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 资料中心 >> 图书连载 >> 红星照耀的家庭——共和国开创者家事追忆
中共党史出版社 出版
 
内容简介  
《红星照耀的家庭——共和国开创者家事回忆》
  柯庆施、王任重、聂荣臻、乌兰夫、刘建勋、李雪峰、熊向晖、周荣鑫等老一辈的中共高层政要、共和国的开创者和领导人,他们五六十年代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们又是怎样面对和教育子女的?这在大众心中是个神秘而好奇的话题。有的人可能会想象,执掌政权的中共老一辈过的是何种的名门贵族生活,他们的子女又是怎样的“高门子弟”。其实,真实的情况和这些想象不同。
  本书专门约请17位元帅、副总理、部长一级的中共高层的子女,回忆并亲笔记录年少时的家事。通过他们的记忆,展示共和国领导人真实、生动而又不为人熟知的一面……目录[详细]
 
相关链接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定价36.00元
精彩选读  
陈知进:心中的父亲是坦荡的乐天派
  父亲离开我们时,我还在上小学四年级,不满11岁。儿时的我非常困惑,怎么也不能相信那样一位和蔼可亲、永远给我们带来欢乐的爸爸会不在了,会睡在丁香花园里再也醒不过来了。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回来了 ,依旧笑声爽朗,告诉我们他只不过是又出了一次远门。第二天,我把这个梦讲给我的好朋友,她告诉我,这说明你爸爸活在你心里了。她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心里顿时豁亮了。从那时起,心中的父亲一直伴随着我……[详细]
·陈赓及其女儿陈知进简介
·谁敢说我的女儿难看
·我的漂亮裙子
·儿子被“共产”
·写字如同做人
·要能受得住委屈
·爸爸生气是真的
·爸爸当了“辣椒将”
·他愿意做实验品
·父亲的恨与爱
·他要去老区看看
·要让孩子们多了解些过去
·"机器一开动,哪能停下来"
柯六六:爸爸柯庆施的身影
  1949年6月,妈妈与怀抱中的我乘火车从北京来到南京,走进我们在南京的第一个家。爸爸刚到南京时,住在国民政府行政院旧址内的市军管会。几天后市军管会和市政府搬到鸡鸣寺原考试院旧址。我们住在天山路北极阁,离爸爸工作的南京市人民政府机关很近。他总是步行上班。爸爸的安徽口音把鸡鸣寺说成“鸡鸣字”。鸡鸣寺道路两旁栽种着一棵棵樱树,春天时淡粉色的花团锦簇,似两道彩练把整条街道装点得喜气洋洋,成为南京著名美景之一。[详细]
·柯庆施及其女儿柯六六简介
·南京的家
·南京度过的童年
·上海度过的童年
·工人新村的家
·康平路的家(一)
·康平路的家(二)
·对儿女言传身教(一)
·对儿女言传身教(二)
·和爸爸在一起(一)
·和爸爸在一起(二)
李晓林:我们永远怀念你——纪念父亲李雪峰诞辰100周年
  1993年,86岁的父亲得了心脏病,安装了心脏起搏器,病魔开始缠上了他,1998年10月,母亲医院检查发现患了肺癌,次年7月母亲去世的第二天,父亲住院就再也没有出来,2003年3月15日凌晨,他在病床上轻轻翻了一个身,也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2007年是父亲百年诞辰,我们兄弟姐妹聚会,回到父母曾居住过的家。环顾四周,卧室的床上,被褥依旧,似乎还留有父亲的体温;书房的桌上,摊开的书报依旧,放大镜、红蓝铅笔整齐地码在桌前,分明他没有走远……[详细]
·李雪峰及其女儿李晓林简介
·根据地养育了你们,不能忘记太行山
·不学八旗子弟,不要搞特殊化
·父亲关心我们成长(一)
·父亲关心我们成长(二)
刘立强: 为了永不忘却的纪念——献给敬爱的父亲和母亲
  父亲刘建勋是出生在冀东平原的农家子弟,而母亲陈舜英则是生长在八闽重镇福州的大家闺秀。母亲的家庭是福州的名门望族“螺江陈”的后裔,祖上数代分别为乾隆、道光、咸丰年间的举人或贡生,是一个典型的书香门第。我的外曾祖母林氏是民国初年社会名流林长民的妹妹,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的林觉民和林尹民都是她的本家堂弟。我的外祖母方氏是另一位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方声洞的侄女。[详细]
·刘建勋及其儿子刘立强简介
·先从母亲说起
·少年时对父亲的一些记忆
·父亲的爱好
·我记忆中"文革"前期的一些事(一)
·我记忆中"文革"前期的一些事(二)
·父亲和母亲的最后岁月(一)
·父亲和母亲的最后岁月(二)
·父亲和母亲的最后岁月(三)
王晓平:忆慈父王任重
  记得是在冬天,我和外婆跟到火车站接我们的母亲一起,来到我们在湖北的第一个家——武汉市一元路8号。我们一进客厅,正在弹钢琴的父亲立即站起来,外婆一边赶忙往前推我一边说:“快,叫爸爸。”我吓得躲在外婆身后,这时瘦瘦高高的父亲的一只大手已抚摸在我头上。“你们来了,啊,已经长这么高了,快成大姑娘了。”这虽不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却是我记忆中第一次感到父亲的威严与慈爱。那温暖的抚摸,深深地印在我幼小的心田。[详细]
·王任重及其女儿王晓平简介
·童年记忆中父亲的影像
·记忆深刻的话和三封信
·牢狱中的父亲震撼了我
·父亲的三峡情结
云杉:无大爱,何以言割舍——写在父亲乌兰夫百年诞辰之际
  不久前,有关单位分别找到了我和我的二哥乌可力,让我们回忆和父亲的亲情往事。有意思的是,我和我这位二哥年纪相差差不多20岁,成长的时代也完全不同,二哥是在战争年代,而我是在和平建设年代出生和长大的,但是我们对父亲的回忆有那么一点相同的意思,就是在很关键的时期,父亲有些忽略我们的存在。[详细]
·乌兰夫及其女儿云杉简介
·46年后的祭奠
·人民之子乌兰夫
·风雨相随50年 
·世间珍重惟理解
我要评论  
 
 图书连载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