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共党史研究
薄一波对科学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的指导与贡献
薛  钰
2007年04月11日15:0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深入研究、科学总结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经验教训,是党的历届领导成员都异常重视、反复强调的。但是,像薄一波这样自身具有长达80多年坎坷奋斗历程、曾参与党的三代中央领导集体、指导过全国党史工作,并撰写了具有深远影响的党史著作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则是党内绝无仅有的。薄一波对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的指导与贡献,是留给史学工作者的一份珍贵纪念。

  

  薄一波参与对党史工作的指导,是在他担任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之后。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史学领域重现勃勃生机:十年浩劫造成的历史错案被拨乱反正;诸多历史事件、人物被重新评价;濒于失散的史料被挖掘整理。但是,前所未有的繁荣,也带来诸多需要指导、审批、管理的问题。为此,1988年3月,中央选出几位有资历、有经验、有造诣的领导同志,将1982年成立的党史工作小组改为主管全国党史工作的领导机构———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由杨尚昆挂帅任组长,当年已整整80岁的薄一波受命就任副组长。这时,薄一波已完成中央委托的十三大人事安排等紧张繁重工作,因此得以把大量精力转入到对全国党史工作的关注和对历史经验的总结上。

  薄一波对党史工作提出过重要的定位性指导意见。全国党史工作部门负责人会议,是每年一度的对全国各级党史部门传达中央精神、统一认识、制订原则、下达任务的重要会议。薄一波对这样的“定向会”很重视,曾数次亲自与会,或写出书面讲话。在首届会议上,他就传达了1988年8月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的精神,对中央书记处批准撰写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三卷本这个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工作的“重中之重”提出了具体指示:“写出一部正式的、好的、真实的中共党史,对于教育今人和后人,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这“是一件刻不容缓的大事,不能再拖了”【薄一波:《在全国党史工作部门负责人座谈会上的讲话》(1990年3月8日)】。他指示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和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等中央专职部门集中力量,通力合作,并要求全国各级党史工作部门、研究机构及各地档案馆大力配合与协作。后来,他又对各级党史部门提出要求:“对征集到的资料进行研究、分析、鉴别,作出实事求是的正确判断”,“做大量深入细致的史实资料收集、核实、研究工作,把撰写这部巨著当成一项伟大的事业来完成”【薄一波:《在全国党史研究室主任会议上的书面讲话》(1997年10月27日)】。薄一波的讲话,代表党中央强调了写出党史“正本”的重要性、紧迫性,这是鼓舞党史工作者士气的精神动力,也是鞭策各级党史部门集思广益、联合攻关的动员令。

  怎样才能写出传世信史?薄一波提倡要实事求是地总结党的历史经验。他说:“党史著作影响大,要求高,更要强调科学性和严肃性。历史和事实,就是历史和事实。只有‘求实’才能‘存真’。”“写历史很重要的一点是尊重事实。古代赞誉良史‘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讲的也是一个实字。”【薄一波:《在全国党史研究室主任会议上的书面讲话》(1997年10月27日)。】他的话一语中的,揭示了史学研究之真谛:只有遵循历史事实、追求历史真理,才能把握历史发展规律,写出有价值、推不倒、能流传的信史,使其真正起到史鉴资政作用。这些,是对科学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的关键性指导意见。

  薄一波对中央史学研究机构进行过许多直接指导和帮助: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的组建、人事安排、科研指导思想、工作人员工作生活条件的改善,都曾得到薄一波的关心、批示,连久拖不成的新办公大楼的兴建,也是在薄老亲自关心、过问下才得以批准;负责组织和领导全国国史研究工作的当代中国研究所是在陈云、薄一波、胡乔木等老同志大力提倡、呼吁,并以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名义向中央建议后成立的;为改善党史研究条件,薄一波亲自与中央档案馆馆长谈话,指示如何有计划、有领导地开放党的历史档案;薄一波还多次接见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文献研究室、当代中国研究所等部门的领导和研究人员,听取他们的汇报,回答、解决有关问题,而且经常把他对一些亲历事件的认识评价、他了解的中央领导层一些大事的历史原委向他们详尽阐述。

  在就任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近20年间,薄一波参加了涉及党史、国史的不胜枚举的具体工作:不论是指导工作、召开会议、参加座谈、发表讲话,还是撰写文章、接受采访、参加纪念活动、题写书序贺辞碑文……无论事情大小,凡他认为责任所在,都会欣然允诺、勉力完成。仅以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办的《中共党史研究》杂志为例,薄一波去世后,杂志社同志以缅怀的心情悉数创刊以来薄老发表的各类文章、致辞,竟达16篇之多,是中央领导同志在这份刊物上刊出文章最多的一位。这也从一个小小的侧面反映出薄一波对党史研究工作的关心与支持。

  薄一波对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的重视,还体现在他自1982年起主持前后两届中央顾问委员会的日常工作中。10年间,薄一波不仅亲自倡议和主持了中顾委召开的纪念一二?九运动50周年座谈会等宣传党史、弘扬革命传统的活动,还积极贯彻中顾委主任邓小平、陈云的指示,大力提倡、多次动员那些曾在中国革命、建设历程中功勋卓著的开国元勋们以各种方式,或写回忆录,或开座谈会,或与党史研究、资料征集部门联系,“本着对党、对后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抓紧时间,把自己亲身经历过和知道的史实,像春蚕吐丝一样,赶快吐出来,这是留给后代的重要遗产”【薄一波:《在中顾委常委会议上的发言》(1983年7月14日)】。据1984年统计,在中顾委成立后仅两年时间内,中顾委委员们撰写的各种回忆录和党史资料就达400多篇。1987年,第一届中顾委在5年期满向党的十三大所作工作报告中总结说:“五年间,委员们写的几百篇纪念和回忆文章,颂扬了老一辈革命家的历史功勋和已故战友的重要贡献;几千万字的党史著述和学术著述,不乏严谨之作。”在一代革命元老纷纷辞世的今天,我们更能体会到这些重要的第一手资料的记载、抢救,对于深入、科学地进行党史、国史、军史研究,对于以史鉴今、启迪后人是多么弥足珍贵!这些,与薄一波对老同志写史记传的重视、动员,以及他亲自撰写党史著述的示范作用不无关系。

  要知道,上述所有工作,包括薄一波晚年所致力于撰写党史著述的繁重工作,都是在他耄耋之年完成的。1992年中顾委解散之前,薄一波要处理中顾委日常事务,按中央规定出席中央政治局等高层会议,参与重大事情的讨论;在很长时间内,他还先后担任着七八个诸如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等著名政治、经济、文体机构和协会的名誉主席、会长。八九十岁高龄的薄一波,在担负这些工作的同时,还如此关注、重视对党的历史经验的总结,这使我们看到了一位老同志对党的事业笃行不倦的责任与至诚。

  

  薄一波对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的重视,不仅仅停留在他对有关部门和人员的动员、指导上,更重要的是,他亲历亲为,对科学总结党的历史经验进行了深入思考和实践。他撰写的《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下卷,以下简称《回顾》)、《七十年奋斗与思考》(上卷)、《领袖元帅与战友》等著述,把历史档案、个人回忆、事件评价有机结合,真实反映了党的领导人在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中的奋斗和探索,为后人留下了不可多得、极为宝贵的史料。他在回顾历史时所作的深刻思考与评说,更是耐人寻味、发人深省,是对史学工作者科学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的重要启示。

  薄一波的相关著述有以下几个显著特点:

  (一)具有鲜明的党性和明确的目的性

  “劫余留铁笔 白首写苍生”。薄一波晚年的这两句话贴切地反映出他在度过漫长的革命生涯,历尽“文革”浩劫后的所念、所思、所为。自1925年入党,在长达81年的奋斗经历中,薄一波成长成熟的过程与党的成长成熟的历史相互交织、深深契合。即便身处逆境———在国民党牢狱度过5年监禁生涯,在1953年财经会议上受到错误批评,尤其是在“文革”中蒙受冤屈、身陷囹圄长达12年,遭遇妻亡子散的刻骨铭心之痛,薄一波也从不以一己荣辱得失为念,毫未丧失对党对事业的坚定信念。相反,特殊的坎坷经历,更加促使他考虑如何实事求是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