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三(1927)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关于中国革命目前形势的决定
(一九二七年七月)
【字号 】 【打印】 【关闭

  中国工农的斗争,乃是共产国际第一线阵地上的斗争。中国革命,仍继续为共产国际底注意中心。
  在注意到下列各点时:
  一、中国事件底疾速的展开速度,使该国的政治局面和社会阶级力量之相互关系,不断发生变化;
    二、中国革命,因军阀和雇佣部队之叛变,因反革命力量之结合,因最近一时期所爱的一连串的局部的失败,而遭受了特殊的困难;
    三、最后在注意到最近中国共产党领导所犯的一连串的最严重的错误时,——
    共产国际认为必须以如下的决定(为了发挥共产国际执委随时所发出的指示而采取的),诉于全体同志、中国共产党全体党员、中国共产党中央和共产国际一切分部之前:
    (一)共产党人正确策略底最重要和最必需的先决条件,乃是对革命局势当前阶段之一切特质加以最严格的冷静的马列主义的估计,对革命所经过的阶段加以正确的规定。只有了解了当前时局之特质,才能正确地规定斗争着的共产党之特殊任务,才能提出合于实际生活的革命的口号,才能确定无产阶级先锋队之正确策略。需要十分明确和十分具体地规定中国革命现时阶段的内容,并且为了这一点,需要批判地认识革命过程底全部进程。
  (二)共产国际执委第七次扩大会议(一九二六年十二月)曾把中国革命的性质规定为资产阶级民主的——在发展的现阶段上——而同时其锋芒又是反对帝国主义压迫的革命。共产国际执委曾指出,这个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有长成为社会主义革命之趋势。七次扩大会议在规定中国各种斗争的社会力量之位置和比重时,同时曾指出了阶级斗争和阶级分化之势必加剧,民族革命统一战线之势必日益分解,并首先预先预言了大资产阶级之势必退出革命。共产国际执委会从这一点出发,曾作了指示,叫准备工农去反对资产阶级及其武装力量。这是在蒋介石叛变前几个月的事。以后的事件(本年四月十二日蒋介石屠杀上海工人达到了其流血的顶点)证实了共产国际底这种预测,各阶级发生了根本的变动,资产阶级叛变革命而投到敌人的阵营里去了;革命遭受了局部的失败,而推移到新的更高的阶段了。
  (三)本年五月所举行的共产国际执委第八次全体会议,关于中国问题曾又作了详细的决议案。这次全体会议已将资产阶级退出革命当作既成事实为出发的。这次全体会议,曾规定了蒋介石叛变以后所造成的局势之具体特点,并对中国共产党确定了相适应的处理路线。这次全会的总指示曾是:面向群众,竭力解开土地革命,武装工人和贫农,扫清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领导权的道路,坚决使国民党民主化。这次全体会议曾明确而毫不含糊地描出了独立的共产党方面跟国民党左派在武汉政府内可能进行共同工作的那些必要条件。这次全体会议认为,当前局势之微妙地方,乃是三个阵营(一是封建军阀张作霖的阵营,二是还在与帝国主义者和军阀作斗争但已屠杀工农的蒋介石的阵营,三是武汉的革命的阵营)之存在。共产国际执委在其决定中,曾谓强调军阀与某些军事部队的不可靠,乃是非常重要的,与此相联系,并认为,改组军队,创立绝对可靠的革命部队,与工农组织保持联系,保证军队中的干部人员,将雇佣军队改变为革命的正规军队等等问题,特别尖锐地提出来了”。
  共产国际根据这些决定的精神,随时给中国同志作了指示。
  (四)最近几个礼拜来,事件更非常迅速地发展起来了。共产国际认为这些事件中主要而特殊的有以下各点:
    阶级的矛盾更加而且非常显著的尖锐化了。中国无产阶级之群众运动,已经广泛地展开了。群众的土地农民运动也广泛地展开了。对于该国一切毫无例外的政治集团,都露骨地提出了对于土地革命态度的问题。军阀和军队官佐都公开地投入反革命的阵营,而宣布自己为农民的敌人了。长沙叛变了的将领,大肆屠杀农民,不论武汉国民政府,也不论国民党底上层领导者,对此种叛变都没有予以制止。冯玉祥也叛变革命了,他与蒋介石勾结在一起(徐州会见),要求武汉政府投降。武汉总司令唐生智,也在屠杀工农,残杀共产党员,把他们逐出军队。反革命的军阀,从蒋介石起到唐生智止,正在携手言欢。同时,武汉底统治分子,掩饰反革命军阀底行动,帮助他们,解除工人的武装,搜查无产阶级的组织,制止土地革命,进行反对共产党员的斗争。而国民党座上层领导者,也赶急准备把共产党人从国民党开除出去。这样,武汉已成了反革命的力量了。
  事件的发展就是这样的。中国斗争的当前时局的基本特色与特质,就是这样的。不过这种特殊的环境,在关于政权、关于对武汉政府态度、关于合作、关于以后斗争方针等问题上,却给中国同志们指出了相适应的策略方向。
  (五)共产国际依靠着列宁的学说,过去曾经认为而且现在也认为,在一定的阶段上,在殖民地民族资产阶级与帝国主义进行革命斗争的范围以内,与它的联盟和联合,是正常的,是完全允许的和必要的。在革命进程底一定阶段上,援助资产阶级反对帝国主义或其军阀、买办势力之军事行动,也是可允许的,而且甚至必需的,因为这种反帝国主义的斗争是对革命事业有益的。
  从列宁主义的这个观点看来,(把中国革命)与俄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相比,那是应加以驳斥的,而且已经驳斥倒了;在俄国,布尔塞维主义抛弃了与反革命的自由主义之一切和任何妥协,那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与资产阶级各集团的联盟及对其军事力量予一援助,只有在此举不妨害中国共产党底独立工作的范围以内,只有在自由主义资产阶级还没有出面反对工人和农民,只有在资产阶级还能够解决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之历史任务以前,才能许可的。当北伐解放了群众的革命运动的时候,援助北伐,那是完全正确的。当武汉还在反对蒋介石的南京的时候,援助武汉,也是完全正确的。但是这种联盟的策略,自从武汉政府投降革命底敌人的那一刹那起,就根本变成谬误的了。那在革命底前一个阶段上所适用的,现在已经绝对不适用了。
  自然,党的领导底一定的困难,也正是在这里,对于象中国共产党这样年青而无经验的党之领导,尤其如此。加以事件之自发的、不可制止的突飞发展,在时间上缩短了斗争的阶段,使过程迅速地转移,并减少了所采取的某一策略方针还可适用的时期,因之,上述的困难,更形增加了。在紧张的革命局势之环境下,必须要高度迅速地抓紧时机之特点;必须要善于临机应变;必须要迅速地、适时地更换口号;必须要随时改编无产阶级先锋队之队伍;必须要对已经改变了的局势,作强有力的反应;当联盟由革命斗争之因素变成它的桎梏的时候,必须要断然地撕破这种联盟。
  (六)如果在革命发展底一定阶段上,中国共产党方面援助武汉政府曾经是需要的,那末现在援助武汉政府的方针,对中国共产党便是自取死亡,要把它投到机会主义的泥坑里去的。不顾共产国际底劝告,国民党底上层领导者,在事实上不仅没有援助土地革命,而且放纵了土地革命底敌人。他们批准了解除工人的武装、征剿农民、以及唐生智之流的弹压政策。他们在种种借口之下,把讨伐南京延期,而且实行怠工。武汉政府底革命作用已经完结了,现在它变成了反革命的力量了。武汉急进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可能还敢作出,急进的”、假革命的“英勇姿态”,如宣布讨伐南京之类(如果解除了工人的武装,压迫土地革命,那末,这种讨伐底革命意义,就等于零了)。不过这种装模作样并没有改变事情底社会阶级的本质。武汉已成为反革命之帮凶了。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底领导核心和中国全体同志所应当十二分明确地考虑到的新的和特殊的东西。
  (七)中国共产党底现今的领导机关,近来曾犯了一连串的重大的政治错误。中国共产党应当依照共产国际底指示,展开和领导土地革命,公开地批评和揭穿武汉政府和国民党中央底“急进”的领导者之不澈底的和怯懦的立场,警告群众预防军阀方面叛变的可能,武装大量的工人,十二分坚决地推动国民党和武汉政府走上真正革命的道路。但中国共产党中央和中央政治局,没有执行这些指示。中央不是领导土地革命,而在许多场合之下,作了制止土地革命底因素。党的个别领导者,提出了显系机会主义的口号:“只有在革命扩大以后(?!),再加深革命”,或如“先占领北平,然后再进行土地革命”,这些口号,曾被党的代表大会所推翻了,这是完全正确的,这次代表大会表现了党的群众的情绪。中国共产党大批党员群众在社会下层人民中间——在农民、工人、城市贫民中间,曾经进行了自我牺牲的真正革命的斗争,这时中国共产党底领导机关所进行的却是逼迫群众后退的路线。共产国际执委底革命指示,却被中国共产党底领导机关所拒绝了。而且甚至达到这种地步,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竟然“同意了”解除工人的武装!不顾武汉政府头子们底显然反革命的行为,谭平山毫无勇气公开宣布退出国民政府,而代以毫无原则的和怯懦的“请假”。共产国际在秘密的指示中,一再最严厉地批评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机关;共产国际曾经警告,如果中国共产党中央不纠正自己的错误,那末,它就要公开地批评它了。现在中国共产党中央拒绝了共产国际底指示,共产国际执委认为,公开号召中国共产党党员起来反对中央的机会主义,乃是自己的革命责任。
  (八)共产国际认为,必须马上纠正中国共产党领导机关底这些错误,并将此事通知中国共产党全体党员。
  共产国际认为:
  1.中国共产党人需要刻不容缓地公开宣布退出武汉政府;
    2.在退出武汉政府时,需要发表一个原则性的政治宣言,说明采取这个步骤的理由,是因为武汉政府仇视土地革命和工人运动,要求严办一切迫害工人和农民的分子,从各方面揭穿武汉政府底政策;
    3.但不退出国民党,仍留在该党内,即使国民党领导者正在进行把共产党员从国民党开除出去的运动。与国民党的下层群众保持密切的联系,在他们中间提出坚决抗议国民党中央行动的决议案,要求撤换现在的国民党领导机关,并在这一基础上面,筹备召集国民党的代表大会;
    4.用一切办法加强在无产阶级群众中间的工作,建立群众性的工人组织,巩固职工会,准备工人群众去进行坚决的行动,领导无产阶级的日常斗争;
    5,展开土地革命,继续用“平民”式的方式,即用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工人、农民、城市贫民联盟之革命行动,为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斗争;有系统地武装工人和农民;
    6.鉴于压迫和惨杀,应建立战斗的不合法的党的机关;
    7.采取种种办法,纠正中国共产党中央底机会主义错误,在政治上健全党的领导机构。共产国际认为,关于党的一般政策,特别是关于党的领导之政策问题,获得了特别重要的作用。
  因此,共产国际执委号召全体党员根据共产国际底决定,团结党的队伍。共产国际执委号召全体党员与党的领导底种种机会主义倾向作坚决斗争。共产国际执委在满意地指出共产主义青年团底正确立场和党员群众底英勇斗争时,确信中国共产党显露了自已有充分的力量,足以改造自己本身的领导和否认破坏了共产国际底国际纪律的领袖们。必须要使工人和农民组织的领袖以及在内战时长成的党员,在党的中央内取得决定的影响。
  他们因与党的全体群众有密切的联系,用这种办法可以克服现在党的领导之机会主义。
  共产国际执委认为,伟大的中国革命之进程,已把这样广大的工人和农民群众唤醒起来参加政治生活和政治行动了,以致任何力量都不能压服他们念运动了。在正确的领导之下,胜利将是属于中国工人和农民的。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
  根据一九四四年七月出版的《列宁、
  斯大林、共产国际论中国》刊印

 
  本栏目所有文章仅供在线阅读及学习使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者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