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嘉宾访谈>>访谈实录

改善民生是扩内需的落脚点  农村消费是提振内需的关键

——吕政、杨宜勇谈“扩大内需与改善民生”
2008年12月26日19:5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吕政研究员(左)、杨宜勇研究员(中)和主持人于春晖在访谈室
吕政研究员(左)、杨宜勇研究员(中)和主持人于春晖在访谈室

  12月26日下午14:00,人民日报理论部和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理论频道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吕政进入专栏、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进入专栏以“扩大内需与改善民生”为题进行访谈,并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点击观看视频

  访谈摘要

  ·杨宜勇:扩大内需不仅仅是权宜之计
  ·吕政:提振内需,农村消费十分关键
  ·吕政:中等收入者收入增长慢甚至缩水原因有二
  ·杨宜勇:此轮扩大内需的环境更为复杂
  ·吕政:2009年股市的健康发展需要三大前提
  ·吕政:四万亿元投资不会出现所谓“投资大跃进”
  ·吕政:房地产市场要繁荣 房价还应继续下降

  访谈全文

  [主持人于春晖]: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人民日报理论部和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联合举办的理论观察家栏目。目前国际金融危机尚未见底,世界经济仍然处于低迷和调整时期,对我国发展的影响仍然很深,加上我国正处在经济运行调整时期,由于这些因素的迭加,经济增加成为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为应对这一挑战,前段时间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着力在保增长上下功夫,把扩大内需作为保增长的根本途径,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保增长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今天这期节目,我们讨论的主题就是如何实现扩内需和保民生的有机结合。首先介绍一下今天来到我们节目做客的两位嘉宾,一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工业经济所原所长吕政,另一位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欢迎二位的到来。

  扩内需的落脚点在改善民生

  [主持人于春晖]:与其他国家出台的多项主要针对金融业的救市计划相比,我国政府将扩大内需作为保增长的根本途径,在扩大内需的过程中,保障和改善民生,被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这可以用下面一组数字说明,在四万亿的投资大单中,保障性安居工程2800亿;农村民生工程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3700亿;医疗、卫生、文化教育投资4000亿;生态环境投资3500亿;地震灾区的灾后重建10000亿。总计有2万多亿投资关乎民生改善。首先请专家给我们介绍一下为什么要把扩大内需和改善民生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上呢?

  [吕政]:首先我来讲一点意见,我理解的改善民生就是提高老百姓的衣食住用行的水平,改善老百姓在教育、医疗、文化卫生、养老、环境等方面的条件,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我想有这样几个理由:第一,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和社会主义生产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使人民群众能够分享经济高速增长的成果,能够得到实惠。从实际情况看,改革开放30年来,广大人民群众的消费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是总体水平仍然处在小康阶段,而且发展还很不均衡。特别在住房、教育、医疗、文化、生活、交通出行,以及环境方面都需要改善和提高,特别是广大农村还比较落后。把扩大国内需求的重点放在改善民生方面既反应了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是实现以人为本,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具体体现。第二,从产业结构看,我国工业的生产能力已经很大,出现了供大于求的局面,如果再投资一般的工业项目,将会进一步加剧结构性矛盾。工业生产面临的主要问题如何扩大市场需求。扩大内需的重点放在改善民生方面,即有利于提高老百姓的实际生活水平,又有利于扩大工业品的市场。第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生产与消费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生产是消费的前提,生产决定消费。但是消费反作用于生产。生产增长了,但是如果消费被限制在狭小的范围内,生产的产品卖不出去,生产企业的产品积压,不能实现资金周转,那么社会再生产就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商品不能在市场上得到实现,用马克思的话说,摔碎的不是商品而是商品生产者。要保持经济持续稳定的增长,就必须促进消费增长,通过扩大消费需求来拉动生产。

  [杨宜勇]:我补充一点,因为现在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过去的经济是外向型的经济,今天之所以要扩大内需,是因为当前外需严重的萎靡。我们今天提扩大内需,不仅仅是权宜之计,我觉得要以这场金融危机应对为契机,把扩大内需作为今后一个长远的战略来考虑。过去有个外国人说,中国人就是过去的30年玩命地炒菜,炒菜自己怎么不吃,由于中国人口味很挑,必须给外国人吃。现在外国人吃不下了,就只能给自己吃。我们现在中西部炒菜要给东部的人吃,东部炒菜要给中部和西部的人吃。同时提升产品、服务和产业结构,一方面改善民生的水平,同时满足多样化的民生的需求。再就是扩大内需为什么要锁定在改善民生上?因为现在扩大内需用的钱,无论是中央财政的四万亿,还是地方财政的二十几万个亿,加在一起,未来两年多,三十万亿左右,这些都是财政的钱,所以把财政的钱用在改善民生上,体现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原则。同时,也体现了我们的财政在转型,过去有建设性的财政,有经营性的财政,现在向公共财政转移,就是直接面向老百姓,同时改善各种基础性的服务设施。除了一半多直接用在民生之外,还有小一半的用在铁路建设上。铁路建设也是在改善民生,现在春节马上又要到了,春运的困难,紧张。我想通过一万多亿的铁路投资,投下去之后,在不久的将来,春运难的问题也很快会彻底解决。

  扩大最终消费是我们今后经济工作的重点

  [主持人于春晖]:这也是网友听了之后非常高兴的消息。我们注意到在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扩大最终消费需求,带动中间消费需求。请两位专家解释一下。

  [吕政]:首先分析一下扩大最终消费需求,带动中间消费需求的关系是什么?我们要考察一下2002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的结构性的变化,2002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需求的拉动,重化工业持续高速增长,工业增加值重化工业的增加值年均增长18%以上,比消费者工业的增长率高出四到五个百分点。目前工业增加值的构成中,表现为中间产品的重化工业占了69%,最终产品的消费品的工业增加值只占31%。重化工业提供的主要是生产资料,即中间产品。但是9月份以来,生产中间产品的重化工业的增长速度迅速地回落。比如说10月份中国工业增加值增长8.5%,11月份降到了5.4%,首先是中间产品大幅度回落造成的。为了保持重化工业中间产品的稳定增长,就必须从扩大最终消费需求入手,例如扩大面向群众的保障性住房的规模,就可以带动钢材、水泥等这些建筑材料的增长;增长农民购买家用电器的购买力,不仅能够促进家用电器的增长,而且还可以扩大电子元器件等中间产品的市场规模。消费品工业发展了,进行扩大再生产,就必然增加对能源,原材料及其设备的需求,从而改变重化工业自我循环的状况。就是如何来认识扩大消费需求和中间产品之间的关系,我想应当从上面几点进行认识。

  [杨宜勇]:吕老师讲的挺好,我略微做点补充。就是怎么解决老百姓敢花钱和能花钱的问题,花钱就是消费,人的消费行为是收入的函数,收入又分短期收入和长期收入。经济学理论表明,短期收入的增加是很难改变消费行为的,只有长期收入水平的提高,才有可能改变消费行为。国外的教授经常会举例子说,一个人跑到马路上去,捡到了一万块钱,你绝不会说拿着一万块钱跑到北京饭店吃一顿饭就吃完,他会做一个合理的安排。如果天天认为自己出去,在马路上都能捡一万块钱,这种想法也是不切实际的。所以我们现在通过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特别是通过九年义务教育,未来可能在大城市还要推广12年的免费义务教育。再就是今年年底即将出台的医改方案,都会减轻老百姓的负担,包括最近廉租房,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现在不是有新的“三座大山”提法嘛,有人说压得老百姓不敢消费,一个是住房,一个是教育,一个是看病。这些问题在今后两年都有很重要的考虑,所以解除老百姓在住房难,子女受教育难和看病难的后顾之忧,就是提高他们未来的预期收入水平。从而彻底改变他们的消费行为,让老百姓真正敢花钱,能花钱,花好钱。 

  增加农民的收入才能保证经济的大局

  [主持人于春晖]:老百姓有长期收入的看好,又没有那么多花钱的顾虑,会对消费需求的增长起决定性作用。进一步说,不同的消费群体关心的问题不一样。比如说过去人们不太关心的,现在非常关心的买车、买房子,旅游,实际上这里涉及到消费结构升级的问题,而这种消费结构的升级背后实际上是不同收入水平的消费者群体关心的消费问题不同。有一个叫晓菲的网友说,中央启动新农村建设是有深远意义的,不仅是对农民利益的保护,更是应对经济危机的一面大旗,这将带动四万亿投资。这里面谈到农民的消费问题。启动内需中,启动农村的消费是特别重要的。因为农民的消费总额是非常大的,不知道在促进农村消费方面,两位专家怎么看?

  [吕政]:中国仍然是一个二元经济结构的国家,城乡差别很大。如果说中国的九亿农民都能富裕起来,他们有效的需求,或者是他们的致富能力能够增强,中国的工业就不会存在所谓的过剩问题。所以提高农民的收入,增强农民的消费能力,对于推动中国经济的持续的快速增长,具有全局性、战略性的意义。怎样增加农民的收入,增加农民的消费需求呢?就要看农民的收入来源,首先仍然要保持中国的经济增长,使农村的剩余劳动力能够转移出来,在非农产业获得更多的机会,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现金收入,才能够增加农民消费的能力。第二,要进一步提高农产品的收入价格,这样使农民种田能够获得更多的比较收益。这也是增加农民的收入。第三,减轻农民负担,一个是财政对种田的直补,现在早已经取消农业税了,另外是农村的农业产业化,延长农产品的加工,延长产业链,使农民增加收入。采取这样的措施,保证农民收入能够稳定增长,农民收入增长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大局,就有更加广阔的坚实的基础。

  [杨宜勇]:我觉得新农村建设启动有一两年了,中央的战略还是深谋远虑的,我个人理解新农村建设,就是农村城市化。城市这几年的建设是农村化的发展趋势,城市里公共的绿地,还有高大树木的公园越来越多。在农村城市化过程中,我觉得要让农民自愿地上楼,农民的生活质量要提高,要解决他们上下水的问题,要解决用电、用气的问题,要解决农村居住小区垃圾处理的问题。我觉得这样才能够全面提高农民的生活质量和生活水平。同时农民的集中居住又能够节约土地。住房消费,毫无疑问未来二三十年,还是一个很旺的需求,因为2007年中国城市化率才有44.9%,我们预测到2050年中国的城市化率应该达到75%,也就是说还有30个百分点的空间,可能用40年来走完。所以数以亿计的人要从农村进入城市,房地产的消费还是很旺盛的。同时现有城里人的住房消费的水平还要改善,又会使住房消费成倍地增长。汽车消费也是这样。但是我觉得对大中城市来说汽车消费不是在城区,应该在城郊结合部,在农村。主持人提到了旅游消费,我补充一个文化消费。中国人无论是住房、汽车也好,现在比较注重物质性的消费。但是像文化、旅游这样精神性的消费,还比较短缺的。我到俄罗斯去考察,俄罗斯公务员的收入不是很高的,公务员收入每个月可能就400多美金,但是一个月能够花100美金去买票,看芭蕾舞,或者歌剧,或者马戏。他们在文化方面的消费就比我们多得多。我们认为对物质的消费都受到自然资源制约的瓶颈,恰恰对文化旅游,精神类的消费是不太受到物质消费的制约,或者很小的。在这方面有很大的发展、很有发展前途。包括健身,全民健身的需要,体育锻炼的消费。这些都是很好的。


【1】 【2】 【3】 【4】

(责编:秦华(实习))


相关专题
· 嘉宾访谈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