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专题报道>>“人民日报记者亲历改革开放三十年”系列谈>>人民日报记者亲历改革开放30年系列谈——林晰

我们批评国营商业"封建衙门式""官商"作风,"官商"一词流传开

2008年12月11日16:33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人民日报社论:量力而行的指导思想十分重要

【1】 【2】 【3】 【4】 

  林晰:第二点,我们就当时国民经济中发生的重大问题来提炼我们的报道思想。因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的经济面临着全面调整的重大任务。对当时国民经济比例失调的状况都还没有改变过来,所以生产、流通、分配、消费领域的混乱远远没有消除,城乡人民生活中还有很多长期积累的问题有待于去解决。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需要有一个很正确的指导思想,就是“量力而行”。因为什么都想往前推进,全面地搞上去,这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就提出量力而行的指导思想。当时,我们就发表了一篇社论——《量力而行的指导思想十分重要》,就是针对当时这种混乱情况而言的。这篇社论受到当时中央主管经济工作的陈云同志的表扬。

  林晰:然后我们陆陆续续地关于“量力而行”这样一个指导思想发表了很多的评论、文章、报道。后来,我们还把这些报道集中收集起来编了一本小册子,题目就叫做“量力而行的指导思想十分重要”。

  林晰:第三点,我们抓住了当时经济改革中“大锅饭”问题做文章了。随着经济改革的发展,我们在1982年底一直到1983年初,这段时间集中抓住了改革开放中一个很重要的症结问题,就是吃“大锅饭”的问题。我们连续发表了抨击“大锅饭体制”和“铁饭碗”的评论。当时,人民日报一共写了10篇社论,后来有7篇见报了,有3篇虽然没有见报,但后来也改成了一般的书面文章发表了。其中有一篇是很响亮的题目,叫“大锅饭养懒汉”,说明大锅饭养懒了企业、养懒了职工,其最终的结果就是毁灭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而且提出来治难的关键就是在于建立企业的经济责任制,就是让我们的企业真正做到独立自主经营,真正实行自负盈亏的经营机制。这组评论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人民日报社论:“大锅饭”养懒汉

  林晰:所谓经济中的“症结问题”,往往就是人们的看法不一致的地方。对这些不一致的问题,我们是回避矛盾,还是迎头而上,在改革最敏感的地方发挥我们舆论的作用?我们当时在打破大锅饭体制的宣传报道中,也曾经遇到很多方面的批评指责。所以为了摆脱这些批评指责,我们在部里组织了几个思想上比较一致的同志,成立了一个专题写作小组,由我们这个小组几个人在一起讨论选题,然后分头去写,写完了以后,大家再一起进行修改。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写作方式,因为大家可以互相取长补短,互相启发。

  林晰:第四点,就是我们敢于正视现实生活中的矛盾,也就是破旧立新。三中全会前夕,我们国家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问题,经济建设在过去搞的是一套很“左”的东西,如果按照“两个凡是”的原则,这是摆脱不了的。所谓摆脱“左”的束缚,就要真正按经济规律办事。所以当时这两种思想斗争还是很激烈的。

  主持人:这个时候出现了哪些评论呢?

  林晰:像刚才谈的“大锅饭的体制”,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因为在过去,无论上层建筑、生产关系,许多方面都很不完善,所以经济体制中许多环节都存在严重的缺陷和矛盾。所以要实现现代化、发展生产力,在那样的一种情况下显然是不行的。例如,国营经济,我们长期实行的是高度的集权体制,由于是独家的经营,又不尊重客观的经济规律,习惯于按行政命令的办法去经营,结果是在生产以后的交换、调节等方面造成很大的矛盾性,造成很大的浪费。我举一个例子,就是当时我们要看病吃中药,很难在市场上买到中药,不是缺这个就是缺那个,甚至于根本买不到。这个时候在我们部里实习的一个四川新华分社的记者,贺晓林同志,他当时就揭露了在四川成都的经营站仓库里有几百万斤的中药材霉烂变质。一方面抓不到药,一方面是霉烂变质,问题在哪呢?这个问题就产生在我们的商业是官商,是独断专行的,是这么一种体制下造成的。所以,我们当时就曾经写过一篇社论,这个社论叫《扫除官商作风,学会做生意》。当时这篇社论送审,送到商业部,商业部的领导同志就对我们这篇社论很不以为然,说我们是社会主义商业,怎么是“官商”呢?我们社论还提到他们是“封建衙门式”的,也提得很尖锐,他说:“怎么可以把我们的国营商业叫做‘封建衙门式’的? ”实际上他的意思就是说你们的思想感情太成问题了。

  林晰:我原以为这篇社论好像是发表了,可是后来我到处查,没查到这篇社论。这篇社论是写出来了,但是不同意见报。当时有规定,中央部门有异议,你还不能发表。所以可能是没发表。但是“四川中药材霉烂变质”的新闻报道我们见报了,我们加了按语,把这篇评论中不许见报的话,在按语中加进去了。所以“官商”这个用词为中央领导同志同意了,所以后来很多文章中提“官商”,就把这个名词打出去了,对当时商业部门也是一个很大的批评。

  林晰:他批评我们,我感觉到很无奈。这个问题明摆着就是这样一个现实问题,但是他们不让见报,我们也没办法。但是后来我们在陆续的报道、文章中也都把“官商”这个名词透露出去了。
人民日报社论:扫除官商作风,学会做生意
(责编:景玥)


相关专题
· 嘉宾访谈
· “人民日报记者亲历改革开放三十年”系列谈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