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五册
关于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几点说明
(一九五四年六月三十日)
陈云
【字号 】 【打印】 【关闭

  第一个五年计划[1],从一九五一年到现在,共编制了五次。前三次都是由中财委编的,第四次是由国家计委编的。这一次又由我接手,从今年三月开始工作直到现在。
  这个计划,有比较准确的部分,即国营经济部分。也有很不准确的部分,如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都只能做间接计划,而这些部分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又占很大比重。我们编制计划的经验很少,资料也不足,所以计划带有控制数字的性质,需要边做边改。
  第一个五年计划已经执行了一年半。现在我作几点说明。  
  对五年计划执行结果的估计
  工业生产方面。工业总产值(包括手工业,下同)每年递增百分之十五点五,估计是可以完成的,并且可能超过。但有些主要产品,如钢材、棉纱等则很难超过。有些产品,不一定能达到计划指标的要求。五年内,工业生产的增长,主要靠原有的工厂及自己设计的工厂。苏联帮助设计和建设的一百四十一个项目,在五年内投入生产的很少,只占工业总产值的百分之四到六。一百四十一项主要是在第二个五年投入生产,有些要到第三个五年才能起作用。包括一百四十一项在内,全部新建工业厂矿,五年内能投入生产的,在整个工业生产总值中只占百分之二十五,约百分之七十五的产值要靠解放前的老厂。
  工业基本建设方面。五年内新建和改建的六百一十五个(可能还要多些)限额以上的项目中,有些项目(包括一百四十一项)可能要推迟。其主要原因为:我国技术力量弱,提供的资料不准确,又常改变,翻译资料也需要耗费时间,加上我国与苏联在交接中有许多不便,苏方提供的许多成套设备可能不及时,常常会发生停工现象。同时,如鞍钢和长春汽车厂等大项目的建设,现在是以全国力量来支持的。一百四十一项的建设全面铺开之后,全国支持的力量也会更加分散。基本建设的大规模铺开,还在一九五六和一九五七年,真正紧张的时期还在后头,将来必然会遇到见多困难,特别是下级干部和基层干部会严重不足。干部在基本建设方面取得经验,也需要有一定的时间。此外,对六百一十五个建设项目,内部工作布置必须按现定时间争取完成,但要准备有些可能完不成。因此在公开宣布时应讲清楚,哪些项目会推迟。
  农业生产方面。五年内农业总产值每年要求递增百分之五,一九五七年较一九五二年要提高百分之二十八。这主要是提高单位面积产量,靠开荒增产的不多。应该估计到,谷物增产是缓慢的。苏联从一九一三年到一九五0年这三十八年中,单位面积产量仅提高了百分之四十一。我们要完成农业计划是很吃力的,主要靠合作化。
  铁路运输方面。这无疑是紧张的。如果有些工业产品的生产超过了计划,则铁路有些区段的运输就承担不了。因此,在年度计划内,应准备对铁路增加新的投资,解决某些区段扩建改建的要求。
  社会主义改造方面。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计划,可以完成,也可能超过。
  总的来说,计划中最薄弱的部分是农业生产,能否按计划完成,很难说。工业生产计划可以完成,基本建设可能差一点,铁路运输很紧张,社会主义改造的进度可以按期实现。
  按比例发展问题
  一、农业与工业的比例。
  农业生产同工业建设和人民生活的需要相比,即使完成计划,也是很紧张的。粮食生产如按计划完成,五年内能增加的库存,也只有二百五十五亿斤。如加上一九五三年六月底的库存一百九十五亿斤,到一九五七年底库存粮总共也只有四百五十亿斤。这还是包括周转粮在内的。今年五月份一个月就卖了八十亿斤,按此计算,如果遇到灾荒,库存粮只能应付五六个月。
  食油五年内增加不了多少。如果每人每年的供应增加一斤,全国就要六亿斤,需要增加二千万亩的油料作物,这是很难办到的。
  棉花平均亩产必须达到三十八斤,才能完成计划所规定的任务。现在全国平均亩产仅二十斤,要提高到三十八斤是不容易的。华北地区提高到三十八斤虽然不很困难,但棉田如再扩大,就会减少高粱、玉米和谷子的种植面积,使燃料和饲料发生很大困难。如果棉花的生产不能按计划完成,则棉花供应就会发生更大问题。
  农业增产有三个办法:开荒,修水利,合作化。这些办法都要采用,但见效最快的,在目前,还是合作化。
  以开荒来说。新开垦五亿亩土地,可以收粮食八百亿到一千亿斤。但这甚至在十年内都难以做到,因为没有机器。要开垦五亿亩地约需二十五万台拖拉机,据说要有一千多万吨原油来炼柴油,但我们要到第二个五年计划才可以有十万台拖拉机,原油的开采也快不了。大规模开荒只能在地广人稀的地方,没有机器是不行的。要是开垦新疆的荒地,还要修铁路(约四千公里),修水利(每亩约一百万元),这些在目前都是没有力量来做的。那末,是否可以比计划再多开垦五千万亩荒地呢?我看也有困难。因为,一要增加二十五万亿元的投资来搞国营农场,二要进口三万台拖拉机,三要组织相当大量的技术力量进行勘察设计。此外,还要修筑公路、铁路,建筑房屋,组织七十万劳动力移民,而花费了这样大的力量以后,每年所能增产的粮食也只有八十到一百亿斤。因此,五年内,开荒和建设机耕农场,实际上只能起积累经验和培养干部的作用。
  以修水利来说。大型水利工程首先在北方。要是把淮河以北的水都蓄起来,可以灌溉两亿亩地,即可以增加二百多亿斤粮食。这个工程是很大的,没有十年完成不了。而所增的粮食,就全国来看,数量并不多。
  搞合作化,根据以往的经验,平均产量可以提高百分之十五到三十。增产百分之三十,就有一千亿斤粮食。并且只有在农业合作化以后,各种增产措施才更容易见效。所以合作化是花钱少、收效快的增产办法。国家在财力上应该给予更多的支持。
  农业投资是否太少,能否增加?五年内对农业(包括林业和水利)投资为四十九万亿元,占经济建设支出的百分之九点五。这里应指出,五年内直接或间接的对农业的投资还有下列各项:地方农业水利投资五万亿元,军垦费用五万亿元,农村救济费十五万亿元,治理黄河可能将有五万亿元,银行长期农贷十万亿元,以上共计四十万亿元。如果把这些费用加上原计划中对农业的投资,就决不止仅占经济建设总支出的百分之九点五,而是在百分之十五以上,并不算低。对农业,可以准备几个后备计划,争取在年度中增加投资。
  二、轻重工业之间的比例。
  五年计划规定,轻工业投资与重工业投资的比例为一比七点二,即百分之十二比百分之八十八。但目前轻工业的增产,主要还不是增加投资的问题,而是原料问题。轻工业的原料,一方面来自农业,如棉花、油料、甜菜、甘蔗等;一方面来自重工业,如薄钢板、铝、化学产品等。在这些原料还不能大量增产以前,增加轻工业的投资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因为原料供不上,工厂开了也是白开。轻工业现在还有很大后备力量,生产设备利用率很低,只要稍加调整,就可以增产很多。
  不仅就生产能力来说,轻工业有很大的潜力,而且就资金来说,也有很大后备力量。因为除去国家预算拨款外,可以投资于轻工业的,还有公私合营及私营企业的公积金,有地方工业的投资,还有社会游资可吸收。如果迫切感到轻工业产品需要时,建立工厂也较容易,短时间内就可以搞起来。一个五万锭的纱厂,只要一年半的时间就可以建成。
  因此,轻重工业之间的投资,以维持现有的比例为好。
  三、重工业各部门之间的比例,
  按照五年计划,国防工业是很突出的。为了实现发展国防工业的计划,很多民用工业就必需跟上,而且跟得很吃力。有些民用工业,实际上也是为了配合国防工业而建立的,比如有些特殊钢厂、化工厂等。这种情况的存在,是由于外国是在已经发展了的工业水平上搞国防工业,而我国工业落后,基础太差,但又必须迅速地发展国防工业。这样,就不可避免地要采取目前的办法。迅速发展国防工业,用力赶一赶,对提高我国工业技术水平是有好处的。
  石油工业的发展赶不上需要。石油的供应,不仅第一个五年计划,就是第二个五年计划也是不够的。现在主要是寻找石油资源的问题。只要发现了新的丰富的资源,就必须大力开发。
  总之,重工业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国防工业突出,石油工业落后,煤、电紧张。这种状况,目前还无法改变。
  四、工业发展与铁路运输之间的比例。
  今后铁路运输是紧张的。铁路方面的投资也还不够。在制订铁路修建计划过程中,原设想的新干线越来越短,而用在旧线上的投资则越来越增加。一九五二年拟议五年内新建干线一万公里,以后改为六千公里,现在只有三千公里。原因是新设的厂矿多在旧线附近,旧线运输负担将随着工业的发展而日益加重。同时,对修筑铁路的估价也过低,原定每公里为三十九亿元,现实际已达六十二亿元,不得不减少铁路修筑的里程。
  目前铁路的修建,应首先保证一百四十一项建设和扩大旧线运输量的需要,同时要为修新线做好准备。为了保证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运输任务的完成,必要时将在年度计划内增加投资。铁道部应在所拟定的计划投资外,准备十万亿元以上的工作量,什么时候有钱就什么时候搞。
  五、技术力量的需要和供应是不平衡的。
  初步计算,五年内工业和交通运输两项需增加技术人员三十九万五千人,但高等学校和中等技术学校的毕业生仅为二十八万六千人,相差近十一万人。技术力量不足,当然会影响到建设的进度,并会使产量提不高,质量不好。这个问题在十年内很难完全解决。我们决不能等培养好了技术干部以后,再从事建设。而且就目前来说,技术力量不足的状况,也不是依靠增加投资就可以改变的。还有教授不足,在校学生不足等问题。补救的办法,是靠工厂多办技术学校和训练班,培养技工。总之,干部培养不及,是第一个五年中难以解决的问题。
  如上所说,五年计划各部门的比例,是有缺点的。但目前只能按照已拟定的方案来做。
  按比例发展的法则是必须遵守的,但各生产部门之间的具体比例,在各个国家,甚至一个国家的各个时期,都不会是相同的。一个国家,应根据自己当时的经济状况,来规定计划中应有的比例。究竟几比几才是对的,很难说。唯一的办法只有看是否平衡。合比例就是平衡的;平衡了,大体上也会是合比例的。
  我国因为经济落后,要在短时期内赶上去,因此,计划中的平衡是一种紧张的平衡。计划中要有带头的东西。就近期来说,就是工业,尤其是重工业。工业发展了,其他部门就一定得跟上。这样就不能不显得很吃力,很紧张。样样宽裕的平衡是不会有的,齐头并进是进不快的。但紧张决不能搞到平衡破裂的程度。目前我们的计划是紧张的,但可以过得去,不至于破裂。
  财政收支方案
  五年内财政收入可否再增加?我看会有某些增加,企业利润和税收可能超收一些,但大量增加的可能性不大。如果税收再增加四五十万亿元,将会使物价大涨,实际工资降低,所以是办不到的。
  军政费用能不能再减?今后三年,政费难减,因为不能大量裁员。要减军费,也只有减人员,降低现代化程度。我以为,五年计划草案不能这样制定。
  工业投资可否减少?既然一百四十一项定了,不能推迟,工业上的钱也是少不了的。除属于一百四十一项的以外,第一机械工业部和第二机械工业部其他方面的投资,是很少的。化学工业、钢铁工业、有色金属工业的情况,也是如此。关于工业投资,过去曾经研究过三个方案。一个是二百六十五万亿元,按照这个方案,一百四十一个项目要推迟很多。另一个是二百二十八万亿元,这样就要求财政收入再增加几十万亿元,如前面所说,这很难做到。因此,较适当的是现在的二百九十二万亿元的方案。
  预备费能不能再减少?现列的预备费是不能再少的。今后三年只有三十八万亿元,只占总支出的百分之四,是很少的。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某些临时的支出一定会有。而且根据过去经验,工业的项目及其造价往往比原计划增加。这些都要求财政上有一定的后备力量。
  财政收入超过的部分,不能列入预算。如列到预算里面,而且马上分掉,则会使财政毫无周转余地。所以,宁可在年度计划中,再对某些项目的支出作必要的增加。但这种增加,也必须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
  在财政上必须反对两种倾向:一种是冒进,即将财政收入全部分出去,搞到中途预算破裂。一种是保守,即有钱不用,妨碍建设。为了在财政上避免这两种错误,就必须一方面保有一定数目的预备费,另一方面又准备在年度计划中增加可能增加的投资。
  今后二年保有三十八万亿元的预备费,大体可以不致犯冒进的错误。农业、铁路方面准备好后备计划,在年度计划中准备增加新的投资,就不致犯保守的错误。
  按照计划,五年内现金收支是平衡的。将来要出毛病的话,可能出在商业各部,关键在于商业各部的贷款是否已打足。
  对苏外汇的支付是很紧张的。为了偿还欠款,为了进口成套设备及其他物资,五年内将对苏支付外汇一百二十六亿卢布。我们必须力求不借外债。为了保持外汇的收支平衡,应压缩不必要的进口。
  保持购买力与商品供应之间的平衡
  一九五七年生活消费品和农业生产资料的供应总额,可达四百六十万亿元,那时社会购买力将增至五百万亿元,供应与需要之间差四十万亿元,占供应总额的百分之八。这种差额,城市与乡村都有,但多少在城市,多少在乡村,现在还划不清楚。差额发生的原因有二:一是投资于重工业的基本建设吸收了大量的资金,但不可能很快生产出东西,将来生产出来的,大部分也不是消费品。二是为了保证供应,不得不实行农产品计划收购,这样农民就保有很多货币,而不能保存很多实物。
  在短期内要完全消灭商品供应与社会购买力之间的差额是不可能的。但这种差额不能过大,过大了就可能发生市场上的抢购现象,或农民不出卖农产品。应该说,四十万亿元这个差额是不算小的。解决这个差额的办法:一是农业、工业和手工业的增产,这是最根本的;二是努力在农村中推销工业品;三是增加农产品出口,进口轻工业原料,如毛条、人造丝、橡胶等,经过加工向农村推销,这对回笼货币的作用很大;四是发行公债和提倡储蓄;五是适当调整工农业产品的价格,如烟、酒,糖等消费品可以涨点价,而某些农产品可以降点价。我们的原则是,人民虽多出一些钱但不影响基本生活,并要使生活水平微微上升。采用这些措施,虽不能完全解决四十万亿元的差额,但一定可以解决很大一部分。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持市场的平稳。
  解决商品供应量与社会购买力之间的差额,应该采取各式各样的、适合各地具体情况的不同的办法,并且分开在几年内解决,不要挤在一年里面来搞。我看,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降低工业品价格,提高工资,这三条应该说都是好事,都应该做,但是,都不能做得太早,要极其慎重,要量力而行。
  最后,再讲几点意见。
  第一,现在所拟定的第一个五年计划草案,各种数字的小变动是一定会有的,但大体轮廓已定,不能再变。
  第二,今后还须继续搞好各年度的财政收支平衡,避免出现抛物线。同时,要搞好电、煤、木材等若干种主要产品的供需平衡。
  第三,由于间接计划部分很大,因此这个计划应经过地方党委在更大范围内加以讨论。为了实现这个计划,必须充分发挥地方的积极性。
  根据《陈云文选(一九四九——
    一九五六年)刊印
  * 这是陈云关于第一个五年计划编制情况向中共中央汇报的一部分。
    注释
  [1] 第一个五年计划是1953年到195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简称。这一计划,从1951年开始准备,经过五次编制在1955年7月召开除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正式通过,已收入本书第六册。

 
  本栏目所有文章仅供在线阅读及学习使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者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