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加强政治教育,抓紧军事训练*(一九五七年十月二十九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这次训练委员会扩大会议,从十月十五日起到今天为止,共半个月。在会上发言的有三十一人,大家基本上是本着“整风”的精神,对训练工作提出了批评和建议,并着重的讨论了训练指导思想问题、组织领导问题和一九五八年的训练任务。此外,还讨论了如何做到训练同政治运动两不误,以及如何完成训练计划的问题。我认为,这次会议最重要的特点,是吸收了各军种、兵种、军区、军、师、团的干部参加,其中既有军事工作者,也有政治工作者和勤务工作者。通过这次会议,大家对训练的指导思想的认识,趋于一致了。不管级别和军衔高低,大家聚集一堂,各抒己见,你以我为师,我以你为师,这种“相师”的精神,正是我国古代以来的好传统。互相交流经验,互相学习,能使合成军队的干部或专业技术干部,彼此了解,共同树立合成的思想,这样就有利于军队的团结,有利于军队在战时的协同动作。因此,依我看来,这次会议基本上是开得好的。

  会议上同志们对萧克〔1〕同志的总结报告和一九五八年的训练任务,提了些意见。我们准备在会后根据大家的意见作进一步的修改,就呈军委批准公布。另外,还有陆军训练大纲,同志们也提了些意见,同样也需进行修改,尔后报军委批准颁发。

  昨天下午,我们征求了和我们一起参加会议的顾问同志和十一个军区同志的意见。顾问同志对我们这次会议和一九五八年的训练任务,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我已代表大家当面向他们表示感谢。如果说我们的军训有些成绩的话,这是与他们的热情帮助分不开的。

  今天,我要向同志们讲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关于提高军队政治质量的问题

  你们都是天天在部队里转来转去的人,对于部队的情况是比较熟悉的。依我看,开国以来,全军连、排干部的变动是很大的,根据总干部部一九五七年三月份的统计,全军连、排长在一九四九年以后入伍的共占百分之九十三点五。这就是说,没有经过战争锻炼的新成分在全军连、排干部中占了极大的比重。这些同志虽然有一部分经过抗美援朝的实战锻炼,大部分或者绝大部分接受了我军光荣传统的教育,可是,要使他们成为既能经受得住一切风险的考验、又善于指挥军队的指挥员,还需要很好的继续锻炼。

  毛主席在谈到我们干部情况的时候,曾指出有些干部是“红”的,有些干部是“浅红的”、“桃红的”。这一点也符合于军队的干部情况。在我军营团以上的老干部中间,也并不是都是“红”的,有些是“浅红色”的,有些是“桃红色”的。他们虽然受过党的长期教育,但在政治上并不是完全都坚定可靠的。

  鉴于上述情况,就产生了如何提高军队政治质量的问题。大家知道,我们人民解放军是一支革命的军队,过去和现在都担负着伟大的革命历史任务,尤其现在处在原子时代,军队要适应现代战争的特点,就必须把他训练得像钢铁一般的坚强。没有这样的军队,是不可能完成革命的历史任务和经受住现代战争的考验的,是不能取得胜利的。所以,提高军队的政治质量,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显得更加重要。我军在长征时期,到了少数民族地区以后减员很大。那时毛主席强调指出,部队虽然少了,可是骨干保留下来了。正是如此,所以能胜利地渡过了长征的困难时期。这是由于党的正确领导,由于政治工作的有力保证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的结果。

  未来战争的残酷性和毁灭性将是空前的,不论前方和后方,都同样会遭受战争的考验。如果没有钢铁般的意志,没有为人民为祖国自我牺牲的精神,那是不能经受住这种考验的。因此,我们认为,军队建设首先要保障军队的政治质量。如果我们对这方面不抓紧,不重视,就会出现很多的问题,甚至会出乱子。所以,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加强军队的政治工作和政治教育是十分必要的。

  我们要建设一支真正的现代化的革命队伍。现代化的革命队伍就是又红又专的队伍,苏军是世界上第一支现代化的革命军队,我们也是世界上的现代化的革命军队。世界上有这两支军队的紧密团结与合作,加上其他兄弟国家的武装力量,就可以担负起捍卫世界和平的责任。

  什么是现代化革命军队的生命线和原动力呢?军队的生命线和原动力首先就是军队的政治觉悟、政治品质。军队只有提高政治觉悟之后才能知道为谁服务、为谁作战、为谁勤学苦练,才能成为一支真正的现代化的革命军队。建设这样一支军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任务,是党的任务,是全军的任务。凡是解放军的成员都应该对此负责。不仅政治干部要了解这一点,就是军事干部也要了解这一点。我们既要通过党的工作、政治工作使我军革命化,又要通过军事训练使我军现代化。现代化是军事任务,同时又是政治任务;革命化,是政治任务,同时也是军事任务。不能把二者分割开来。从目前军队的状况来看,要提高军队的政治质量,还要通过社会主义教育,克服军队中存在的各种不良倾向,使军队进一步在政治上巩固起来。这个问题,刘志坚〔2〕同志在报告中讲得很清楚了。党中央已经有个计划,中央宣传部编了一部书,叫做社会主义教育课程的阅读文件汇编,这是社会主义教育的书,大家可以有计划、有重点地学。

  提高军队质量,这是我们全党的责任,这是建军的首要任务。党中央和军委总政已决定一九五八年要继续整风和进行社会主义教育,我们做军训工作的同志,应站在党的立场上坚决拥护并贯彻执行。

  我们应当根据党中央整风的指示,做到整风与工作“两不误”。根据一年来大部分部队的实践,以及刘志坚同志的报告,证明“两不误”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因为政治、文化教育(有政治运动时可使用文化时间)的时间,一个月内就有十天(包括党日),如每天按八小时计,一个月就有八十小时,一年按十个月计就有八百小时。这不是恰恰符合某军区同志计算的军官社会主义教育和义务劳动时间为七百至八百小时吗?这不是恰恰符合政治、文化教育占总时间百分之四十的比例吗?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科学地使用时间问题。以上就是我谈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关于充分利用一九五七年的训练经验问题

  一九五七年的训练经验是什么呢?就是各级党委的领导、首长亲自动手、群众路线。毛主席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中提了四句:“加强领导、全面规划,书记动手,全党办社”。合作社就是这样办的,我们也要这样办。军队训练没有规划是不行的。我们也要全面规划,也要加强领导,也要首长亲自负责,亲自动手。有很多同志讲:去年的技术和射击搞得好,重要经验之一,是因为我们采取了“摸、爬、滚、打”的办法,由军长当连长,把师长、团长、营长、连长统统集合起来在一起滚。经过滚,他们就有了本钱,就能亲自下场。那末为什么在战术训练时有许多首长就很少下场呢?是因为他们懒惰吗?我说不是。说他们偷懒,那末为什么技术和射击训练他们就不偷懒呢?我看原因是:战术还没经过“摸、爬、滚、打”,他们还没本钱。明年我们已提出了要在巩固和提高技术和射击的基础上加强战术训练。要搞好战术训练,关键在于给他们以本钱,这是两年来训练的好经验。因此,一九五八年也要和过去一样,把各级干部集中起来,从单兵搞起,搞战术,使他们在战术训练时敢于临场,也能做示范。

  为了具体的领导战术训练,今后应当采取下列办法:第一是抓,第二是钻,第三是操,第四是演。

  抓什么?我们讲要抓辫子。什么叫辫子?党委、首长、各级军官就是辫子。不抓这些辫子是根本不行的。比方说,军区若不抓军党委和军首长是不行的,军委不抓军区党委和军区首长也是不行的。同样,党中央不抓军委也不行。抓辫子,就是要督促党委、督促首长和各级军官去搞。当然要抓的不只是这些,还有其他方面。比如,济南军区认为应抓关键、抓难题、抓弱点,这个办法当然也对,这是他们的经验。装甲兵提出要抓思想、抓机关、抓技术,这个当然也对。不管是装甲兵也好,济南军区也好,我们也好,总之,有一个共同点是抓。不抓紧党委,不抓紧首长,不抓紧各级干部,事情是搞不好的。有些军区首长对特种兵、海军、空军都不抓,这是个缺点。有些军区首长把训练工作交给副职去搞。副职搞也可以,但必须给他以具体指导和支持。必须强调指出,今后军区司令员要亲自搞训练。有人说,司令员应当抓中心工作。什么是中心工作呢?平时训练就是中心工作。一个领导干部,不去抓中心,还抓什么?

  所以,我们必须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全面规划,加强领导,首长负责,亲自动手。二把手当助手,主要干部要搞训练。因为训练不是目的,而是为了战备。敌人来了要同你打仗,你自己不搞训练行吗?所以必须亲自动手。

  第二要钻。既然抓住了军官,军官就要钻。钻什么?要钻技术、要钻理论、要钻条令。如果不掌握技术,不熟悉条令,在训练过程中必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很想去做,但做不了。有个很突出的例子。苏联顾问有一次到了青岛某师的炮兵团。当时,团长、营长、副营长、参谋长都在场,他们都是炮兵,但不懂得火炮的分解、结合、瞄准,不懂得火炮的牵引和运动。专业兵对自己的专业都不懂,当然对别的专业就更不用提了。作为一个指挥员,必须要了解下级的、本级的、上级的和可能配属加强的部队的技术、战术,还要了解敌人的技术和战术。如果不懂兵器的战术性能和技术性能,当然也就谈不到对兵器的正确使用和指挥。某地演习的时候,顾问同志给我讲,有一个领导同志是一个很好的指挥员,可是他有一个缺点,就是不敢给空军下达任务。什么道理呢?因为他对空军兵器的性能和战斗使用不很熟悉。所以,训练中间,各级军官必须要钻技术,必须掌握技术成为专家。

  当然,钻技术、钻条令,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自己对技术也不懂。我曾经想把空军、海军、通信、坦克等技术兵种的基本原理学一学。于是搞了一些关于空气动力学、飞行原理、喷气原理、雷达原理的书摆在桌子上。把基本动力学打开一看,首先是牛顿三大定律,什么惯性定律、作用与反作用定律等等,出现了一大堆问题,自己搞不懂,只得请教别人。当个军官实在不是那么容易的,时代在前进,技术在前进,科学在急速发展,我们要么就是迎头赶上去,要么就是告老退休。不要占住茅房不拉屎。我们共产党员应当是活到老学到老,活到老奋斗到老。应当努力往上爬,像爬狼牙山一样,要有这个勇气。毛主席也是这样号召我们的,要成专家!毛主席现在还学英文、学自然科学。

  操演两字差不多,我把它稍微分了一下。操,就是在作业场、教练场上,勤学苦练,操技术动作、队列动作。演,就是要去野外演习,到海上和空中演习。只有这样,才能完成一九五八年的战术训练任务。

  当然,同志们又会提出一个问题:是首长任教呢,还是专长任教?所谓首长任教,就是首长教部属、上级教下级。所谓专长任教,是指对某些科目或某门技术有专长或较熟练的军官、军士担任教课说的。关于这个问题还有些争论。我们的要求是首长任教,但事实上还不能完全做到。因此,只能采取两者互相结合的方式。这个问题是我们军队目前过渡时期中所难以避免的现象,是历史的产物(目前已有部分干部能按级任教了)。就是全军干部通过一定时期的努力学习都真正成了专家之后,也不排斥若干专业采用专长任教的方法,这是我讲的第二个问题。

  第三,关于在现代条件下的训练问题

  关于是否要在现代(原子时代)条件下进行训练的问题,目前有一些争论。在这里谈谈我个人的意见。

  我认为,我军的战斗训练应该要在现代条件下进行。很多同志在发言中已经提到:我们应从实际出发。这个说法很对,是合乎马列主义原则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对待和认识这个实际。我认为,从军事范围讲,所谓实际,主要是战场上的实际。因为只有在战场上,敌我双方才能丝毫无保留地把一切本领,把一切秘密的东西都使用出来。假使平时大家都能保持秘密,那末在战场上全部秘密都会暴露出来的。这个时候,战场上表现出来的就是最全面的实际。如果我们要想抓住更全面、更充分的材料看问题的话,那只有在战场上。在这里应该指出,我们有过去的战场,也有未来的战场。如果发生战争,我们是在未来战场上打仗的。未来的战场上的面貌是怎么回事呢?未来的战争会是什么样呢?这些问题,世界各国的军事活动家都在探讨。在我们看来,未来战争一旦爆发,可以预想,同我们作战的将是拥有最现代化的技术兵器和装备,其中包括各种核子武器及投掷各种毁灭性武器的各种手段――导弹、飞机、火箭等。不管我们使用的是梭标也好,步枪也好,大炮也好,飞机也好,坦克也好,一句话,不管我们自己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武器,都必然要在敌人的逼迫之下,不得不在新的武器――原子弹、氢弹、导弹、化学、细菌及其他武器的杀伤、破坏和威胁之下来进行战争。这一点就是我们的实际,虽然还是属于未来的。

  可见,未来的战争就是原子时代的战争,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至于未来战场上的面貌,虽然我们没有经历过,但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种武器技术发展的趋势来看,将截然不同于以往的战场面貌。在这种新的情况下,我们的军事、政治和勤务工作人员,要不要研究新的技术装备,并结合我军的现实(装备)来训练我们的军队,学会在新的武器的情况下进行战斗的本领呢?我想应该。否则,就会使认识落后于存在。

  我常常听到有人说,我军要不要在现代条件下训练的问题,好像在现代条件下训练,就是不要用现在手中的武器一样。我认为,所谓在现代条件下训练,不是敌有我有,敌有我无的问题,而是要解决以我军现有装备在原子时代作战的问题。现在,研究如何以我军现有装备在原子时代作战,正如抗日时期如何以步枪、机关枪同敌人飞机、坦克、大炮作战一样。一切脱离实际的做法是错误的,而这实际是原子时代的实际。毛主席说,落后于事物的发展叫右倾,超过了事物的发展叫“左”倾。我们要看到将来,并不丢掉现在,要客观地观察实际。

  同志们已经提出了,我们要学,首先要学会防护。这话当然也对。毛主席提出的原则也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首先能够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要消灭敌人,必须首先要保存自己。学防护是合乎我们的原则的。这是全军上下都必须如此的。但是,只学习防护是不够的,还必须学会在进攻和防御战斗中对原子的使用和防护的一切战斗行动。道理很清楚,在战争中间,如果不懂得敌人如何进攻,我们就不会进行有效的防御。同样,如果不懂得敌人怎样防御,我们又怎样进攻呢?因之,防御和进攻是两个对立面的统一体。如果把它截然分开,就不合乎逻辑,不合乎科学了。

  其次,我还要谈谈在现代条件下训练和如何对待我们的经验问题。

  我们的军队是经过几十年的战争锻炼的,因而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是不是一提到在现代条件下训练,就把过去的一切好的经验都抛弃呢?当然不是,应当分别对待。我们几十年战争的经验有许多是带有普遍真理性质的。毛主席的军事著作已经作了基本总结。如关于战争的规律及战略战术的许多指导原则,都是普遍真理。是马列主义学说的组成部分。这些原理不仅对于我们有用,对别人也有用;不仅过去有用,现在和将来也是有用的。为什么?因为它具有普遍指导意义。

  我们没有很好地抓紧这门工作,没有把几十年在战争中所得到的丰富经验加以科学的整理,成为有系统的军事理论,作为传统传授给我们军队的干部。建国八年来,这项工作我们也没有好好做。除了沈阳军区在邓华〔3〕同志主持下把抗美援朝战争写成了初稿之外,其他的都是一些素材。假使我们把这些经验结合起来,系统起来,一定有很多是属于普遍真理性质的。带有普遍真理性质的经验,我们不仅仅要保留,而且要继续发扬。关于几十年军队建设的政治原则,绝大部分也是属于普遍真理性质的。比如,几十年来我们实行的党委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这是个理论,也是个制度。因此,党对军队的领导制度,政治工作制度,军事民主制度,上下一致、军政一致、军民一致的制度,群众路 线等,这些都是属于普遍真理的。我军的党委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政治委员制度,等等,是我军几十年来在战争中间经过实践考验,也为官兵所深深体会到的。这些带普遍真理性质的东西必须坚持,而且还要发扬。要保持军队的政治质量,就是要靠政治保证。不管在现代条件下如何作战,我们经验中属于普遍真理性的东西一定要坚持,绝不能抛弃。对这个问题抱有任何怀疑都是错误的。这是对待我军经验的一方面,也是主要的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对于直接依存于技术的战术、战役来讲,就有一定的时代性。装备改变了,作战的方法也要随着改变。我们曾经历过使用梭标与步枪的时期,那时的战术是梭标与步枪协同。以后慢慢地发展了,有了自己的火炮,也有了缴获敌人的火炮,从而进一步组织了一个比较完备的步兵。这时我们的战术运用就有了步炮的协同。以后又慢慢发展为陆军各兵种的合同战术。在解放战争后期,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就有了步兵、炮兵、装甲兵、工兵。这时,我们的战术就是这些兵种的合同战术。至于陆、空的协同,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虽然有了一点,但还是萌芽状态。海、陆、空协同的经验我们根本没有。我们的海军是建国以后才开始建立的,空军的训练时间也是很短的。至于陆、海、空、防(防空)、降(空降),加上新的武器――原子、氢弹、导弹、细菌、化学、人造卫星等这种天上地下、海面、海底的协同,全世界都还没有经历过。技术是不断地发展的,所以,我们的军事训练不能不密切地结合着这些新的变化来进行。我们在延安不是大大地提倡搞四大技术吗?那时叫的很响亮。在那个时候这样提倡是正确的,因为那时我们手中只有步枪。提出这个口号的目的也是要熟练手中武器。可是,手中武器是有变动的。一九四九年到现在,我们手中的武器变动很大,因为手中武器变了,所以运用武器的方法不能不随着变动。这个关系,好像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一样,是时时刻刻相互依存和相互转化的。如过去是用眼睛和望远镜观察,现在有雷达、电视传真、照相、声纳、声测、红外线、无线电等等,手中武器、通信器材、侦察器材都改变了。因此,过去一个指挥官不能指挥五个以上单位,现在就发展到可以指挥五个以上甚至十几个单位。一切都在变化,仍然用老办法是不够的,必须适应新技术的发展采取新的方法。因之,训练方法也必须随着技术的进步而加以改进。如果笼统地讲我们是进步的,我们的东西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是万古长存的,这叫绝对化。但是,如果因为我们要在现代条件下训练,就把过去的一切都抛掉,认为过去的统统不适用,这也叫做绝对化。辩证的头脑之所以宝贵就在于他能适应客观的发展、变化。我们不能落后,落后就要挨打。

  在现代条件下训练我们的军队,并不是否定我们过去的传统和经验。我们的态度应当是:发扬我们的优良传统,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从形容词来讲,这里需要分清的一个是“优良”,一个是“先进”,发扬的是自己的“优良”传统,学习的是人家的“先进”经验。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只能作为一个辩论性的发言,不能算作什么结论。

  再次,谈谈训练和战备结合的形式问题。

  我们提倡训练和备战结合。至于运用什么形式使训练与备战结合,确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所谓战斗训练,是指专业技术训练,专业战术训练和合同战术训练。我们提出一九五八年要在巩固和提高技术训练的基础上加强战术训练,并结合战备。这是因为技术是战术的基础,必须掌握技术才能够改进和发挥战术的作用,但是任何先进的技术,必须有很好的战术才能充分发挥它的最大效能。因之,技术训练和战术训练,必须配合起来进行。同时加强战术训练就可以巩固技术的成就(只要在战术训练中适当注意)。空军在战术训练的同时,对巩固和提高技术上有着很好的例子。比如,空军练习如何接敌,如何占位,如何搜索,如何攻击、如何脱离,这本来是一个战术动作,但是这些战术动作,是依靠熟练的技术动作来进行的。其他军种、兵种也是一样,战术和技术是不能够割裂的。一九五六年和一九五七年上半年,我们强调了部队的技术和射击训练。一九五八年呢?我们还要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和加强各级军官和士兵的技术训练。这个问题在我们军队中间,特别是中级以上指挥员,是一个比较大的缺陷。这个缺陷我们要补上去。在一九五八年只要时间许可,各军种、兵种的军官要好好去摸技术,争取在几年之内解决这个问题。前面说过技术是战术的基础,所以战术训练同战备结合的前提是解决技术问题,只有这样才能谈得上战备。因之,在我讲到训练与备战结合之前,首先强调一下技术训练问题。

  那末,究竟训练同备战相结合要采取什么形式呢?陆军过去一提到训练与备战结合,只谈到一种形式,就是夜间紧急集合。夜间紧急集合是不是一种战备行动和战备训练呢?是的。但在这次会议中,大家强调地提出了另外一些形式:第一是野营;第二是转移驻地。所谓转移驻地,是指纵深内的师、团可以开到前线,开到边沿地区。我们要求接近实战,到那里不是很好吗?从营房搬到野外去,在作业场附近,搭起帐篷来,从早可以干到晚,时间的利用率提高了,也会大大有助于解决“拉不动”的问题。强调转移驻地,转移作业场,到前线,到战区,到野外去训练,我认为是陆军和地面部队把训练与备战密切结合起来的有效方法,也是一个良好的形式。

  空军,经过基本训练,把基础课目学完之后,实施紧急转场,也是训练与备战结合的一种形式。因为从紧急转场中间可以看出许多问题,技术的、战术的、指挥员的以及空勤、地勤、起飞等,从接受任务到进驻指定地区这一段时间,一切工作都受到了考验。

  海军的转移海区和远海抛锚训练,也是使训练与备战结合的有效方法,也是一个良好的形式。这种办法比过去那种老在港内早出晚归、消耗时间、消耗油料,消耗机器的办法要好的多。出海抛锚、转移海区的训练和空军的紧急转场一样,同样会使各项工作都受到考验。中国有句老话:平时当作战时看,战时就可以当作平时看。当然,真刀真枪的实战,到底是不能完全和训练一样的。

  所以,陆军采取野营、夜间紧急集合、转移驻地和作业场等办法,空军采取紧急转场,海军采取转移海区和远海抛锚的办法,就会使训练同备战更加密切地结合起来,就会使军队把在平时的训练当作实战来看。当然,训练与备战的形式不应局限于以上这几种。我仅仅是把问题提出来,引起同志们的思考,引起同志们在训练与备战结合这个问题上去更多的创造,使我军经常处于战备状态,以保持高度的战斗警惕性。要知道,战争虽然并不是注定不可避免的,但是帝国主义还在扩军备战,还在阿拉伯国家、叙利亚那里制造紧张局势,还在其他地区阴谋发动战争和挑衅。因此,战争的危险还存在,我们必须提高警惕,使军队随时准备应付突然事变,应付敌人的突然袭击。这就是对于军队训练的要求。一切政治工作、政治教育、战斗训练以及勤务训练,都要集中在这一点上。只有使军队经常处于备战状态,即使突然事变到来,我们也不会惊慌失措。

  希望同志们在一九五八年的战斗训练过程中,开动脑筋,想出更多的方式和方法,使单兵、班、排、分队、部队,乃至兵团的训练,更能与备战紧密结合起来,使部队经常保持战备状态。

  最后,关于在现代条件下训练军队同我们的战略方针是否相适应的问题,我再补充一下。我们的战略方针是积极防御。这是国家和军委已经肯定了的。但是,对积极防御应当如何理解呢?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样:“积极防御”就是进攻的防御。过去也有人这样说:“防御是最好的进攻”,“进攻是最好的防御”。我们的国家制度,党中央和军委许多负责同志已经解释得很清楚。我们国家是六亿四千万人口的大国。我们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是一个和平民主的国家。我们也是一个拥有各种资源的天府之国,我们不需要夺取人家的资源,占领人家的土地,我们不需要扩张,不需要侵略,这是我们国家制度所决定的。但是,帝国主义还存在,它要侵略我们,因之,必须建设强大的国防力量,以保障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可是,我们的防御是积极的,是进攻的防御。敌人一旦来了,我们也不能采取单纯的防御,就是说不能因为战略上是防御,战役战术也来个防御。我们必须在战役战术上积极组织进攻,消耗和消灭在我国领土上和我国上空的敌人,只有这样,才能贯彻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这就是说,战略上我们是防御的,战役战术上我们是有进攻的。

  在战略上讲,防御是最好的进攻,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要最后消灭世界上的帝国主义,要使全世界都变成社会主义,最好的方法就是坚持和平,进行和平竞赛。我们一天天发展,帝国主义一天天缩小,一天天的困难。他们国家的人民在困难中间一天天的革命化,这样就可以不经受像世界大战那样大的牺牲,经过局部的革命,使资本主义体系慢慢地垮台。帝国主义要垮台,这是注定了的。全世界的没落阶级统治,必然要为人民和无产阶级的统治所代替,也是肯定的。马克思、恩格斯早在《共产党宣言》中讲的很清楚:无产阶级要代替资产阶级,如同资产阶级代替封建阶级一样。问题是如何以最便宜的代价来获得社会主义。我以为最好的方式是和平。从军事战略方针来讲,防御也是最好的方式(不打第一枪)。可是,这个防御并不等于没有强大武装的防御。没有原子弹,没有氢弹,没有洲际导弹,没有可携带原子弹的飞机,没有人造卫星,没有这些武器,世界和平能维持到什么程度?有了这些武器,世界和平又能维持到什么程度?这个程度是有很大差别的。这些武器的存在,特别是人造卫星的出现,帝国主义就是另外一个态度,对战争又有另一种看法。为了保卫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我们必须发展我们的科学,发展我们的军事科学,必须加强我们的武装。无论我们的武装力量如何强大,我们的军事科学如何发展,可是我们在战略上还是要坚持防御。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真正战争打起来了,我们遭到了敌人的侵略,那时我们应以战役、战术上的进攻来完成战略防御,这才是最好的防御。但是战役战术上的进攻,不能机械地理解为四面出击,到处进攻。要知道在战略防御方针下的战役战术,虽然基本上是采取进攻,但在一定时间和地点,也有防御。其所以如此,防御也是为了消耗敌人的力量,为了争取时间、改变敌我力量的对比,进行机动,以便在某个方面争取优势,利用这个优势实施进攻。所以,我们为贯彻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军队的训练,必须把进攻当成主要的战斗类型。同志们可以看看毛主席的军事著作对进攻是怎样解释的。虽然进攻和防御两个基本类型战斗是同时并提,中间却有主次之分。要消灭敌人,解决战斗的基本手段还是进攻。因此,我们说在现代条件下训练部队,防御和进攻二者都不能偏废。不懂得进攻的方法,就无从防御,不懂得防御的方法,就不会进攻。因此,我们说在现代条件下训练军队,不但不违反我们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而且恰恰是为了执行这个方针。中国有句老话,叫“盘马弯弓箭不发”。所谓“盘马弯弓”,就是在马上把弓拉得满满的,也叫做有充分准备吧!所谓“箭不发”,是说你不来我不发,你来我马上就发出去。我们的态度,不是偃武修文,而是盘马弯弓。只要看到敌人一动,我们就发出去。我们的原则是:不打第一枪,不发第一箭,不先发制人。否则政治上就会造成被动。要知道,战役是服从战略的,而战略又是服从于政略和政治的。如果“盘马弯弓”箭先发的话,那末,战略同政略就矛盾了,战略原则就违反政略原则了。所以,我讲要坚持在现代条件下训练,首先要学会防护,同时也要学会进攻。

  我们在游击战争时期,战略上是绝对的劣势,战役上也多属劣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原则就是毛主席所说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4〕。为什么采取这个原则呢?因为那时和敌人在整个军事力量的对比上相悬太远;在战役、甚至战术战斗上,敌人也常常比我们强。我们只好采取在战争中壮大自己力量的这个办法。为了在战争中壮大我们自己,争取在较长的时间内积蓄力量,改变敌我力量的对比,以便转入进攻,所以那时我们的方针是:不在一城一地之得失,着重在于消灭敌人,夺取敌人的武装来壮大我们自己。后来慢慢地发展到大规模的运动战,我们虽然还处于劣势,可是可以造成某种战役上的优势了。我们已能够消灭敌人一个团、一个旅、一个师甚至一个军。这是历史上一个很大的发展。整个形势的真正转变,我们在战略、战役上都占了优势还是从淮海战役以后。那时,我们不仅在战役上采取了进攻,战略上也采取了进攻。可见根据力量的对比,每个时期所采取的方针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有了相当规模的现代化的武装,为完成积极防御的任务,有可能而且有必要训练军队使其善于防御,又善于进攻。

  注 释

  * 这是叶剑英在中央军委训练委员会扩大会议上的报告。

  〔1〕萧克,当时任国防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副部长。

  〔2〕 刘志坚,当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

  〔3〕 邓华,朝鲜战争时历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代司令员等职,当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沈阳军区司令员。

  〔4〕 见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04页)。

  
《叶剑英军事文选》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