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期刊选粹>>世纪风采

张学良遇刺雪窦山

王春华
2008年02月18日11:09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1936年12月12日,国民党著名爱国将领张学良和杨虎城实行兵谏,迫使蒋介石答应“联共抗日”。之后,蒋介石要张学良护送他回南京。结果,张学良就此一去不得返,被蒋介石软禁。

  1937年初,张学良由南京被秘密转移到蒋介石的家乡浙江奉化溪口镇附近的雪窦山幽禁。张学良成了失去自由的“自由人”,虽然为国赴难的雄心仍在,但内心深处的孤寂还是挥之不去。

  不久,张学良的妻子于凤至被蒋介石派人接到溪口镇。大家闺秀于凤至是张学良的贤内助。张学良软禁后,于凤至整日操心在如何营救丈夫的现实问题里,她万万没有想到,有一个女人在密切注意着她的行踪。

  这个女人便是蒋介石的侄媳――原宪兵三团团长蒋孝先的妻子袁静芝。蒋孝先是蒋介石的远房侄子,为人极为凶狠,仗着是蒋介石的“家军”而目空一切。蒋孝先是镇压北平一二九学运的刽子手,还曾疯狂镇压北平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破坏中共的地下党组织及外围组织,残酷捕杀中共党员和进步爱国人士数千人。西安事变时,蒋孝先自然不能领会张学良、杨虎城两人兵谏蒋介石的意图,而是怀着一颗誓死保卫蒋家王朝的决心,负隅顽抗,最后在临潼被张学良的部下击毙。

  蒋孝先死后,袁静芝一直住在溪口镇。袁静芝原本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嫁给蒋孝先后,一直做着“夫贵妻荣”的美梦。不管是随蒋孝先在北平还是在西安,因为他们夫妻的特殊身份,许多国民党下级将领都想方设法巴结他们,那些官太太更是趋之若鹜。

  蒋孝先被张学良部下击毙后,袁静芝一下子失去了“高贵”身份。作为一个蒋家寡妇,她感到了被世人遗弃的悲哀。于是,她对张学良的仇恨极度膨胀起来,暗暗打定主意:杀死张学良,为丈夫报仇。

  张学良被软禁在雪窦山,由特务队长刘乙光负责他的“安全”。虽然雪窦山景色优美,但张学良根本不能随心所欲地游山玩水,每行一步,刘乙光都会紧紧跟随,美其名曰“保护张学良的安全”。张学良住在雪窦山的消息是绝密的。因此,同住在溪口镇的袁静芝根本不知道她的“大仇人”就近在咫尺。

  而于凤至的到来,使袁静芝悟出张学良就在溪口镇。袁静芝派出几个心腹四处打探消息。溪口镇就这么大的地方,除了雪窦山上有行迹诡秘之人外,别的地方都很正常。袁静芝随即断定,张学良就在雪窦山上。

  袁静芝兴奋极了,火速召集心腹,一边秘密潜入雪窦山上实地勘察,一边进行周密部署。当她将刺杀张学良的行动宣布为“猎鹰行动”时,一个手下表示了担忧,在雪窦山上刺杀张学良是否妥当?如果被蒋介石知道了,后果会怎么样?

  袁静芝冷笑道:“碍于西安事变的影响,委员长不能公开杀了姓张的,但并不表示他老人家不想姓张的死。猎杀了姓张的,既为我丈夫报了仇,又替他老人家除去了心腹之患。事成之后,他老人家一定不会责怪我。”
  


  经过策划,袁静芝的“猎鹰行动”开始了。袁静芝的计划是,在雪窦寺里为亡夫蒋孝先做法事,引张学良离开居住地。

  袁静芝在蒋家的儿辈媳妇中,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因此,尽管张学良被秘密软禁在雪窦山上,但雪窦寺的住持还是答应了袁静芝做法事的请求。

  做法事这天,袁静芝披麻戴孝,在大雄宝殿里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她的手下分成两队,一队隐蔽在死者亲属队伍里,一队隐蔽在山林中。张学良和于凤至在散步,雪窦寺大雄宝殿传来的凄厉哭声吸引了他,于是提出去大雄宝殿。于凤至看了看尾随的刘乙光等特务,说:“那些人会允许我们去寺庙吗?”张学良脸色一沉:“不理他们。”说罢迈步向寺庙走去。

  但是,他们没走几步,就被刘乙光拦住了。刘乙光“恭敬”地说:“副座,走太远了伤身体,还是在近处走走吧。”张学良脸色很难看。于凤至不想节外生枝,拉了拉张学良,对刘乙光说:“那就麻烦刘队长去打听打听,是什么人哭得这么凄惨。”

  刘乙光答应一声就走了。于凤至拉着张学良在旁边的石凳子上坐下,低声劝慰着。

  不久,刘乙光回来了,说是蒋孝先的遗孀在做法事。张学良微微动容。蒋孝先被他的手下击毙后,他才得到消息。尽管当时场面混乱,但他的人杀了蒋介石的侄子,怎么说都是不应该的。现在蒋孝先的遗孀在替死者做法事,张学良觉得怎么也该去上炷香。

  张学良坚持要去大雄宝殿,于凤至、刘乙光只得跟随而去。张学良进了大雄宝殿,一直在观察动静的袁静芝一看到他魁伟的身躯,复仇的欲望就使她全身颤抖起来,仇人就在眼前,看来亡夫在天之灵保佑着我呢。当张学良走向香案时,袁静芝的号哭变成了低声哀泣,目光随张学良移动着。

  张学良一点也没想到危机就在眼前,上了香,转身对袁静芝道:“人死不能复生,蒋夫人,你节哀顺变吧。”袁静芝假意回礼道谢。同时,她的手伸进了麻衣里面去掏枪。

  “汉卿!”于凤至突然双腿一软,跌倒在袁静芝身上,压住了袁静芝掏枪的手肘。张学良连忙搀扶于凤至,刘乙光也去搀扶。于凤至将手撑在袁静芝肩头,带着歉意道:“对不起,蒋夫人,我身体不好,失礼了。”

  袁静芝没有掏出枪来,因为于凤至说话时的眼神,让她感到心惊胆颤。她马上意识到于凤至发现了她的秘密,根本是故意摔倒。既然图谋被识破了,就不能在这里动手了。袁静芝只好也帮忙搀扶起于凤至。

  张学良随即表示,给蒋孝先做法事的钱由他出。袁静芝再次表示了感谢,“非常恭敬”地送张学良出了寺庙。望着张学良远去的背影,她恨得牙关直咬。

  袁静芝猜得不错,于凤至那一跤真是故意摔的。不过,于凤至不是识破了袁静芝的图谋,而是看到了袁静芝眼睛里闪过一道凶光,情急之下,只好假装摔倒以阻隔袁静芝和张学良正面接触。
  


  “猎鹰行动”第一套方案失败后,袁静芝便加紧实施第二套方案,就是在山林中射杀张学良。经过仔细观察,袁静芝已经了解到张学良每天黄昏都会和于凤至离开住所出来散步。这一次,袁静芝让众“猎手”埋伏好,自己则装扮成疯女人,隐蔽起来。

  那天,张学良和于凤至在刘乙光等特务的“护卫”下,缓慢地走着。他们过了千丈崖,登上了妙高台。而袁静芝,就藏身在妙高台下一块巨石后面,离张学良约百步远。张学良和于凤至的身影一出现在她枪击的范围内,她立刻掏出枪来,对准了张学良的脑袋。“砰”的一声,枪响了,子弹呼啸着从张学良身边飞过,射进了他身旁一棵大树里。刘乙光立刻朝枪响处扑去。张学良和于凤至则紧急蹲下,吃惊地望着袁静芝被刘乙光给扭了出来。

  袁静芝来不及开第二枪就被抓住,气得狂叫起来。枪声过后她的手下纷纷现身,但都被刘乙光的特务队控制起来,根本不能按照她的计划行事。她气急败坏地和刘乙光厮打了起来。刘乙光本来是可以当场将刺客枪杀的,但是他认出了袁静芝,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当张学良和于凤至来到跟前询问刺客是什么人时,刘乙光掩饰道:“是个疯女人,我马上把她带下山。”

  袁静芝很不甘心。刘乙光要强行把她带走,她就更加疯狂地大喊大叫,咒骂张学良。张学良看不清她的脸,只是疑惑地望着她。

  “蒋夫人!”于凤至忽然叫了一声。袁静芝的狂叫声戛然而止。刘乙光忙道:“夫人,您认错人了。”于凤至冷峻地道:“刘队长,麻烦您把蒋夫人带过来。”刘乙光急忙小声叫袁静芝下山,袁静芝反而大声道:“我就是蒋孝先的妻子袁静芝,怎么样!我就是想杀张学良,怎么样!”

  于凤至和张学良走到袁静芝面前,袁静芝撩开脸上的乱发,仇恨的目光像利刃一般盯住张学良的脸。张学良疑惑地道:“蒋夫人,你为什么要刺杀我?”袁静芝昂着脖子,愤恨地叫道:“你杀死了我丈夫,难道我不该报仇吗?”“蒋夫人,当时的情况……”“我不管当时的情况,就知道是你的人杀死了我丈夫,就找你报仇。张学良,你连委员长都敢下手,我丈夫就更不在你话下了!姓张的,你赔我丈夫!”袁静芝喊叫着,要冲向张学良。刘乙光连忙揪住她。

  于凤至挡在张学良面前,用力将张学良往后推,然后面对袁静芝,凛然呵斥:“袁静芝,你给我听清楚了。汉卿兵谏委员长,是为了抗日,为了不让中国人遭受日本鬼子的欺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个人目的。你丈夫的死,的确是因为当时情况复杂,场面也实在混乱。再说,你最清楚你丈夫的所作所为,东北军为什么会向他开枪?他是委员长的侄子,是蒋家的皇亲国戚,如此煊赫的身份为什么得不到东北军及所有中国人的尊重?想必你不会忘记,他在北平、天津,曾经残酷地杀害了成千上万的爱国青年。那些爱国青年要抗日,有什么罪?”

  袁静芝歇斯底里地叫道:“你诽谤他!于凤至,我不许你诽谤我丈夫!”

  于凤至冷笑道:“袁静芝,作为妻子,你没能尽到做妻子的本分,让你的丈夫越来越黑了良心。作为女人,你没有完成一个女人的大义,在国仇面前,你心中自私而狭隘地只有家恨。如果你一定要沉湎于个人私恨的旋涡里,那你就杀了我。”

  “杀了你?”

  “不错,杀了我。我是汉卿的妻子,如果你一定要认定汉卿是你的杀夫仇人,那就让我代他一死。”

  于凤至的凛然和威严,不但镇住了袁静芝,也震撼了张学良,他一把抱住于凤至,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袁静芝怔怔地望着张学良和于凤至。此刻她深感于凤至既有对丈夫的忠贞和深情,又有巾帼英雄的正气与豪情。她眼中的张学良更是凛然一身正气。终于,她猛然扭头跑开了。
  


  袁静芝刺杀张学良失败后,蒋介石知道了这件事,但并未深究,而是给了她一笔巨款,让她在上海买了一幢房子。随后,袁静芝就离开奉化溪口镇,到上海居住了。解放后,袁静芝又随女儿搬到宁波居住。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她曾任宁波市政协委员,直到去世之前,对祖国统一大业都至为关切。她在生前提及上述往事时,对于张学良将军当年那种豁达的气度,犹念念不忘;而对于凤至,更是充满了敬佩之情。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责编:张慧玲)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