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期刊选粹>>《当代世界》

从“天宫一号”看外太空的战略意义

周丕启 任丽霞/文
2011年11月29日14:04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2011年9月29日21时16分,中国首个空间实验室“天宫一号”由“长征二号FT1”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这是中国向建成载人空间站目标迈出的重要一步,也是中国太空发展事业的一个重大里程碑事件。进军太空对中国和平利用外太空和维护国家安全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和长远的战略意义。

  人类文明进入太空时代

  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就是人类认识自然和改造自然的历史。继陆地和海洋时代之后,人类文明的发展进入太空时代。

  公元1500年以前,基本上是人类认识和改造陆地的历史。在漫长的陆地时代,由于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的限制和制约,交通设施、通讯条件的落后,地区与地区之间的联系和交往非常少,各地都按自己的发展逻辑、发展轨迹、内在力量独立地同时也是孤立地向前发展。公元1500年以后,整个人类社会进入了海洋时代,人类活动的中心由陆地转移到了海洋。世界通过海洋连成了一体,各地区相互封闭、独立发展的状态被打破,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20世纪初飞机出现,人类开始飞离地面,步入地球上层空间。20世纪50年代,当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进入太空后,人类开启了探索宇宙空间的时代,也标志着人类的活动领域由陆地、海洋和大气层迈向了外太空。

  进军太空,无论在经济上、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从经济角度看,开发太空存在着巨大的利益。由于人类对自然资源掠夺性的开发,地球面临着能源和资源枯竭的危机,在世界人口急剧增加的情况下,人类要生存和发展就必须寻找新的出路,而丰富的太空资源带来了希望。独特的太空环境和取之不竭的能源和矿藏蕴藏着巨大的经济利益,特别是太空这个零重力、近乎理想真空、无限吸热能力,以及无菌的独特环境,为工业、商业乃至经济社会的发展开辟了广阔前景。除此之外,随着经济信息化、社会信息化的发展,以通信卫星为主干的航天通信系统作为人类获取、传输信息的重要手段,可实现全球高频段、高速率、大容量、低成本的无缝链接,形成名副其实的信息高速公路,进一步推动人类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

  从军事角度看,开发太空具有重大的战略利益。在陆地时代,制陆权是战争制胜的主导因素;在海洋时代,争夺制海权成为大国军事竞争的重点。进入太空时代后,制天权成为战争的最新制高点。太空领域的竞争成为21世纪军事斗争的战略前沿。在和平时期,拥有制天权对于遏制战争、维护国家安全具有重要作用;在战争时期,拥有制天权对于掌握先机、打赢战争具有决定性作用。

  从政治角度看,开发太空也具有重要的价值。开发太空,拥有空间能力,不仅可以提升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同时强大的空间能力也是21世纪大国地位的支撑和标志,对太空的有效利用,太空资源的开发,将成为一国国力强盛的主要源泉,国家利益的关键所在。未来世界战略格局的主要构成角色将是空间大国,正如法国“打击力量之父”加卢瓦将军所说,在未来“谁占领空间,谁就控制了世界”。

  太空军事竞争日趋激烈

  进入21世纪,随着太空技术的迅猛发展,巨大的战略利益促使世界各国纷纷进军太空,太空成为国际战略竞争的制高点。太空领域的竞争愈演愈烈,尤其是主要大国对制天权的争夺,值得密切关注。

  当前,对太空领域的争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在太空开发方面,世界主要国家纷纷制定了航天发展规划。2004年1月,美国总统布什重启美国登月计划。2006年10月,布什政府公布美国新的太空政策,计划在月球上建立永久性基地,并以月球为中继站登陆火星。2010年6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布新的太空政策,规划了未来美国太空探索路线图。强调在 2025年前,启动月球外天体载人飞行计划,包括载人探索小行星计划。到21世纪30年代中期,实现将人类送入火星轨道。2011年2月美国发布《国家安全太空战略报告》,提出了未来十年美国应对太空领域竞争的战略举措。

  俄罗斯曾是与美国并驾齐驱的航天大国。冷战结束后,俄罗斯实力虽有削弱,但依然没有放弃对太空领域的探索。2007年9月,俄罗斯航天局局长佩米尔诺夫就表示,俄罗斯已制定出2040年前的航天发展计划,其中包括研制自己的空间站、载人登月和飞向火星计划。俄罗斯明确指出,未来十年内,建设国际空间站仍然是俄罗斯主要航天计划之一。

  近年来,日本和印度的太空探索步伐加快。日本政府将三大太空开发机构——航空宇宙技术研究所、宇宙开发事业团、宇宙科学研究所合并成新的航空航天研究局。航空航天研究局专司航空开发任务,主要是进行人造卫星、火箭等开发试验以及空间观测、收集各类航空发射数据。从2015年开始,日本将开始为期10年的太空开发计划,将主要集中于研制可重复使用航天器以及新的太空利用,包括利用月球和日本自己的人类太空活动。目前,印度已建立了完备的航天组织机构,建成了萨拉巴伊航天中心和斯里哈里科塔航天发射中心,掌握了制造和发射运载火箭、人造卫星、地面控制与回收等技术。2008年10月印度成功发射了首个登月探测器,并计划在2015年前实现载人航天飞行,向月球运送宇航员。

  二是在太空武器研发方面,世界主要大国加强了对事关制天权武器的研制。当前,美国研发的太空武器主要有陆基动能反卫星系统、激光反卫星系统、机载反导弹和反卫星系统、天基对地攻击系统。在反卫星系统方面,美国的开发思路有所调整,将以前的击毁对方卫星转变为击伤对方卫星,避免双方冲突升级。在机载反导弹和反卫星系统的开发方面,美国进展也比较快。2000年底,美国空军取得了空基激光武器模拟试验的成功,并计划在2013年进行首次飞行演示。在机载反导弹、反卫星武器方面,美国也取得了较大进展,拟2013年进行试验,2019年进行部署。最新的《国家安全太空战略》明确指出,美国将研制在太空及从太空中进行军事打击的未来装备等核心技术作为优先发展方向。

  俄罗斯重点发展进攻性战略武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白杨”—M型导弹,该型导弹具有机动能力强、弹道低、速度快、隐身性能高等技术特点,被俄罗斯视为21世纪最主要的核打击力量。在反卫星技术方面,俄罗斯军队已达到实战水平,被其称为“太空雷”的反卫星令美国十分头疼。这种卫星能在地球轨道上飞行,可以根据地面指令自动接近和识别敌卫星和航天器,通过自身爆炸产生的碎片击毁敌卫星。

  印度早在1991年就出台了“国家激光计划”。2005年印度国防部长的高级科学顾问阿特里博士宣称,印度已在激光武器研制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此外,印度还在加紧发展反卫星技术,包括粒子束武器、射频武器和轨道拦截器及信号干扰器。印度原子能研究中心名为“卡利—5000”的强大电子加速器也处于后期安装之中,预计2020可当作粒子束反卫星武器投入使用。

  三是在发展航天部队方面,世界主要大国开始着手组建新的军种“天军”。冷战期间,美国就于1985年就建立了联合军事航天司令部,统一管理国防部的航天规划,集中执行太空作战任务。冷战结束后,美军航天司令部的职能、组织结构及其相应的作战力量不断加强和完善。目前,美国陆、海、空三军都有自己的航天部队。2002年10月,美国政府将联合航天司令部并入原战略司令部,成立了新的战略司令部,并成为美国进行太空作战的最高指挥机构。2011年美国又成立了主管太空战事的太空防御局,负责协调各个部门的太空战行动,使之形成合力。这意味着美国准备打造一支具有实战能力的“天军”。

  在打造航天部队方面,俄罗斯不甘落后。俄罗斯虽然主张和维护太空非军事化,但面对美国在太空领域的霸权威胁,积极组建“天军”。1997年俄罗斯调整战斗序列,军事航天部队与原防空军所属航天导弹防御部队一同归并到战略火箭军。2001年6月俄罗斯将军事航天部队与航天导弹防御部队从战略火箭军中划出,组建了新的兵种——航天兵,归国防部和总参谋部领导。经过多年建设,俄航天兵目前已初步具备了实施太空作战的能力。俄罗斯的航天兵承担着打击敌人太空武器和发射各种航天器的双重任务。它主要由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导弹袭击预警系统、太空监视系统、航天发射场等部分组成。俄联邦航天局公布的《2006年至2015年俄罗斯太空发展计划》,特别强调,今后俄罗斯将全力发展航天兵作为国家军事建设的最优先方向之一。

  筹建“天军”是印度大国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2000年印度便提出组建太空司令部的构想,但没有获得议会通过。2007年1月时任印度空军参谋长的提亚吉上将表示,印度将建立太空司令部,以便开发外太空,并保护印度免遭来自外太空的袭击。印度空军已将外层空间列入了继海、陆、空之后的第四维作战空间,快马加鞭地向“空天军”转型。

  中国进军太空的目的

  1992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实施载人航天工程,并确定了“三步走”发展战略:第一步,发射载人飞船;第二步,发射空间实验室;第三步,建造空间站。此次“天宫一号”的发射就是在完成第二步的后续任务,并为完成第三步战略目标打基础。中国一贯主张和平开发外太空,反对太空军备竞赛和太空军事化。中国进入太空的目的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和平利用太空,为国家的和平发展服务。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2006年中国的航天》白皮书指出,中国发展航天事业的宗旨是探索外层空间,扩展对地球和宇宙的认识;和平利用外层空间,促进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造福全人类;满足经济建设、科技发展、国家安全和社会进步等方面的需求,提高全民科学素质,维护国家权益,增强综合国力。

  太空资源是人类的共同财富,航天事业带来的收益应该为全人类共享。同时,太空技术的发展不但可以解决地球上要解决的问题,还将产生一系列新的技术革命,从而推动人类文明和世界经济的发展。因此,共同开发、和平利用,应是各国进军太空应秉承的基本国策。但是,人类和平利用太空的活动正面临着太空武器化的威胁和太空军备竞赛的困扰,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为了确保太空用于和平目的,多年来中国一直在为实现太空非武器化而努力。中俄两国分别在2002年和2008年的联合国裁军会议上共同提交了有关防止外太空军备竞赛条约的草案,要求禁止任何国家在外太空部署任何武器,都遭到了某些大国的拒绝。

  二是保护国家的“高边疆”,维护国家安全。胡锦涛主席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成立60周年“和平与发展国际论坛”上讲话指出,维护太空安全、建设一个安全与和谐的太空已经成为全球各国共同的追求和美好的愿望,中国主张和平开发利用空天。在探索、认识、开发、和平利用空天资源上中国享有平等权利,但中国作为航天大国,更有义务和责任去维护太空安全,在建设一个安全与和谐的太空上中国要有所作为的。

  随着国际社会在太空领域的激烈争夺,尤其是一些军事大国对制天权的争夺,太空军事化步伐加快,这势必对人类社会的安宁和安全造成威胁。当前,除了美俄之外,巨大的战略利益使许多国家都将目光瞄准了太空。包括部分经济并不发达的中小国家都在发展军事空间系统,竞相发展航天飞机等航天器作为未来战略武器装备,以期在未来战争中占据主动地位,太空军事化趋势日益明显。而美国太空战的演习更进一步表明,太空战已不再遥远。由此可见,国家安全疆域已超出领土、领海和领空,扩展到了太空,世界各国已把太空看作是对未来战略具有深刻影响的“高边疆”。与此同时,防御形式也不再只是本土作战和为海洋权益而战,不仅要防空,而且还要防天。因此,发展空间技术和开发太空已经成为保障国家安全和国防利益的需要。

  中国一贯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决反对太空军备竞赛和太空军事化。但是也必须看到,当今世界并不太平,霸权主义和强权政策依然盛行。面对日益激烈的太空竞争,中国要有效维护自身安全,不能“自废武功”,要防患于未然,切实提高防范太空空袭的能力,利用我国现有的航天技术,大力发展各种民用通信、导航、探测、气象等卫星和宇宙飞船等航天器,防御来自太空的打击。只有在太空占有一席之地,才能维护国家的太空安全,否则国家主权的“高边疆”就会失防,国家安全防务就会出现漏洞。因此,进军太空,维护太空安全,是中国的必然选择。

  (第一作者系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第二作者系国防大学硕士研究生)

  (《当代世界》杂志
授权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发布,请勿转载

  
>>>点击进入“全国党建期刊博览”
 

(责编:杨媚)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