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图书连载>>第十章 中南海的新主人

二、严格要求自己的儿女(2)

2008年08月12日10:0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连载:毛泽东初进中南海         何虎生 编著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毛泽东当时冲毛岸英发了一通脾气,坚决不同意他立即结婚。

  毛岸英没有料到父亲会跟他发火,转身就走了,刚走到院子里,一下子晕倒了。值班的哨兵以为毛岸英得了急病,连忙把他扶到了一间房子里。

  几天以后,毛泽东在村边散步,碰到毛岸英从邻村下乡回来。毛岸英跟父亲打声招呼便想溜,毛泽东抬手叫住他:你不要躲我。结婚的事想通了吗?

  “想通了。”毛岸英垂着头说,“是我不对。”

  “思齐呢?”

  “她也想通了。我们已经商量好,过年以后再结婚。”

  “这才像我的儿子嘛!”毛泽东满意地摆了摆手,“你去吧。”

  1949年9月,毛岸英和刘思齐商量好了,决定过一些日子结婚,随后,又征求了刘思齐的妈妈张文秋的意见。

  婚期初步定下来以后,毛岸英来到父亲那里。

  毛泽东说:我同意,你们准备怎么办婚事呀?

  毛岸英说:“我们商量了,越简单越好,我们都有随身的衣服,也有现成的被褥,不用花钱买东西。”

  毛泽东非常高兴:这是喜上加喜。还是应该艰苦朴素。你们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呀,我请你们吃顿饭。你们想请谁就请谁。你跟思齐的妈妈说说,现在是供给制,她也不要花钱买东西了。她想请谁来都可以,来吃顿饭。

  毛岸英和刘思齐经过商量,写了一个参加吃饭的名单,名单上有邓颖超、蔡畅、康克清、谢觉哉等。

  毛泽东看了看名单说:你们只请邓妈妈不行,请了邓妈妈,还应该请恩来;请了蔡妈妈,还应该请富春;请了康妈妈,还应该请总司令;请了谢老,还应该请王定国;还有少奇和光美同志也要请。弼时同志有病住在玉泉山休息,就不要麻烦他了。婚事简办,我完全赞同,就是要改一下旧习嘛。

  1949年10月15日,婚礼在中南海里举行。毛岸英和刘思齐在晚饭前都赶到了中南海。毛岸英穿的是在外宾场合当翻译的工作服。刘思齐穿的上衣是灯心绒布的,裤子是半新的,方口布鞋是新买的。晚上七八点钟时,来宾陆续赶到,并带来了小小的纪念品。蔡畅和康克清送的是一对枕头套。大家欢聚在一起,非常高兴,都夸毛岸英和刘思齐是一对好夫妻。说毛泽东找了一个好儿媳妇,并向毛泽东祝贺。毛泽东举杯走到刘思齐的妈妈张文秋的面前,对她说:谢谢你教育了思齐这个好孩子。为岸英和思齐的幸福,为你的健康干杯。

  张文秋说:“谢谢主席在百忙之中为孩子们的婚事操心。思齐年幼不大懂事,希望主席多批评指教。”

  席间,毛泽东一边把湖南风味的腊肉、腊鱼、辣椒往徐特立、谢觉哉等老人的碗里夹,一边说:孩子的婚事没有要我操心,也没买这买那。吃了饭,请你们到他们的新屋里去看看。

  婚礼结束后,毛岸英和刘思齐临行时,毛泽东拿出随身带来的一件黑色夹大衣,这是1945年毛泽东去重庆谈判时穿的。他笑着对他们说:我没有什么贵重礼品送给你们,就这么一件大衣,白天让岸英穿,晚上盖在被子上,你们俩都有份。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大家来到新房里,那是机关宿舍的一个普通房间,门上贴着大红喜字,房里有一张木板床,床上只有两条被子,其中一条还是刘思齐作为嫁妆捧过来的呢,其余的是一些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品。

  其实,当时的婚礼都是这样。典型之处只有于,共和国主席的儿子结婚都如此艰苦朴素。

  毛岸英思想境界很高,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在北京机器总厂工作时,毛岸英担任党委副书记,总是严于律己,刻苦学习,勤奋钻研业务。他经常说:“自己没有干过技术、经济、工业这一行,对企业管理一窍不通。现在要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建设,一切都须从头学起。”他找来不少机械技术方面的书籍,埋头苦学苦钻,同时向工人虚心求教。

  更令人敬佩的是,毛岸英遵循父亲的教导,像他父亲那样,严格要求自己不谋私利,不徇私情,坚持立党为公。

  1949年10月24日,毛岸英在给表舅向三立的信中提到他舅舅杨开智要求解决工作或安排职务的问题,对舅舅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来信中提到舅父“希望在长沙有厅长方面位置”一事,我非常替他惭愧。新的时代一步登高的“做官”思想已是极端落后的了,而尤以为通过我父亲即能“上任”,更是要不得的想法。新中国之所以不同于旧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不同于国民党,毛泽东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毛泽东的子女妻舅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的子女妻舅,除了其他更基本的原则以外,正于此:皇亲贵戚仗势发财,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靠自己的劳动和才能吃饭的时代已经来临了!在这一点上,中国人民已经获得根本的胜利。而对于这一层,舅父恐怕还没有觉悟。望他慢慢觉悟,否则很难在新的中国工作下去。翻身是广大群众的翻身,而不是几个特殊人物的翻身。生活问题要整个解决,而不可个别解决。大众的利益应该首先顾及,放在第一位。个人主义是不成的。我准备写封信将这些情形坦白告诉舅父他们。

  毛岸英在信中进一步写道:

  反动派常骂共产党没有人情,不讲人情,如果他们所指的是那种帮助亲戚朋友,同乡同事做官发财的人情的话,那么我们共产党正是没有这种“人情”,不讲这种人情。共产党有的是另一种人情,那便是对人民的无限热爱,对劳苦大众的无限热爱,其中也包括自己的父母子女亲戚在内。当然,对于自己的近亲,对于自己的父、母、子、女、妻、舅、兄、弟、姨、叔,是有一层特别感情的,一种与血统、家族有关的人的深厚感情的。这种特别感情,共产党不仅不否认,而且加以巩固并努力于倡导它走向正确的与人民利益相符合的有利于人民的途径。但如果这种特别感情超出了私人范围并和人民利益相抵触时,共产党是坚决站在后者方面的,即“大义灭亲”,亦在所不惜。

  我爱的我的外祖母,我对她有深厚的描写不出的感情,但她也许现在在骂我“不孝”,骂我不照顾杨家,不照顾向家;我得忍受这种骂,我决不能也决不愿违背原则的做事。我本人是一部伟大机器的一个极普通平凡的小螺丝灯,同时也没有“权力”,没有“本钱”,更没有“志向”来做这些扶助亲戚高升的事。至于父亲,他是这种做法的最坚决反对者,因为这种做法是共产主义思想、毛泽东思想水火不相容的,是极不公平、极不合理的。无产阶级的集体主义——群众观点与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个人观点之间的矛盾正是我们与舅父他们意见分歧的本质所在。这两种思想即在我们头脑里也还在尖锐斗争着,只不过前者占了优势罢了。而在舅父的脑子里,在许多其他类似舅父的人的脑子里,则还是后者占着绝对优势,或者全部占据,虽然他本人的本质可能不一定是坏的。
(责编:吴斌(实习))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