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回忆怀念  著作文章  评论研究  历史瞬间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
 
陈赓创建哈军工之八:青出于蓝桃李争芳
李懋之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在陈赓院长的领导下,经过十几年的艰苦奋斗,一所领导经验丰富、师资力量雄厚、房舍标准齐备、设备先进配套、院区环境幽美的现代化的高级军事工程学府——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终于建成为全国重点院校之一。

  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位于哈尔滨市文庙街,占地面积2平方公里,号称军工大院。此地原是哈尔滨医科大学校址,原有房屋4万平方米,军工学院成立后,新建各种房屋67万平方米。其中包括教学大楼、办公大楼、学员宿舍、专家宿舍、干部宿舍(含将军楼)、图书馆、实验室、实习工厂、印刷厂、体育馆(含室内游泳馆)、俱乐部、医院、邮局、书店、军人服务社、招待所、食堂、锅炉房、浴池、理发室、托儿所、幼儿园、子弟小学校等。共建道路5000米,其中高级路面4000米,植树2万株。院内道路宽畅,绿树成荫,冬季银装素裹,夏季花香鸟语,环境宜人。

  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组织原则、专业设置和教授会建立均参照苏联军工院校《教学过程组织实施条例》确定的。学院的编制军衔是军委以命令形式颁布的。此命令规定:军事工程学院的正副院长、正副政治委员为大将、上将、中将;教育长、政治部主任为上将、中将、少将;副教育长、政治部副主任为中将、少将、大校;院下属各部(处)长、系正副主任、教研室正副主任为少将、大校、上校;部下属各部(处)长、班主任、政治指导员、教研室副主任为大校、上校、中校;科长、军事工程学院专科正副主任、正副政治委员为上校、中校、少校;副科长、政治协理员为中校、少校、大尉、上尉。机关干部根据本人条件可授上尉、中尉、少尉,有的也可授中校、少校。在军衔三个档次中,陈赓院长主张评中档,授低了过几年可以提升。刘居英同志按规定应授中将,但授了少将,以后也未得到提升。军工学院的毕业学员,原则上成绩优秀的授上尉,良好的授中尉,较差的授少尉。

  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建院时共建立五个系,即空军工程系、炮兵工程系、海军工程系、装甲兵工程系和工程兵工程系。全院设36个专业、16个院直属基础课教授会、85个各系基础课和专业课教授会、400个各种专业实验室。全院共有在编教师1100人,辅助教学人员770人。

  一九六○年冬,军委根据我空军、海军、炮兵、装甲兵、工程兵和防化兵等部队均已扩大,领导机关已经健全,各国防工业已能生产现代化的武器装备产品,各部队新的装备不断增加,迫切需要大批技术军官来掌握管理,决定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炮兵工程系、装甲兵工程系、工程兵工程系、防化兵工程系,以及空军工程系的机场建筑和气象两个专业、海军工程系的舰炮、船炮指挥仪、鱼雷、水雷、舰船消磁等五个专业调归相关各兵种,扩建为军兵种工程技术学院,以加速培养各自所需的技术军官。苏联首席顾问奥列霍夫说:这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母鸡下蛋”。陈赓院长在病中从北京给学院党委常委写信,要求在学院调整后,本着“少而精、短而少”的原则做好以下几项工作。一是要抓好思想工作,特别是教学人员的思想工作;二是要充分发挥老教师的积极性,认真研究教学改革办法,不要使专业技术课的系统性完整性搞得支离破碎;三是抓紧培养更多更好的青年知识分子,迅速组成科学研究队伍;四是大力抓科学研究工作,一定要出成果,出高新成果;五是要改善教授、教师、学员的生活,把三年自然灾害带来的困难减少到最低限度,保证他们的健康不受或少受影响;这一点不能有丝毫疏忽;六是要给教授、教师、学员以充分的研究和自习的时间。

  一九六一年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根据军委决定调出四个建制系和部分专业后,又先后新建四个系,即火箭工程系、原子工程系、电子工程系、计算机工程系,还建成研究生班、干部轮训班和越南留学生班。一九六一年三月以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领导机构和人员组成情况是:院长刘居英、政治委员谢有法、副院长李懋之、副政治委员张子明、李开湘,院办公室主任王序卿、教育长张文峰、副教育长赵本源、政治部主任张衍、政治部副主任邓易非,教务部部长曹鹤荪、政治委员戈果,院务部部长张友亮、政治委员傅德林,技术部部长李焕、四海实习工厂厂长张复明、政治委员李九思,医院院长黄绍、政治委员姚亚新,空军工程系主任沈伯英、政治委员沙克,原子工程系主任祝玉璋、政治委员贺达,火箭工程系主任戴其萼、政治委员王坚,海军工程系主任冯捷、政治委员王松如,电子工程系主任杜鸣珂、政治委员赵阳,计算机系主任慈云桂、政治委员张景华。

  一九六六年四月,国防科委以所属院校建制序列划一为理由,决定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脱离军队序列,改为地方院校,院名改为哈尔滨工程学院。刘居英任院长兼党委书记。在此之前,原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政治委员谢有法调国家建委任政治部主任、教育长徐立行调国防第六研究院任副院长、政治部主任张衍调西安电信学院任党委书记、副政治委员张子明调昆明军区任副政治委员、副政治委员李开湘调解放军三十一基地任政治委员、副院长李懋之调第二炮兵任副司令员。一九七○年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解体,其中大部分人员去长沙创办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原海军工程系留原校址办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

  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的学员,有相当数量被分配到各军队兄弟院校。其中包括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装甲兵工程学院、北京防化学指挥工程学院、北京国防大学、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南京工程兵工程学院、南京航空学院、南京空军气象学院、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武汉海军工程学院、武汉空军雷达学院、武汉第二炮兵指挥学院、西安空军学院、西安陆军学院、西安第二炮兵工程学院、陕西空军导弹学院、徐州工程兵指挥学院、徐州空军勤务学院、郑州信息工程学院、合肥炮兵技术学院、石家庄军械工程学院。

  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共培养毕业学员达一万三千余名。仅据长沙国防科学技术大学编辑出版的哈军工《校友通讯录》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五三年届到一九六五年届共毕业学员5870人,其中男生5483人,女生387人。在这5870人中,分配到国家机关(含党群机关)544人,军事部门795人,科研单位(含军事科研单位)1743人、大专院校1331人,工矿企业1290人、中专、技校(含普通中、小学校)167人。其中担任县团级职务的1376人,担任师局级职务的233人,担任省军级职务的36人。获讲师以上职称者3663人,其中获教授(含研究员)109人、副教授(含高级工程师、高级教师)1648人、讲师(含助理研究员、工程师)1846人。

  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毕业生,绝大多数同志已经成为各条战线的骨干力量,其中不少同志还担任了国家机关或军队的高级领导职务。如国务院副秘书长兼国家科技监督局局长徐志坚、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廖辉、国家气象局局长邹竞蒙、江西省副省长蒋筑平、天津市副市长李慧芬(女)、海口市长曾浩荣、青岛市市长俞正声、大连市副市长王有为、济南市副市长赵传明、国防科工委副主任谢光、总参装备部部长贺平、总参工程部部长周培根、总后营房部部长周友良、第二炮兵副司令员杨桓、栗前明、海军装备部部长郭传义、装甲兵部副部长蔡康生、防化学兵部副部长华钟亮、研究部部长刘宝华、总政联络部副部长叶选宁、总政群工部副部长邓先群、国防试验基地司令员黄序、海军试验基地司令员王惠尧、54774部队副军长余鲁生、北京装甲兵工程学院院长黄庆华、南京工程兵工程学院院长钱七虎、南京管理干部学院院长林风、沈阳工业学院院长崔敏芳、沈阳工业学院党委书记王尔林、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院长吴德铭。

  一九五六年党中央发出“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党委提出要提高教学质量,开展科学研究,扩大科技队伍。陈赓院长很重视科研工作,在他的指导下,学院成立了以教育长徐立行和科教部部长张述祖为首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科学技术促进会,各系成立分会。高年级学生成立学员军事科学技术协会,各系成立分会。全院有500多师生自愿参加科研活动,各教授会主动承担科研任务,当时全院科研活动十分活跃。彭德怀元帅第二次来院视察时充分肯定了学院“出人才,出成果”的办学方针。邓小平总书记来院视察时,听到空军系研制“东风113”号遇到困难时指出:“失败一百次,最后成功就是胜利。”一九五七年建军节和国庆节期间,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送京参展的科研成果上千件(项),受到高度评价。陈赓院长在京亲自邀请周总理和各位老师前往参观。中央军委对学院寄予很大希望,要求军工学院要成为全军开展科学研究的基地。这是军委继给军工学院为“解放军现代化的摇篮”这一光荣称号后又一光荣称号。

  回首哈军工,既有光辉的建设成就,也有深刻的经验教训。这教训,概括起来,可以归纳为三个不理解。

  一是不理解为什么哈军工自创建以来始终被列为阶级斗争的典型单位?历次政治运动,包括一九五三年的肃反运动、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斗争、一九六四年“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风暴,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哈军工总是首当其冲,深受其害。在林彪强调“突出政治”、“政治可以冲击一切”的大气候下,总政领导来院检查工作时说:“军工学院有大鲨鱼”、“四不清”,指示学院党委要“放炸弹”,“揭阶级斗争的盖子”。而学院很长时期则是执行的“宁左勿右”、“左比右好”的政策,以致哈军工在不断的政治运动中,打击面之广,斗争之残酷,影响之恶劣,后果之严重,都是惊人的。

  二是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哈军工集体脱军装?当国防科委政委钟赤兵来哈宣布军事工程学院脱军装,改为地方学院时,大家感到这是晴天霹雳,不可理解。当时全院上下,议论纷纷,怨声载道。有的问军工学院犯了什么错误?有的问如此重大决策为什么不征求哈军工的意见?钟赤兵讲国防科委领导的十一所高等院校,大都是地方学校性质,你们穿军衣,人家有意见;培养目标一样,但待遇不一样,科委不好解释。这叫什么理由?这怎么能令人信服?

  三是不理解为什么原军工学院院区进驻非办学单位而使完整的学院解体?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是个整体,它的风貌,它的声望,它的影响是别的院校不能相比的。但现在我们到哈军工去,却令人非常失望。院落破乱不堪,场地各霸一方,单位参差不齐,行业五花八门,不仅失去了当年哈军工的风貌,就连普通大学的气派也没有,实在令人痛心。原哈军工的老同志常常私下议论:即使不办军工学院,但只要不让非办学单位进驻,办个完整的普通的综合大学也好嘛!可惜,现在这只能是个幻想。

  
《陈赓大将创建哈军工》
来源:中青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