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二(1926)
中央对鄂区政治军事工作的指示[中国共产党中央扩大执行委员会会议文件(一九二六年七月)]
(一九二六年十月三十日给特立同志及鄂区信)
【字号 】 【打印】 【关闭

  (一)…………〔1〕
  (二)杨丙所携来奉方条件十分奸险,绝对无容纳之余地。此时宜一面极力设法延缓杨丙之归期,一面迅速实行灭孙或和孙,灭孙或和孙之后始可拒绝奉天要求,对之做防御战;冯已起于北方,对奉防御战是可能的。灭孙宜直取皖、苏、浙(自然可以利用陈调元、王普、白宝山等),吾等宜改变从前不取下游之计划,因陈、王、白等小军阀不能独力守住苏、皖做国奉间之屏障,而且九江一破,北伐军在事实上必然顺流东下,不可阻之也。和孙即应照孙所提条件,由孙放弃赣、闽,共同对奉(果如此极好),不必再有增加。兄等给加同志信中所主张对孙和战两策均迂,远不能抓住要害,望再行详议,函加更正。
  (三)泽湘既任政治部,党书记一时不能另派人,可由立三任之,调少奇来此任中央工委书记。泽湘任政治部自然没有向唐说须C.P.中央同意之必要,更不是代表C.P.;然亦不必表示以个人名义,因为唐明知其为C.P.党员,我们亦不可令唐感觉得C.P.分子可以个人自由活动也。此义至要。既然如此,防唐恐将来受缚束,泽湘仍以就顾问而不就其他实权官职为是,如已就则不成问题。
  (四)海军运动非常重要,邓氏惜小钱而昧大计,难怪唐生智鄙视他们是一群小孩子。陈扬镳到汉,他必能负责令杨树庄在九江行动,他们所提之要求均应一一许之。望告邓氏办大事须有阔肩膀,如虑汉口不能得五十万元,可电商广东,吴廷康已有电给鲍,嘱其出力赞助此事,因此举关系北伐军胜利太大也。
  (五)仲给必武、汉俊信事已过去,此时可不发表(本不拟在向报登出),惟此次对武昌北军办法实欠妥当,使他们得以借口宣传南北战争的口号。由民众裁判陈、刘是对的,若是处以极刑,不但打死老虎可耻(活老虎周星棠尚在,其作恶岂在陈、刘之下?群众何不治之),且因此坚未来北方将领死守之心,在眼前鄂西就要受影响,大家曾虑及之否?陈、刘当然不能释放,其处死与否,陈去以巨款为条件,刘则以劝降张联升等为条件。
  (六)湖北政府委员十一人中断不可无唐生智,所列名单中有‘唐生智或陈公博’,若有陈公博而无唐是逼唐反也,万不可不改正。刘文岛最好能去掉,然代之者必为唐所推举,万万不可代以陈公博。民中、民省及国民政府对唐态度均极错误,应设法使之改变。
  (七)驻鄂政治分会最好是不设立,俟稍迟政府及中委迁鄂如必须设立,宜加入蒋、唐(唐表示要参加)否则一事办不动,反使中央委〔威〕信扫地。
  (八)杨森到底怎样,据一飞报告似尚有希望。贺治华已回,已令其电朱玉阶来沪,免为杨森所愚。
  (九)日本军事专家谓:孙军精锐在沿南浔路,南昌只少数军队利用坚城而守,因此九江、南昌得以相互策应;南军不先向沿南浔路击破孙军精锐以断九江、南昌间之交通,而徒然集大兵于南昌城下,久攻而疲,后援不继,敌人则由南浔路更番来援,甚易活动,因此‘攻城’是南军失策之一云云。此言可转达加兄考虑之。
  (十)东方社传蒋将向闽,以攻赣事委之李烈钧,此消息或不确。如果有此事望即告加、邓切力阻止之。因李比唐生智更右得多,且决不能指挥一、二、三、四军也。
  (十一)…………
  (十二)兵工厂反动的技术人员如系少数人入,不能号召群众为他们地位而罢工,则任政府处置;如果他们能鼓动群众罢工,则目前不可轻动,宜俟我们拿住群众再对付这班反动分子,否则群众站在他们那边为他们起来罢工,那时我们便无法应付。广东已发生这样事变,湖北也要小心对付。
  (十三)京汉工作,在汉口目前只能注全力于南段之群众的组织,京汉总只须组织一临时委员会(三人:史文彬、刘文松、江岸一人),不支薪水,办事处附在全中办事处〔2〕。无须房租薪水便无需所谓开办费与经常费,至要至要〔3〕。
  (十四)…………
  根据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三日出版的
  《中央政治通讯》第十期刊印
    附一:
  特立同志自汉口来信:关于与孙传芳议和,湖北政治与党务情形等
  (一九二六年十月二十五日)
  邓演达及俄顾问昨午由江西高安回,言北伐军在江西损失百分之四十,惟士气尚好;孙军渐形涣散,情形有利于我方。孙派代表向蒋言和,谓可放弃赣、闽、惟须保苏、皖、浙,暗中结约共同对奉,商妥后即由赣撤兵,蒋方不追击。蒋意如孙不干涉浙夏之独立,即可按照上列条件与之讲和;加意主张表面与孙讲和实际准备总攻击,并须获得安徽全省以位置第七军。弟等不赞成第七军攻打安徽之办法,由弟及俄顾问致函加兄,原函抄上一份,请察阅。此事事实上不能候中兄决定,只好据此间所知实际情形如此决定也。其他军情已略有改变,详云臻兄报告,然无关大局也。
  政治情形。唐太聪明,野心亦大,已属湘另做报告。邓太傻,各方都不满意他的态度。汉俊弟兄欲弄鄂人治鄂把戏。陈可钰为人甚好,真左派,弟已与之长谈一次,惜在病中。如此情形,实无政治可言。第一,须请粤方速派季龙来;第二,此次民党会议详情请告此间。
  党务仍然涣散,因同志过去未受训练,许多同志比较更重视民校。泽湘多外务,区委甚冷静,诸事不甚接头;汉地委及工会方面比较还有起色。一飞兄须九江下后才能来。唐要泽湘做他的政治部,事实上泽湘做此事比做书记适宜,泽湘仍欲请中兄明示。弟及此间同志都以为中兄既主张泽湘做唐秘书,做政治部主任当更无问题,可允之而无问题也。俄同志意唐要泽湘任政治部,即以个人名义含糊允之,不必向唐说须中兄同意。泽湘任唐政治部,处处须表示以个人名义、民校党员、实际c.P.党员资格任职,并非代表c.P.任他的职务,免得唐要彭为他向俄借款与俄直接关系及c.p.以及c.P.在国民党中助他等义务,如唐要求偶不遂,将怨及彭并及C.P.,此点须严格遵行。弟亦极赞成此种意见。……应瑞舰事可停止进行,因邓等万难给钱故也。……
    弟现以大部分精力进行对同志的训练及办一周刊,因组织松懈,大小事均须照顾,忙得不堪,因此一时不能去湘一行,已函请维汉兄来汉住二、三日,商对唐策略及其他许多问题。
    …………
  根据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三日出版的
  《中央政治通讯》第十期刊印
    附:致加伦信:对孙传芳和张作霖的策略
  (一九二六年十月二十四日)[4]
  铁洛里同志已于今早安抵此间,今晚已晤面,略谈对于对孙策略,铁洛里、尼及金及弟共同商议结果如左:
    一、中央主张唐打安庆,因在上海听说唐与孙妥协,不愿助蒋打江西,蒋亦不愿唐再插足江西,因此中央主张唐打安庆以绝孙之归路,玩际即参加江西战争,又免老蒋之疑忌;并非主张获得安徽全省,更未谓按照对奉关系可取安徽而无即与奉冲突之危险,与加兄主张以安徽给七军之主张完全不同。
  二、张作霖与张宗昌之间现有裂痕,对南政策,宗昌主张联国民政府取孙之苏、皖之意;作霖不赞成宗昌即抄孙后路,主张蒋、孙与唐、吴双方均精疲力尽时,再行出兵南下京汉及津浦两路“讨赤”,顺利灭孙、吴并打国民革命军。现作霖势力恐其主张或须实观,如七军获得安徽,必促进与奉方之冲突。
  三、在军事方面,战线太长,江西各军损失百分之四十,财政难维持一月,均无再打安徽和进逼江苏之可能。
  四、如让孙军安然退出江西,使其在苏、浙、皖重新巩固其势力,将留国民革命军以极大之危险。
  五、王普已派吴沧洲代表到汉议归顺条件,陈调元、陈仪、白宝山等均可反孙。
  六、我们策略如左:
  A.积极准备在江西境内对孙之总攻击。闻四军已到阳新,一俟准备就绪即速进攻。
  B.在未始总攻击之前,表面仍然与孙议和,提出孙动接受之条件如下:
    1.承认浙江独立。
  2.无条件赞成孙先生之真正人民代表的国民会议以至省民会议等。
  3.赞成取消领事裁判权,收回租界及租借地,关税自主,反对外舰自由驶入我国海口及内河屠杀我国同胞。
  4.归还招商局、三北公司、宁绍公司等本国商轮。恢复长江交通。不得妨碍航行之自由。以利商旅。
  5.不得蹂躏八民团体及政党之言论、出版、集合〔会〕、结社等自由。再不准有拘捕因援助万县案而开会之上海各团体代表等类事件发生。
  6.立即取消戒严司〔命〕令,所有战事期内被捕之人应立即释放,被捕杀者应即赔偿并惩办凶手。
  7.上海永不驻兵,取消上海兵工厂,以上海市政还之上海八民。
  以上条件或陆续的或整个的向孙提出,使孙以为我们与他言和,懈孙兵之斗志,并可由蒋根据上列各点发表通电,不但可塞和平运动之口,且可得许多人之同情。
  C.我们不可出一个兵到浙江、安徽、江苏去,亦不要夏超、王普等加入国民政府,使浙、皖甚至苏省表面上为独立省,暗中与夏、王等结对奉对孙之密约,为最近期内国民政府与奉张间之屏碍。
  七.七军既然绝对不到安徽去,战事结束后再决其驻扎地。此间鄂北、鄂西两面战线无重大危险。
  蒋请汪之消息传来后,国民党同志对蒋信仰较前高十倍。
  根据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三日出版的
  《中央政治通讯》第十期刊印
    附二:
  鄂区书记政治报告
  (一九二六年十月二十五日)
  1,唐之态度
  最近邓寿荃来汉,持曼〔蔓〕伯〔5〕介绍信,经几次长谈,邓为人确甚能干,且对我们意见极力尊重,邓要湘与唐面谈,已谈数次,第一次与唐谈四、五小时,湘提出如下数问题:
    a,唐与民校关系。唐表示渠相信民校之革命程度不如C.P.,内部分子亦太复杂,殊难望其彻底革命,但就目前中国之国民运动看非拥护他不可。对于湘提出应同意革命的左派政纲,集中革命的份子使此国民党能成能负革命使命的国民党,同时唐应站在国民党以内来作国民革命,来使国民党变为有力之政党。唐对以上诸点均同意,并表示此后决在国民党以内受国民党指挥。湘提出具体办法:(一)与民中央、国民政府发生密切关系,遇事电呈广州,并已由湘为唐拟出数电发出。(二)对湖北军民政治均须与省党部协商,并即日唐以政治会主席名义请盛市两党部交换对于湖北政治意见。(三)对左派领袖应极尊重,如王法勤等。唐已与王长谈数次。
  b,湖北政治问题。鄂区已决定一最近政纲之各重要点,由湘与唐商议,唐表示赞成,并云即根据此与盛市党部协商。
  c,对汪复职问题。唐云当我与广东发生关系时,谭、蒋、李等均怀疑,不过程度不同而已,惟汪先生能见到全国革命之需要,毅然承认;汪先生在党之历史及政治上之地位,我论公论私均必拥护之,惟恐蒋疑我拥汪倒蒋,故至今尚未发电欢迎汪先生复职耳。
  d,对蒋关系。唐表示蒋为人太猜忌,喜用小手段,惟现在以全国情形而论,内部决不能有何意见,至使目前胜利又遭波折或竟至失败,故现在对蒋决绝对服从,遇事请命,遇事忍受。但唐又有意希望有人能将唐之态度使蒋更为明了。
  e,政治部唐云决换刘文岛,请湘或曼〔蔓〕伯担任。
  2,蒋之态度
  蒋前已来电云将湘、鄂两省政交唐主持,唐即去电表示不能负责;昨日已由邓演达带来蒋手书一函,请唐负责,词极诚恳,可知蒋已对唐让步(唐将蒋函电均给湘看过)。
  3,刘之态度
  刘近来极力拉拢李汉俊,耿丹等,欲组一完全湖北政府,后见事实难于做到,决定只要唐能与刘一点枪弹即可让步(唐今日对湘云决拨三千枝枪给刘)。
  4,湖北政府问题
  现广州民中决定组湖北政府,由湖北政治会、省党部合拟一名单交中央核议,再由中央发表。唐今日找湘去商酌,其名单如下:  
    委员:邓演达、王法勤、唐生智或陈公博、刘佐龙、蒋作宾、孔庚、詹大悲、李汉竣胡宗铎、邓寿荃、张国恩。
  厅长:民政王法勤或邓演达;军务刘佐龙;建设蒋作宾;商务詹大悲;教育李汉俊;司法张国恩;财政刘文岛。
  以上名单湘根据区委意见均表示可以,惟对刘文岛则表示不满。唐极力为刘说话,湘见此情形即云:兄与省、市党部商酌时如通不过时请不要坚持。唐云如万一党部不能同意可以商议。
  根据以上各点观察,唐已由事实上之湖北统治者近而为名实兼全之统治者。唐对湘表示渠绝对要作一革命的左派的国民党,无论国家前途及个人利害,只有革命,只有拥护多数人利益的革命,才能站得住;不过在党的历史太短,工作太少,兵力较多,自不免令人怀疑,当在事实上之努力以释群疑。
  民中已决定在汉组织政治分会,闻无唐参加,唐意欲参加,请电知鲍同志。唐屡次表示,希望将他的态度间接使民左知道。
  关于湘任政治部主任,兄意见如何?特立兄欲湘允诺,湘今日对唐未表示拒绝。
  根据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三日出版的
  《中央政治通讯》第十期刊印
    注释
  〔1〕本文及附件之省略号均系原有的。
  〔2)全中办事处指全国总工会驻武汉办事处。
  〔3〕本文及附件原均无标点,是编者增补的。
  〔4〕本文原无时间,据附一《特立同志自汉口来信》第一段所述判断,其时间当为十月二十四日。
  (5〕夏曦,字蔓伯。

 
  本栏目所有文章仅供在线阅读及学习使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者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