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纪念活动 回忆怀念 著作文章 历史瞬间 网友心声
 
中国共产党新闻>>专题报道>>薄一波同志逝世>>著作文章
 
共产党员的天职是干革命 我国基建战线的优秀战士――刘裕民
薄一波 乔明甫 牛荫冠 任朴斋 李景昭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标题】【日期】【版次】3【版名】【作者】【主要内容】原建筑工程部部长、党委书记、国家建委副主任刘裕民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受林彪、“四人帮”残酷迫害,含冤逝世。到现在已经八个年头了。不久前,刘裕民同志的冤案已经平反昭雪。在这举国上下,万众一心,为实现四个现代化阔步进军的大好形势下,缅怀裕民同志的光辉革命实践,我们思绪万千,充满了对他的深切怀念。

  无产阶级的忠诚战士

  刘裕民同志是山西省太原市人,他在中学读书时,就抱着拯救民族危难和建设新中国的革命理想,积极投入革命学生运动。一九三四年入党后,在艰苦的环境中从事革命活动,一九三六年一月由于叛徒出卖被捕,押在太原陆军监狱。当时的陆军监狱是国民党反动派关押共产党员和进步爱国人士的地方,在这里的“政治犯”都是经过敌人特种刑事法庭判决的,无所谓刑期,对犯人除终日镣铐加身外,还可以随意加刑甚至处决。面对死亡的威胁,严酷的审讯和恶劣的生活条件,裕民同志坚贞不屈,严守党的机密,始终保持了共产党员的崇高革命气节。他多次利用敌人审讯的机会,宣传我党抗日救国、一致对外的主张,揭露反动派的黑暗统治,同敌人进行面对面的斗争。

  刘裕民同志从被捕入狱那一天起,便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随时准备为人类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裕民同志的父亲曾在太原一家钱庄当过收入微薄的小职员,当他得知裕民同志被捕入狱的消息后,焦急万分,准备变卖衣物和请求亲友保释裕民同志出狱。这件事情被裕民同志知道了,他用民族大义和爱国无罪的真理说服了自己的父亲,表示宁肯坐牢终生,也决不背叛自己的革命理想。后来,他又从狱中带信给他的父母,信中写道:“为国捐躯,终生清白,养育之恩,来世再报。”

  一九三六年夏,王若飞同志被国民党反动派从绥远押解到太原陆军监狱,从此狱中斗争的领导核心逐步形成。在王若飞同志领导下,裕民同志和他的战友们一道,先后有组织地开展了反对监狱当局虐待犯人和支援绥东抗战等三次较大规模的绝食斗争,其中有一次绝食斗争连续坚持了五天,直到迫使敌人接受他们提出的条件为止。每次斗争,裕民同志都表现得很坚决。

  一九三七年,在国共两党统一战线尚未在全国形成和我党提出“释放政治犯”口号的推动下,经过组织营救和狱中斗争相结合,裕民同志及其战友先后被释出狱。裕民同志出狱后,在党组织领导下,立即投入抗日战争,开始以牺盟会特派员的身份在曲沃、夏县一带进行抗日革命活动。当时他所在的地区,除我党领导的抗日革命力量外,还有日寇和伪军盘踞的据点,有蒋介石和阎锡山的顽固势力,斗争形势很复杂。阎锡山是消极抗战,积极反共;日寇则专打共产党、牺盟会。为了挫败敌人的进犯,裕民同志和李涛等同志利用夏县为中心据点,联合附近各县组织了一支由我党控制的抗日武装力量,同敌人展开了广泛的游击战。对顽固势力,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方针,进行坚决的斗争,多次击溃伪顽势力的骚扰袭击,保卫了以夏县为中心的根据地的安全。之后,裕民同志受党的指派,把这个地区的游击队组织起来,同程国梁、周仪中同志领导的部队汇合组编为二一三旅。这支部队名义上归阎锡山指挥,实际领导权在我党手中,部队很多骨干都是共产党员。在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经过裕民等同志的努力工作,部队广大官兵进一步认清了蒋介石、阎锡山的真面目。一九三九年国民党发动反共高潮时,他们英勇杀敌,狠狠打击了蒋、阎军的进犯,后由程国梁、周仪中和刘裕民同志分别将这个旅拉到太岳根据地,整编为我军正式部队,把阎锡山搞得丢盔折兵,声名狼藉。

  基建战线上的优秀领导干部

  全国解放后,裕民同志转业到经济部门工作,开始在福建省担任工业厅长、省财委副书记等职。一九五三年我国大规模经济建设开始后,调到建筑工程部工作,从那时起到一九七○年逝世止,他整整在基本建设战线奋斗了十七年。

  裕民同志对建筑业的重要贡献之一,就是胜利地领导了长春第一汽车厂的建设工作。同时,通过建设实践,系统地总结了进行大规模工业建设的经验,为国家培养和输送了大批建设人才。第一汽车厂是当时我国建设规模最大的重点项目之一,由国外提供设计和成套设备,我国自行施工建设。这项工程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直接关怀,开工那天,毛主席亲自为这个厂的奠基题了词。那时我国建筑业刚刚在社会主义改造的基础上组织起来,装备落后,技术力量不足,缺乏工业建设的经验,加上参加建设的人员来自全国各地,各方面的实际困难是很多的。裕民同志坚决贯彻中央关于三年完成建厂任务的指示,紧紧抓住建设工期这个主要矛盾,一面负责浩繁的组织工作,一面率领数万建设大军学业务、学技术,开展了一场确保建厂总进度的大决战。他亲自抓建厂的战略部署和政治思想工作,果断地处理生产建设中的每一个关键问题,把各项工作组织得井井有条。当时全国各地来这里学习的干部多达上千人,整个工地既是生产建设的现场,又是一所练兵和培养干部的大学校,广大职工目标一致,热情很高。在建筑工程部和第一机械工业部的直接领导帮助下,经过全体职工的英勇奋战,我国第一个汽车制造厂终于提前建成,实际工期仅用了两年零九个月。在建厂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刻,他亲自主持对这个厂的建设工作进行了全面总结,提出了在我国具体情况下进行工业建设的经验、方法和途径,使大家对基本建设规律性的认识大大提高了一步。通过这个厂的建设,先后为各地输送了两千多名干部,其中很多人后来在党的教育下,成为建设事业上的骨干。

  裕民同志十分重视施工队伍的建设。他经常说,施工单位流动分散,生活艰苦,组织工作复杂,没有一个党性强、干劲大、熟悉业务的领导班子和又红又专的职工队伍,就不能在生产建设上打胜仗。他抓队伍建设有一个特点,就是思想建设、作风建设和业务建设一起抓,强调队伍的作风要靠领导干部去带,靠在实践中培养。他对于带有倾向性的问题抓得很紧,有一个时期,他发现有的施工企业经营思想不端正,存在着弄虚作假、高估冒算和不顾竣工收尾的错误倾向,认为这是危害国家建设,腐蚀职工思想的一件大事。他一面深入调查产生的原因,从制度上堵塞漏洞,一面写文章,作报告,逢会就讲,反复强调建筑施工要对国家建设负责,局部利益必须服从全局利益,绝不能本末倒置。他对这件事一直抓住不放,前后整整抓了十年。对于基本建设中经常出现的甲乙方关系问题,他强调必须建立严格的责任制度,有明确的分工,加强协作配合,反对互相扯皮。同时告诫施工单位要严格要求自己,切实搞好质量,保证进度,处理经济问题坚持实事求是。

  我国建筑业是一个有着精湛传统技艺,但生产方式又比较落后的部门。裕民同志从实践中体察到,要根本改变建筑业的面貌,必须广泛采用和大力发展新技术,成套地发展施工机械和新型建筑材料生产,使建筑业的生产方式逐步转移到现代化的技术基础上来。因此,他十分重视职工的技术培训、技术教育和发挥技术人员的作用,每次到基层,总是注意调查队伍的技术现状和技术特长,亲自召集技术人员开座谈会。他针对有些单位乱拉技术人员改行的现象,明确提出“技术干部归队”和“老工人归队”的口号,要求企业领导为职工学业务、学技术创造条件,做到又红又专,不断提高。

  裕民同志善于把党的方针政策应用于建筑业的实际,讲求经济效果,注意按经济规律办事。他认为建筑施工的高速度、高质量、高工效,取决于整个基本建设各个环节的紧密衔接和组织管理水平的不断提高,企业只有把施工准备、建设程序、基层建设和经济核算等生产管理的主要环节和基础工作做好,才能全面实现多快好省。他坚决反对那种片面追求产值不重视工程质量的错误倾向,认为搞基本建设不讲求质量,就是对人民的犯罪。有一次他到一个国防工程工地检查工作,这项工程因为设计上片面追求节约,加上施工操作马虎,造成大量返修加固,损失浪费上百万元,延误工期近一年。裕民同志看到这种情形,非常气愤,当即责成有关部门追究责任,并指定专人在报刊上写文章,要大家重视设计安全问题。他反复强调施工企业降低成本要靠真本事、硬功夫,不合理的收入一概不能算作降低成本,多估多算的要如数退还建设单位。为了探求企业降低成本的途径,他从一九五五年起,用了很长的时间,对固定资产的利用、流动资金、施工预算、工资定额、设备折旧等问题,深入进行调查研究,先后写了几万字的文章、文件和调查报告。所有这些,都为提高我国建筑施工的经营管理水平,坚持企业的社会主义方向,起了重要的作用。

  裕民同志为落实毛主席关于三线建设的指示所作的努力,更使我们不能忘怀。一九六五年我国三线建设全面开展前夕,裕民同志不顾当时已患严重的糖尿病和心脏病,带领大批机关干部深入基层调查研究,亲自向职工传达毛主席关于加快三线建设的指示。他住在工地,吃在工地,夜以继日地紧张工作。为了解决施工力量问题,他多次召开会议,亲自调兵遣将,在短短几个月内就从全国各地组织了近十万建设大军,斗志昂扬地开赴内地。这次调迁规模之大,行动之快,是建国以来所少有的。那时三线地区的交通条件还很不方便,有的地方铁路不通,公路不通,广大职工就背着干粮,跋山涉水,徒步行进,表现了很高的政治觉悟。虽然裕民同志没能亲眼看到三线建成就被万恶的“四人帮”夺去了生命,可是他为贯彻毛主席指示辛勤奔波的情景,却永远留在广大干部和职工的心中。

  实事求是,勤奋好学

  裕民同志在工作中注意调查研究,坚持实事求是的优良作风,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遇事有自己的见解,从不随波逐流。他对说大话、说空话、说假话的歪风深恶痛绝。他说,共产党员的天职是干革命,光说空话,一万年也到不了共产主义!有一个时期,有些施工单位在社会上浮夸风的影响下,大搞“卫星项目”,从几天盖一栋楼,到几小时盖一栋楼,突击赶工,搞人海战术,花钱很多,但不少项目建成后不能使用。裕民同志一面保护群众的积极性,一面耐心向这些单位的领导干部做工作,要大家冷热结合,实事求是,不要推波助澜,干那种劳民伤财的蠢事。他的革命事业心很强,工作扎实,不务虚名;写文章,作报告,有的放矢,开门见山,从不说空话。对于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他强调领会精神实质,结合本地区、本单位实际情况贯彻执行,不能生搬硬套。一九六四年前后,正当林彪大肆鼓吹精神万能的时候,裕民同志在一次厅局长会议上指出,革命化精神要贯彻到实际工作中去,贯彻到扎扎实实的基础工作中去,鼓实劲,讲科学,不能搞形式主义。他在大是大非面前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对人对已坚持一分为二,勇于承担责任,勇于自我批评。他从不搞无原则的捧场,也厌恶别人对他奉承,他常说,对那种当面说好话的人要高度警惕!

  裕民同志学习上很刻苦,早年在狱中就孜孜不倦地学习革命道理。那时狱中编成学习小组,由若飞同志给大家辅导,他是学习小组负责人之一。后来他多次提到,他所以坚定地走上革命的道路,除了亲眼看到旧社会的黑暗反动外,很大程度上是革命理论的作用。到经济战线工作后,为了适应新的形势,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各种业务技术知识,努力使自己成为内行。在领导长春汽车厂建设期间,为了使干部尽快掌握基本建设的业务,他亲自组织在工地实习的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的教师给大家上课,系统地讲授企业管理和生产技术知识,他自己带头学习,每课必到,坚持不懈。裕民同志所以到经济战线不久就出色地担当起党交给他的领导责任,是同他刻苦钻研、勤奋好学的精神分不开的。

  裕民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他的不幸逝世是我们党的一个损失,是基本建设战线的一个重大损失。我们为失去了一位优秀的革命领导干部而惋惜,为失去了一位革命老战友而悲痛。我们怀念裕民同志,要学习他的革命精神和优秀品质,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周围,万众一心,努力奋斗,为早日把我国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英勇进军。

  (来源:人民日报 1979.03.31 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