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图书连载>>别样风雨――新中国外交亲历>>别样战场

中美华沙谈判的首席代表王国权

张兵 前驻瑞典、加拿大、新西兰外交官
2007年07月17日08:24   来源:zzzzzz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中美会谈的准备

  王国权大使出使波兰是身兼二职,一是中国驻波兰的大使,二是中美华沙会谈的中方首席代表。

  在王国权大使去波兰前,就着手中美会谈的准备工作,研读文件、查阅资料、了解情况,一直忙个不停。前驻波兰大使王炳南在波兰任职9年,同时作为中方首席代表,同美国大使也谈了9年,共120次,有很多经验和体会。王国权大使除了听王炳南大使对前一段中美会谈的详细介绍外,还翻阅了前120次会谈的全部材料和会谈记录等,并结合新的情况,有针对性地做了些准备工作。

  1957年12月12日以前,中美大使级会谈的地址是在日内瓦国际大厦小会议厅,一共谈了73次。1958年9月15日第74次中美会谈的地点改到波兰的华沙,波兰政府为中美大使级会谈提供了华沙市内的梅希里维茨基宫作为会谈地点。该宫虽不大,但富丽堂皇,典型的欧式建筑,室内布置得庄重朴实。每次中美会谈,波兰外交部礼宾司司长都在大门口迎送。中美双方参加会谈的各4人,除首席谈判代表外,还有助手、翻译、记录等人。王大使的助手先后为林平和李连璧,翻译和记录有邱应觉、钱永年、叶维贤等人。

  对于中美会谈,我方的宗旨是:缓和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这也是中美两国关系的实质和核心问题。会谈的内容主要是要求美国放弃其敌视和分裂中国的政策,从台湾海峡撤军。同时,由于美国扩大印支的侵略战争,揭露和谴责美国侵略越南的罪行也占相当大的比重。此外还有核武器问题以及国际上随时出现的一些重大问题。

  中美大使级会谈实际上是我同美面对面地开展斗争,中央对此非常重视。毛主席和周总理亲自制定每次会谈的基本方针和策略原则,陈毅副总理兼外长具体布置、指示。会谈中,除了正确贯彻中央的指示精神外,对美方可能提出的问题也要有比较准确的估计。引用材料一定要确凿无误,否则就可能被对方抓住把柄,陷入被动。在一次会谈中,王大使引用美国《先驱论坛报》上关于某月某日,美国某城市有40000美国人举行反战示威的消息报道,遣责美国发动侵略战争不得人心,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美方代表听后,撇开其发动侵略战争的实质不谈,只在示威人数上大做文章。反驳说,中方故意夸大事实,把4000人的示威游行说成是40000人,由此证明,中方的发言有90%属于捏造。后来双方出示报纸才发现,美方拿的是美国版的《先驱论坛报》,中方拿的是巴黎版的《先驱论坛报》,是报纸印刷的错误。这个小小的争执虽然平息了,但它提醒我们,会谈中引用的材料一定要准确无误,以免对方节外生枝,影响会谈正常进行。

  第121次会谈――印支局势

  王大使接手后的第一次中美会谈,已经是第121次了。那天是1964年7月29日,会谈的主要议题是印支局势。当时的形势是,美国在老挝大力扶持右派势力,企图破坏1962年7月23日由包括美国在内的13国签署的老挝中立宣言,从而控制老挝。1964年4月19日,美国策划发动老挝政变,软禁了富马亲王。随后于5月17日,又悍然派飞机轰炸老挝解放区,使美国对老挝的侵略战争严重升级。在越南,美国又故伎重演。先在南越搞军事政变,换掉了“不得力”的吴庭艳政权,改为军政府,效忠于美国。但仍不能奏效,于是美国总统约翰逊提出“战争逐步升级理论”,大肆在越南扩大其侵略战争。

  在这样的情势下,法国总统戴高乐于7月23日的记者招待会上,批评了美国对印支的政策。美国对此甚为恼火,约翰逊于次日对法国反唇相讥。这表明,美国在西方的盟主地位已开始受到挑战。美国统治阶级内部的一些有识之士,对约翰逊的印支政策也有不同看法。他们反对约翰逊在印支继续玩火和孤立中国。例如民主党人、参议院议员、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詹姆斯·威廉·富布赖特,就曾发表过讲话,主张承认只有一个中国。

  当时,中国政府对美国在印支行径的态度,使美国深感不安。据美联社报道,美国曾请巴基斯坦、英国和法国来摸中国的底,了解中国对美国印支政策的反应。6月2日,陈毅副总理兼外长在接见巴基斯坦驻华大使罗查和巴基斯坦前交通部长时,和周总理在其后致阿尤布总统的信中,都向巴方明确地表示了中国对美国的严正立场:中国对美国在印支地区造成的严重局势,决不能坐视不顾。据说,巴基斯坦政府已将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转告了美国。

  王大使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他第一次中美大使级会谈的。

  当王大使走进梅希里维茨基宫大厅时,美方代表柯·约翰大使主动过来与王大使握手,显得很轻松、大方。双方在波兰外交部礼宾司司长的引导下,各自在竖有本国国旗的谈判桌一侧相对而坐。柯·约翰浓眉黑发,年纪与王大使差不多,五十来岁。第一印象是这是个老辣、不可轻视的对手。按照事先议定的程序,王大使请他先发言。他很谨慎,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一字一句地读了一遍。其主要内容是为美国的对外政策辩护,说美国东南亚政策的首要目标和愿望是探讨该地区实现和平的可能性,美国在印支打仗只是防御性的。在美化其侵略行径的同时,还强调了美中双方保持接触的重要性。但对中方在前一次会谈中提出的关于缓和中美关系,促进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协议声明草案却只字未提。美方以印支问题为中心的发言,一方面表示,要避免因误解而引发危险;另一方面又强调,美国不会因害怕扩大战争而放弃在东南亚的义务。柯·约翰在为其政府的侵略政策辩护的同时,还攻击中国在印支地区搞共产主义渗透。对他的发言,王大使没有立即反驳,而是首先重申了中国政府关于要求美国政府从台湾省和台湾海峡撤军以及中美关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协定的一贯原则。继而谴责了美国发动侵略印支的战争,违反了日内瓦协议,并就美国军用飞机、军舰侵犯我领空、领海提出了第300次严重警告。双方在第一轮发言后,开始了辩论。在激烈的辩论中,王大使斥问道:“大使先生,你说美国在东南亚的行为是为了尽某种义务。请问那是什么义务?又是谁赋予美国政府这种义务?”王大使的斥问引来柯·约翰的凝视。明眼人一看便知,他是在摸中国继续谈判者的底细,是在判断王大使个人的才干和风格。接着,柯说:“我们的声明和照会所考虑的首要因素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安全和利益。对世界事务,我们美国人有义不容辞的责任。”王大使立刻反驳道:“大使先生,难道美国把军舰和飞机派到我国台湾省和台湾海峡也是基于这种考虑?众所周知,美国距离中华人民共和国万里之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怎么影响了美国的安全呢?恐怕台湾海峡的巨浪也拍不到美国的西海海岸吧。倒是你们的飞机大炮开到了我国国境线和海岸线。感到不安全的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是美国;受到威胁和利益损害的是中国而非美国!”柯·约翰静听着钱永年一字一句的翻译,不时抬眼中美华沙谈判中的中方首席代表王国权看看王大使。王大使继续说道:“大使先生不觉得美国的手伸得过长,竟然伸过了半个地球。如果美国用另一只手臂再伸过大西洋,美国就要把地球抱到自己怀里了!美国把地球上的世界各国当成自己的私产和玩物,却妄称自己的所谓安全受到威胁,请问这是不是有点滑稽可笑?”柯无奈,只好讪讪地说:“我们美国不会因为北京政权的存在而放弃保卫东南亚各国的利益。”王大使立即严正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得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承认的主权国家,对美方无视中国的尊严和世界人民的意愿,使用“北京政权”一词提出抗议。经过这一番据理力争,后来的几轮谈判,美方的态度有所收敛,不再使用这个词了。

  这次会谈,双方都各自阐述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僵持不下,相约下次再谈。于是,第121次中美大使级会谈就宣告结束了。

  
【1】 【2】 

 


  
(新华出版社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击进入“别样风雨――新中国外交亲历”专题
(责编:王新玲)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