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期刊选粹>>内蒙古党史
红军长征在川南
胡志刚
2007年05月17日09:0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万里长江第一城——宜宾位于四川南部川滇黔三省结合部,国民党统治时期,把宜宾地区划为“四川省第六行政督察专员区”,(即川南区)。这里乌蒙山脉绵延起伏,险峻雄奇;金沙江水波涛滚滚,与岷江交汇后顺流东下;原始森林苍苍郁郁,覆盖层峦;更有平畴沃野,纤陌纵横,稻菽飘香。七十年前,中央红军长征走进了川南的崇山峻岭,演出了一幕幕壮丽的革命话剧。

  “乌蒙磅礴走泥丸”

  雨雪漫天,寒风阵阵,乌蒙山间泥泞的羊肠小道上蠕动着长蛇般的队伍。1935年1月29日,土城战斗失利后的中央红军分为左、中、右三路渡过赤水河(即一渡赤水)进入了川南。敌人企图逼迫红军主力于黔北决战的阴谋被红军打破了。

  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被增补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军事三人组”成员。他边走边对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军事三人组”中“下最后决心”的周恩来说:“我们面临的形势仍然很严峻。据情报,上月10日,蒋介石电颁了《追剿纪要》,命令川军从东到西平推到川南,中央军尾随追剿,黔军、湘军、桂军分别从南、东、西南堵截。而且要亲自到重庆、贵阳指挥。严令各路敌军必须昼夜兼程,加快行军速度到达指定位置,说是‘再不努力,军法从事’。看来,中央原定的在宜宾至泸州间渡过长江北上川陕苏区、与四方面军汇合的战略计划已经不能实现了。我意是在黔北川南滇东北一带机动,迷惑和甩脱敌人,然后快速西行。只要我军能甩脱敌人并歼灭它的一部份有生力量,敌人就会从这些地区知难而退,然后我们再东返,把川南黔北滇东北作为新的苏区。请周副主席下最后决心,然后再以军委的名义上报政治局。”

  “你在军事上,眼光真是又准又长”。周恩来赞许地点点头,接着又说:“追敌重兵压境,而我们只有区区3万人,可不能硬拼啊!据悉,蒋介石还修订了《追剿军战斗方案》,除了你刚才说的外,又令滇军封锁川滇要隘,增派10个旅的川军正从江北调向川南。宜宾专署也命令各县民团在江边昼夜巡查”。

  由几个战士轮流背驮的病号—中革军委副主席、红军总政治部主任、“军事三人组”成员王稼祥亦用树枝指着作战地图说:“遵义会议以来,我军一直向北行动,敌人就慢慢地看出了我们的意图。我军今天进入川南,敌人能不恐慌吗?如果我们还照以前的战略计划行动,正中敌人下怀——把我军包围、歼灭在东起古蔺赤水河,西至宜宾县横江,北自长江,南到川滇、川黔交界线的川南地域。决不能让川南成为红军的坟场。我同意泽东同志的意见,放弃渡江计划,在川南、滇东北、黔北一带机动,甩脱并伺机歼灭敌人。”

  三人对着作战地图一阵商议后,周恩来签发了一道军委的命令:“全军向扎西(今云南省威信县)方向前进。红三军团担任全军掩护和殿后。”

  又渴又饿,全身困乏,军衣已被雨雪水湿透的红军指战员踏着羊肠小道上又溜又滑的泥泞急速向扎西方向行进。这时,各军团又收到军委的电令:“必须加快行军速度,但不准丢掉伤病员和重武器;电台须注意防水、落崖,如有损失,军委要严厉追查该建制单位军政主官的责任。”

  在毛泽东、周恩来的英明指挥下,红军各部分别于2月4日、5日到达了毗邻川南的云南省威信县(扎西),敌人制造的阴谋被粉碎了—红军偏不钻川敌的口袋,黔军、中央军还远在200多公里以外。在这里,全军指战员坦然欢度1935年春节。在一个“鸡鸣三省”的小村子,召开了著名的“扎西会议”。政治局委员们一致推举同意:洛甫(张闻天)负党中央总责。当博古(秦邦宪)把两个装有重要文件和党中央公章的牛皮公文包递给洛甫时,全场响起了由衷的掌声。毛泽东握着洛甫的手,诚恳地说:“这掌声代表了全党全军对你的信任。从此,我和周副主席可以专注于军事指挥。”

  逐鹿川南

  1935年2月2日,蒋介石“御驾亲征”抵达重庆。这次来渝的目的有二:一方面,他要亲自指挥60万大军,把红军消灭在川南;另一方面要以“追剿”为名,把中央军势力开入川黔进而控制两省。在作战会议上,当他了解到川军各旅的到达位置和黔军“封关”情况以及“匪军”竟然又一次不知去向后,火冒三丈地训斥刘湘(四川省主席)、王家烈(贵州省主席):“大敌当前和中央离心离德,私心杂念太重。”然后借题发挥:“从今以后,川黔各军由我统一指挥,立即设立‘重庆行营’,川黔边境的公路驻扎中央军宪兵。”在布置了“围剿”红军于川南的任务后,他用严厉的目光扫视各位将领:“你们不是想保存实力、拥兵自重吗?共产党要的就是你们的地盘。我重申,无命令不得擅自进退,受命令不得行动迟缓。谁要是阳奉阴违,置若罔闻,那就先安顿好你的父母妻儿吧!”

  一时间,川南黔北一带重兵云集、兵车辚辚。

  就在这时,红军突然出现在叙永县城,然后主动西撤占领了大坝镇。这消息引起了蒋介石、刘湘的高度警觉,蒋介石连夜召集川军将领开会。他用木杆敲打着地图说:“匪军溃逃之初,是想到湘西与贺龙、肖克匪部纠合。后在我军强大的打击下,几近崩溃,被迫窜入黔境,一路向北,妄图在宜宾泸州之间渡过长江,北上川陕割据地与张国焘、徐向前匪部纠合。现在由黔北窜入川南,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矣!在我军严阵以待、穷追猛打之下,无奈会向西流窜,甚至北渡金沙江,在西康、凉山的大山区武装割据。网破鱼跑,织网者必是千古罪人,诸位撒网者亦难逃骂名。据乡间民团报告,大坝作乱者仅是匪一军团之一小部,大部队仍在兴文一带。匪军这是想转移我们的视线,这更加证明了我的判断。效同治年间曾文正公剿平捻匪的‘河防’之策,我把作战部属作以下调整……。”

  按照蒋介石的计划,川军潘文华指挥所部三个旅两个边防团,从南向北沿兴文、长宁、珙县、高县追击;川军郭勋祺指挥所部两个旅一个边防团由大坝向珙县、高县、宜宾县横江追击;川军增派两个旅占牢川东、川南东部,防止红军进入湘西;屏山县进驻一个旅,沿金沙江展开;宜宾县进驻一个机枪团加强宜宾、江安、南溪的江防。同时,宜宾专署紧急饬令各县地方武装“枕戈待旦”,及时密报红军的踪迹。川南大地虎啸狼嚎、狼烟四起。

  远在扎西的红军领袖们早已料到:为了阻止红军北渡长江,敌人必欲全力以赴,把我军包围、歼灭在川南一隅。此刻,军委给红一军团拍发了紧急电令,要他们在长宁县西南部集中后,火速向扎西方面前进。

  红一军团大队人马分左中右三路在霜晨中急急向扎西方向行动。途中,曾与川军徐国华部遭遇,渡过落雁河,攻克了珙县洛亥镇,处决了负隅顽抗的民团头目,为贫苦农民分盐、分肉。

  一路劳顿,人乏马困。当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到达扎西立即赶往军委驻地时,屋里已点起了油灯。毛泽东扒出火塘中的几个大土豆拍净后递给林、聂二人,说:“这是周副主席特意为你们接风烤的。现在敌人重兵围堵,到处寻找我军决战,我们寡不敌众啊。目前我们已经远离敌人,但还没有甩脱他们。因此,军委决定,把全军开到云南省镇雄县集中休整。今后,我们还得在川南、黔北、滇东北做好几篇大文章,蒋介石才会知难而退啊。如果这样,我们就在此建立根据地。”“泽东同志说得是啊!”周恩来边斟茶边说:“如果真是那样,我们何不把川南、黔北、滇东北当作安身之地呢?在川滇黔交界部建立新的苏区,是中央的一个设想。这主要依靠你们红军将士的奋斗啊。过去,中央苏区的地盘一次次扩大,敌人的围剿都被一次次粉碎,一军团和三军团劳苦功高啊!这次行动,三军团担任全军的掩护和殿后,至今还在途中,我和泽东同志都非常惦记他们!”

  星火播川南

  担任全军掩护和殿后的红三军团刚从右翼转入左翼,先头部队就与一股川军遭遇交火。危急中,幸得川南地下党领导的游击队拔刀相助,敌人丢下无数尸体仓皇逃窜。军团长彭德怀又惊又喜,想不到在乌蒙山的深山密林间,还活跃着我党的队伍。他握着游击队负责人的手连声说:“走了这么多地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

  三军团昼夜兼程回到了扎西。不久,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决定缩编部队。毛泽东征得周恩来“下最后决心”后,在缩编会议上极力主张:“从军事角度看,我野战军要保持机动,才能作到《战争论》里面讲的‘保护自己,消灭敌人’的作用,不可能长期留在一个地方;但从政治上看,我们要在川南、黔北、滇东北一带保持影响,为中央今后在这一带建立苏区的长远打算打下基础。这里的革命条件还是不错的。记得我在广州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时,就遇见过来自川南的学员。据他介绍,这里的农民运动也搞得很红火。”

  毛泽东的意见得到了大多数与会者的认同,周恩来副主席宣布了中革军委的命令:抽调力量加强地方游击队。他们是:红三军团五师政委徐策,中央纵队上干团团长余泽鸿(宜宾长宁县人),国家政治保卫局警卫连,一个通讯排(携一部电台),一个卫生班(携常备药品器械)。游击队的主要使命是牵制打击敌人、配合中央红军作战,建立自己的根据地,保持党和红军的影响。

  被抽调出来的近300人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告别部队出发,于2月14日到达叙永,与川南地下党领导的游击队汇合。军委授予加强了的游击队正式番号—“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全纵队共600多人。

  按照毛泽东为彻底甩脱敌军而制定的部署,中央红军又一次出现在黔北赤水河岸,敌军纷纷扑向这一地域。遵照中央军委“牵制敌人,配合主力行动”的电令,纵队向长江方向运动,并佯装无意与敌接火。蒋介石,刘湘误认为这是红军的先头部队、红军仍要北渡长江。急忙命令已赶往黔北围堵红军的敌人四个旅回防川南和长江南岸;害怕红军渡江不成向西运动,急忙将黔北的滇军一个旅调出“回防滇境”。纵队的行动,令黔北一度空虚,为中央红军二渡赤水提供了便利。

  3月中旬,纵队遵照军委的电令,把川南西部的敌人引向川南东部。

  一个燥热的深夜,长宁县梅硐场上几户“绅粮”带着全部租约借据被“请”到了小学堂。煤气灯光下,居然是一个熟悉的面孔—到上海读书多年未归的“余大少爷”。只听“余大少爷”的乡音:“这里是我的家乡,各位都是我的长辈,请各位把租约借据交出来。限三天之内按照二五减租的规定与租户重新签订。红军随时会来。下一回请各位老辈子来开会,谁要是没照我的话办,那就是给小侄送了个忤逆的罪名。”

  江安、长宁两县民团闻讯后起来合围,游击纵队许多来自正规部队,那些民团哪是对手?游击纵队转战川南,在长宁、兴文、筠连、江安等县的茂密楠竹林间,喀斯特地貌的峰峦溶洞出没,袭洛表、占上罗、声名大振。在民众心目中,红军永在川南。

  “川南游击纵队”让毛泽东、周恩来的话变成了一个个行动,真正起到了牵制打击敌人、配合各中央红军作战的作用。

  曾经在赤水河边,毛泽东回望骄阳下的川南大地,深有感触地对周恩来说:“大革命失败后,中央曾决定我担任四川省委书记,但因故没有成行。万万没想到,8年后,我踏上了四川的土地,而且是恽代英同志播洒革命火种的土地。川南,真是和革命有缘啊!”(作者单位:中共四川省宜宾县委党史研究室)

(《内蒙古党史》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zzzzzz (责编:王新玲)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相关新闻
· 朝鲜战场:扼制美“绞杀战”的神秘中国部队 [2007-05-15 13:53:34.065175]
· 徐海东:“净说好听话,算什么老战友” [2007-05-15 09:51:13.608414]
· 农民的伟大导师和朋友彭湃 [2007-05-15 08:20:23.203641]
· 邓小平在金寨下楼房 [2007-05-15 08:16:54.440818]
· 叶剑英的诗词情趣 [2007-05-14 08:49:20.735352]
· 徐梦秋:一位“红色历史学家”的蜕变 (2) [2007-05-17 08:34:31.964995]
· 扑朔迷离的延安隐蔽战线反特、肃奸斗争 [2007-05-16 08:11:26.117723]
· 历史转折关头的叶剑英 [2007-05-14 08:37:15.856742]
· 薄一波情系“狱友”张漫萍 [2007-05-11 09:48:51.456698]
· 真情攻破“马其诺” 李达上将的情感世界 [2007-05-10 17:26:32.228872]
[打印正文]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留 言 区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或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我要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到强国社区注册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