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嘉宾访谈>>访谈实录

中央党校王长江教授谈“从总书记上网看党的执政能力”

2008年06月24日16:48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6月20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来到人民日报社考察,随后来到人民网通过强国论坛(bbs.people.com.cn)与网友们进行在线交流。

  6月24日9:00,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特邀请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教授以“从胡总书记上网看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为题接受访谈,与网友在线交流。

嘉宾王长江教授

嘉宾简介:

  王长江,男,汉族,1956年出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党建教研部主任,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世界各类政党运行机制的比较和中国共产党建设问题的研究,主要致力于把政党比较拓展到党的建设领域,并在该领域主持开创了世界政党比较学科。发表有《世界政党比较研究》、《现代政党执政规律研究》等多部专著。1997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留学回国人员,2002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06年当选“中华十大教育英才”。

访谈全文

在如何面对社会新的发展变化方面,总书记带了一个好头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收看人民网在线访谈。在6月20号上午胡锦涛总书记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与广大网友进行了网聊,并对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栏目表现出了格外的关注,勉励大家努力把中国共产党新闻栏目办好。这是对我们人民网工作人员的鼓励,也是对中国网民的最大的尊重。

  [主持人]:今天我们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特别邀请到了中共中央党校博士生导师、党建教研部主任、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主任王长江教授,王教授您好,欢迎做客人民网。

  [王长江]: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王长江教授要以“从胡总书记上网看党的执政能力”为题接受我们的采访,与网友在线交流,也欢迎网友积极参与我们的聊天。

  [主持人]:6月20号上午胡锦涛总书记来到人民网与网友在线交流的时候,您当时在网上吗?

  [王长江]:很抱歉,我当时不在网上。因为我有班里的活动。

  [主持人]: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事的?

  [王长江]:完了之后我就知道了。

  [主持人]:事情发生之后很快就知道了。知道这件事之后,当时进入您脑海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是普通的网友感觉,还是专业的思考?

  [王长江]:我想是这两者混合在一起。

  [王长江]:我听说这个事情之后,我第一感觉就是特别高兴。为什么呢?因为我想这不仅仅是一件偶然的事件,最重要的是它体现我们这个党究竟如何面对一些新兴媒体,究竟如何面对社会新的发展变化大的课题。所以我当时既作为一个网民,同时也作为一个专家,我有两个感觉:第一个感觉就是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总书记。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个党在发展的过程当中,的的确确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大家知道,我们经过的历史不平凡,而且有许多挫折,特别是现在,面临新的情况,面临大量的新问题。我们如何应对,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非常大的课题。过去,由于我们搞了计划经济,我们总是对一些新生事物难以接受,因此每当新的情况出现的时候,我们总是想着能不能回避一下,能不能躲避一下,能不能稍微压一下等等。过去的情况下,这是可以压得住的。比如说,传统的媒体,一张报纸,可以发出来,也可以不发出来,可以晚几天发,这都可以。但是面对网络这样的东西,你如何应对?它不是由你说了算的。应该说,我们这个党看到了这些变化,在积极的做出一些应对。总书记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带了一个很好的头。

  [王长江]:我为什么不把它看作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呢?如果把这件事情和前面的西藏“藏独”事件的报道,特别是后来关于汶川大地震的报道结合起来看,在网络上的传播,相互之间的互动,我认为我们不断在学习,而且学习得很好,进步得很快。从这样一个角度去说,我们有一个总书记在带头,我们一定能够很好地进一步地解决这个问题,学好这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有长足的进步。这是一个感觉。

  [王长江]:第二个感觉就是,我们有一群很好的网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很多情况下,网民虽然在积极参与,但是似乎总是被看作容易情绪激动,容易情绪化,容易说一些极端的语言等等。但是这次我看不是这样。尤其是当总书记出现在我们“网聊”当中的时候,从内容上说,因为是第一次,不可能讲很深刻的东西,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大问题都讲到,只是一种“进入”的“开始”的标志。即使如此,网民也表现出了极大的支持热情。这说明他们并不是对任何问题都看不惯,对任何问题都本着一种“反社会”的心态,他们不是这样的。恰恰相反,对于中央的回应,对于执政者的回应,对于执政党领袖的回应,他们往往是一种极大的善意来看待。你投他一点,他报的更多,我们叫“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甚至可以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当然不是说“报恩”的问题,而是说我们这些网民确实是很好的网民,他们对一点进步都欣喜若狂。我认为这一点是今后推进我们的事业必须依赖也可以依赖也可能依赖的东西。

  [主持人]:比如现在网民都说,胡锦涛总书记的网聊是一次划时代的事件,而且那天成了网民的节日,对于网民可能有一些比较夸大的言词,您会怎么看待这个评价,会不会觉得有一些过了?

  [王长江]: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如果把它放到一个大的环境当中,放到一个媒体时代、网络时代当中,执政党的总书记,居然能够适应这样一种情况,和网民上网进行聊天,我认为可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当然,在这里我认为,还有很多问题在心理上要有准备,比如真的要在网络当中实现民主,靠网络推进民主,还有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我们必须去认真地研究、认真地解读,不是说这样一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改革开放过程当中我们不断地向前推进,总会遇到很多的新矛盾,这些新矛盾不是靠聊一聊就可以解决的。因此,它就有一个怎么积极地参与进来,并且在参与的同时,又能够对整个国家的发展有一个大范围、大视野的思考。我想这是我们大家都应尽的责任,这份责任由一个人来担不可能,由少数人来担也不可能,我们必须每个人、全体,每一个负责任的、有良心的中国人担起这份责任。

相对独立的网络是我们党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渠道

  [主持人]:王教授,我知道您以前一直对世界政党有深入的研究,对共产党的建设有实践的体会,如果再把网络加进来,网络会在我们党的民主进程当中产生哪些作用和影响?

  [王长江]: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当然,我是研究这个问题的,可能说起来就有点复杂,我把它简单化。所谓的“民主政治”,说穿了,就是民众和公共权力之间有一种互动,非民主政治不会这样的。非民主政治就是我想怎么管就怎么管,我想怎么治就怎么治,你只能承受。但是民主政治不一样,因为民主政治的前提是主权在民,天赋人权,人生而就有不可剥夺的权利。这虽然是资产阶级的政治学者们说的,但是你作为民主政治,是要承认这个前提的,既然民主是民众和公共权力的一种互动,那怎么互动呢?民众是有声音的,他们要表达自己的利益、愿望、要求,而作为执政者,他也是要回应民众的这种要求,这里面就可以看到两者之间有大量的信息流量。过去这些信息流量通过什么呢?传统的是通过组织,再进一步通过报纸、刊物、电视、广播,所有这些。但是所有这些有一个问题,就是可以由执政党来控制。现在网络时代不是那么简单,它越来越成为一支相对独立的渠道,党的渠道和这样一条渠道如何共生,如何是一种良性的互动?当然,我们作为一个执政党要利用这样一个渠道,但是另外一方面,利用首先是要尊重它的规律,它自己有自己的东西,你不能去改变它,只能去适应它,像这样的情况就对整个民主的发展有很好的推动力,我们需要做到的就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它的很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要把这样的工具、要把这样的路径、要把这样的渠道通通用起来,使得我们和人民群众之间能够有更多的联系,有更多的互动。

  [主持人]:说到这儿,比如说政府、人民群众,我们以前可能靠信访这样很传统方式联系,现在网络来了,我们应该怎样用网络把政府和人民群众联系起来,如何更好的利用网络?

  [王长江]:我认为网络和传统的媒体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比如说,在传播方面,它也有文字,它也有形象等等。但是它和传统的媒体又不太一样,它把所有的东西都结合在一起,而且极其迅速。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使得你想利用它、或者想和它产生互动的时候,有一种不适应的感觉。为什么?因为它快。它使得你反应起来不像过去那样按部就班,我去研究研究,把这个问题解决一下,我们做出一个决议,做出一个决定,我们再回过头来反应,不行,它需要你迅速地加以反应。从这样一个角度上说,它是对我们提出了一种挑战。

  [王长江]:但是,它又给我们提供了机遇,过去信息传递很慢,可能老百姓自己的利益愿望要求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他就会觉得厌烦。你的速度一加快以后,你和群众之间的沟通速度也加快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就能够有一条更好的路径,能够让老百姓对你的执政满意,对你的服务满意,所以我认为这又是机遇。

  [主持人]:王教授,我们聊了这么长时间,来看一个网友的问题。

  [主持人]:这位网友说,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上强调,要以改革创新的精神全面推进党的建设的新的伟大工程。王教授您是党建方面的权威专家,请您从民众、公民社会、公共权力之间的关系,从党政关系、公民社会的发展、党对媒体的领导以及党内民主等几个方面讲一讲推进执政党建设的基本思路,包括网络对执政党推进的基本思路会有哪些具体的影响?

  [王长江]:这个问题是很有意思的。我在研究政党问题的时候,通常会研究到我们自己党的特殊性,因为我们和国外的政党的确是不太一样,最典型的一点是它先有一个民主政治,然后民主制怎么运作,政党开始产生,它在中间运作。民主政治天生就是要把民众和公共权力想办法结合起来,你不起这个作用就退出舞台了。很清楚。我们不一样,我们开始建党的时候,我们并不是一个民主政治。恰恰相反,我们是想带领老百姓推翻专制制度,推翻一个不民主的制度,建设民主制度。所以它就有一个在民主制度之外产生和政权作对的问题。一旦成了执政党,不一样了,这个权力是我们自己的了,我如何把它和民众连在一起。它又回到这样一个角色。这样一个角色,我们过去说的比较形象,就叫“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这样的特殊性,使得我们和民众之间怎么沟通,我们怎么充当民众和公共权力之间连接的工具,能够帮助人民群众当家作主,我认为这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新的课题。

  [王长江]:这个课题并没有完全解决,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又出现了新的情况,就是新兴媒体、网络时代、信息时代、科技革命推动等等。所有这些因素都综合在一起了,这又是一个新的情况。过去在传统的模式下,民众要体现对公共权力的控制、掌握、诉求等等,怎么体现?主要通过政党。我们发现了这一点,我们中国共产党就在中间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现在忽然发现,不是那么简单了。作为一个党总是有层级结构,总是有组织,通过组织的系统,比通过没有组织的系统肯定要好,肯定要有优势。但是现在网络出现以后,新兴媒体出现以后,就发现那个渠道有的时候比你还便捷,你通过组织一层一层反应,可能三天得不到消息,半年没有任何音信,一年以后依旧如故。但是只要上了网络,你的观点,人家想看,可以马上知道,不但你这个地区的人知道,全世界都有可能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等于给人们提供了一个非常便捷的表达途径。它也起到了表达了作用。

  [王长江]:政党就要起代表作用。人家起的是一种表达作用。它那个表达速度比你快,我为什么非要通过政党呢?等于政党有被挤到一边去的危险,你要长期执政,你要牢牢地站住执政地位,你要始终成为人民的代表,我们说“三个代表”,你怎么做?你就要面对这样一些情况,你就要充分地研究网络的规律来驾驭它、利用它,然后,使自己党的影响不是因为它而缩小,你的阵地不是因为它而缩小,而是因为它又有了更加广阔的阵地、广阔的前景。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执政党应该去做的事情。


【1】 【2】 【3】

(责编:赵娟)


相关专题
· 王长江专栏
· 建设学习型党组织
· 嘉宾访谈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