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史海回眸>>人物长廊
“观世音”与毛泽东的忘年交
——记著名湘剧表演艺术家左大玢
黄禹康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左大玢在电视巨片《西游记》中成功饰演了观世音菩萨,因而经常被人们当作活的观世音,这在演艺界是不多见的现象。

  左大玢1954年考入湖南戏校学习湘剧,1957年毕业后分配到湖南省湘剧院当演员。1959年主演《生死牌》,该剧后由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拍摄成戏曲电影。1960年被授予湖南省青年表演艺术家称号,后来又荣获中国戏剧第六届梅花奖、文化部文华表演奖等,曾任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和湖南省文联副主席、省剧协副主席等职。她早年与毛泽东结成忘年交,这使她的人生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笑谈中,左大玢说:“主席,您念了白眼字”

  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时,左大玢才13岁。1956年,田汉带着湖南省湘剧训练班的一群小演员去北京汇报演出,左大玢也在其中。听说要到怀仁堂给敬爱的毛主席演出,左大玢兴奋得几夜都没有睡着。但到了演出那天,并没有左大玢表演的节目,她和其他小朋友便躲在帷幕后面,偷偷地观看坐在台下看戏的毛泽东。演出结束后,毛泽东一离开,左大玢便和其他小演员一起从舞台后面蜂拥而出,争先恐后地去抢坐毛泽东刚坐过的座位。

  1959年,左大玢在湘剧界已小有名气。一天,她突然接到通知,要她们到湖南省交际处(现在的长沙市湘江宾馆)演《生死牌》(左大玢在戏中演主角王玉环)。左大玢猜想一定有重要的领导人来了。果然,当她登台表演时,发现了台下竟有毛泽东!左大玢惊得一下子差点忘了台词,赶紧镇定下来,才将戏演完。

  戏刚演完,又开舞会。那时左大玢还不会跳舞,她打算卸完妆早点回家。这时有人悄悄告诉她:“毛主席可能会来跳舞。”她一听,马上改变主意,直奔舞厅。这是她平生第一次进舞厅,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刚坐下一会儿,一位女同志走过来问她:“你是演王玉环的吧?”左大玢点了点头。这位女同志又说:“毛主席看了你的戏很高兴,等会儿你陪他跳舞吧。”能当面见到毛主席,这当然是做梦都想的好事!可是,左大玢不会跳舞,她怕在毛泽东面前出丑,因此有点儿犹豫不决。这位女同志好像看透了她的心事,说:“你还不会跳吧?没关系,我找个人教你,很容易学的。”

  教左大玢跳舞的是毛泽东的卫士,姓封。这人很和善,而且很有耐心。左大玢跟着他在舞池转了几圈,慢慢地就摸到了门道。要她陪毛泽东跳舞的女同志,是大名鼎鼎的摄影师侯波。两个人正跳着,侯波笑着走过来问:“学会了吗?”不等左大玢回答,就拉着左大玢往舞厅的一侧走。一站定,天啊,她发觉自己就站在身材魁梧的毛泽东面前!左大玢激动不已,手足无措。毛泽东笑着说:“娃娃,跳舞可不能老站着,得动,这也是一种体育锻炼。”左大玢扑哧一声笑了,然后随着毛泽东跳起来,但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毛泽东。一曲舞跳下来,左大玢出了一身大汗。

  此后,毛泽东每次来湖南,左大玢都被派去给毛泽东唱戏或陪他跳舞、聊天,渐渐地与毛泽东就熟悉起来,见到毛泽东时再也不紧张了。一次毛泽东笑着问她:“你为什么姓左,不姓右呀?”左大玢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傻傻地说:“我爸爸姓左,我也就姓左了。”“那你怎么又叫左大芬了呢?”因为已经跟毛泽东很熟了,左大玢便说:“主席,您念了白眼字,这个字应念‘bin’,而不是‘fen’。”毛泽东哈哈大笑起来:“娃娃,你回去问问你爸爸,这个字是多音字,是不是也可以念作‘芬’呢?”

  还有一次,毛泽东问左大玢,你姓左,那左宗棠是你什么人?左大玢摇了摇头。毛泽东又问,那左霖苍又是你什么人呢?“他是我大伯。”左大玢接着告诉毛泽东,父亲叫左宗濂,曾是程潜帐下的少将高参。毛主席听后点点头,又说,你大伯左霖苍可是个有名的举人啊。“什么举人,一个逃亡地主。”左大玢顺口答道。毛泽东听了左大玢的话,沉思了一会儿后自言自语道,逃了也好,逃了也好啊。

  左大玢和毛泽东同喝一杯茶

  每次毛泽东来湖南,工作之余举行舞会时,毛泽东第一个请跳舞的一般都是省委书记的夫人,第二第三个分别是湘剧院著名表演艺术家彭俐侬和刘春泉,第四个就是左大玢。警卫员们和当时的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李强怕跳得太多会累着毛泽东,便悄悄地给左大玢布置了一个任务:“主席很喜欢你,你就在主席跳了几支舞后,陪着他到走廊上的沙发上休息会儿。”

  一次休息时,左大玢看到毛泽东水杯里的茶叶一根根地竖着,就好奇地问:“毛主席,您喝的是什么茶,怎么都竖在水里呀?”毛泽东笑着说:“娃娃,这个你就不知道了。我告诉你,这是岳阳君山的毛尖,是上等好茶呀。”十六七岁的左大玢想都没想就蹦出来一句话:“我口渴了,我也要喝您的茶。”“你喝吧,喝吧,我们喝一杯茶。”

  又有一次,舞会中左大玢正陪毛泽东在走廊上休息,这时王任重过来汇报工作。毛泽东指着王任重问左大玢:“你认得他吗?”左大玢摇了摇头。毛泽东介绍说:“他是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然后又指着左大玢说:“她是湘剧院的演员左大玢。”

  王任重走后,左大玢像小孩子似的拿着毛泽东的手一边看一边问:“主席,您有几个箩呀?”“你呢?”毛泽东反问道。“我才一个箩,一箩穷呢。”左大玢撇着嘴说。“一箩穷?难怪你老是穿同样的一件花布衫。”毛泽东注意到左大玢每次见他时都穿着同一件衣服,便打趣道。左大玢数完毛泽东手指上的箩惊叫起来:“主席,您有十个箩呀,难怪当‘皇帝’!”毛泽东听后笑得前俯后仰。

  深情怀念伟人,左大玢珍藏着毛泽东半截香烟

  每次回湖南看到左大玢时,毛泽东总是对左大玢说:“你们搞文艺的,更要加强文化学习和修养。”同时,他又很关切地问:“你们经常下乡演出吗?”左大玢回答说经常去。毛泽东又问:“到了农村一般在哪里演出呀?”“有时在晒谷坪,有时就在收割后的稻田里。”毛泽东很好奇:“稻田里怎么表演呀,稻茬会绊脚呀!”左大玢认真地答道:“是呀,我们经常演着演着就被绊倒了。”毛泽东听后哈哈地笑了起来。

  跳舞时,毛泽东的长袜子常常会滑下来。左大玢见了,就立即蹲下把它拉上去。后来她便对毛泽东说:“毛主席,您的袜子系根带子吧,这样就不会掉了。”毛泽东却说:“不要系带子,将袜子口打个砣扎进袜子里就不会掉喽。”左大玢听了咯咯地笑了起来。

  有一次毛泽东到长沙,没有见到左大玢,就问左大玢哪里去了。陪同的领导立即安排车子将在湘西沅陵演出的左大玢接了回来。见到毛泽东后,左大玢来了一段清唱。毛泽东听后说:“娃娃,你的嗓子有些哑,是不是感冒了?好好休息吧。”左大玢见毛泽东正在抽烟,就说:“主席,为了您的健康,请少抽些烟吧。”说着,她从毛泽东手上要过抽剩的半截烟头。她将那半截烟掐熄后,悄悄地带了回去,将它珍藏在一个漂亮的盒子里,直到今天。当时纪律非常严格,凡是毛泽东会见的人都不能把会见写进日记,也不能向毛泽东提出合影的要求,因此,这半截烟头,成了左大玢保留下来的唯一的“纪念品”。

  毛泽东为《园丁之歌》鼓掌,左大玢免遭政治厄运

  “文革”期间,左大玢同样受到了政治迫害。因为她的父亲曾是程潜的少将高参,“文革”初期她被戴上“修正主义苗子”的帽子,坐起了“冷板凳”,随后又被下放到永州市道县的一个偏远的农村“锻炼”了两年。

  回到长沙后,1973年湘剧院排演《园丁之歌》,左大玢在戏中扮演主角俞英。戏演得很成功,不久北京电影制片厂就将该剧拍成了电影。但在影片送审时,江青发难了:“这是一棵毒草!”因为电影中俞英有一句台词:“没有文化怎能把革命的重担来承担。”江青认为这是与她当时树立的典型“白卷英雄张铁生”唱反调,凶狠狠地说:“没文化就不能挑革命重担?咱们老一辈无产阶级战士不也有很多人没有文化?”最后,江青干脆将矛头对准了左大玢:“左大玢演得像个少奶奶!”

  1973年8月4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就是通栏大标题《深入批判大毒草〈园丁之歌〉》。一时间,一场狠批《园丁之歌》的风暴席卷了大江南北。9月初,四省一市到北京参加戏曲调演,左大玢随团刚下火车,就被通知去北京展览馆在五千人大会上作检讨。作检讨前,管批斗的人特意叮嘱左大玢:“作检讨时要说普通话,不能说湖南话,不然大家听不懂。”左大玢却不低头:“我不会说普通话。毛主席也说湖南话,毛主席热爱,我也热爱;他讲家乡话,我也讲家乡话。”待到作检讨时,左大玢用长沙话将检讨书快速念完,然后赶紧钻进有关领导事先安排在台后的大汽车,离开了批斗现场。

  没过多久,毛泽东回长沙视察,想看湘剧,并在省里送来的节目单上圈点了电影《园丁之歌》。电影中左大玢扮演的俞英一出场,毛泽东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那个娃娃左大玢嘛。”看完电影后,毛泽东鼓起掌来,旁边陪同的人悄悄地对毛泽东说:“主席,这是大毒草,全国都在批判。”毛泽东愠怒地说:“什么大毒草,毒在哪里?我看很好!”说着他又站起身,再次鼓掌,在场的人也跟着鼓起掌来。

  就这样,《园丁之歌》由毒草变成了香花,左大玢也随之避免了一次政治厄运。

  结缘《西游记》,左大玢成功饰演了观世音菩萨

  也是因为毛泽东的缘故,左大玢与著名女导演杨洁得以相识。毛泽东晚年卧病在床,行动不便,但他又十分想看家乡的传统湘剧。于是有关部门就组织湘剧演员重新排演了一批传统湘剧,然后拍成录像送往北京。1976年,中央电视台文艺部女导演杨洁来湖南录制古典传统戏《追鱼记》时,看到左大玢扮演的观世音形神兼备,就对左大玢许诺:“如果以后我有机会拍观世音的戏,一定请你去演。”当时,左大玢也没有将杨洁的话放在心上,心里想的尽是毛主席的病情。

  时隔6年,中央电视台决定将《西游记》搬上屏幕,导演杨洁热情地邀请左大玢去北京试妆。左大玢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赶到北京试妆时,著名化妆师王希钟一见她就惊讶万分地连声说:“像!像!像!你太像观世音菩萨了,根本就不用试妆了!”

  但拍片时,却出现了一点小“问题”,由于左大玢30年来都是在舞台上扮演青衣,眼睛练得活溜溜转。杨洁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你的眼睛太活了!”悟性极高的左大玢很快领悟到拍电影与舞台上唱戏不一样,唱戏“表演”的分量要求很重,拍电影也要“表演”,但分量要恰到好处,不能露出痕迹来。于是,她就学着控制自己的眼珠不活溜溜转,但眼神却总像随着剧中人物在转动一样。为了将观世音菩萨演活,每到一个地方,她逢庙必进,然后仔细揣摩庙里观世音菩萨塑像的神气,模仿观世音的手势。

  令人称奇的是,10年后,中央电视台拍《西游记》续集时,导演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长沙找到左大玢,原以为左大玢体形或许已变了,不能再扮演观世音菩萨,但导演一看到左大玢就惊呼起来:“10年了,你的样子一点儿也没变,是不是真的得到观世音菩萨长生不老的妙药护体了……”随后,左大玢又扮演了《西游记》续集里的观世音菩萨。

  退出舞台当教员,夕阳辉映迎春花

  2003年退休之后,她把精力全部放在了培育湘剧后备人才上,任教于由湖南湘剧院和湖南艺术职业学院联合开办的湘剧班。一批一批的青年学生是她的骄傲,这些戏剧苗子年轻活泼,学习刻苦,从他们身上,她看到了湘剧的希望。

  左大玢相信名师出高徒,更坚信严师出高徒。她对学生上课时迟到早退行为管理、要求很严,而她本人更是以身作则,放弃舒适的家不回,挤在学校宿舍里跟学生们打成一片,每天早上6点起床,落雨下雪也从来没有迟到过,只有周末才回家休息。她丈夫原是湖南省花鼓戏剧院负责人,前几年退休后也在湖南某学院戏剧系做负责工作。儿女们时常有些怨言,说:父母亲退休后既不缺钱花又不缺吃穿,可他们为了戏剧艺术比原来上班更忙了,一家人虽住在一个城市里,可也只有等到周末才能相聚一次。

  如今戏剧不景气,湘剧院经费比较困难,教戏不仅很累,而且教课费很少,一些经验丰富的老演员不愿意揽这门差事,有的转行拍电视剧去了。左大玢满怀忧虑地说:“不培育学生,湘剧将来怎么办?总不能让它断送在我们这代人手里吧?”如今65岁的左大玢除了担负学院里的一些日常行政事务外,她一个人每星期坚持上70多堂课!她每天上课、排练示范达十多个小时,《百花赠剑》、《断桥》、《大破天门阵》、《拜月记》等传统名剧中很多角色的戏都是她亲自示教排练的。

  近几年艺术学院里一批又一批经她亲手培养的戏剧专业毕业生,分布在全国各地。左大玢时常收到来自三湘四水和大江南北学生们报喜的消息,每当她手里捧着学生们的来信来电,她就觉得这是捧着万紫千红的迎春花,脸上就会泛起慈祥的笑容,真的是酷似观世音菩萨显身!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慧玲)

更多关于 史海回眸 的新闻
· 云水襟怀,松柏气节——被贬离京前后的杨尚昆
· 毛泽东读史论政艺术拾趣
· 板门店谈判趣闻
· 聂荣臻主持拟定“科学宪法”
· 宋庆龄与刘少奇一家的友谊
· 朱毛会师:中国红军和革命突破性进展的里程碑
· 王明是如何在六届四中全会上异军突起的
· 文韬武略——毛泽东与1959年平息西藏叛乱
· 记新中国首任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与彭儒夫妇
· 舒同与毛泽东的翰墨情缘

相关专题
· 毛泽东纪念馆
· 史海回眸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重大事件  
邓小平南巡讲话 八七会议
1989年政治风波 遵义会议
粉碎“四人帮” 瓦窑堡会议
秋收起义 庐山会议
百色起义 七千人大会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