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三(1927)
中国共产党为汉宁妥协告民众书[“八七”中央紧急会议(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
(一九二七年八月十四日)
【字号 】 【打印】 【关闭

全国工人农民兵士及一般革命平民!
  现在武汉的所谓国民政府及所谓国民党中央,已经公开的和南京、上海的反革命党以至于蒋介石妥协了,这并不是什么奇事,这本是在意料之中的必然的结果。最初今年三四月间,武汉国民党的中央,热烈的进行党权运动,那时他还不失为国民革命的中心。但是,不久他便反动起来。武汉与沪宁之争,本来客观上是革命平民工农群众的革命力量与豪绅资产阶级的反动力量之间的斗争。然而武汉方面的国民党领袖和军官,大多数始终甘心代表豪绅资产阶级,只想利用民众的赞助,以取得自己的权利和禄位。所以等到民众真正起来要求三民主义和平民权利的实现,他们便立刻把工农群众的利益抛弃,把国民党的革命的主义和政策抛弃,他们早已接受了蒋介石等的反革命政策。
  蒋介石的反革命政策是甚么?就是:
  (一)与帝国主义妥协以求巩固反动的统治;
    (二)为〔如〕军阀同样的把持并抢夺地盘;
    (三)屠杀民众,摧残人民的自由;
    (四)利用工贼以摧残工人,利用农贼以摧残农民;
    (五)帮助买办大资产阶级,剥削一般民众兵士;
    (六)实行所谓清党运动,其实便是排斥革命党员以至屠杀共产党。
  试看,自从夏斗寅,许克祥背叛革命以来,武汉的所谓国民政府与国民党中央,是不是步步实行这些反革命政策,尤其是武汉的所谓国民党中央七月十五日会议公开破坏容共政策以后;本党已经两次宣言,详述武汉反动的罪状,并号召革命的民众和一般国民党员起来声讨,和声讨蒋介石一样。
  武汉方面既然自己实行这些反革命政策,那么他们的所谓东征所谓讨蒋,自然不过是地盘权利的抢夺。为此,他们可以勾结日本帝国主义者,秘密出卖湖北、湖南的矿山等等,蒋介石也在派代表到美国去,秘密协商所谓互惠税则。他们都是同样的新式卖国贼,只要看:蒋介石空口排日,空口的反帝国主义,然而对上海租界的加税,却始终不肯澈底反对,而且还要压迫抗税运动,现在始终令大资本家虞洽卿等与租界当局妥协了。武汉的领袖,如果到沪宁,其结果也和孙传芳、蒋介石一样,始终不能澈底力争甚么关税自主等等的,他们只想地盘和金钱!他们对于民众的赞助一概已经拒绝,他们在武汉,早已压迫民众的反帝国主义斗争了。
  武汉方面的所谓国民党中央,既然抛弃革命政策,自然只成了新军阀唐生智、何健、朱培德等的招牌和工具。汪精卫专和唐生智、何健等勾结,利用许克祥等屠杀工农,甚至为之文饰,比蒋介石与张作霖妥协,有过之无不及!所以他们尽量帮助这些军阀抢夺地盘,企图消灭革命的铁军,解散北伐中百战百胜勇敢牺牲的叶挺的军队,以致贺龙、叶挺等不得不决然以对付反革命的方法对付他们,毅然本着国民革命的工农政策及三民主义而起义。
  武汉方面的军阀,当他们还带着国民党的假面具,而且没有敢公开的反对三大政策的时候,已经亲自动手屠杀工农群众以至学生妇女——许克祥的长沙政变,是铁一样的事实。至于所谓国民党中央,放纵豪绅贪污鱼肉平民屠杀工农,那就更不必多说了——湖南政变后成万的工农被屠杀,死状之惨酷,为亘古所未有;湖北省农民协会六月间开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时,统计有四千七百余农民被杀;江西驱逐共产党员及革命的国民党之前后,工农群众被杀者也不在少数。这些人是谁杀的,严格的说来,亦是汪精卫等之政府及中央所杀的!这所谓中央和政府,除空口保护工农的欺人命令之外,何尝有半点办法去替工农严惩这些反革命的军官和豪绅;不但如此,他们反而承认唐生智等摧残民众团体的方法,自己帮助他们来解散农民协会及土豪劣绅审判委员会等革命机关。共产党与革命的国民党合作之方针至今未变,对于国民党总理的联共政策至今竭诚执行。然而国民党领袖汪精卫、顾孟余等,既然背叛国民党及国民革命,既然甘心做豪绅军阀的刽子手,既然甘心做屠杀千万民众的杀人犯,那么,共产党当然不能和他们分负这种责任,所以宣言退出国民政府,而与革命的国民党领袖孙夫人、邓演达同起号召国民党员和民众,来推翻这些叛徒及蒋介石、张作霖的反动统治。他们这些叛徒却还敢冒充国民党中央,还有脸尽说自己和蒋介石等沪宁叛徒不同!事实终归是事实:七月三十日他们在汉口已经公开的屠杀车夫,激起武汉工人的总同盟罢工的抗议;他们接着便是大施逮捕和杀戮——如今被捕的工人民众几百,被杀者已在五十以上,其中共产党员死者二十余入。最近汉口的消息:卫庆司令部已下密令捕杀共产党,有“宁可格〔枉〕杀千人,不可使一入漏网”之语!有这样铁一般的事实在此,武汉叛徒即使在所谓讨蒋宣传之下再说得花言巧语些,事实不能欺骗民众的。
  武汉方面已经实行所谓改组民众团体,将一切群众所选的工农学生妇女团体完全解散,其手段是先密令军队强占工农团体的房屋,表面上下令军队退出,实则自己派遣工贼农贼实行改组。就是以前的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和武汉市党部,最近也和湖南政变后的各级国民党党部一样,也和四月十二上海屠杀之后,东南各省的党部一样,遭了解散和改组。他们并且学蒋介石一样用法西斯蒂的办法来摧残工农群众!他们的讨蒋宣言上说蒋介石“利用工贼以摧残工人,利用农贼以摧残农民”,一面骂蒋,一面同时学蒋——解散全国及湖北的总工会及农民协会,停止一切民众团体的活动,还组织所谓工人武装队,这种所谓工人武装队,就是七月三十日汉口洋车夫罢工时,殴打车夫工会委员长几至死命的地痞光棍(卫戍司令部用一千元收买来的)。此后的武汉,已经和上海同在这种反动的豪绅资产阶级之白色恐怖之下了!
  武汉方面早已和上海、南京一样,政府的财政政策,不外是剥削平民的苛捐杂税,滥发纸币、国库券、金库券(湖南)等。对于买办奸商的封锁及其扰乱金融的阴谋,不但不严重惩办,没收他们的财产以救济贫民,反而时时庇护他们的反动行为,如故意停厂使工人失业,和〔私〕运现款出境以扰乱金融(汉口美孚洋行每天收进现款五六万元)。当初工人群众起而裁制这种反动行为时,这些所谓国民党领袖便大骂“过火”,下令禁止。蒋介石、白崇福收虞洽卿等贿赂一千五百万元而屠杀上海工人,汪精卫、陈公博等亦就会同汉口的买办奸商(把持总商会的商阀)解散店员工会。蒋介石等在东南抽苛捐杂税,汪精卫等便在武汉滥发国库券。他们借口集中现金筹备兑现之政策,而实际上将汉口四五百万现金任令各新军阀(唐生智等)分配。其结果,上海对武汉的封锁固然使长江上下游的经济都起极大的恐慌,而军阀的朋分现金,更使一般民众——贫苦的小商人、工人、兵士困苦到万倍。小商人本是破产到不堪,简直没有生意做,十家有九家关门,米盐油等都没有了。工人每月得十几元国库券,实际只得二三元钱,连一顿饱饭都没有吃。农民拿一担米只换几张没有用的纸。兵士更欠饷到三四个月,衣履不周,天天挨饿。钱到甚么地方去了?原来军阀和贪官污吏买办奸商,正趁着这钞票低折的时候,大做买卖,从中操纵呢!而唐生智说:“国库券让他倒好了,——张敬尧在湖南发几千万纸币,倒了亦没有死人!’哼!这些军阀滥发库券,等于抢劫现金盐米,还想再发四千万中央银行钞票,陷人民于万死之地!
  武汉方面在值此反革命政策之下,还敢说他们的反共和蒋介石的反共不同,真是无耻之尤!武汉现在也在“清党”了。他们的一切政策既然和蒋介石丝毫无异,他们的清党反共,自然也是排斥一切革命党员,以求获得反动之“自由”。他们说清党是同时肃清腐化分子。请问,在上述那些反动政策之下,还有什么腐化不腐化——执行那种反动政策的人,他们自己就是腐化的分子。
  蒋介石、李济琛以至冯玉祥、阎锡山等,现在都是一致实行这些反动政策。豪绅资产阶级及一切国民党中代表这些阶级的军阀官僚政客,便一步步的走向反革命,甚至以前国民党的领袖从戴季陶、胡汉民一直到汪精卫,也都在工农平民与豪绅资产阶级两相争持的过程中,到头来始终完全站到反革命方面去,甘心背叛国民党之主义及政策。从今年四月十二日的上海屠杀直到七月二十〔三十〕日汉口屠杀,只不过是这些反动过程的最露骨的表演而已。如今武汉与沪宁的妥协,自然是当然的结局。
  武汉的所谓中央与政府,现在却说蒋介石的离宁是他“屈服于党的纪律”。这是何等无耻的话。我们知道:蒋介石、唐生智、冯玉祥、李济琛、白崇禧等,在一致压迫民众的时候,互相之间有许多冲突,蒋冯唐白李等的部下又有许多互相冲突的利益。这在〔些〕是封建式的豪绅阶级以及薄弱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社会天性使然,他们没有全国的利益,而只有同系的同乡的地方的行业的利益,他们之间不会没有互相的斗争——以民众为牺牲,以兵士为炮灰的私战。他们早已背叛革命,所以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绝无革命的意义。这次白崇禧、李宗仁、何应钦等反对蒋介石,也不过是这种军阀私斗的第一幕。表面上武汉、南京的政府仿佛可以统一起来,实际上立刻又要发现唐生智与李宗仁、白崇禧,或者冯玉祥与阎锡山、唐生智之间的斗争。全国的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的大危机,并不因这次宁汉妥协而缓和,而且还有继长增高的趋势。奉系军阀,李宗仁、白崇禧、李济琛、黄绍雄、唐生智、冯玉祥、阎锡山等等大小新军阀,在英美日列强帝国主义勾结玩弄操纵之下,纵横掉〔捭〕阖,朝三暮四的明争暗斗,立刻便要发生全中国之极大纷扰,战争,苛税,屠杀……这是宁汉妥协的“意义”了!
  蒋介石的离宁,决不是甚么“屈服于党的纪律”,甚么“消除分裂危机”。蒋介石、李宗仁、白崇禧等,在徐州会议时,既没有人下野,亦没有人承认武汉,那时他们是和冯玉祥联合起来压迫武汉。如今他们被奉鲁军阀打败了,然后“服从武汉”——请问,这是什么“屈服于党的纪律”!——蒋介石离宁的代价是甚么?就是上文所说的武汉政府与军阀帝国主义妥协,屠杀工农民众,排斥革命党员,剥削平民兵士之政策。武汉与日本帝国主义企图勾结,甚至于与张作霖企图妥协(汪精卫自己说的),武汉中央及政府拥护了屠杀两湖工农的许克祥等豪绅资产阶级,解散了真正工农的全国及两湖的总工会农民协会,以及其他工农民众团体,杀了不少共产党员及“枉死的”一般人民——武汉政府及中央这样十足的实行了反革命,然后再博得屠杀上海工人的白崇禧等的夸奖——白崇禧、李宗仁的文(八月十二日)电说:“诸公毅然清党讨共,是护党救国之忠诚,已与宁方一致!”所以蒋介石在私利冲突而失败的时候,还能着着实实的教训武汉“诸公”一顿,——白崇禧等的寒(十四日)电说:“总司令(蒋)驱共目的已这……现双方所争持者皆不成问题。”蒋介石的下野宣言说〔1〕,他“要求湘鄂赣傣省澈底清党……昔时曾受共产党迷惑者,迄今亦觉悟其非……然如何能不要一切实的保障,俾一误不复再误;所谓切实之保障者无他,即相率会议于南京,用符驱共产党之名实。”这明明是说:汪精卫等的屠杀民众和共产党,还太不惨酷,——“你们不到南京向我投降,始终算不得真正反共产党——始终算不得十足反革命党!”
  蒋介石离宁,而汪精卫等能与沪宁豪绅资产阶级的刽子手白崇禧等妥协,这个代价就是中国几千百万人民的鲜血和痛苦!汪精卫等现在也就无耻的公开的对蒋介石的政策投降——武汉中央在白崇禧等文电以前,先就有一个求和的通电,这一“通告全国党员”的电报上说:“至于武汉之中央党部及国民政府,如个人服务有所不善,当受第四次全体会议之处分,如认为有改组机关之必要,亦不妨提出会议,听候解决。”这里所谓“有所不善”,大概就是恐怕南京方面的反动军阀还嫌他们杀人杀得太少了,排斥共产党太不出力了!
  总之,武汉的所谓政府及中央,虽然因勾结屠杀上海工人之新军阀白崇禧等,而能够去蒋,而实际上是更进一步与新军阀主义同化,对蒋介石的种种反革命政策投降。现在宁汉的妥协或“统一”,不过是豪绅资产阶级代表之政客军阀互相之间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罢了!汪精卫等的反动,到此已完全揭露,丝毫假面具也不用戴了!
  中国政局这样的变化,从今年四月十二日至八月十二日,是中国的反动豪绅资产阶级一步步的完成他们篡窃国民党旗号,以实行其反革命的过程,中国国民革命因为这种反动危机的完成,的确是遭着了部分的失败。但是,中国工农已经起来,中国的一般革命平民与兵士,都不能容忍这些革命叛徒,新旧军阀,勾结帝国主义奉鲁余孽,一致的压迫和剥削,使全国陷于空前的政治经济的危机——东南各省在李宗仁、白崇禧,李济琚周凤岐之下,两湖、江西在唐生智、朱培德、张发奎之下,河南、陕西在冯玉祥之下,山西在阎锡山之下,奉直鲁在张作霖、张宗昌、孙传芳之下,都是普遍的遭着屠杀压迫,以及不见换的纸币库券苛捐杂税!这些新旧大小军阀还在互相排挤私斗,延长战祸,分割中国。中国的工农民众兵士决不能忍受的。我们自己要拿起枪来,推翻这些大小军阀!我们决不能迷信甚么东征北伐,这反正不过是以暴易暴。我们决不能迷信甚么国民政府“统一”,国民政府早已消灭!如果还认这种屠杀民众摧残工农的新旧军阀政府为民国〔国民〕政府,承认他们所把持的中央执行委员会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那么,这不仅是国民党的耻辱,而且是一般民众的耻辱!我们革命民众和国民党一般革命的党员,应当自己起来恢复革命的国民党,夺回我们大多数人民的权利。要“工人有饭吃”,”耕者有其田”,要一般平民得着解放,要全中国脱离帝国主义的压迫——必须要工农及一般革命平民自己拿到政权!
  中国的工人农民要取得真正的政权,中国一般革命平民〈要〉取得政治自由。中国的工人,要求切实的改良生活,要求八小时工作制,要求增加工资,要求工资发现金,要求劳动法的保障。中国农民要求土地,要没收大地主土地,要求农民协会组织的自由,要求农民协会的真正民权制的乡村政权。中国的兵士要求改良待遇和增加兵饷,要求土地和工作。中国的一般平民反对买办奸商操纵金融经济,反对不见现的纸币。中国的平民要求废除不平等条约,取消帝国主义的特权,及收回帝国主义霸占的海关租界,没收他们的工厂企业。中国的工农群众,你们的这些要求实现,然后真正是三民主义的实行,但是国民党的叛徒,自蒋介石直到汪精卫,都一致的反对这些要求的实现,反对三民主义了。你们只有自己起来,拿起武装来,达到这些要求!
  南昌起义的贺龙、叶挺的军队,正本着这些要求,力争革命的继续发展,力争没收大地主,歼灭一切豪绅军阀,力争耕者有其田,工人有饭吃,力争真正民权的实现,——力争真正革命的国民党的建立,以推翻一切新旧军阀的残暴僭窃的叛徒政府。——贺龙、叶挺他们的军队,已经本着这种目的而起义了。这种军队才能成为民众的武力,才是真正力争三民主义的实现。全国的民众兵士们!赶快拿起武器来,创造并扩大自己的军队,夺取自己的政权,国民革命的胜利方才能够达到!
  现在武汉的所谓国民政府及国民党中央已经公开的与南京反革命派妥协,最终的暴露自己的反动了。如果这种新旧大小军阀的反动政府不推翻,那么,他们之间的妥协冲突并吞分裂,必定使中国更陷于实际上瓜分亡国的惨祸!只有真正的革命的国民党,如孙夫人、邓演达的主张,还是信任“亿万民众的力量,仍然要继续奋斗,以达到最后的目的”。全国的民众兵士们!赶快起来,在共产党与革命的国民党旗帜之下,推翻这些互相勾结的叛徒和一切新旧军阀!只有武装工农民众,创造民众的革命军队,力争真正民权政治的实现,工农兵士民众真正自己取得政权,推翻这些大小新旧的军阀统治,然后国民革命才能成功,然后工农解放的道路才能开辟出来。中国工农兵士及一般革命的民众!团结起来!歼灭我们的敌人——帝国主义,新旧军队〔阀〕,及背叛国民党的一切种种叛徒,创造我们的自由世界——工农平民的独立的中华共和国!
    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一九二七年八月十四日
    根据一九二七年九月十二日出版的《前锋周刊》第二期刊印
    注释
  〔1〕一九二七年八月上旬,蒋介石在津浦路前线和孙传芳、张宗昌作战失利,国民党营垒内各种矛盾加深。八月十三日,蒋介石在上海通电宣布下野,提出实现宁汉合作,并力北伐和彻底肃清共产党的三项愿望。九月底从奉化赴日本,回国后在国内外各种反动势力支持下,积极筹备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通过这次会议,蒋介石重新担任了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国民政府委员和军事委员会主席,进一步加强了对党政军权的控制。

 
  本栏目所有文章仅供在线阅读及学习使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者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