四)关于原子武器的使用原则。

  原子武器使用原则是统一使用、准确使用、经济使用。由统帅部统一掌握,方面军可根据拨给的数量,统一计划使用。原子武器应使用在主要方向上,为完成主要任务而摧毁敌人的军队和最重要的物体,不能在战役、战斗中到处使用。在战役各个时期中,如突破敌人防御时,可以结合炮火准备、航空火力准备、实施原子准备;在进攻过程中,在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第二梯队进入交战,抗击敌人反突击,合围和歼灭被围之敌等最重要的时机,均可实施原子突击,当发现敌人的原子武器时,必须迅速加以摧毁,此时亦可使用原子炸弹或原子炮弹。

  (五)资本主义各国的军事评论,对原子武器的观点。

  原子武器的作用,同样的也使资本主义各国在军事原则和组织上,发生了深刻的影响,在这里不妨举出若干方面的观点,作为我军高级指挥员研究的资料。我认为从军事思想方面来研究敌情,了解敌情,是完全必要的。

  根据我已看到的文章里,可以看到资本主义各国的军事评论有以下的观点:

  1.原子武器是现代战争中极猛烈的一种武器,但是它不能决定战争的命运,不能代替也不能取消其他兵种和军种。(美)

  2.原子弹是目前摧毁力量最大的武器,但尽管原子弹摧毁力量很大,进攻者仍须把军队派到原子弹爆炸的地区去,以便充分利用原子弹摧毁力所造成的战果。(美)

  3.在使用原子武器条件下,尽管各种战斗样式不同,但其组织实施战斗的主要意旨,均在诱使对方成为原子攻击的目标,同时使自己避免成为原子攻击的目标。因此要求军队集中分散要迅速、机动、灵活,通信联络要不间断,各兵种要协同动作,一切工作的程序要简化。(英)

  指挥员必须把各军种各兵种,都看成是完成战役目的所必须的力量,但不能在空间上集中到把自己成为原子攻击的目的。(英)

  4.实施防御的目的,在于迫使或诱致敌人集中兵力、兵器,使之形成最好的原子突击目标,而给以原子攻击,以便在大量歼灭和摧毁敌军生动力量和物质器材后转入进攻。(美)

  5.在原子武器条件下防御战斗行动的重心,将转向防御的纵深。因此,第二梯队诸预备队的作用,大大提高了。防者应根据这一点来分配兵力和兵器,并增大防御纵深―一建立快速预备队。

  增大纵深的目的,在于对已经突破防御地带的对方,易于形成“火袋”,迫使其集中,以便造成原子突击的目标。(美)

  6.原子武器的使用,使攻者使用空降兵的可能性大为增加,地面军队开始冲击时突击力量很猛,尔后,逐渐削弱,而空降军队着陆时很弱,尔后逐步增强。因此指挥员将不得不以同等程度来注意后方防御的问题。

  7.在使用原子武器条件下,侦察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侦察应提供有价值的材料,以便统帅部选定对敌军存亡有决定意义的目标。空中侦察,应规定每天摄照距前沿约十六公里的纵深内的敌军配置,比例尺应为一万分之一,其重叠程度为百分之六十,这样就能对相片进行立体研究。(美)

  8.在进攻中,使用原子炮兵连,用八颗原子炮弹,在敌防御阵地上可造成宽七公里的缺口,同时可击毁下列目标:

  (1)在主要阵地上的战斗队形;

  (2)第二梯队的战斗队形;

  (3)炮兵阵地;

  (4)浅近预备队。(瑞士)

  9.美军认为位于进攻出发地位的军队在听到原子爆炸声时,即可将此爆炸声当做冲锋信号。因此时冲击波、光辐射、穿透辐射作用已失效了。

  10.美军认为有权使用原子武器的指挥官及其司令部,需有一个专家(原子武器顾问),其任务是供给有关原子武器的可能性,选择信管,确定炸高,选择实施原子突击目标等。

  以上十项,就是资本主义各国的军事评论家,对原子武器条件下作战的若干观点。我们不仅要研究敌情、了解敌情,而且也要善于向敌人学习。希望大家对原子武器的技术性能和战术性能,要准确地了解,既不要夸大其作用,又不要抹煞其威力。根据总政的资料,最近在部队中,进行了对原子防护的训练之后,个别部队的干部和战士反映了两种思想:一种是麻痹,认为敌人绝对不敢使用原子武器,或认为原子武器只能对后方使用,而不能对前方使用;另一种则是过高地夸大了原子武器的威力,而产生了恐怖的情绪,两者都应该加强教育加以纠正。

  二、战役准备的时间问题

  进攻战役准备时间,在一般条件下,为七至十二昼夜,在新条件下,为七至八昼夜。

  有的同志提出,在新条件下,集团军进攻战役准备时间,仅有七天到八天,是否太短了?我们军队的情况是否可能?是的!如果单纯从主观的需要来说,战役的组织愈复杂,战役准备的时间也愈长。但是现代战役由于原子和化学武器的杀伤和破坏力很大,在战地上的兵力对比,可能经过原子突击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根本的变化,因此,时间太长怕暴露挨原子弹,又由于各兵种行动快速力很大,敌方很容易用机动来弥补其布势上的弱点,时间太长怕迟缓,因此现代交战双方关于实施战役、战斗基本问题之一都在力图赢得时间。进攻者如能在短的时间内,隐蔽的集中突击集团,突然的迅速的转入进攻,不让敌人有加强防御和增调预备队的时间,则进攻者初步的战术胜利,必将获得保障。并可造成在进攻过程中各个击毁敌人的条件。这就是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进攻的准备时间要更加缩短的基本原因,但是,准备的时间再缩短,也不能少于构筑进攻出发地位的工事,军队变更部署和展开,及组织战斗和协同动作所必需的时间。

  如何才能缩短战役准备的时间,又能确切的完成战役准备呢?这就要求军队的训练程度必须优良;指挥员的军事素养要高;司令部的组织能力要强,工作上要迅速准确。

  在战役准备时节只有精细地计算时间,最合理地分配时间,才能节省时间,特别要技巧地拟制战役计划。因为集团军拟制战役计划所使用的战役、战斗文书的时间愈长,则下级机关和军队,准备战役的时间就会愈短,结果不是准备草率,就是行动迟缓,这就可能对整个战役的胜利,引起不良的影响。所以应该简化战役、战斗文书,以便留出时间给下级机关和军队作准备。集团军进攻战役七至八昼夜准备时间的分配,可按集团军、军,各占两昼夜,以三昼夜的时间给师、团、营作准备,并可将准备工作同时并进,以便加速完成战役准备。

  由此看来我们应该加强对军队、指挥员、司令部的训练,将现在的状况加以提高,而不应该停留于现状,降低时代对我们的要求。

  三、主要突击方向的选定与变更问题

  主要突击方向,究竟是选在敌人防御薄弱的地方,还是选择在敌人防御坚强的地方?在讨论中,曾经有过争论,有人提出,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可以选在敌人防御坚强的地方,实施主要突击,这种想法是对原子武器的估计太高了!根据中国革命战争的经验和苏联卫国战争的经验都证明,主要突击方向应选在敌人防御薄弱的地方,这一原则,即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仍然是正确的。但是,问题还不在这里,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关于战役方向的意义和选择主要突击方向的思想方法。

  (一)什么是战役方向和主要突击方向?

  在军事学术中所谓战役方向,是在整个进攻战役过程中,主力行动的方向。它的含义有两项:一是这一方向,不是真空,而是有其一定的兵力、兵器的容量;二是这一方向,存在有我们必须攻取的在战略、战役、战术上有相当价值的对象。因而所谓战役方向,就是使用一个或几个集团军所指向的方向,并顺着该方向进行交战,攻取有战役价值的对象,就是说歼灭敌人的战役集团,夺取有战役价值的物体,而地带是存在于方向之中。从而我们可以了解到,现代战争中的主要突击方向,已不是一点一线,而是我军要集中主要兵力、兵器实施突击的一个相当宽度的地带。

  因此,我们不仅在战术上主要突破地段的选择,必须服从于战役方向,而且在战役上主要突击方向的选择,也必须服从于战役方向。

  (二)主要突击方向应具备的条件。

  在一般条件下所选择的主要突击方向,应能保障主要突击集团隐蔽地开进和展开,对敌人实施意外地突击;能在该方向上最有效地使用各军种、各兵种的武器,并便于它们之间的协同动作及便于军队的指挥;能迅速割裂敌人防御的战役布势对敌各个歼灭。在使用原子武器条件下,选定的主要突击方向,除上述之外,还必须:便于我军使用原子武器和化学武器;同时还要利于避免或减弱遭受敌人原子突击的地带;能保障迅速地击毁敌人的基本兵力,于最短的时间内达成战役目的。

  (三)选定主要突击方向的思想方法。

  关于主要突击方向的选定,是否正确,就看我们能否从事物的本质联系中来考察问题。我们必须要有全局观点,要拿战略方针指导战役战术方针,要把今天联系到明天;小联系到大,局部联系到全面,反对走一步看一步。故要求我们在选定主要突击方向时,必须把握这一原则。现在我想把这一问题,分别说一说:

  1.战术与战役的联系。大家都了解,主要突击方向,首先要选在敌人战术防御薄弱的地方,但是战术防御,是战役防御的屏障,我军所以要选择在这个敌人的战术防御薄弱的地方实施突破,为的是要便于向敌人战役纵深发展进攻,以达成战役的目的,换一句话说,战术突破要为战役突破造成有利条件,因此,主要突击方向的选定,首先要这样来决定,就是说我军实施突击的对象,不仅是战术的而且主要是战役的,这就是战役上所要歼灭的敌军集团。所以主要突击方向的选定,是从达成战役目的着眼,从敌人战术防御薄弱的地方着手。这就是说战术上所采取的手段,是为达成战役目的,而为了达成战役目的,又必须考虑战术手段的可能性,必须将二者密切联系起来考虑,才能获得正确的选定,前天总顾问报告提到斯大林格勒战役〔1〕中主要突击方向的选定是指向罗马尼亚军队,目的是合围与歼灭德军保卢斯集团,就可说明这一点。

  2.正面与纵深的联系。按美军的防御,是构成纵深梯次的战役布势,掌握有强大的快速预备队,并置防御重点于战役纵深,企图在战役纵深内与攻者决战。我军进攻战役的原则恰恰是:突贯敌人深远的战役防御,于深远的战役纵深内,合围与歼灭敌人的基本兵力而结束战役。所以关于主要突击方向的选定,不仅要选在便于击毁敌人防御正面上的军队,而且要便于使集团军的主力前出敌人纵深,歼灭敌人深远的战役预备队。这就说明,在现代战役中,要求指挥员在选择主要突击方向时,必须将正面上的情况和纵深内的情况,联系起来考察,就是说不仅要注意正面上的情况,而且应发挥战役远见,使其有利于纵深任务的遂行。

  3.突破与发展的联系。机器战争时代的战役,使用大量军队和各种技术兵器,已成为普遍现象。现代进攻战役的实质,就是解决两个紧密衔接的基本任务:突破敌人防御正面,即根据军队担负的任务,发展突破。必须指出,在现代化的战争,防御军队的机动不断增长的条件下,突破了敌人战术防御之后,绝不允许中途迟滞,而要立即将战术突破发展为战役突破。因此,突破敌人的战术防御并非战役的止境,而是战役发展的开始,在进攻战役中,主要突击方向的选定,要既便于突破敌人的防御的战术纵深,又便于向纵深或翼侧将战术突破发展为战役突破。这就要求选择便于隐蔽集中和展开兵力、兵器的出发地位,并在这个出发地位上,一举突破敌人的防御;在战役纵深内,便于发挥各兵种的最大效能实施广泛的机动,而迅速发展战役,将突击的锐锋,一举透贯敌人战役防御的全部纵深,使战役军团的主力,前出到敌人基本集团的翼侧与后方,从而合围与歼灭敌人这一集团,而达成战役目的。

  4.点与面的联系。手工业时代的线式战术,只能进行线式的差不多没有多大纵深的突击,故指挥进攻只选定突击点,作坊工业时代(拿破仑时代)的纵深战术,因为使用的是轻兵器,参战的兵力,亦有一定的限度,故当时的战斗队形,纵深是很浅的,军事界把主要突击,认为是一条线。我们是机器工业时代的战争,是集中重大的兵力、兵器,实施深远的突击,故主要突击方向。必须是一条适当宽度的地带。因此,对于主要突击方向的选定,即不应在一点一线上孤立地看问题,要有全局观点,不要因一点而忽视整个突击地带内敌人的主力或起决定作用的目标。因此,就要求在战役开始的突破地带,要能容纳主要的兵力、兵器,向敌战役纵深发展突击时,要能便于机动。

  不仅如此,在选定主要突击方向的同时,并要考虑在次要方向上采取何种手段,以钳制敌人,并应注意后方的前送后送是否使利。这样,把点与面联系起来,为战役的全局利益,而选定主要突击方向。

  5.一个战役内各阶段之间、及前后两个战役之间的联系。主要突击方向经始的地带,必须便于使战役此一阶段,所获得的战果,能为下一战役阶段任务的遂行造成有利条件,此一战役的结束,要能为下一战役的开始构成有利的态势。要知道在进攻战役中,在进攻地带上行动的军队不是从始至终都在一条直线上运动,向着固定的指针实施主要突击的,而是要根据预见到可能演变的情况,联系到遂行战役各阶段的任务,并照顾到便于实施新的战役等等条件来选定的。要求既利于当前阶段突击的实施,又便为下一阶段实施新的突击变更部署。

  6.时间与空间的联系。主要突击方向的选定不是单纯的空间意义,而必须能在时间上迅速歼灭敌人的基本兵力,于最短时间内,达成战役目的。因此,我们有时使用两点之间在同一速度下走直线比曲线快的一般原则,来指挥作战,但在另外条件下,这一原则,又将为两点之间走曲线比直线快的特殊原则所代替,这就是古人所说以迂为直的道理。故我们在选定主要突击方向时,切忌只从空间着眼,而忽视在时间上能否发挥高度的进攻速度,以歼灭敌人,特别是机械与摩托的运动,更加依赖着地形、气象的时候。这也说明了在现代战役中,必须在时间上能迅速集中和机动兵力、实施高速度的进攻,才能于短的时间前出于深远的大纵深,完成战役任务。

  7.火力与运动的联系。就是要求所选择的主要突击方向,既便于发扬原子武器、炮兵、航空兵的火力,又便于军队的运动,特别是快速军队的运动。使火力与运动密切联系起来,构成威烈的突击力量,以歼灭敌人。因此,在选择主要突击方向时,必须将战术与战役的,正面与纵深的,突破与发展,点与面,一个战役内各阶段与前后两战役之间,时间与空间,火力与运动,联系起来分析比较,全面思索,研究其相互的关系,得出正确的结论。要知道,正确选定主要突击方向,是正确定下决心的基础;主要突击方向选对了,战役的胜利,就获得基本的保证。

  (四)主要突击方向的变更问题。

  有人主张,如果在原定的主要突击方向上进攻受挫,而在次要方向上发展顺利时,应该变更原定的主要突击方向,及时向原定的次要方向上变更部署,增强突击力量,发展胜利,这种意见,基本上是正确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主力迂回到敌人主要集团的翼侧和后方,迅速地达成合围与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但在这种情况下,要求集团军司令员,必须确切地判明敌人真实的企图,不要被敌人佯动所欺骗,不要为突破地段上个别下级指挥员的“叫喊”所迷惑,而轻率改变部署;在作业中,也有人提出变更部署的困难,主张不要变更主张突击方向,而将第二梯队在受挫的方向上进入交战,继续实施突击。这种固执,于战役不利,是有害的。不错!在进攻过程中,临时变更部署是有困难的,而且不应该稍遇敌人的阻止,就轻易变更主要突击方向;但尚若进攻确实受挫,如不变更主要突击方向,将影响到不能完成战役任务时,这个时候,仍然坚持原定的主要突击方向,不加以变更,则在战役过程中即可能由于敌人纵深内的机动增强抵抗,钳制我军的主力,演成胶着状态,从而束缚我军的战役机动,把整个战役陷于被动。

  苏联卫国战争中,于一九四四年第三次打击〔2〕时(克里米亚战役),由于切实执行了斯大林同志关于“主要突击方向,不是经典”的指示,而灵活地变更主要突击方向,达成了胜利。

  四、战役布势问题

  这次作业关于战役布势问题,争论比较多的是预备队的问题。

  我首先说一下集团军战役布势的编成问题,现代进攻战役,为了突贯敌人深远纵深梯次配置的防御,必须保持有连续的突击力量,因此,集团军在进攻战役中,应编成纵深的战役布势。而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预备队的作用提高了,指挥员手中,必须经常掌握预备队,当着手中的预备队使用上去了,又要迅速重组新预备队。如果没有预备队实施现代战役是不可能的,故集团军战役布势内,除有强大的第二梯队之外,尚须拨出兵力组成强有力的诸快速预备队。如诸兵种合成军队预备队、防坦克的炮兵预备队、坦克预备队、工程兵预备队、快速障碍设置队、防化学兵预备队、并最好有炮兵预备队,以便用于增强突击力量,保持战役布势的稳定性及替换受敌人原子突击损失严重的部队。

  战争经验证明,在许多进攻战役中,正因为攻者在交战中,善于适时的组织、掌握和调用当时所需要的预备队;正因为预备队在进攻过程中,保障了不间断地实施突击,方才获得了胜利。

  在作业过程中有的同志提出,有了第二梯队就不要组成诸兵种合成军队预备队了,这种意见,不适合于新条件下的战争。又有些同志对兵种合成军队预备队应从何处抽调兵力来组成的问题,发生争论,在原则上诸兵种合成军队预备队从次要方向的军,或第二梯队军内抽调兵力组成都是可以的,但在具体情况下就要考虑:如果次要方向的军任务深度较浅,当然可以由次要方向的军内抽调兵力组成;但是如果次要方向的军任务较深,该军必须从纵深内增加突击力量才能完成任务,或者次要方向军的进攻地带较宽必须展开全部兵力,才能保障集团军战役布势的稳定性,此时最好从第二梯队军内抽调一个步兵师,组成集团军诸兵种合成军队预备队。

  另外关于保持军队建制问题,在现代战役中变更部署,转移隶属,已经是常常发生的事,如能保持军队的建制固然是好的,但在情况必要时,亦不应拘束于军队建制而影响兵力的机动使用。

  关于预备队的重建问题,在进攻过程中,由于情况变化急剧,必须及时变更部署使用第二梯队和诸预备队,进入交战。但在预备队(第二梯队)使用之后,为要遂行尔后的任务,还需要组织新的突击,故应立即从次要方向抽调兵力重新建立新的预备队(第二梯队)。

  五、关于集团军快速集群的使用问题

  这个问题在学习过程中大家有争论的,主要的是快速集群的任务、使用时机、突破口地区选择几个问题,我就这三个问题来说明:

  (一)快速集群的任务问题。

  在进攻战役中,集团军的快速集群,是用以完成下列任务的:一、增强集团军主要突击方向上的力量,二、先机夺取有利于敌人进行防御的地区;三、割裂敌军战役预备队的部署,打乱其指挥,使敌遭受损失,丧失其实施机动的可能性;四、造成围歼敌军集团的条件。

  总的说来,快速集群主要是用以提高集团军的进攻速度,将集团军所获得的战术胜利,发展为战役胜利。

  集团军快速集群是由快速兵团(机械化师和坦克师)组成的,故快速集群能否胜利的发展进攻,主要是依靠坦克的胜利,因此,要保障坦克获得胜利,必须为坦克的行动创造有利条件。

  在确定集团军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的地区、突击方向和任务深度时,必须根据集团军受领的任务、地形条件,和进入突破口地区内敌人对坦克防御性质而定。同时,必须考虑集团军快速集群可能首先遇到的敌人,及其遂行所受领之任务的能力。

  (二)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的时机问题。

  集团军快速集群在何处进入突破口和进入的时机主要决定于第一梯队军进攻的能力和地形的性能。

  如果第一梯队军的进攻能力还没有发挥尽致,即使不使用集团军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它也能够增强力量和保持高度的进攻速度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使集团军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是过早的。过早地使用集团军快速集群,必将使其过早地遭受消耗,削弱它的突击力量,减低它的远战能力和顺利遂行其任务的能力。

  如果待第一梯队军的进攻能力消耗殆尽时,再将集团军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那又过迟了。这样,可能使第一梯队军的前进速度减慢,甚至被迫停顿,给敌人有机会调动预备队,在该方向上造成对敌有利的兵力对比。在这种情况下,集团军快速集群只好与集团军其他兵团一样地进行战斗,而失去其作为集团军快速集群的意义和作用。

  因此,集团军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最有利的时机就是:当第一梯队军尚未完全耗尽其进攻能力,但为保持进攻的速度又需要增强力量时。

  在我们想定的战役情况中,快速集群是为了提高进攻速度,要从行进间攻占敌人的集团军防御地带而进入交战的。所选择的时机,是趁敌人在其集团军防御地带上尚未来得及组织坚固的防御时候,进入交战,因而该地带是可以从行进间攻占的。

  快速集群的使用也可以采取另一种方案,即在集团军第二梯队攻占敌人集团军防御地带之后再将快速集群进入交战。

  这种方案可能是在下列情况采取的:当敌人集团军的防御地带已有军队预先牢固地占领,而不可能从行进间攻占时,在此情况下,使用快速集群突破敌人牢固占领的防御是不适当的。可使集团军第二梯队先攻占敌人集团军防御地带,而后再使快速集群前出至战役广场,击毁迎面开来的敌人预备队。

  如果有敌人某一集团在计划战役时,并未发现,突然在其主要防御地带和第二防御地带之间实施反突击时,则必须使用快速集群突击敌人这一集团,以便迟滞它的行动,予以重创,并造成合围它的条件。此种方案是可能有的,但是,我们并不希望采取这种方案,因为这就会使快速集群失去遂行自己基本任务的能力。所以对快速集群的使用不应墨守成规,无论在计划战役或实施战役时,都必须根据集团军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的情况、地点和时间而定。

  (三)关于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地区的选择问题。

  选择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地区时,应考虑下列各项:

  1.应能保障快速集群各部队和分队,仅可能隐蔽地前出至进入突破口的地区;

  2.在地形上,不仅应能容纳集团军快速集群各团的战斗队形,而且还应能容纳保障集团军快速集群进入突破口的兵力、兵器;

  3.最后,主要是在地形上要能保障第一梯队团的坦克展开成战斗队形,并以此队形向纵深(至少七至十公里)实施突击,突击时又不会遇到不能通过或难以通过(若无工兵和步兵的帮助时)的天然和人工的防坦克障碍物。

  (四)对于快速集群的指挥问题。

  对于快速集群的指挥,大家是有争论的。有人主张快速集群由两个师编成时,应组织一个临时的指挥机构,或由其中资深的师长统一指挥。经验证明是不适合的,因为快速集群在敌纵深内是大踏步机动,并非联系翼侧齐头并进的,如果临时组织有统一的指挥机构,反增加一级指挥的层次,迟延甚至限制其机动,同时临时组成的指挥机构不经过一定时间的训练,亦不能遂行其指挥的任务。而且在战役中,集团军本身更不应推卸责任,而规定一个师归另一个师师长指挥,故快速集群各师仍以直属集团司令员指挥为宜。至于在纵深内指挥的方法主要是以无线电通信工具指挥。

  六、合围与歼灭敌人重兵集团及第二梯队的使用问题

  我军实施战役的基本样式,乃是合围与歼灭敌人的进攻战役。毛主席说:“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3〕在使用原子武器的条件下,在所有各种类型的战役中,都应该遵守合围并歼灭敌人这一原则。

  这个问题在学习过程中,大家是有争论的。合围与歼灭被围之敌,是一个过程或是两个过程?合围与歼灭敌人是否可以使用原子武器?合围与歼灭敌人时主力应指向何方?以及第二梯队使用时机与开进等问题。

  现在我就分别说明如下:

  (一)合围与歼灭被围之敌是一个过程,还是两个过程,中间会不会发生间隙,这是一个争论问题。在过去的战争中,主要的由于攻城的压制兵器火力薄弱,防御的敌人常常利用坚固据点,进行持久防御,以消耗对方,在这种情况下,对敌通常采取围困的战法,经过一定的时间,予敌以很大的削弱和消耗后,再行歼灭被围之敌。因此合围与歼灭是当作两个过程来进行的。但现代的战役,今后由于装备上具有现代的压制兵器,并将使用原子武器,这样就可能改变过去的状况,从而使合围与歼灭被围之敌成为统一的过程。即在构成合围对内正面的同时,不待敌人构成连续正面的环形防御,即分从几个方向,实施向心的突击,在最短的时间内,割裂与歼灭被围之敌。特别是在野战条件下更应使用这一原则。

  (二)合围与歼灭被围之敌时,原子武器的使用问题,为求迅速对敌完成合围,在预期封闭合围圈的地域上对敌人重要物体,可实施原子突击,以支援进攻军队从两个方面的部队,迅速封闭合围圈之口,同时在割裂被围之敌时,为了支援进攻军队,从几个方面作向心的突击时,亦可实施原子突击,在这里应特别注意原子突击的时机,应在进攻军队距原子突击的目标二至五公里时实施,这样就能保障军队能利用原子突击的效果,而又不致打伤自己。

  (三)合围与歼灭敌重兵集团时,第二梯队使用的问题。在合围与歼灭敌人重兵集团时,必须同时构成合围的对内正面与对外正面,此时主力应指向何方,则应根据战役企图与当时的具体情况而定。一般的说,如果在对外正面上敌人的战役预备队增援的威胁不大时,可以较大的兵力使用在围歼方面(即对内正面),如果增援的敌人是强大的战役预备队并且已向集团军地带内开进时,则应以主力使用在打援方面(对外正面)击毁敌人的战役预备队,同时留置一定的兵力继续监视或歼灭被围之敌。

  因此集团军第二梯队在合围与歼灭敌人重兵集团时,可能使用在合围的对内正面上,也可能使用在合围的对外正面上,或者先使用在对内正面上,尔后再使用到合围的对外正面上,至于究竟使用哪一方面,那就要看集团军的战役目的、任务及当时情况来决定。

  在中国革命战争整个时期内,蒋匪军曾经常采用一面固守某些要点,诱我攻坚;另一面以重兵编成机动兵团,企图乘我军攻坚不克之际,夹击我军于坚城之下。因此,当时毛主席的军事原则之一是实施宽大的机动,创造与寻求敌人弱点,或围城打援,置重点打增援之敌。或拒援打城,置重点打守城之敌。甚或灵活转移重点声东击西,其目的都以合围与歼灭蒋匪兵力为主,把城市的夺取,认为是围歼敌人有生力量的结果。

  (四)集团军第二梯队进入交战的时机问题。集团军第二梯队根据情况可能在突破敌人第二防御地带之后进入交战,这种场合,在我军目前装备情况来说,于一定时期内,会是正常的;也可能在突破敌人集团军防御地带之后,进入交战。这一问题,总顾问报告中已有详细说明,我不准备多讲,总而言之,不可过早消耗第二梯队力量,影响集团军尔后任务的完成,但亦不应过晚使用第二梯队进入交战,而贻误战机。应根据当时具体情况而适宜使用之。

  (五)第二梯队向进入交战地区开进问题。在一般条件下,因第二梯队的配置地域距前沿较近(十二至十五公里),敌人的防御纵深亦较浅。当集团军突破敌人集团军防御地带之后,使第二梯队进入交战,由配置地域至进入交战地区的距离不过五十公里,此时在敌主要防御地带与第二防御地带之间指定一中间地域,使第二梯队分两个夜间徒步行军,隐蔽的进入交战地区是可以的。但在使用原子武器条件下,因敌人防御纵深大了,我第二梯队配置地域距前沿远了。在突破敌人第二防御地带之后,使其进入交战,行程有六十至八十公里,在突破敌人集团军防御地带之后进入交战时,则行程有一百至一百一十公里,在这情况下,为保障行动的突然,及不受敌人的空军及原子突击,又须夜间行动。因而在第二梯队向进入交战地区开进时,集团军在准备时节,就要预先为他准备足够车辆,使用汽车输送。

  七、提高战役速度问题

  关于现代进攻战役,速度要求这样快,在学习过程中,有些同志还是有怀疑的。我就这个问题说明以下几点:

  提高战役速度,乃是现代战役的重要条件。但是我们要了解,提高战役速度必须有一定的物质基础。这就是在地面上有坦克,有机械牵引的炮兵和自行火炮,有摩托化的步兵,就是说有装甲坦克和机械化的快速兵团,这一快速兵团因为有高度的快速力、有猛烈的突击火力、有强固的防护能力,能够把火力与运动结合于它自己的本身,这样就能够在防空兵和炮兵及其他兵种保障下,进行边走边打边打边走的从行进间入交战,从行进间一举突破防御敌人的可能,有了这种现代化的物质基础,提高战役的速度那就成为有可能了。

  要提高进攻速度必须克服敌人在正面上加强的防御,或由纵深内调集预备队增强纵深的内抵抗;或实施反突击、要克服地形、天候等条件对进攻的影响。

  要提高进攻速度必须加强政治工作,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与连续作战的作风(毛主席十大军事原则第六条)。不使敌人获得喘息的时间。

  但是要提高进攻速度还要依靠主观指挥。指挥高速度的进攻战役,必须:

  (一)密匿我军的企图,造成敌人的错觉,并且乘敌之隙,运用新颖的战役、战斗方法,给敌人以出其不意的突击。

  (二)编成强大的突击集团,采取纵深的战役布势;并掌握强有力的预备队,既能实施初次的威烈突击,并能从纵深增加突击力量,始终保持对敌优势。如本想定中红军第一集团军除用一个师的兵力担任掩护外,其集团军的全部兵力及加强兵器都集中在主要突击方向上,组成了纵深的战役布势,并在战役过程中,始终保持了兵力兵器的对敌优势。

  (三)迟滞敌人的战役预备队向前开进,这就首先要求以航空兵对敌战役预备队实施威烈的突击和原子突击,阻止其集中和向前开进;投掷空降兵占领重要地区。截断敌人战役预备队的来路;使用登陆兵上陆,阻敌从海面增援;使用游击队破坏交通迟滞敌人预备队的前进,以此隔断敌人的战役布势,孤立当面之敌而歼灭之。

  (四)在战役过程中,实施高度的机动,迅速变更部署,将主要兵力集中到主要突击方向上,并同时抽调兵力组成新的第二梯队预备队,保持不间断的突击力量。

  (五)打破敌人束缚我军的机动(如航空兵保障及钳制行动),并对战役行动给予确实的保障(特别是对空防御、道路保障及对原子防护),以便既能发展胜利,又能巩固战果。

  (六)坚定的军队指挥,及时组织与保持各兵团各兵种的协同动作。这样一面制止敌人战役预备队向前开进,使其增调不来;一面提高我军进攻速度,迫敌撤退不及,而将突击的锐锋一举透贯敌人防御的全部战役纵深,而各个歼灭敌人。

  注 释

  *这是叶剑英在中央军委举办的第二次全军在职高级指挥员战役法集训结业时总结讲评的一部分。当时叶剑英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部长兼训练总监部代部长。

  〔1〕一九四二年七月十七日德军对斯大林格勒(今伏尔加格勒)发起猛攻,先后使用一百五十万以上的兵力,企图占领该域,切断伏尔加河,控制高加索地区,北攻莫斯科。苏军先后以三个方面军的兵力同广大人民一起艰苦奋战,在顽强的防御战中消灭了大量敌人。十一月十九日转入反攻,二十三日包围了三十三万德军,一九四三年二月二日将其全部歼灭,生浮德军第六集团军司令、陆军元帅保卢斯。这一战役是苏德战争的转折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

  〔2〕一九四四年初至一九四五年初,苏军在对德军的战略大反攻中连续实施了十次进攻战役,史称“十次打击”。第三次打击指一九四四年四月苏军为解放克里木半岛等地而实施的进攻战役。又称克里木战役。苏军先后以陆、海、空两个方面军四十七万人的兵力协同作战。四月八日正式发起进攻,五月五日开始攻敌坚守的塞瓦斯托波儿城,十二日解放克里木半岛。此次战役,改善了苏军在苏德战场南翼的态势和黑海舰队的驻泊条件,并为进攻巴尔干和东南欧创造了条件。

  〔3〕 见毛泽东《解放战争第二年的战略方针》(《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32页)。

  
《叶剑英军事文选》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