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一(1921―1925)
中国现时的政局与共产党的职任议决案[中共中央扩大执行委员会文件(一九二五年十月)]
【字号 】 【打印】 【关闭

  (一)“五卅”以来的国民革命运动
  “五卅”屠杀后的时局,确是国民革命运动发展和扩大的极好的动〔时〕机。四个月来革命潮流的澎涨,差不多遍及全国各地。
  此次运动的第一个特点,就在于真正是一般民众的运动。“五卅”反帝国主义运动一开始便有极广泛的城市群众的参加:无产阶级、小手工业者、小商人、学生、各地的商会,甚至于教会及教会学校里的中国知识阶级——他们本来是直接处于帝国主义机关的影响之下的。
  各人商埠及沿铁路各大城市里的革命运动,已经直接影响到几千万的农民——尤其是在南部中部诸省,他们也开始反抗军阀及土豪劣绅的斗争。
  此次运动的第二个特点,却在于能使国内一部分的军队倾向到民众运动这方面来,譬如国民军。在别一方面,奉系军阀在这国民革命运动的背景里,格外明显的表现自己的反革命的性质,明目张胆的帮助帝国主义。
  这一特点当然更明显的证明中国社会经济状况的变更,到现在还是继续着辛亥革命而发展,向着完成这一国民革命的道路上走去。
  广东在这国民革命里占着特别的地位,革命政府以全力帮助的罢工排货运动的范围,在这次确是全国的。
  广东现在的政权在国民党左派手里,当然,他在这革命战线之中占着最革命的先锋地位。南方的工人农民群众以全力督促这革命政府,去反抗帝国主义和国内的反革命派。然而这种中国人民的仇敌进攻得也最厉害,因为英国帝国主义在南方独占着压迫中国的霸权,并没有别人和他竞争。
  仅仅因为中国北部及中部民众革命运动的发展和全国范围内列强之间的互相冲突,所以英国帝国主义者还不能扑灭中国南部的革命运动。
  (二)工人阶级与国民革命运动
  此次反帝国主义的斗争里,工人阶级在民族解放的革命运动中的领袖地位才真明显的表现出来。香港及上海罢工的广大为中国有史以来所未有的,使民主主义的各阶级受帝国主义压迫的一般人民,都团结在这工人阶级斗争的旗帜之下。极大多数的城市民众,都利于这反对英日的罢工运动胜利。这就证明中国无产阶级是解放全民族的先锋队和主力军。
  别一方面,奉系军阀在上海南京青岛天津等处残暴的压迫屠杀工人尤其证明中国的工人阶级是力争民权的急先锋,他们的运动在罢工潮流高涨的时候,确有变成全国总罢工的形势,引导城乡各阶级加入解放运动的一天天的多起来,对于帝国主义及国内军阀很有形成全国平民大暴动的危险。
  无产阶级为一般民族利益而奋起斗争,当然同时便不能不力争改善自己的经济的和法律的地位。香港上海的罢工,是全国工人阶级这种运动的主力军。最近一两个月工人群众起来力争改善经济地位,增加工资,减少工作时间,承认工会——这种运动的广泛和力量是中国从来所没有过的。
  这几个月来中国的经验,明显的证实中国资产阶级也和过去时代各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一样,当他们要争政权而反对压迫他们的国内外势力的时期,他们固然要和工人阶级携手,可是处处只为他们自己的阶级的利益。只要无产阶级在这与资产阶级共同斗争的时候,同时对国内资本家要求自己的经济利益和法律上的权利,国内资产阶级立刻就开始压迫工人,宁可抛弃民族利益而与敌人妥协。
  中国资产阶级的分化,因为无产阶级的经济斗争发展,已经一天天的明显出来,这种分化的结果,更反动的资产阶级,不但反对无产阶级而且背叛民族革命,可是几百万城市小资产阶级的群众,为无产阶级斗争所引进这反帝国主义和力争平民政权的运动的,直到现在,还是工人阶级的同盟军。
  中国无产阶级必定要格外集中积聚自己的力量,与城市里民主派的一般民众结成联合战线,引起农民群众来参加革命运动,才能对于帝国主义和军阀给以重大的打击。
  (三)农民与国民革命运动
  中国农民运动在南部及中部诸省也逐渐发展起来了。中国共产党对于农民的要求,应当列成一种农民问题政纲,其最终的目标,应当没收大地主军阀官僚庙宇的田地交给农民。中国共产党应当使一般民主派知道没收土地是不可免的政策,是完成辛亥革命的一种重要职任。
  现时已经要使一般工人农民知道:到了建设国民革命政府的时候,没收土地的问题是革命中的重要问题。假使土地不没收交给农民,假使几万万中国农民因而不能参加革命,政府必定不能巩固政权,镇压军阀的反革命。
  我们的党应当知道:我们现在所提出的过渡时期的农民要求,如减租整顿水利减税废除陋规收回盐税管理权减少盐税农民的乡村自治农民协会的组织及农民自卫军等等,可以使农民革命化,可以组织农民起来,然而如果农民不得着他们最主要的要求——耕地农有,他们还是不能成为革命的拥护者。
  可是我们的职任,不仅限于明白规定农民的要求和农民运动的前途,还要注意我们对于农民的指导的组织——我们自己的党在农民运动中之发展。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的代表,我们要能和农民结合巩固的同盟,才能尽自己的历史上的职任。所以在这农民运动兴起的时候,我们的根本责任,不但在于组织农民和给他们以思想上的指导,而且要在农民协会协作社农民自卫军之中,巩固我们党的组织。
  (四)军阀与革命的民众政权奋斗
  最近的革命运动,当然不仅是反对帝国主义,而且是力争革命民众政权的实现。中国城市乡村的一般民众,都已经不能不参加政治斗争。不但是无产阶级,而且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及知识阶级,也都积聚组织自己的力量来参加革命。甚至于一部分反奉系军队也转移到民众革命运动方面来。
  同时别一方面,中国劳动平民的仇敌,中国平民政权的仇敌,也积极的准备自己的力量,以求保持中国的半殖民地的状况和横暴的军阀制度——张作霖的奉系军阀,便是这主要的反动势力,是平民武装夺取政权时的最危险的反革命力量。
  现时这一历史的时期中,中国工人阶级对于国内各派军队之间的斗争,不能处于旁观的地位。当这全国民众起来争中国解放和民众政权实现时候,中国军阀之间的互斗已经不仅是各派军阀争夺地盘的斗争了。
  最近一年来,中国发现所谓国民军,他们与国内解放运动发生关系,一方面可见他们有反帝国主义的情绪,别方面他们为民众运动所推引参加反帝国主义斗争运动,产生了军队力量对于革命运动的新作用。
  所以冯玉祥等国民军与奉系军阀之间的冲突,当然与最近将来中国民众争政权的革命运动有直接的关系。
  要求战胜奉系军阀,必须国内一切革命势力有极大的结合,然后国民革命运动能得着新的发展道路,而要求革命民众政权的实现便成了当时的紧要问题了。
  革命民众政权之建立和中国之统一,是全国各阶级共同的口号,当然也是工人阶级的口号,可是这一问题的解决,必然是战胜一切卖国军阀的结果。国内革命运动愈发展,工人阶级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的组织愈巩固,那么,国内军阀之分化愈速,国民军与奉系军阀之间的冲突成熟得也愈快,国内军力卷入这一斗争的也愈多。
  当然,那些利于中国处于被侵略地位的帝国主义者,想使中国变成纯粹殖民地的帝国主义者,必定以全力帮助反对国民革命的军阀,竭力破坏国民革命方面军力,压迫国内的一切革命运动,然而他们这种政策只会更加激起民众的反抗和斗争;这种斗争里,革命力量的积聚更加伟大,而使推翻军阀后的革命更加容易发展和深入。
  (五)帝国主义者之间的冲突和国民革命运动
  帝国主义的列强政府,虽然都要压迫中国的国民革命运动,可是他们不但遇见中国民众方面反抗的障碍,而且他们自己之间的在华利益既有剧烈的冲突,他们自己国内又有剧烈的阶级斗争。四个月来国民革命运动的经验已经证明出来:虽然各国帝国主义者极想联合一致的向中国劳动平民进攻,用武装的暴力压平一切民众运动,然而他们在事实上却始终做不到。
  英国帝国主义最利于保存会审公堂关税管理权等的对华特权,所以最公开的压迫中国民众,可是这种压迫的结果,只会使反帝国主义的运动特别注重于英国。日本的帝国主义政府,以前被美国在华盛顿会议上逼得不能不取消英日同盟——远东方面这几国的利益因此冲突得格外厉害起来,在这一次呢,他想利用中国排英的怒潮,把一切罪名推到英国身上去。
  美国帝国主义者,在欧战终了时取得了在中国的经济侵略之特权,现在这一次更想利用民众运动的机会,削弱英日帝国主义的势力而进行自己的侵略计划,恢复华盛顿会议政策。
  最近数月来的斗争,足见反帝国主义的革命潮愈高,帝国主义者愈觉得中国工人及一般民众力量的巩固,那么,各国帝国主义者之间的冲突,因为对于压迫中国民众运动的方法意见不一致,也就愈加厉害了。
  帝国主义者现在对于中国某几种极小的让步,完全应当认为是最近四个月来反帝国主义的高潮及帝国主义者之间的冲突之结果。
  只有继续和发展已经开始的斗争,能逼迫帝国主义者,使他们不得不对于以武力干涉中国或以其他方法进攻的问题,各自考虑起来。
  这些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阶级冲突——尤其是日本与英国——对于中国反帝国主义的斗争有极大的作用。
  英日最近失业者的增加,他们工人阶级重新开始经济斗争,工人群众的革命化(英国工会中少数革命派的增加,日本工会中革命派“劳动组合评议会”的组织,日本无产政党成立大会之筹备等)——都使帝国主义者有后顾之忧,不能轻易以武力干涉中国。
  再则,还有一个重要的动力,使他们不能使用武力对付中国的——便是苏联,因为苏联是利于中国脱离帝国主义的压迫而建立革命平民政权的。可是,因此帝国主义者也格外了解日益发展的中国几千万劳动平民的革命运动之意义,觉得这种运动的危险。
  中国的工人阶级,以及一切革命的民众应当知道:虽然各国帝国主义者之间互相有冲突,虽然他们国内阶级冲突日益激烈,虽然苏联能帮助革命的中国,然而帝国主义也还有以武力镇压中国的可能,而引起太平洋上的世界大乱。
  (六)中国的革命运动与世界无产阶级
  中国革命运动所已得的胜利之一,便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斗争已经能和世界工人的革命运动结合起来。最近中国的反帝国主义斗争,得到西方革命无产阶级的极广泛的响应,西方的无产阶级在共产国际指导之下屡次对于中国新兴的工人阶级以及一切民权派的民众,表示团结和援助的呼声。
  中国民众的斗争开辟了反帝国主义的新战线,同时亦就增加了世界无产阶级及东方被压迫民族的革命力量。现在帝国主义已经不象以前那样容易遣调海陆军来侵犯中国,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自己国内阶级斗争的激烈,别一方面,这些帝国主义者对于苏联及自国的无产阶级不能十分进攻,也是因为中国摩洛哥叙利亚等处革命运动的发展。
  中国最近的运动,使世界无产阶级与殖民地国民革命运动之间的关系问题比以前重要得多。
  第二国际与亚摩斯德丹职工国际的首领,对于中国现在的运动,公开帮助各国的帝国主义者,这些国际事实上是国际资本的工具——到现在格外显露出来了。当然这一次的新证据——证明第二国际及亚摩斯〈德〉丹国际背叛东方被压迫民众的利益——更加要使资本主义国际里的无产阶级革命化,而脱离这些“失节的社会主义者”的影响。
  (七)中国共产党之职任
  (一)现在这一中国民众革命的时期,使中国共产党负着历史上有极大意义的职任,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指导者,是民族解放运动的领袖的指导者,应当指示群众以前进的道路,应当提出政纲,使工人阶级及其同盟者——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革命的智识阶级——能够有所根据而向前奋斗,力争国内革命民众政权的实现和中国的统一脱离帝国主义的压迫而独立。
  中国共产党应当在现在这革命斗争的时期,不但指示出运动的前途和民众斗争的政纲,而且还要极明显的对民众解释:革命民众政权,中国统一,工农商学兵代表的国民会议,国民革命军的组织等口号的意义。
  (二)根据上述口号组织工人的工会,工厂委员会,工会联合会,召集全国劳动大会,以集中积聚无产阶级力量——亦是中国共产党根本职任之一。同时,吸收中国无产阶级的革命分子到自己党里来,也是最紧急的职任。
  结合觉悟的无产阶级,组织他们到共产党旗帜之下,根据共产主义给他们以阶级斗争的智识,这是现时共产党很重要的工作。共产党假使不能在革命的无产阶级之间发展和巩固,那么,中国无产阶级斗争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往前发展,简直无从设想。
  (三)由直接反帝国主义的罢工运动到经济要求争工会组织的罢工运动,在最近期间,工人阶级之中表现有隐晦政治斗争的危险,同时又有减少工人经济要求以提高工人政治奋斗的危险。中国共产党应当知道这两种危险,足以证明中国工人阶级在总的民族解放的革命运动里,没有对于斗争前途中的很明显的概念。要免除这两种危险,我们应当使群众多多的参加各种形式的政治运动,如示威集会等口头的文字的宣传,同时又须扩大工人重要的经济奋斗,这是我们目前重要工作,对于党的发展尤其有重要的意义。
  (四)最近几个月来的工人阶级斗争,经过帝国主义者和军阀许多次的压迫,丧失了许多勇敢分子,在工人群众当中造成了从来所没有的革命的心理。中国共产党应当利用这种革命心理,有组织的去预备武装工人阶级中最勇敢忠实的分子。应当继续扩大工人自卫军的组织,不但在铁路上矿山里,而且在稍大些的工厂里也要进行这种工作,要组织青年工人的武装十人队百人队等,因此中央委员会之下必须设立军事委员会。
  (五)国民党是城市小资产阶级和一部分农民的代表,中国共产党对于他应当继续合作的政策,竭力推引这一党进行革命运动。最近戴季陶的《国民与中国国民党》小册子所代表的右派国民党思想的发现,可以说是四个月来民众的革命化的直接的结果。最近中国无产阶级及共产党在国民革命运动中的地位,尤其是在中部及北部,使国民党中的资产阶级代表发生相当的反动,他们觉着了革命的无产阶级力量,赶紧提出阶级妥协的口号。假使认为这种现象,已经是中国共产党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国民党脱离关系之时,那就是一种很大的错误。然而别一方面,假使我们不注意这种右派的阶级妥协主张的意义,也是一种危险的错误。所以我们应当找一个与国民党联盟的好的方式,最好要不但不束缚无产阶级与城市小资产阶级及智识阶级的联盟,而且能扩大这一联盟。
  在政治上,力求公开我们的党也是达到这一目的重要方法之一。组织我们自己的同志发展巩固我们党的组织,一切运动及工作里有我们自己很明显的思想上的及策略上的主张——凡此一切都是打击国民党右派和公开结合左派的保证。
  (六)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应当引导广大的学生群众参加革命运动,同时须设法使革命的分子加入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因学生在过去的民族解放运动中,曾经有不少的革命作用,尤其在最近这次的反帝国主义运动,各大城市里的学生差不多都与工人阶级合作,站在前线上反对帝国主义,并且引导小资产阶级的群众参加。当现时革命潮流正在继续不断发展的时候,无疑义的,学生当然还有更大作用。但因为资产阶级在现时民族革命运动的战线上,一天一天分化显明已经反映到学生群众,学生中已经有一部分改良派的分子在国民党右派指导之下,他们不与帝国主义者积极奋斗而集中力量反对共产党及国民革命运动中的一切左派。
  中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对于学生运动目前的责任,须设法得到学生群众的统一组织,攻破学生中右派的改良政策,因为从普遍一方面说,学生应该整个的成为民族解放运动中的左派,要得到学生群众的统一组织,须在学生群众中作普遍的宣传使右派的群众压迫他们的领袖与我们公开的谈判和合作。
  为着引导学生群众加入民族革命运动,同时须注意学生群众的日常工作问题,在指导学生群众日常工作的过程中去得到我们的信仰,使他们有集中的组织,为他们提出民族革命运动中的切身要求,如各高级学校得组织自治会。
  根据一九二五年十月印行的《中国共产党扩大执行委员会决议案》刊印

 
  本栏目所有文章仅供在线阅读及学习使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者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